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林祁 >> 有声有色(报告文学)
字体∶
马头琴响地球博

林祁 (发表日期:2006-04-12 22:52:40 阅读人次:1503 回复数:0)

  
——记马头琴演奏家李波


  
“爱·地球博”闭幕了,

  
但爱依然从琴弦走向世界……

  
—— 题记

  
“2005爱·地球博”暨日本爱知世博会于9月25日隆重閉幕。为了挤入这一激情狂欢,成千上万的游客拎着睡袋,通宵等待。作为中国艺术家代表,李波则拎着他心爱的马头琴走向闭幕式音乐会。

  
当世博会旗缓缓落下,徐徐传给上海市博代表时,千万双眼热泪盈眶;当世博会吉祥物森林爷爷和森林小子回归森林时,更是万臂挥动,群情激奋。

  
就在这帷幕缓缓落下的悲壮情绪中,马头琴响起来了,急似骏马,轻似流云,携着风吹草低见牛羊的大草原气息飘荡而来。

  
就在蓝天白云的电视大屏幕前,名古屋少年少女合唱团以多声部为马头琴伴唱。数百名小演员身着白衬衣,伴随琴声晃动,宛如白云起伏。身着蒙古民族马袍的演奏家李波,坐在盛大的舞台中央,犹如回到蒙古包前,任手中的马头琴高高扬起高傲的马头,抖动琴弦,如泣如诉,向世界讲述着一个美丽而忧伤的传说——

  
很久很久以前,在蒙古大草原上,年轻的牧人苏和收养了一匹受伤的小白马。小白马长啊长,长成了骏马,四蹄矫健,长鬃飘飞,苏和骑着它参加赛马一举夺魁。谁知喜极生悲,小白马被贪婪的王爷抢走了。小白马奋力突围,惨遭射杀,身着数支血淋淋的箭羽,栽倒在苏和的蒙古包前。苏和抱着心爱的小白马痛声大哭。也不知哭了多久,太阳从遥远的地平线升起又落下。夜幕笼罩着大草原,小白马轻轻走进苏和的梦中,深情地对他说,用我身上的皮和筋骨作成琴吧,我就会永远陪伴在你身旁……

  
从此草原上有了自己的音乐之神。蒙古族人有了倾诉自己情感的第二种语言——马头琴。

  
从此,马头琴的旋律犹如万马奔腾在广阔的草原上。而后,马头琴的故事,不仅为蒙古民族所熟知,而且东渡日本,被编入小学二年级课本,家喻户晓。这首李波编写的马头琴曲《苏和的白马》也在日本广泛流传。NHK电视台和多家媒体都作了专题介绍。

  
也许,马头琴那美丽而忧伤的故事恰好与日本文化中素有的“物哀”精神一拍即合吧。马头琴伤感的旋律融入了樱花树下那淡淡的难以化开的感伤。马头琴响樱垂泪,也不知有多少回,李波被听众中无数晶莹的泪花深深感动了。他除了把马头琴的传说带给日本,还把日本的名曲《荒城之月》改编成马头琴独奏曲。《荒城之月》是日本歌谣的代表作之一,曾有人倡议以它替代国歌《君之代》。这首乐曲悲伤凄凉的旋律在马头琴富有生命力的琴弦上颤动,极大地渲染、深化了音乐主题。每次演出观众都要求返场。很多日本老人边听边哭。

  
这回在人数大大超出预想的世博会,李波也作过三场演出。琴声从遥远的地方奔腾而来,幽怨而旷远,低回而婉转,表达着心灵,感动着心灵,打动着心灵。

  
当草原美与音乐美完美地统一在他身上的时候,李波感到自己是骄傲的,因为这份骄傲使他赢得了这方水土的疼爱和呵护。音乐不分国界。音乐走向心灵。他愿意为之深沉激越地抒情,为之低回婉转地扬起草原的种种风韵。

  
对蒙古,我一直抱有特别的向往——你想,一望无际的大草原,风吹草低、纵马弯弓的感受何等神奇。再聆听一曲悠扬而哀惋的马头琴声,多少感慨,多少惆怅,都交给草原的朔风……

  
不曾想,我却是在异国都市邂逅马头琴的。这天早晨,日本NHK电视新闻节目又播放马头琴演奏家李波的节目。很长一段时间,新闻播送的不是台风就是地震的灾情,让我觉得这座岛国随时有下沉的可能。突然,马头琴浑厚的歌声响起,充满与命运抗衡的音乐从樱花谢落的尽头响起,在这喧嚣的市声之上,在又一个平凡的日子里。

  
追随马头琴声,我拜访了居住于名古屋市中心的李波。就像走进神奇的蒙古包,我们席地而坐。就在四贴半的榻榻米上,李波盘着腿,将共鸣箱夹在两腿之间,为我拉起马头琴曲。他的眼瞳似乎在遥望远方,身躯随曲调的节律轻轻摇晃。在这沸腾的闹区,悲怆的马头琴声显得微渺和隐约。草原上那些无名的小花在微风中摇曳,远远的夕阳透露着淡淡已变得模糊的孤影,音乐跨越尘世,马头琴的清音在流浪,寻找她梦想的家园。我想,言语不如音乐之声更能表达他的内心吧?

  
李波自幼喜爱马头琴,就像喜爱大草原一样。他于内蒙古师范大学音乐系毕业后,曾在镶黄旗乌兰牧骑、锡盟歌舞团和内蒙古广播电视艺术团任马头琴演奏员。同时,他还拉二胡和小提琴,还自己创作谱曲。早在1982年,在自治区的民乐选拔会上,李波自编自拉的马头琴独奏曲《遥远的敖特尔》让人耳目一新。中国唱片社当即为他灌注了中国第一张马头琴唱片《牧民的亲密伙伴——马头琴》。

  
马头琴也是李波的“红娘”。当年他和善跳蒙古舞的包姑娘谈恋爱,由于门户差异,遭到社会压力。李波把满腹心事都倾诉在琴弦上。眼看草原冷寂的风吹弯了月牙,如泣如诉的琴声扣动姑娘的心。在远处徘徊良久的姑娘再也憋不住自己真实的情感,冲破阻力又回到心上人身旁。

  
二十年后,在离蒙古草原很远很远的岛国,当年的包姑娘即李波的太太对笔者说,我太喜欢他的马头琴了。他想说的话都在那琴声里呢。

  
可不是吗?如果没有音乐,生命将会是个错误。

  
二十年代末,李波受邀东渡,马头琴陪伴着他从大草原来到樱花树下。异国漂泊的体验,赋予马头琴更深刻的文化内含,促使蒙古民族的传统乐器从草原走上世界舞台。

  
李波说,创作马头琴曲《苏和的白马》仅仅是一个开端。他需要用音乐来表现一种宏大的叙事。它既能够将剧中的情节合成巨大的情感波浪,震撼观众,又能够浮于这个故事之上,在更广阔的层面上使更多的人产生共鸣。

  
李波的一生是属于马头琴的,而马头琴的一生则属于大草原。

  
李波的心从来不曾离开大草原。他创立了“李波马头琴基金会”以回报草原的养育。他每年都带日本旅客去访问蒙古草原。

  
草原人非常珍爱马头琴。走进蒙古包,你若整洁衣冠,洗净手掌,取下马头琴拉上一弓,就表示对主人的尊敬。主客围坐一堂,喝着乳香的奶茶,在琴声中引吭高歌,寂静的草原便歌声飘荡。远远看去,毡房上升起缕缕饮烟,牛羊群在草场上蠕动,一切都显得那么自然,恍如隔世。

  
而后,一群群“马头琴迷”又从草原回到日本,走向四方……

  
曾有“迷”者赋诗如下——

  
你干脆把头伸进整个蒙古族的怀里吃草

  
伸进几千年历史的血管里痛饮

  
然后,扬起头来,一试

  
成了闻名天下的中国乐器

  
啊 马头琴

  
只要有草的地方

  
就有你悲怆而悠远的弦律

  
生命可以飘蓬

  
汗渍可以浆洗

  
城市可以辗转

  
但琴音不可熄灭

  


  
李波简介

  
内蒙古師範大学作曲科毕业。

  
曾参加中国中央交響楽団共演、美国、俄国、澳门、新加波、上海国際芸術祭等地公演。出版物有:馬頭琴独奏李波選集、李波馬頭琴選集、遥远的敖特尔 馬頭琴的传说、苏和的白馬等。历任内蒙古音楽家協会常務理事、中国音楽家協会会員、中国北方小数民族音楽文化研究会常務理事、日本音楽著作権協会会員、内蒙古馬頭琴芸術学院名誉院長、内蒙古馬頭琴楽団名誉団長、馬頭琴基金会理事長。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有声有色(报告文学)
     为气功正名 
    旅日廿年电影梦 樱桃一颗千滴泪 
    彷徨日本——诗人祁放的心路历程 
    书写东瀛一代人的历史 
    中国碗 ——访唐亚明 
     神剪一分钟 妙画一辈子 
    一个影响日本的中国画家 
    “一生悬命” 
    时间的光与影 
    九哥琴哥网哥 (修正) 
    中华“味道”—访中国餐馆味仙楼老板林明仁 
    诚齿科印象-访在日中国人牙科医生黄士麟 
    刘迪有东西可写吗 
    又见阿庆嫂 
    有一画家 在水一方 
    鲜人狗话 
    马头琴响地球博 
    蒙古来“笔”——记虎德 
    九哥琴哥网哥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