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林祁 >> 有声有色(报告文学)
字体∶
又见阿庆嫂

林祁 (发表日期:2006-04-22 09:05:03 阅读人次:1432 回复数:2)

  万博磁浮电车下

  
又见阿庆嫂

  
—— 记江苏料理南翔女老板汤庆莲

  


  
她和南翔走进万博的今天,她的特性与能量,是那种只要给一点点阳光雨露,就能蓬勃出一个春天的传奇。

  


  
就在万博会场长久手町,就在新开通的磁浮电车轻轨下,有一家江苏料理,名叫南翔。

  
中国料理无所不在,也就无奇可有——中国人不就是“以食为天”闯天下的嘛,不就是凭一把菜刀打造出一部长长的华侨史的吗?然而,有个朋友却一定要我去南翔尝尝(好像她受雇拉客似的,而她偏偏是什么都会,就是不会做生意的那种人)说是那里的味道特别,那里的女老板也特别……

  
偏偏我这人喜欢特别。在这世上,能别出心裁容易么?于是,在一个平凡的日子里,我们走向“特别”。

  
南翔的店面很平凡,特别的倒是店里的气氛。从依然春寒料峭的名古屋,走进南翔顷刻春风扑面,仿佛一下就来到中国的江南,一下便拾回童年的诗句:江南好,江南好,日出江花红似火,春来江水绿如蓝……南翔果然是从南方飞来的。

  
随着柔软甜润的吴音“一来吓一妈声”(日语的欢迎音译),女老板笑脸相迎。那笑,像江南三月一般亮丽!那亮丽若上舞台准能赢来追星族济济。

  
一身中国古典服装,像是从清宫秘史走来。宽宽汉袖纤纤食指,像变魔术似的,一壶香喷喷的桂花茶仿佛带着月的传说轻轻落到“八仙桌上”。 她一边和我们亲热地侃着中文,一边用娴熟的日语照顾那边的日本客人,就像戏文里唱的:“摆开八仙桌,招待十六方。来的都是客,全凭嘴一张。”她一张嘴说两国话,那日语说得溜极了,比起“样板戏”里的阿庆嫂要洋气多了。

  
你不会没听说过阿庆嫂吧?要是你才青春十八,也许你不会知道那个只有“八个样板戏”的年代。就连这位南翔女老板也只是记得在妈妈怀里,惊恐地望着棍子乱舞的恐怖印象(她父亲因为是小小走资派而逃不出文革大批判)毕竟今年她才四十出头,和她的事业一样年轻。不过,她似乎喜欢“老歌”,店里的背景音乐萦绕着最中国的“老歌”。 历史是会延伸的。往事并不如烟。“老歌”叫我们听了好亲切,好像又回到江南又见阿庆嫂。我以为,江南出阿庆嫂,只有南方有水的地方才能出阿庆嫂,黄土高坡准出不了如此亮丽的柔派人物。

  
在中国人的记忆里,阿庆嫂是漂亮精明,能说善道,八面玲珑的女英雄形象。她“相逢开口笑,过后不思量……”卖茶,为的是察言观色,周旋八方,掩护八路军打鬼子。而今,时代不同了,阿庆嫂跑到日本招待起“鬼子” 来了。依然是周旋八方,却不再有敌我之间一惊一乍的危险,有的只是生意兴衰的风险,是宾至如归的热忱,是日常忙碌的“斯多累死”(日语压抑的意思)。

  
“我姓汤,汤面的汤。我丈夫姓杨,扬州炒饭的扬。”她总是这样自我介绍,(突然发现,她的名字和阿庆嫂同样有一个“庆”,她丈夫像一棵杨树,滋润这棵树的自然就是温柔似水的阿庆嫂了),她双手递上碗碟,眼角扫视着四面八方,嘴里滔滔不绝——

  
“你上英特网只要检索扬州炒饭四个字,就可以找到我们南翔……”可以说全世界都知道扬州炒饭,日本人也喜欢扬州炒饭,但是偏偏就有一些中国人认为只有吃剩的饭才拿去炒。这真是天大的误会。扬州炒饭可是出自有名的鱼米之乡,必须选用上等米和高级配料,而且讲究“色”“香”“味”“形”,可谓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她拿出《扬州炒饭的历史》——呵,有史料作证,还有据可询!

  
被她这么一说,我突然觉得嘴里的扬州炒饭每一粒都咯嘣咯嘣的,又香又有嚼头,而越嚼就越香。这世上的东西往往是越有嚼头就越令人回味。

  
那南翔的拿手菜到底是什么呢?

  
油淋鸡——没想到这鸡经过烈火的考验依然青春焕发,香脆的表皮之下竟然如此滑嫩(抱歉,我找不到恰当的日语来表现这种吃的感觉)中国人会吃,中国话在这方面就特别丰富。

  
南翔小炒篁——用面炸出的花篮盛上海鲜。这时店里恰好播送着老歌:“花篮的花儿香啊,听我来唱一唱……”这不只是色香味形还加上“声”,任你五官开放,尽情品尝。

  
我的朋友最喜欢海鲜煮干丝,每来必点。干丝是豆腐做的健康食品,经阿庆嫂的一番调理更形美味可口。现代阿庆嫂真是不简单。

  
——我只是在前台唱戏,大师傅在后台呢,他可是希尔顿出来的大厨呀……

  
女老板谈起老公眉间隐隐流露出一丝丝自豪。不像样板戏的阿庆嫂没老公,或者是老公不出场。女老板的老公可是一表人才,其实躲在后头掌厨有点“浪费人才”。他刚五十岁却已经“料理”了30春秋,是中国特级厨师,大饭店的名厨,擅长雕花,有以假乱真的本领,说是“要让客人吃得漂亮。”——这话是阿庆嫂告诉我的。而他本人总是沉默寡言,正如女老板说的“话都被我说完了”。这世上真有趣,一静一动,倒成夫妻绝配。

  
十年前汤庆莲跟随老公来到名古屋,本来在家享享清福就可以了,完全不必这样自讨苦吃当什么老板的,不论是家庭背景还是老公在“希尔顿”的这块金字招牌,都足以让她过着优雅的生活。可是她偏要自己出来开店,想让大饭店的美味下放民间,这不,一折腾就折腾大了,八年“抗战”把她累了个賊死。

  
南翔开业了,可是开店谈何容易?气派和骄傲是给外人看的,餐馆经营中遇到磨难她只能打落牙往肚里吞。曾经碰上厨师突然走人,来个釜底抽薪。急得她跳脚,暗自哭泣。老公安慰她,说做菜并不难,我把步骤告诉你,你记下来照着做就行了。就这样,阿庆嫂当了一个星期的厨师,直到老公从希尔顿辞职后才卸任。老公就是这样被她“拉下水”的。阿庆嫂“摆开八仙桌,招待十六方”,总得有好菜上啊。

  
为了弘扬淮扬菜肴,开拓市场。2003年2月15日她又开了一家分店,地点就选在长久手町爱知万博的会场附近。等她看好这块“宝地”, 谁知竟然万博轻轨工程却开始了。偌大的桥梁就挡在店门口,像座大山遮住了顾客的视线,也挡住了南翔的财源,而且一挡就是两年,弄得她焦头烂额。最后就是一口气:坚持!坚持到万博开幕……

  
老公安慰她,我们来时两袖清风,回去也不必带什么——“他总是在关键时刻静静地来两句,我心里就踏实了,”女老板说,“我就像所有的人一样为了那个梦,努力拼搏着,等待着!”她微扬着清秀的眉毛,眼里有什么在闪亮。原来阿庆嫂“柔里带韧”呐。

  
春天迈着轻盈的脚步来了,电车也终于出发了。轻轨宛如一条长龙直抵举世闻名的万博会场,而南翔就像一只凤凰依偎在龙的身边呢!

  
天时、地利、人和,南翔啊南翔,你的梦想展翅飞翔。

  
此刻,老歌依旧,中国料理的香味乘着那有点苍凉却洋溢着阳光的声音,带着现代阿庆嫂的甜美笑容飘向窗外。银河闪烁。夜空美得令人陶醉。

  


  


  
(请指正!联系电话09089508943汤庆莲)

  




 回复[1]: 林祁快快与我联系—— 白梦 (2006-05-19 15:38:35)  
 
  林祁好,我是白梦,陈所巨的学生,想必你还记得。

  
所巨已大去,你想必也已知道。我正在编他的文集,想收入你那篇文章,可我手头无资料,你有吗?

  
我的邮箱:baimeng331@sina.com

  
通联:安徽省桐城市交通局(231400)电话:0556—6209608

  
我的博客:梦斋记梦 http://baimeng.tianyablog.com/

  
另有一新浪博,专为纪念陈所巨 http://blog.sina.com.cn/u/1040697245

  
你有空上去看看,上面有很多纪念文章.也可在博客上与我留言联系.

 回复[2]:  陈梅林 (2006-05-19 22:50:57)  
 
  我们的镜子照到安徽呢!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有声有色(报告文学)
     为气功正名 
    旅日廿年电影梦 樱桃一颗千滴泪 
    彷徨日本——诗人祁放的心路历程 
    书写东瀛一代人的历史 
    中国碗 ——访唐亚明 
     神剪一分钟 妙画一辈子 
    一个影响日本的中国画家 
    “一生悬命” 
    时间的光与影 
    九哥琴哥网哥 (修正) 
    中华“味道”—访中国餐馆味仙楼老板林明仁 
    诚齿科印象-访在日中国人牙科医生黄士麟 
    刘迪有东西可写吗 
    又见阿庆嫂 
    有一画家 在水一方 
    鲜人狗话 
    马头琴响地球博 
    蒙古来“笔”——记虎德 
    九哥琴哥网哥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