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林祁 >> 莫名“祁”妙(随笔)
字体∶
吃报纸与监考

林祁 (发表日期:2007-03-02 21:32:56 阅读人次:1056 回复数:1)

  

  
大凡在日本的中国人没有不忙碌的。

  
忙起来往往顾不上看报。在电车上看报吧,看的往往是日语报,因为可以在任何车站随手买它一张。

  
这一来,中文报纸便只好留在吃饭时溜一眼了。特别是看同行写在同一版的文章——某写手才曾大喊从来不看旁人写的东东,好一副不削一眼的口气。我却以为“不看”是一种损失。常言道一个好汉要有三个帮,那么,要写好文章就不兴“帮”么?至少看看周围人关心的是什么,又玩些什么新花招嘛。

  
读李长声的文章总能长见识。这老兄擅长于“掉书袋”——不是自己掉到书袋里去,而是把书袋里有趣的掉给你看。看着看着,偶尔露露真情,却也令人动容。比如:“我爱看落日,尤其是日本海上的。”本人与此同感,却缺乏此君的潇洒,你看他——“向洋看日出,向海看日没。”独自在时空之间逍遥,何等浪漫。未必如下文所说的:海“无论从哪里看都一样浩渺,只感到神秘与恐惧。” 观者不冒风险,看海毕竟是一种享受吧。

  
当然,看文章也是一种享受。于是我经常忘了饭菜的味道,倒记得小道消息小块文章,可谓“吃报纸”也。可是报纸吃多了,恐怕消化不良吧。只好挑三拣四了。首先,万景路的文章我是不在饭桌上读的,怕一不小心就来个喷饭。哈哈。

  
倒是刘迪之文比其人要来得一本正经——平日他喜欢开玩笑,动不动冒充入管局的给你打电话,一惊一诈,拿他没择。偶尔演起小品,更是叫你忍俊不住。但每每读他的“头条”文章,总觉得沉重(国事家事事事沉重也)日前,偶然见他“微笑”,不由得开怀。其文说日本人的微笑,是“一种悠久岁月锻炼而成的精致的礼仪。”而西方人看到这种主人发怒时仆人还面带的微笑,以为自己被嘲弄而怒不可解。

  
看来微笑不被理解是不奇怪的,当人和人之间存在文化差异的时候,不但话语不通,就连表情也难于沟通。想起我的笑就时常不被理解,甚至被斥责为“神经病,有什么好笑的?” 于是明白并非笑比哭好。

  
于是乎监考的时候本人绝对一脸正色——镇镇学生。脑子里其实在发笑:“这就是老师的本事吗?为人师表,一本正经。呜呼哀哉!”

  
这些日子适逢监考。监考的时期最忙,却也最闲。傻呆呆地望着一堆五颜六色的脑袋或答卷或发呆或瞌睡,不由想起自己的学生时代。记得博导谢冕先生曾问我考试时的竞技状态如何?我说最差了。说差并非本人故作谦虚,而是果真如此,一进考场,空间与时间都被限制得死死的,哪来得及展开想象的翅膀,又岂能够创造发挥?想得好分数吗?按老师的要求答卷就是了。

  
常言学生怕考试。作为老师的本人,却也怕考试也。

  
呜呼,监考远不如吃报纸来得有趣呀。

  


  




 回复[1]:  夏夏 (2007-06-05 23:10:29)  
 
  我做学生的时候,觉得监考老师最神气.一个人高高在上,看众人心急如燎.

  
没想到,监考老师也有觉得自己傻呆呆的时候.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莫名“祁”妙(随笔)
     风 祭  
     劫初樱(旧稿重发) 
    狐狸精泡古代之汤 
    吃报纸与监考 
    火辣的忘年 
    莫名 “祁” 妙  
    狗话连篇 
    四月雪飞秘汤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