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林祁 >> 有声有色(报告文学)
字体∶
“一生悬命”

林祁 (发表日期:2007-10-26 01:02:12 阅读人次:1854 回复数:1)

  

  
“一生悬命”

  
——访東京中国医学研究所所长孙维良大夫

  
我觉得最能反映日本精神的一个词就是 “一生悬命”(日语拼命的意思)。悬壶救世是讲治病救人。人活着就应把命悬起来。玩悬就是不要命。可以说我在日本每天都悬着命……

  
——孙大夫的日语新解

  
夏夜。乘坐孙大夫的宝车穿行在东京闹区真是爽,霓虹灯象流星似地刷过车窗。

  
孙大夫,你每天下班都要到七、八点钟,真够辛苦的。

  
——习惯了。在日本没有不忙的。

  
可我还请你去出诊……我望着他发间闪亮的银丝抱歉地说。

  
——哪里哪里,我很乐意。

  
那么,孙大夫,你的血型是B型,你的兴趣呢?我把话题一转,就象制作名人问卷似地开起玩笑。孙大夫随口作答,睿智的目光透过他很日本的眼镜在闪亮:

  
爱——人——。

  
“爱人”?我重复道。在日语中爱人是情人的意思。莫非?

  
嘿,急刹车。

  
警察追上来了。罚款六千,为的是刚才的一句话吗?

  
可不是吗?果然是爱人(夫人)频频打手机给他,孙大夫只好回了一句:正开着车呢!仅仅一句话呀!然而一句话却被罚款六千。警察态度温和却铁面无私。这就是日本!

  
孙大夫认罚。

  
我哑然。

  
都怨我的事耽误了你回家,我不安地说。而孙大夫看来有点“气管炎”,赶紧详细地向夫人汇报:正和林老师去给蔡国强按摩呢,就是那个用火药画画的著名画家……柔声细语,不厌其烦。真是不可思议,刚被罚了款的他竟没对老婆发半句牢骚。

  
——发牢骚有什么用,她不会心疼那六千元的。她就象小孩一样单纯,结婚七年了,总也长不大,我也就一直把她当小孩呵护。

  
莫非男人的潜意识里都有保护弱女子的愿望?我想起去孙大夫家做客时的情景。孙大夫忙着做菜,他做得一手好菜。夫人拿起菜刀想帮忙,却举不动(手无缚鸡之力)。孙大夫笑笑,接过菜刀嚓嚓几下,就把菜切好了。一边对我解释说,她是弹钢琴的。练琴时把手练伤了,来找我治的病。

  
这一来治手成了“牵手”啦,我开孙大夫的玩笑,男人就喜欢纤纤细手吧?

  
——嗯,喜欢挽着手。

  
哦,真好,笔者曾有诗曰:当樱雪纷纷/手牵手走过……那该是何等烂漫。哪个女人不渴望“挽着手”呀!我不无羡慕地说。

  
不过,靠这双手养日本老婆够辛苦了吧?原谅我说话有点那个,也许你们男人就喜欢养女人?

  
——男人嘛,事业第一。结婚是想要有个家。女人能守家就行。孙大夫把住方向盘,小车稳稳当当地开进大饭店的停车场。我还没停下话题:常说娶妻要娶日本妻,看来你是娶对了。你认为日本人和我们有什么不同之处呢?

  
——我常说,中国人讲情不讲理,日本人讲理不讲情。

  
那么你说讲理好还是讲情好呢?

  
——各有利弊,讲不清。嗨,这又不是理筋,手一到就能理得清,理得顺,而一理顺,气就通了,气一通,百病除……

  
果然,孙大夫手到气通,气通病除。当晚接受治疗的蔡国强夫妇说,孙大夫指到之处都是穴位。

  
而且,看完病他愣是不收红包,说:都是中国人嘛,交个朋友!

  
看来孙大夫还是讲情的。可是,孙大夫,你不已经变成日本人了吗?(指他“归化”一事)。回家路上,我悄声问。

  
——变不了变不了,孙大夫大声说,不过是换个名字而已。这身上的血依然是中国血,头脑里的记忆依然是……

  
中国记忆。

  
孙大夫记忆的那头是挨饿。

  
那是三年困难时期。孙维良在天津一所全托幼儿园里挨饿。挨饿的记忆可真难忘呀。偏有老师偷吃小孩的食粮,饿得小孩半夜爬起来喝凉水,结果拉肚子……小孙虽然饿,但这个小机灵总要在枕边藏一颗糖果,等着给周末来接他回家的哥哥——谁来接就给谁。

  
孙大夫记忆的那头是排队。他为腰痛的母亲排队等待就医,好长好长总也排不完的队呀。排着队小孙心想,我要是个医生就好了。 他使劲攥紧小拳头,决心学推拿,从给妈妈治病开始。

  
1978年,孙维良考取天津中医学院,有幸师从权威学者胡秀章教授,得其内气功点穴技艺真传,毕业后留校任附属医院推拿科的中医师。阳光灿灿洒满了这位年青大夫的前程。由于他救死扶伤的杰出事迹,各报记者、电台电视台纷纷来访。小孙出名了。常言道:人怕出名猪怕壮。小孙说他不属猪,只是感到压抑。凭什么只让他盯门诊,不让他施展医术呢?压抑像看不见的大山,压得他喘不过气来。真想摆脱这种压抑去国外闯闯,去香港也行,只要能出去,即使偷渡也干。

  
你能理解这种心态吧?那是八十年代末,出国潮拍击着一代人的心岸啊!

  
1970年与临床中医研究会会长永谷义文医生的相识,成了孙维良来日本的契机。他曾在演讲稿《我的东瀛从医生涯》里写道:“永谷义文医生在中日邦交恢复正常化以后,经常来我医院访问,学习中药和针灸、推拿等医术,他最着眼于推拿方面的研究。 一次他看到一位因腰部扭伤,不能走路,被担架抬进医院的女性,在我的治疗下,居然马上能自己走回家的情景, 就产生了把推拿医术推广到日本的想法。以后他每次到医院来,我都陪同他,和他的交流日益加深,他还在日本翻译出版了我写的有关这方面的专业书籍。 他表示愿做我的保证人,请我来日本。经过认真的思考我决定赴日工作。”

  
记得刚到日本的第一感觉吧?我问。

  
孙大夫擦了擦镜片,说:“清清楚楚的记得,从成田机场一下飞机的瞬间,展现在我眼前的是一个全新的世界,所有的一切都是从未有过的感觉。 空气清洁,人们生机勃勃,一派繁华的气象。然而,最让我为难的是日语听不懂。我觉得大家说话的速度简直像坐新干线似的那么快。我想刚来日本的人们,一定都有同样的感受吧。”

  
现在我听孙维良讲日语虽然不会觉得像新干线那么快,却觉得像潺潺流水那么流畅。他在城西国际大学当讲师,教太极拳、气功等。十年前我就是在那座校园里认识他的。他大概不记得我的狼狈相了吧,毕竟见多不怪。

  
那时我已经一星期直不起腰来。在日本大医院看过,拍过好多片子,就是没能挺起腰。日本医生说,你是中国人你不认识中国医生吗?治你这腰还是中医灵验啊。我恍然大悟。一打听,正巧下午有孙老师的课,就直接找他去。

  
一位儒雅的先生着一身白色的练功服,飘然而来。“您是孙先生吧……”我躬着腰上前行礼(不是礼貌而是直不起腰),他和蔼可亲地笑了:别着急,我来看看。

  
他让我躺在榻榻米上,抱起我腿上下左右地转动着,突然一使劲,仿佛听到腰间咯噔一响,就像被重新组装了似的,一爬起来,马上就能直腰弯腰了。真神!

  
让我看看这双神手!

  
握住孙大夫的手,温暖,肉感,十指纤细,却很有劲,就像他这个人一样,看上去文质彬彬,却很有一股韧劲。

  
1987年东渡扶桑后,他一直坚持做推拿治疗的老本行。开始在永谷先生的门下,后来,在一家中医诊所开设“推拿治疗角”。

  
1995年,东京中医学研究所(株)正式成立。开设自己的诊疗所是孙大夫的心愿。十多年来,不少演艺圈的艺人,运动员选手,还有从北海道,关西等闻讯远道而来的患者络绎不绝。

  
孙大夫这双中国手不但用来救死扶伤,还用来写书推广中华医学。通过读这些书,了解到中国推拿医术的好处而想学习推拿的人也常来他的诊所。

  
在《我的东瀛从医生涯》中,孙大夫说:“我感到中国和日本的治疗观有很大的差异。中国有句古话叫三分治疗,七分养生,而日本却说十分治疗……中国古代医学书上写道,与其说生病以后再治疗,不如在发病之前注意养生预防发病的好。处在发病前期状态时,被称为无病状态,在此阶段,如果自己注意养生防止疾病发生,那就是最合理的,这就是中国医学的要义,我认为这对日本也有借鉴意义。我想在我目前主要从事的临床中医推拿诊所里,把中医医学的思考、诊断、治疗方法教给各位治疗专家。当然一个人一个人地教是最理想的了…… ”

  
在《中医心理学》一书中,孙大夫阐述了对中医学有关感情和身体的关系说。他说,“心脏是表现身体状况的镜子,当身体出现异常时,心脏就会明显地表现出混乱状态。像精神疲劳这样的心因性疾患,则是中医医学最擅长的领域了……所谓养生的基本点还包含着自己把握自己的感情。因为每天的感情状况会影响到五脏六腑,会于不知不觉中给你的身心带来创伤。”

  
孙大夫强调了感情重要性,这就是他所说的“爱人”吧。我想。

  
——没错,日本是我的第二故乡。我在这里的工作已得到了日本社会的承认,曾被授予“社会文化功劳赏”。今天,把我带到这里的永谷先生虽然已经不在了,但是直到现在我还是非常感谢他的,我相信,我现在在日所从事的有益于中日两国人民的健康的事业,永谷先生若在世,一定会赞成的。为着这项造福于人类的工作,我将会尽我的全力,“一生悬命”。

  
孙大夫用标准的日语说着这个词,又用中医学精髓对这个词作出独特的解释:我觉得最能反映日本精神的一个词就是 “一生悬命”(日语拼命的意思)。悬壶救世是讲治病救人。人活着就应把命悬起来。玩悬就是不要命。可以说我在日本每天都悬着命……

  
你不觉得苦吗?你就准备在这里呆一辈子吗?我问。

  
不,在这里我觉得如鱼得水。病人需要我,我也爱他们。这就是刚才我所说的爱——人——一个人没有爱心是干不好任何事情的。

  
我想,天道酬勤。医学是超越国界的。爱是超越国界的。

  
有位和孙大夫同名的歌手孙维良这样唱: 我思恋故乡的小河, 还有河边吱吱唱歌的水磨 。噢妈妈 ,如果有一朵浪花向你微笑, 那就是我,那就是我,那就是我……

  




 回复[1]:  贫下中农 (2008-01-20 12:49:24)  
 
  这位孙维良先生是小林太座的老师吗?

  
参考小林《揩他人佳肴,饕餮我胃肠》一文中;

  
“闲话少说,书归正传。正在馋瘾上,太座的大学老师孙维良先生来电话请我吃熊掌,是长野县的朋友送他四只鲜熊掌。他不忍独享,叫我前来一起享受。说是太座的大学老师,其实孙先生还比我小呐!可是太座的老师,闹得我也跟着小了一辈儿。”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有声有色(报告文学)
     为气功正名 
    旅日廿年电影梦 樱桃一颗千滴泪 
    彷徨日本——诗人祁放的心路历程 
    书写东瀛一代人的历史 
    中国碗 ——访唐亚明 
     神剪一分钟 妙画一辈子 
    一个影响日本的中国画家 
    “一生悬命” 
    时间的光与影 
    九哥琴哥网哥 (修正) 
    中华“味道”—访中国餐馆味仙楼老板林明仁 
    诚齿科印象-访在日中国人牙科医生黄士麟 
    刘迪有东西可写吗 
    又见阿庆嫂 
    有一画家 在水一方 
    鲜人狗话 
    马头琴响地球博 
    蒙古来“笔”——记虎德 
    九哥琴哥网哥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