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林祁 >> 有声有色(报告文学)
字体∶
诚齿科印象-访在日中国人牙科医生黄士麟

林祁 (发表日期:2007-03-02 22:28:22 阅读人次:1748 回复数:1)

  

  


  
平生最怕看牙科, 俗话说 “牙疼不是病,疼起来要你的命”嘛 。友人小毛偏偏兴高采烈地来邀我去牙科。

  
适逢休息日。什么地方不能去?去牙科!我说。

  
你写在日中国人,什么行业的都有,偏偏缺了牙科医生。小毛说。我带你去采访中国人在日本正式开业的第一家牙科医院。虽然在日本的牙科医生有台湾出身的,但作为大陆来者,这是第一个。

  
值得高兴的第一个!我顿时来了兴趣。

  
这第一家中国人开的牙科医院坐落在名古屋市中区上前津的车站边。崭新的大楼,明亮的玻璃上印着鲜明的大字“诚齿科”。日本的牙科医院多数以医生的姓命名,诸如田中、村田

  
神田等等,而以医生的心意:诚心诚意诚实……命名的独此一家。中国人讲究名正言顺,这“诚”字可谓正也。

  
“诚齿科”于年底刚刚开张,大厅里数盆兰花散发着幽幽的芬香。院长笑容可掬地迎上前来:一身洁白的棉布大褂,一头乌黑的天然卷发,很精干的一名中年汉子。

  
他本名黄士麟,1960年生于黄浦江畔。1983年毕业于上海第二医学院,任口腔科医生数年。1990年东瀛,从学日语到攻读博士到获得博士学位,真是甘苦寸心知。但我所不知的是,和我们这些文理科博士所不同的是,走这一条路的人仅仅持有“博士号”还当不了牙科医生开不成牙科医院,而必须考“资格”——这是日本一种极其严格的考试,哪怕你有一手好功夫,若不考下正式资格“英雄就没有用武之地”。而要通过考试可谓“过五关斩六将”,那些“将”都是老资格老牌子的老名医呐。所以过关难,而对在日中国人来说就更是难上加难了。

  
黄士麟的大学同学中来日本留学的就有十几个,而多数人取了学位转道欧美国家从医去了, 因为日本存在严重的排外现象,且不说日本的国际化还只是挂在嘴上,落在表面,而仅仅说日本的牙科现象本来就属“僧多粥少”,哪轮得你外国人来“抢饭碗”?因此,现实是严峻的,可以说中国人要取得正式的牙科医生执照还没有先例。

  
黄士麟不怕辛苦,不怕付出最大的代价,却最怕没有结果,哪怕考得再好也不批,因为外国人没有先例啊。

  
你不是办了“归化”有了日本国籍日本名字吗?我问。看来又是一个“归而不化”问题,归了日本籍也化不成日本人呐。

  
可不是嘛,黄医生说,我不可能更改经历啊,不可能在日本重读牙医本科。日本的大学本科要读六年,我们只读了五年。不过,我大学毕业那年就已经拔过一两百个牙,练出一手功夫,而这在日本则是不可思议的。日本医生在考下正式资格之前是没有资格动真“刀枪”的,只能在假牙上练手劲。

  
因此黄士麟(冈本士麟)一考下正式资格,就马上开牙科医院。当我躺在手术椅上让他治牙时,我不再害怕疼痛。他的手是那么的轻柔,竟让我觉得是一种享受。哈哈,你若不信,你来试试。http://www.mdc.eeh.jp

  


  
此刻,给他当助手的是他的夫人。他的夫人和他是大学同学,但为了支持他的事业,忍痛弃医从商。只在休息日过来帮忙。

  
夫人姓褚,一个少有的姓,令人难忘。小褚是个漂亮的上海姑娘,长得文文静静,上大学时不知为什么选择了牙科。他们的女儿因为怕血,就是不肯继承父母这一行。而小褚是不是干一行爱一行我不得而知,却知她爱老公干这一行。她身上有着中国女性的传统美德。

  
当我们夸她时,她只是淡淡一笑,没办法,坚持干这一行太难。这不,刚开业欠了一屁股债,我有空就过来“义务劳动”。

  
据说在上海一个牙医要对付一万个病人,治都来不及。而在日本,牙科之多已超过需求,牙科已进入治疗为主的阶段。换句话说,是病人选择医生的时代了。

  
在这一严峻的时代,你以什么竞争以什么立于不败之地呢?我不无担心地问。

  
黄医生笑着指指小毛夫妇指指我,靠你们这些朋友呀!

  
不由想起中国老话“天时地利人和”。心诚则灵。“诚齿科”有祖先的传家宝,又有日本先进的科学仪器,能不成功吗?

  




 回复[1]: 黄士麟 我是局长 (2007-04-04 12:06:01)  
 
  黄世仁加凡士林。等于黄士麟。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有声有色(报告文学)
     为气功正名 
    旅日廿年电影梦 樱桃一颗千滴泪 
    彷徨日本——诗人祁放的心路历程 
    书写东瀛一代人的历史 
    中国碗 ——访唐亚明 
     神剪一分钟 妙画一辈子 
    一个影响日本的中国画家 
    “一生悬命” 
    时间的光与影 
    九哥琴哥网哥 (修正) 
    中华“味道”—访中国餐馆味仙楼老板林明仁 
    诚齿科印象-访在日中国人牙科医生黄士麟 
    刘迪有东西可写吗 
    又见阿庆嫂 
    有一画家 在水一方 
    鲜人狗话 
    马头琴响地球博 
    蒙古来“笔”——记虎德 
    九哥琴哥网哥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