首页 >> 个人集合 >> 林祁 >> 有声有色(报告文学)
字体∶
 神剪一分钟 妙画一辈子

林祁 (发表日期:2008-11-06 10:36:39 阅读人次:1034 回复数:1)

  神剪一分钟 妙画一辈子

  
—— 速写王洪毅

  


  
岁月如剪刀,剪去昨日的阴影,

  
留下人生无言的笑容或美丽的忧伤……

  
——采访笔记

  


  
一把剪刀一张墨色的纸, 咔嚓咔嚓……一瞬间就把本记者的脸型给剪得惟妙惟肖。

  
“嘿,没错!你就这神态!”我直对着“我”傻瞧、傻乐。“太像了!”围观者也赞不绝口。这些围观者可都是行家大家名家呀,毕竟这是在《东京中国书画院》群英聚集的宴会上。

  
在日本中国画家可谓不少, 但一分钟出绝活的艺术剪影者也就仅此一人吧。

  
我于是记住了这位“神剪”。他叫王洪毅,是书上常说的那种“眉清眼秀鼻挺”之俊模样,不过我只记住那一双大眼睛特别有神,看人一眼一个准。

  
日前,在“冻饺子”事件之后,日本友人特意包饺子宴请我们。感受到这份特别的日中友好之情谊,王洪毅即兴剪影,把日本友人和蔼可亲的面容表现得出神入化。更妙的是主人饭田老师的两千金远在国外,他仅凭相册剪影:都穿和服的两姐妹,长像相似却各有特点,把当妈妈的逗笑了:“ 呵,真像她们俩,我一眼就能分出老大老二来。”接着用中文一字一板地说:“好吃不过饺子,好神不过剪子!”

  
剪子在王洪毅手里怎么就这么神这么灵巧呢?

  
——嗯,小菜一碟,对我这画画的人来说,这只不过是小菜一碟。我主要精力用于绘画,剪影不过是为了锻炼眼力与心手相应的能力…… 他笑着说,眯缝着眼,仿佛那艺术人生的故事就是从眼里娓娓道来的……

  
1961年王洪毅出生于上海。那是饥饿的年代,尽管当时的他还没有记忆。但“身体”准是挨过饿的,他兄弟姐妹多,而父亲只是一个商业局的一般干部,又怎能躲过三年自然灾害的挨饿呢?

  
等他有了记忆的时候,他会笑了。他记忆中的“原风景”是什么呢?

  
——当然是黄浦江啦。黄浊的水却很亲切。他说,他画过黄浦江,只是觉得至今还没把它画好。

  
他学画是从公园开始的。小时候他家住在复兴公园不远,他几乎是天天去公园玩。本来他是个好动的小男孩,但看到画家写生时却一动不动,看呆了。他所熟悉的公园风景怎么移到画里就变得更好看了呢?小学老师要他背的成语“栩栩如生”不就在那些画里么?那是另一个世界呀,那个静静的世界里有他喜欢的生龙活虎!

  
特别是看一位70多岁的老先生为他的老朋友画肖像。画里的老人连脸上的皱纹都在微笑呢,不错,这就叫“笑容可掬”(又是课堂上学来的新词)。

  
我也要画画!于是王洪毅也跟着学起写生来。他发现下棋的老人常常一动不动,最好练写生,就盯着他们一画好几个钟头。那些下棋的老人被他描进画里,都好像还在下棋呢。(后来在上野公园他和笔者下棋,那副鬼机灵大概就是从那儿偷来的吧。)

  
在那些日子里,有人在他背后匆匆走过,有人不经意地扫它一眼,但也有人盯上他了。盯上他的是那位70多岁的老先生,望着他的画流露出欣喜的笑容,接着手把手教他画起来。老人相貌不凡,一身才气,小王在他的指导下,画技突飞猛进。当时小王并不知道这就是著名的美术大师刘海粟,只知道这是位很值得敬重的老画家,就住在公园附近的小洋楼里。于是在老人家里,王洪毅有幸认识了万籁鸣、方世聪,郭润林等名家。

  
王洪毅是幸运的。一入门就遇上了名师指点,一起步就踏实了写生基础。

  
那时他常深更半夜照镜子,还对着镜子挤眉弄眼,父亲见了纳闷:这男孩?……原来他自己给自己当模特儿——画自画像练写生呢。父亲送了他四个字,叫“侧目正视”——莫非这便是他看人生的一种姿态?

  
凭“侧目正视”的真功夫,1979年他考取了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报考时的素描《哭孩》,细腻逼真得让人以为是真的“哭孩”在眼前。为了画这张《哭孩》,一个多月来他可没少熬夜。酷爱喝酒的父亲看到他半夜还在涂抹什么,一气之下把他的画夹子给扔了。倔强的他捡回画夹,继续涂抹。

  
他到底哭了没有?我并没问,却无端地认定他就是那个“哭孩”。

  
“哭孩”进了中央美院该变笑孩了吧。尽管家贫缺学杂费,他也还是成天笑眯眯的,找来一把剪刀,利用假期到旅游点剪头像。围观的人赞不绝口,都说“剪得真像”,竟然排起长队来了。

  
就这样剪了上万张人头,王洪毅练出了眼力与心手相应的绝活 :不但快而且像,不但像而且神,即不但形似而且神似。然而,他认为这不过是“小菜一碟”,他的拿手好菜应该在油画上。毕竟他已经进入学院派的专业正规训练:素描,解剖,色彩,美学……立体感,空间感,光感,质感……迫使他不但五官开放,而且心官激荡呢。他说,作为一个画家,第六感觉很重要。有了悟性,才能工而不死,学而不殆。

  
1983年王洪毅以优异成绩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分配到湖北汉口美术设计公司。有了一份安逸的“铁饭碗”,可以安居乐业了吧?

  
这一天,柔美的余辉中,他挥墨写了一副对联:“笼鸡有食汤锅近,野鸟无粮天地宽。”

  
不由沉思 :是鸟就应该上天,是鱼就应该下海。时代给了一代人新的机遇,你也应该下海一搏啊。你说人生能有几回搏呢?

  
王洪毅的画展一场接一场,1988年油画作品入选全国美展,2003年参加上海艺术博览会,2004年获全国花鸟画大赛一等奖……

  
咦,这位油画家怎么玩起水墨来了?

  
原来他在探讨西洋画与水墨画融合的新作品。与时俱进,艺术生命就在创新呵。他把油画的立体感运用到水墨画之中,使花鸟活灵活现,使人物呼之欲出。特别是他超逼真的作品,以朴素大方又不拘一格的写实审美取向赢得了日本客人的喜爱。适逢2005爱知国际博览会召开,他有幸受到大会邀请,以特邀嘉宾的身份来到了名古屋。同年他在名古屋举办个人画展,

  
展开各种艺术交流活动。他的速写本不但多了日本风情,还多了一串串的日语单词。显然,他比同辈画家迟到日本,但他到日本的起点高,也许好戏还在后头呢。

  
中国画有好几个地平线,而在日本很难看得到地平线……他观察着,思考着,笔下源源出新意,纸上默默溢真情。

  
生活中的他是好动的,玩起乒乓台球高尔夫来“咬牙切齿”非赢不可,但他的画却好静,有一种静中求动的魅力。

  
某日本国会会员看中了他的作品,特意请他画了一幅日光的《瀑布》作为中日友好的礼物,送给中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许嘉璐先生。画里就是先生当年访问过的地方,见画犹如故地重访,许嘉璐先生紧紧握住王洪毅的手。

  
王洪毅又即兴为许嘉璐先生剪影,博得宾客热烈的掌声。虽然剪影只是“小菜一碟”,但有时可以为中日友好交流增添小小花絮,他也就乐此不疲。中日亲善宴会上,他曾为日本政坛上重量级的人物二阶俊博剪影,二阶俊博先生开心地捧着自己的剪影,笑呵呵地与这位中国画家留影纪念。

  
年前,枥木县请他前往画风景,并准备做成风景年历。在他小小的居室里,笔者先睹为快,只见那些风景画——尺幅之间,气势磅礴,云雾间浮动着一种远离尘世的清新,小溪潺潺向你叙述古老而神秘的物语……

  
而那只可爱的鸟儿在说什么呢?

  
说“我爱你”说“自由真好”说“没有自由就没有艺术”说“婚姻一旦窒息了自由,宁愿不要婚姻。”……

  
哦,是它还是他在对我说呢?再仔细一看,鸟儿飞起来了,飞得那么自在,那么抒情。

  
他说:我喜欢做梦,我在梦里会飞,像鸟儿展开双翅一样……

  
好一个梦里会飞的画家,艺术与梦同在,祝福你!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有声有色(报告文学)
     为气功正名 
    旅日廿年电影梦 樱桃一颗千滴泪 
    彷徨日本——诗人祁放的心路历程 
    书写东瀛一代人的历史 
    中国碗 ——访唐亚明 
     神剪一分钟 妙画一辈子 
    一个影响日本的中国画家 
    “一生悬命” 
    时间的光与影 
    九哥琴哥网哥 (修正) 
    中华“味道”—访中国餐馆味仙楼老板林明仁 
    诚齿科印象-访在日中国人牙科医生黄士麟 
    刘迪有东西可写吗 
    又见阿庆嫂 
    有一画家 在水一方 
    鲜人狗话 
    马头琴响地球博 
    蒙古来“笔”——记虎德 
    九哥琴哥网哥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