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林祁 >> 莫名“祁”妙(随笔)
字体∶
风 祭

林祁 (发表日期:2007-03-06 14:42:06 阅读人次:1307 回复数:7)

  

  


  
这是乘坐小田急电车去箱根途中偶然记住的一个日本地名。在一大串陌生的地名中,我偏偏对它情有独钟,你说这不叫缘分么?

  
我这人坐车喜欢打瞌睡,大概是怕看一窗风景飞逝而引发太多的人生感慨罢,便想求得一种似睡非睡的境界。而恰是在这种似睡非睡的境界中,这“风祭”撞进我的眼帘便不再离去,你说这不是缘分么!

  
同行的某君正研究日本的地名读法,推断某些发音奇怪的地名是先有读音后有汉字的,而为什么给那个音安上这个字而不是别的(如同拉郎配),当时一定有个说法,只是随着岁月流逝,如今几乎没有人可以说得清楚,也很少人会去关注这些名字了。真有关注者并倾心研究而终于能讲出一点名堂的,大概就可以算是学者了。我对这类学问敬而远之。比起“躲进小楼成一统,管它春夏与秋冬”,我更愿意把有限的生命投向无限的大自然,去享受人生、陶冶情操、抒发性灵,而若能留下一点有感觉的文字,便可以说是和这方水土有缘了。

  
我以为,那“风祭”虽是极普通的地名,却是有感觉的文字。“祭”在日语里带有过节的喜庆色彩。 而“风祭” 想必是个风儿热闹的地方吧。

  
遗憾的是我只是匆匆路过,除了风什么也没看到。甚至看风还只是透过玻璃窗看风上竹稍而已。竹动而知风至也,所谓“格物致知”。虽然不想吊书袋,却还是落入古人的窠臼。

  
第一个观竹而“格致”者乃高人也。这高人出在东方,而西方的高人则观苹果落地而发明牛顿引力,可见东西文化差异,东西思维方式不同。

  
我敬慕对历史产生影响的伟人。

  
但我自知,我只是一个不会在历史留下痕迹的匆匆过客。

  
我的思想如风,匆匆而过;我的文字如风,微微飘拂。我的风无以热闹,但,我享受“风祭”,这便足矣。

  
我只是一个平凡的女人,过着平凡的日子,写点平凡的文章。你尽管做你的大论文、大学问,你尽管嘲笑我这“雕虫小技”,我的回答如风 ------

  




 回复[1]:  雪非雪 (2007-03-06 20:33:22)  
 
  请教楼主,这“风祭”站名怎个读音?

  
来日本记住的第一个长站名叫  雲雀丘花屋敷

  
记住的读音与汉字分离最远的站名是 中百舌鸟

 回复[2]:  林祁 (2007-03-06 23:53:37)  
 
  如果我没记错:かぜまつり

  
中百舌鸟 雲雀丘花屋敷怎么读?

  
另一个话题:和文汉读很有趣。比如身延下部……

 回复[3]:  雪非雪 (2007-03-07 15:48:36)  
 
  風祭,真的读かぜまつり。

  
没敢望字生音,因为有的站名读音特别。比如有个站名汉字写[放出],读音是はなてん。

  
-――――

  
雲雀丘花屋敷「ヒバリオカハナヤシキ」

  
中百舌鸟「ナカモズ」

  

 回复[4]:  林祁 (2007-03-07 21:33:55)  
 
  雲谢谢。

  
雀丘花屋敷「ヒバリオカハナヤシキ」

  
中百舌鸟「ナカモズ」

  
在哪里呢?

  
[放出]的读音はなてん让我望文生义:花开了!一笑。

 回复[5]:  雪非雪 (2007-03-08 10:13:55)  
 
  云不谢

  
雲雀丘花屋敷「ヒバリオカハナヤシキ」在大阪西部

  
中百舌鸟「ナカモズ」在大阪南部

  
[放出]在大阪东部

  
“放出”的“花开了!一笑。”解有诗意,到底是诗人。

 回复[6]:  林祁 (2007-03-10 11:46:42)  
 
  你是大板的地主呀

 回复[7]:  雪非雪 (2007-03-10 11:51:04)  
 
  连小“板”也不是,怎么会是地主?

  
一外国民工而已

  
……

  
大阪还真有个地方叫小阪。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莫名“祁”妙(随笔)
     风 祭  
     劫初樱(旧稿重发) 
    狐狸精泡古代之汤 
    吃报纸与监考 
    火辣的忘年 
    莫名 “祁” 妙  
    狗话连篇 
    四月雪飞秘汤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