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林祁 >> 有声有色(报告文学)
字体∶
鲜人狗话

林祁 (发表日期:2006-04-12 22:32:57 阅读人次:1099 回复数:0)

  

  
鲜人狗话

  
——记老留学生报主编赵海成

  
時 の流れに身を任せ……

  
——日本演歌

  


  
又见赵海成。还在八公前。

  
八公是一条狗的名字,这条狗因其忠于主人而著名,而有了一座狗碑。狗碑前每天簇拥着约会的时鲜男女。是喜欢涩谷时髦的喧闹?还是寄寓八公古老的忠诚?不得而知。我喜欢它只因——

  
任时光在身边匆匆走过,八公是忠实的见证者。

  
就在离八公不远的地方,走过栽满樱花的坡道,有一家最老牌的华人报社——《留学生新闻》,赵海成曾任其总编辑长达10年之久。有谁能记得这些日子他匆匆的脚步? 但八公记得,默默的记得。

  
又有谁听说发生在这个编辑部的爱情故事?用主人公赵海成的话说: “并没有什么浪漫的恋爱,顺其自然就在一起了。”于是有一天,海成对小米的双亲说:“请将你们的女儿交给我吧,我会一辈子照顾她。”一辈子的信誓旦旦其实谈何容易?兴许他在说这句话的时候还没有意识到,这一辈子的分量有多沉多重?

  
爱情是甜蜜的,责任却是沉重的。但这位中国男人用他的忠诚,履行了他的诺言。

  
1994年初秋,海成与小米在横滨假日酒店举行婚礼。一段平凡的国际姻缘在祝福中开始它并不平凡的历程。

  
常有人说国际婚姻很难美满和谐。由于中日文化的差异,夫妻之间的碰碰撞撞很难避免。但海成说,我和小米之间不存在国籍问题。有时开开玩笑,我骂她“小日本”,她回我“大中华”。大中华蛮好听的嘛,我不在乎,哈哈……

  
说完就是一串大中华式的大笑。笑容顿时淹没了他的一脸风霜。

  
常说这世上吃饭要吃中国菜,择偶要娶日本婆,日本老婆历来以温柔著称……海成说,小米可不是人们印象中的那种传统日本女人,跪着给老公脱鞋洗脚……但小米很日本,也就是说很认真,很努力,可谓“一根筋”。比如,我做菜凭感觉。乱抓一气,每次味道都不一样。小米却是照着书本做菜,用称子称配料,按书本的定量一丝不苟,所以做出的菜永远与书本的味道一样……

  
海成说,我和小米都是重感情的人,在一起时间久了,感情自然很深。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是伴侣也像兄妹。两人有时说中文,有时用日语,小米似小鸟依人…… 

  
《我是一只小小鸟》一直是小米喜爱的歌曲。她想要如自由灵动的鸟儿,无奈却怎么也飞不高……

  
2001年11月29日,小米病倒了,患的是不治之症。小米被推进手术室后,赵海成知道自己必须做一件别的事来麻痹紧张至极的神经。他在手术室外写了后来刊登在《亚洲周刊》上的《草原变沙漠 大地在哭泣》的初稿。他写了内蒙古的风沙,也写了哀伤的骆驼。

  
“骆骆”是海成的昵称,因为他酷爱骆驼。骆驼是一种什么形象啊?是忍辱负重,是长途跋涉……

  
“骆骆”是海成的昵称,手术后小米再也发不出声,但她的口型在喊着“骆骆”,她的眼光在呼唤“骆骆”。

  
2002年6月,海成携重病的日本夫人小米回北京定居。

  
海成带着他到日本后养的四只龟,回到北京修建家园,开始他的“海龟(归)”生活。

  
《东方》报载:岁月如逝。如今,“黄埔军校”校长早已退役,那些“黄埔精英”也各奔前程。他们当中,有的改换门庭而大显身手,有的自立门户而事业有成,有的驰骋文坛而自成一家,有的不幸沦落而成阶下囚。这一切回想起来,不禁让人产生“大江东去、大浪淘沙”的感叹。

  
年年岁岁樱常开,岁岁年年人不同。

  
和其他“海龟(归)派”所不同的是,海成只是为了照顾夫人才“解甲归田”的,海成的大部分时间都用来照顾妻子,给她喂饭,为她洗澡……

  
看似平常却艰辛呐。你想想,要照顾好一个看不见,说不出,动不了的人病人有多难。海成面对的是常人难以设想的境地,是小米病榻 “一千零一日夜”的生活。

  
婚姻太沉重。责任太沉重。海成开始抽烟了。烟圈吐不尽男人的烦恼 。但想到“,我是她活着的唯一依靠”,海成挺住了。他每天游泳,每天牵狗散步,他对猎狗“雄雄”说,“你知道吗,我垮了可不行!”“雄雄”知道他的心思,“雄雄”每天拉着他在北京的原野上快步流星……

  
于是海成喜欢“雄雄”,他的伊妹儿用的就是狗名字:“雄雄”。

  
小米也喜欢狗。每天,狗都用舌头为病床上的小米轻轻地舔去忧伤。每天, 小米吃一口饭狗抢半口,和狗抢饭吃成了小米生存的一大乐趣。

  
海成还为小米养了四只鹦鹉,并由小米取名。而一只小鸟、一只蝈蝈的死亡总是让小米哭泣好几天。有一回,小鸟死了,为了怕小米难过,海成只好与保姆商量好“骗局”, 一唱一和的让小米相信那鸟儿是飞走了,自由了,返回蓝天去了。

  
小米也是一只小小鸟啊,但她飞不了也唱不了。可怜的她只能借助振喉器来向这个世界表示最后的喜怒哀乐。

  
海成想出了用五十音图来帮助小米表达意思的方法。他“アイウエオ”数起,到小米略微点头时,便记下,再从头数起,直到小米示意。就这样,海成一遍一遍地念着五十音图,让小米表达出一个一个的单词来……

  
日语真长啊。一个意思用日语表达要比中文长出一倍!但有了海成的“アイウエオ”,小米的世界就不再苍凉。

  
小米在病痛中曾伤心绝望,曾绝食抵抗命运。但在赵海成的爱中,她活下来了,并对生命怀有深深的眷恋。

  
虽说小米是不幸的,年轻轻的就“看不见,说不了,手足不能动,怎敢想象?”

  
但作为女人,小米又是幸运的,她有这么一个爱她爱到最后一分钟的丈夫又是何等幸福。

  
都说爱情是脆弱的。经不起现实残酷的打击,时间严峻的考验。人们往往只是在小说和电影里为终生不渝的爱情感天动地,而这回在现实中,在这位平凡的中国男人身上,我看到了那种感天动地的力量。

  
爱情与责任。事业与人生。

  
年年岁岁人不同,岁岁年年樱常开。

  
小米走了。海成轻轻地说,就像送走一个刚出远门的老朋友。

  
《中文导报》报导:小米走了。2005年2月27日凌晨1点30分,北京市朝阳医院,一个日本女子在这里,在中国丈夫的守护中停止了呼吸。

  
赵海成哭了。 “我今天还对她说,我娶她并不后悔,她一再问我,是真的吗?”

  
 小米很平静。她用口型表达了三句话。

  
“对不起。”

  
“我走后,你再婚吧。”

  
“我爱你。”

  
2月27日凌晨,赵海成看着小米呼吸逐渐变得缓慢。小米的枕旁放着赵海成的姐姐送来的小机器,“南无阿弥陀佛”,梵音重复低回中,小米呼吸越来越微弱,直至停止。

  
“佛保佑,小米走时很平静。我最怕她走时受苦。……” 

  
小米走了,但“我是一只小小鸟”的歌声还在飞翔。那爱的眼光还在温情脉脉地望着世界,嘴唇嚅动着还在轻轻呼唤“骆骆”。骆驼海成选择了“旅行家”的角色。几年来,他的足迹,遍及大江南北,神州大地。从西藏的布达拉宫,到新疆的古丝绸之路,再到内蒙的茫茫草原,海成风尘仆仆,一路走来……

  
近年来,中日政治关系恶化,国民感情低落,海成总想做点什么来为两国的互相理解搭桥。他发现,虽然国内介绍日本时尚情报的出版物不少,但真正探究日本年轻人的心灵、观念乃至信仰的图书还比较少。于是他与国内有关出版社共同策划,以日本15~25岁男女的真实生活为素材,推出一本图文并茂的青年读物,题名《TOKYO鲜人十日谈》。

  
好一个“鲜人”!常听说鲜肉鲜鱼鲜菜,头一回听说鲜人!看来这年过半百的海成也还鲜着呢。

  
“鲜人”海成作了大量的调查采访。诸如为什么日本出现“网络自杀”?为什么年轻人觉得活着没意思,生活没目标 ,别无选择而只能选择死 ?人为什么活着?为爱情为金钱还是为了别的什么? 死是一种解脱么? ……

  
海成在采访的过程中也不断拷问自己,活着为了什么?

  
——为幸福活着。他觉得他这辈子挺幸福的。没那么多野心。只要多一点爱心。

  
为什么活着?

  
哲学问题往往是最简单的。

  
可是,简单是最难的,简单是最重要的。

  
——你问我今后做什么?还没想好。但有一点是肯定的,来往于两京之间,以自由的身心活跃于中日之间……

  
这回见海成。还在八公前。八公是忠实的见证人。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有声有色(报告文学)
     为气功正名 
    旅日廿年电影梦 樱桃一颗千滴泪 
    彷徨日本——诗人祁放的心路历程 
    书写东瀛一代人的历史 
    中国碗 ——访唐亚明 
     神剪一分钟 妙画一辈子 
    一个影响日本的中国画家 
    “一生悬命” 
    时间的光与影 
    九哥琴哥网哥 (修正) 
    中华“味道”—访中国餐馆味仙楼老板林明仁 
    诚齿科印象-访在日中国人牙科医生黄士麟 
    刘迪有东西可写吗 
    又见阿庆嫂 
    有一画家 在水一方 
    鲜人狗话 
    马头琴响地球博 
    蒙古来“笔”——记虎德 
    九哥琴哥网哥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