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林祁 >> 莫名“祁”妙(随笔)
字体∶
火辣的忘年

林祁 (发表日期:2007-03-02 21:31:39 阅读人次:1124 回复数:3)

   回到东京,应老朋友之邀,一起“忘年”。据说前来聚会的是“酷极帅呆”的“五条汉子”,因而得意地高喊着:美死你!林妹妹!

  
且不论本人好色与否,就凭林妹妹这一声亲切的呼唤,即便是死定了的“鸿门宴”,本人也会欣然赴约的。已经走过人生的半个世纪,很多事故越看越淡,但友情却越品越珍重。榻榻米是新的好,朋友却是老的好!当然其中也有未曾谋面的汉子,但以文会友,彼此已不陌生。而若是提起这些汉子的名字,东京华人圈里甚至圈外,“粉丝”成打垂挂,有些想粘还粘不上呢。

  
约好晚上七点在池袋北口一排绿色的电话亭前聚会。好一个准确无误的约会地点,可见倡导者的老练。由于想到来者多是“老日本”,本人特意提前五分钟到达。灯光朦胧中看过来看过去,左看右看,上看下看,不见帅兄酷弟,只见一堆点头哈腰的群体,心里不由有点那个……让林妹妹在寒风中美丽“冻”人 一番,也太委屈了吧。

  
突然被一声甜甜的“老姐姐”给一把搂住抱定,呵,不用看面容也熟悉的友情,让我在暖暖的怀抱中猛然记起岁月的流逝。毕尽人已老了。不再是“少年爱说愁滋味”的花季。很多的感慨“欲说还休”。却是满脑袋的记起!忘年会其实是记起会呵。

  
话说等诸君汇拢,已是七点二十。哪怕在日本呆上十年,还是喜欢迟到。包括我在内,这些总是不守时的中国人呵!

  
于是急忙忙扑进一家中国餐馆。这是开在地下的小小的知音店,居然好旺,客人一直排到楼梯口。幸亏我们有预约,说白了,有关系卖面子,才能挤进角落的一张圆桌,满满当当地落座。周围多是日本人,会说几句中文,也找到这里忘年来了。是喜欢这里的菜呢,还是喜欢这闹哄哄的中国氛围?于我来说,却是久违了。名古屋的华人毕竟要比东京少得多。而当今之本人则是爱氛围胜于美食者。

  
据说这里特意请了四川厨子,做的菜叫人吃了还想来。

  
——莫非搁了罂粟?

  
——不不,人家有秘方的!

  
不管怎么说,舌头最公平。一碗水煮活鱼,两瓶五十六度的二锅头,就叫你热辣到心头。花生米是小粒的味美——道出真谛的可是条粗大的汉子。他何止是美食家!这话细一品味,虽然不如老舍的花生米与牙之说来得,经典来得沧桑,却含有一分男子汉的人生体验,细致得让人心动。管你是以动制静还是以静制动,都得心诚情深,对吧?

  
某君总是向人介绍,说我是诗人。他是好意,他只认可我的诗,却叫我听了心里总要格登一下。其实漂流旷久,诗人(湿人)早已干巴了。而今已难得“聊发少年狂”啦。曾记否,某大人物以诗治国,结果是涂炭百姓。而以诗而人生者,结果是伤痕累累,诸如本人。只是,没有诗的岁月也太苍白。终日为稻梁谋,谈得上什么生活品质?

  
某君说,你这一期的“搬家随想”我刚看了,读出你的郁闷。是吗?我藏着郁闷,端起酒杯。

  
酒是个好东西,比诗有用的是酒可以浇愁。浇完以后还愁的人再去写诗罢。

  
某君说,记得咱们初次相识,是在谁家看焰火吧?我出了对子“上路”,你对了“入巷”,

  
真是绝对,咱们一下就“对”上了……

  
那以后发生了多少故事呀。悲欢离合,聚聚散散。且我行我素——来者不拒,去者不留。今天还在一起,就缘分还在。左一声林妹妹,右一声老姐姐,把我在岁月之间拉来拉去。咳,忘年忘年,总有忘不去的那我们叫东西而小年青叫东东的什么……

  
某君喊道,别太沉重,明年是猪年,给你们猜个谜——猪屁股上的两滴眼泪。打一首流行歌曲的歌名。提示:齐秦的!

  
谜底自然是有的,只是我永远记不清那长长的流行歌的名字。

  
毕竟酒不是个好东东,有人醉了,一路醉回去。护送者辛苦,但想必醉者在最高境界中。

  
感谢邀林妹妹来忘年,真该忘去该忘的许多,好轻装向前。不过,忘年忘年,忘不去的且留在此文中;文太短言未尽,不尽之意便留在心底罢。

  




 回复[1]:  雪非雪 (2007-03-02 21:57:44)  
 
   酒是个好东西,比诗有用的是酒可以浇愁。浇完以后还愁的人再去写诗罢。

  


  

 回复[2]:  林祁 (2007-03-02 23:00:49)  
 
  本人酒喝不多,诗写不好,看来是快乐之人啰!哈哈

 回复[3]:  夏夏 (2007-06-05 23:05:54)  
 
  文人都爱酒,连李白都号称"酒仙",后人岂有不爱酒之理?

  


  
还有,好想吃水煮活鱼啊.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莫名“祁”妙(随笔)
     风 祭  
     劫初樱(旧稿重发) 
    狐狸精泡古代之汤 
    吃报纸与监考 
    火辣的忘年 
    莫名 “祁” 妙  
    狗话连篇 
    四月雪飞秘汤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