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林祁 >> 莫名“祁”妙(随笔)
字体∶
劫初樱(旧稿重发)

林祁 (发表日期:2007-03-06 12:45:30 阅读人次:1255 回复数:10)

   永恒是花开花落

  
 永恒是生生死死

  
——题记

  
这株“劫初樱”开在东京郊外清水公园。公园百年前曾是稍有名气的酱油作坊,当今却以日本第一花圃著名。公园里的“劫初樱”也历经百年,令人赞叹的是劫难后又长新枝,而且总是最先开花,抢在百花之前吐艳溢芳。

  
好个“劫初樱”,你总要顽强地表现生命力。

  
就在这株劫初樱面前,我头一回闻到了樱花的芬芳,那是一种很淡很淡却清新的香味。我不仅仅靠嗅觉,而是以全身心的感觉去捕捉它。

  
也许由于此刻我拄着双拐罢。人生遭劫,始知世态炎凉。冷暖寸心知,我这被世俗磨得粗糙的心又生出几分敏感来。

  
我感谢陪我前来赏樱的亲友,在这个平凡的假日,却是一个风沙飞扬的春日。

  
大概“春天第一番”( 可否译为“东风第一枝”呢 ),风袭花瓣,“花落知多少?”

  
不由想起当年刘兄曾和公羊君喝酒赏樱。特意让啤酒就着飘落的花瓣啧啧饮之,叹曰:“饮和味也。”

  
今年和味依旧吗?

  
这是2002年3月21日,由于地球气温升高,樱花的花期比往年提早10天左右。你可能感到这个世界隐藏危机,但你身临的依然是鸟语花香。人类最懂得珍惜自己的花期。

  
赏樱者依然络绎不绝,成群结队。每组大致相同:夫妻带着孩子(一个或两个),很幸福的样子。不管他们各家有什么难念的“经”,至少看花的此刻是和谐的温馨的。此刻我不由羡慕他们柔柔的笑语,尽管我向来推崇的是李白那样笑傲人生的态度,渴望一生潇洒,做诗做人皆敢仰天大笑,奔放自如。可惜日本社会不是可以任这种个性张扬的地方。

  
也许早该归去矣。故乡有佩刀戴剑的英雄树啊。那是我孩提就崇仰的凤凰木,红红火火,如云似潮,以满腔青春热血,拍响天边。

  
不过,当下樱花何其抢眼,它雪白里透着几分粉红,象是刚刚被朝霞染上的云朵;它的花瓣那么柔和,让你疑心是从地上升起,脱尽百花之俗超凡而就。它傍着雄枝铁干张扬个性,娟娟秀秀酿成气势。

  
由于樱花的抢眼,原本红艳气盛的山茶花,怀才不遇,只得享用围墙的待遇,在低处燃烧其愤怒。而在中国人眼里带有革命色彩的——那犹如烈士鲜血染红的杜鹃花,那金灿灿挥臂欢呼的迎春花,在樱花轰轰烈烈的时辰,竟也失去当初风采。这时代真以“成败论英雄”么?不成英雄者只得平庸罢。

  
亲爱的,我知道你是不甘平庸者。

  
而我真该反省自己做人的平庸,作文的“媚俗”。

  
东京没有故乡的英雄树,但有劫初樱,花期短暂却可以超凡脱俗。

  




 回复[1]: 今天运气真好! 美子 (2007-03-06 14:29:37)  
 
  又抢了一个沙发坐!林祁老师好!你发表在学中文杂志中的每一篇小小说,构思巧妙,短小精悍,妙趣横生。期待中!

  
>春天第一番----〉「はるいちばん」のこと?

  
人类最懂得珍惜自己的花期。精彩!

  

 回复[2]:  林祁 (2007-03-06 14:45:17)  
 
  谢谢你的鼓励!真的,交流太重要了,有交才有流。

 回复[3]: 精彩啊 我是局长 (2007-03-06 14:48:05)  
 
  有交才有流……深刻啊。

  
嘿嘿嘿。

 回复[4]:  东京博士 (2007-03-06 14:54:38)  
 
  上海的小流氓是倒过来的,先流里流气,然后才能交上朋友。

 回复[5]:  东京博士 (2007-03-06 22:37:21)  
 
  好文还是要用图顶!

  


  


  


  

 回复[6]:  林祁 (2007-03-06 23:47:57)  
 
  精彩!你真是多面手—可惜藏着真的面。哈哈

 回复[7]:  林祁 (2007-03-07 21:41:15)  
 
  楼上的上海老兄说的真有意思:上海的小流氓是倒过来的,先流里流气,然后才能交上朋友。你呢?

  
再回头看看随手写的:有交才有流,吓了一跳。中国文字含义太丰富了!一带上有色眼镜就变了……造次造次。

 回复[8]:  东京博士 (2007-03-07 22:11:57)  
 
  嗨,都被你说白了,就不好玩了。你说的那个意思其实俗话叫做“未婚先孕”呢

 回复[9]:  漠枫 (2007-03-07 22:58:50)  
 
  这仨图看起来有点象柳絮纷飞的感觉

 回复[10]:  夏夏 (2007-06-05 23:18:56)  
 
  劫初樱,这"劫"字用的真好!

  
我今年第一次在东京看到樱花初放,也感动得很.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莫名“祁”妙(随笔)
     风 祭  
     劫初樱(旧稿重发) 
    狐狸精泡古代之汤 
    吃报纸与监考 
    火辣的忘年 
    莫名 “祁” 妙  
    狗话连篇 
    四月雪飞秘汤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