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林祁 >> 莫名“祁”妙(随笔)
字体∶
四月雪飞秘汤

林祁 (发表日期:2006-04-16 21:07:08 阅读人次:1076 回复数:0)

   四月雪飞秘汤

  


  
其实,樱花的花期并不短,你说。

  
那么,让我们追樱花去。

  
四月中旬的鬼怒川,樱花政正沸洋洋将笑声沿江洒去。也许越是“鬼”怒之处,花笑得越美吧。

  
但是任我怎么也想象不到的是,溯江而去,樱花深处是飞雪!只不过坐了两个小时的汽车,惊险地转了几个弯,就换了一番天地:山清水秀天湛蓝,还居然飘起雪花!我伸出舌头去接那点点晶盈,然后惊呼:真的是雪!(象个孩童)把同行的东北汉子给逗笑了。

  
为我们安排这趟温泉之旅的日本友人说,四月间还能碰上雪是够幸运的了。果然,冰莹的雪使温泉胜地愈加热气腾腾。几乎所有的旅客都在赞叹此景之“绮丽”。这世上出乎意料的美,总是格外令人激动。

  
同车的日本姑娘告诉我们,她们每个月都要从东京跑深山里来泡温泉,解除在公司干活时积压的“斯多累死”。

  
如果说,不知樱无以知日本人的审美意识;那么,可以说,不入温泉无以感知日本文化。

  
我们所到之处是女夫渊(yuan)温泉胜地。中文简体里没有“yuan”字,我是因日本有了小yuan首相才认得它的,而认识不久,这位政界大人物竟突然病倒成了植物人。电视新闻热闹了几天就把他给淡忘了。世态炎凉,谁能左右?比起他,今天能享用这方山光水色的我们该知幸运吧。

  
女夫渊露天温泉被称为“秘汤”,依然保持大和民族男女混浴的传统。似乎越是走向文明的日本,越珍视传统。尽管当代女子把各色名牌往脸上抹,妆越化越讲究,但还是愿意到这儿来“解放”一下(所谓“气氛转换”)。当然比不上男人的彻底,女人们总要用大浴巾把自己裹好才“囫囵”下水。女人躲不开“被看”的命运。社会的视线有时象铁丝网,岂是研究研究“女性学” 说摆脱就能摆脱的?

  
不过,这露天温泉毕竟是“露天”的,尤其当夜幕降临时。此刻,黑色的天幕飘下朵朵雪白的精灵,晶盈剔透,炽热如冰。我躲开视线,让肌肤直接沐着天上的雪,擦着地上的雪,让满腔的体热沸腾着向周身的毛孔迸发。突然发觉,这肌体是何等地渴望温热,渴望还我一个性情中人。当肉体抵达所能接受的冰冷的临界点,再猛地扎进温泉。所有的感受只剩下最简单的词语:真舒服!一琢磨,这种舒服的感觉竟然和古代的陶渊明相通: 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是一种对自然界和生命本体自由的渴望啊!

  
有时,静静地享用夜晚,可以听到雪花轻插水间,冷热交锋时发出的嘶喊声,甚至可以嗅出其味-一种犹如热锅炒菜时乍然烹出的香味。静享是一种美。

  
有时,青衣红袖,密语谈私,思旧忆往,谈天说地,或关乎国家民族,或只是一家一人之悲欢,江山丘豁,曲径逢源。

  
这一夜晚,有这雪花,有这温泉,有这性情中人,足亦。

  
“此中有真意,欲辩已忘言。”比起大自然和生命感受,文字又是何等的苍白无力。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莫名“祁”妙(随笔)
     风 祭  
     劫初樱(旧稿重发) 
    狐狸精泡古代之汤 
    吃报纸与监考 
    火辣的忘年 
    莫名 “祁” 妙  
    狗话连篇 
    四月雪飞秘汤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