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林祁 >> 有声有色(报告文学)
字体∶
中华“味道”—访中国餐馆味仙楼老板林明仁

林祁 (发表日期:2007-06-20 12:12:43 阅读人次:1595 回复数:8)

   

  


  
茶有茶道,花有花道,就连中国的书法到了日本也成了书道。那么遍布日本的中华料理呢?中国餐馆老板林明仁说“味道”呀,在日中华料理有其独特的“味道”,这道道的学问大着呢!

  
——摘自采访手记

  


  
周末,朋友孙大夫不无神秘地说:“走!带你去一个好吃的地方。”我高兴地喊道:“いいいな。”(因为他的车牌恰好是“1117” )谈笑间到了饭田桥站边一家大红灯笼高高挂的餐馆——味仙楼。餐馆其貌不扬,名字倒带有“仙”气。这年头中国餐馆遍布东京,仅凭名字的“仙”气是别想诱我入门的。我信的是孙大夫,他是个“美食家”。

  
果然这“味仙楼”味鲜菜美。从来没见过的菜谱“桃园三结义”是用绿豆红枣白莲子研磨而成的,真是好看好吃好保健。

  
你吃过水饺子,但吃过“串饺子”吗?中国饺子用日本人喜欢的“串鸡块”法串起来一煎,让你拿在手里瞧——金黄黄的像元宝,再往嘴边送——一口一个,皮薄馅多,鲜美极了。

  
还有“干烹鸡块”,看起来像北方菜谱,却做出南方独特的风味,酸甜苦辣尽在其中,犹如多味人生。

  
常言“吃尽苦中苦,方为人上人”,我喜欢吃苦瓜,并非想为 “人上人”,而是喜欢那苦味。“味仙”的苦瓜炒香肠,嘣脆嘣香,苦尽甜来。

  
常见的凉拌蒜苗在“味仙”竟然出落得玲珑剔透!原来蒜苗被精心地剥了皮,再拌上红辣椒,不但好看而且吃不腻。皇帝成天山珍海味所以会吃腻,要是吃这菜就腻不了。嘿,我们可比皇帝有嘴福。

  
接着来的是一盘煎牡蛎。久违了,海蛎煎,竟让我遥想老家海鲜之纯美。原来店老板是福建人,也姓林,听说我是老乡,特意做了“家乡菜”。

  
说起“家乡菜”,想起“佛跳墙”。林老板,有“佛跳墙”吗?

  
林老板一身白褂带着油污,一脸纯朴带着微笑:有啊,上回请大使馆的吃过,没有熊掌用猪蹄代替,都说好吃。但不是说我只请当官的,而是“佛跳墙”需要时间,至少要炖上两天两夜,你得预约……

  
福建菜虽不算中国“四大名菜”,但绝不逊色,它坐山靠海,以“鲜”为美,菜肴多种多样有如其地方方言。而福建方言之多可是出了名的。我虽然听得懂老板的平潭话,却说不出那海岛独特的方言。咳!不过,说不出却吃得出那独特的鲜味。哈哈……下回一定要来跳一回墙!我说。

  
孙大夫见我吃得津津有味,不无得意,就好像那菜是他做的。更有甚者,向我介绍老板时不说他做得一手好菜,却说他一身都是故事——好像不是请我来吃饭,而是请我来听故事似的。偏偏我这人好吃更好听,连忙借“酒”献佛,邀老板上座。可惜林老板滴酒不沾。不过,倒是在我身边坐下来“话仙”(闽南语聊天的意思)。本来嘛,美食正在成为一种时尚,一种风潮,探求世界各地的美食传奇,寻找美食背后的精彩故事,是咱们为弘扬中华美食文化的使命所在……

  
——味道怎么样?林老板问。

  
味道好极了,我拉长腔调说。不过你放了日本味精吗?

  
——我呀,放的是自制味精:把红萝卜、芹菜、洋葱、姜蒜辣等还有苹果搅拌成汁。料理料理要讲理,减盐减糖减味精才叫技术才叫理嘛!还有,我很讲究红汤白汤的熬法,吃了可以美容……对了,你们尝尝我腌制的冬瓜。

  
说着,他抱出一个古董似的小罐,取出一碟珍品。我取了几小片放进嘴里,咯吱咯吱地嚼起来,嘿,又脆又香。还没来得及夸好吃,腌冬瓜已经滋溜溜地滑进胃了,只剩下缭口的余味。哈,这才叫“品味”呢!

  
怎么腌的?我问

  
——秘方。不过不是祖传的,是我琢摸出来的。我88年就来日本了。因为我岳父是日本人。(残留孤儿多在东北,去福建的少!)他三岁被抱到平潭后,就因为两边打仗再也回不了日本了。留在中国的他户籍里却始终填着日本人,因此文化大革命中少不了挨批斗,戴高帽子、跪海蛎壳跪得两腿鲜血淋淋……但也正因为没改日本籍,等可以回日本时他一办手续就批了,而且把九个儿女及其孙辈都一古脑儿办到日本来了。那时很新鲜,办护照时厚厚一叠40来本,公安局把印章盖得咚咚响……岳父他老人家说,我们不会日语要会手艺,所以一家人都学了厨艺,来日本后也陆续开了餐馆,从横滨到田町都有。(真可谓福建人一把菜刀走东洋!)

  
我的店原来开在小岩,生意可旺呢。连和尚都经常来,吃饱喝足后把行李寄存在店里,就到“死纳骨”泡妞去了。还有纹身的“黑社会”也经常来包场……

  
我有个老乡原来是解放军特种部队的。你听说我们那地方出“特种”人才吧?因为我们那里渔民多,他们从小在海上练出一身硬功夫,再到部队里特别训练一番,你说有多厉害就有多厉害。听说每年八月仲秋,解放军总要派“特种部队”把月饼送到金门岛的旗杆下去,可以想象国民党军队的戒备有多么森严,而他们却能够神不知鬼不觉地把月饼送过去还把五星红旗给换上去……嘿,就是这么厉害的人也到东京来了。

  
一天晚上,他捧着一盆特大的花篮来饭店。“黑社会”老大也来了。突然机枪扫射(花篮里藏着机枪)毙了好几个。他却从此不见身影。据说他得了一笔大款远走高飞了……

  
林老板说他害怕极了,就是再有钱赚也不敢在小岩开下去了。

  
真的吗?怎么像是小说?可我看老板一副老实模样,说话时并不动声色,不像是编的。 何况这“味仙楼”是真的不在小岩了。

  
看来这摆起八仙桌,招待十六方,来的未必都是客呀!本来生活比小说还小说!

  
搬到饭田桥的“味仙楼”先是惨淡经营,而后“桃李无言,下自成蹊”。

  
林老板说他年青时是建筑工程队的,走南闯北,大宴小宴,吃得够多了,做起来就回忆就捉摸这“味道”。在日本要减油偏淡却要做出中华“味道”,这就是学问。这门学问要让人们吃出美味,吃出情趣,吃出健康来。

  
中国烹饪源远流长,各种争奇斗艳的菜肴是中华民族智慧的结晶。在多年的探索实践中,林明仁将各种烹制方法衍生出无穷的变化,他精湛的技艺将中国吃法在日本发挥得淋漓尽致。如何将这些技法教给更多的人?如何将自己的经验传给后代呢?林师傅想办料理教室,还捉摸着出书呢。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一天,在店里管帐的二儿子出了门就“人间蒸发”了。打手机不通,四处寻找不见人影,报警后也毫无动静,就这样音信渺然,已经快一年了!

  
出走的人护照还搁在家里,不可能离开日本!我愣是不相信,偌大的日本,一个二十七岁的男子,竟能无影无踪?希望有人通风报信,给林老板打个电话:09060002173

  


  


  




 回复[1]:  蛇 (2007-06-20 12:46:23)  
 
  这样一写,谁还敢去吃饭? ~~~

 回复[2]: 原来是寻人启事啊。 我是局长 (2007-06-20 13:10:28)  
 
  

 回复[3]:  Jasmine (2007-06-20 17:41:37)  
 
  小岩那么可怕吗?比歌舞伎町还可怕?

 回复[5]:  林祁 (2007-06-23 17:30:25)  
 
  回复[4]: 林祁 (2007-06-23 17:28:43)

  
不是已经离开小岩了吗?怕什么呀?要是东洋镜聚会,准比上一次要好得多!前些日子35人的画家艺术家聚会就在哪里,挺开心的!

  
就是寻人启事又如何?如果用我们这支笔能帮人找到儿子,何乐而不为?

  

 回复[6]:  林祁 (2007-06-23 17:31:47)  
 
  你是蛇,你怕谁?

 回复[7]:  林祁 (2007-06-23 17:33:39)  
 
  你是蛇,你怕谁?

  
黑社会也怕你啊!

 回复[8]:  蛇 (2007-06-23 23:48:12)  
 
  其实俺这个人胆子非常小~~~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有声有色(报告文学)
     为气功正名 
    旅日廿年电影梦 樱桃一颗千滴泪 
    彷徨日本——诗人祁放的心路历程 
    书写东瀛一代人的历史 
    中国碗 ——访唐亚明 
     神剪一分钟 妙画一辈子 
    一个影响日本的中国画家 
    “一生悬命” 
    时间的光与影 
    九哥琴哥网哥 (修正) 
    中华“味道”—访中国餐馆味仙楼老板林明仁 
    诚齿科印象-访在日中国人牙科医生黄士麟 
    刘迪有东西可写吗 
    又见阿庆嫂 
    有一画家 在水一方 
    鲜人狗话 
    马头琴响地球博 
    蒙古来“笔”——记虎德 
    九哥琴哥网哥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