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林祁 >> 莫名“祁”妙(随笔)
字体∶
狗话连篇

林祁 (发表日期:2006-04-12 22:22:23 阅读人次:1363 回复数:7)

   

  
狗话连篇

  
林 祁

  
中国人习惯用“狗”来骂人,什么“狗腿子”、“狗崽子”、“狗嘴里吐不出象牙”、“狗改不了吃屎”等等。 记得刚到日本时曾用“东京人多狗多乌鸦多”来影射现实。不料日本老师居然笑眯眯地首肯。后来才发现,日本人常把狗算作自己的家族成员,若用狗骂他们算是白骂,不如骂“马鹿”来得痛快,真是“狗日的”。

  
在日本,男人过劳死,女人养狗乐。养狗是有闲的象征。在我看来,这“闲”多少带有家庭主妇抑郁的“病气”吧。我碰过一个女房东,养六匹狗,她指挥它们简直象训练一个合唱团。听说她和丈夫一天说不上一句话,多亏有狗。狗是她的知音。

  
而这些年中国的大城市也时兴养狗了。看那些遛狗者的脸上,每每炫耀着先富起来的荣耀。和日本所不同的是,在中国闲者不足为奇,养狗者显示的是金钱。一切向钱(前)看嘛。

  
我想,用狗骂人的中国习惯会不会有所改变呢?

  
福尔摹斯说:“狗能反映一个家庭的生活。谁见过阴沉的家庭里有欢乐的狗,或者欢乐的家庭有阴郁的狗呢。” 可谓精辟。如果福尔摹斯养狗,想必是一条侦探高手。

  
听日本人说,狗能看得出家里谁是第一号的主人而谁最没有地位,随之区别对待,或舔屁股,或“狗眼看人低”——狗性本来欺弱媚上。狗也如此日本,叫我好生惊讶。

  
我不曾养狗,近来却不得不去理解养狗者心态,是因为爱人养狗。

  
给远方的爱人打电话,他故意幽我一默,说:“你妒忌狗吗。狗此刻正在我怀里呢。”气得想揍他,无奈隔山又隔海的。只得笑笑,回敬道:“当你的狗主人吧,臭美!”

  
一个堂堂汉子居然喜欢一条毛茸茸小狗,开始我不由几分吃惊。细一掂量,养狗不就象借酒浇心中块垒,作诗抒难言情思,或无聊才读书罢了。夫妻分居本是件不人道的事情,无妨通通“狗道”吧。难道我还吃狗的醋不成?

  
作家唐敏婚后无子,却对小狗旺旺自称妈咪,把狗宠得胖乎乎的。据说她老公原来不要孩子是怕老婆转移爱情,无奈小狗还是取代了小孩的位置,他只好“爱屋及乌”,天天牵狗散步去。所幸的是,乌未必认得主人,狗却不同,狗通人性。

  
记得小时候曾在某个黄昏,偶然“撞上”屠格涅夫的《木木》,被奴隶和狗的悲惨命运给深深击痛,一颗幼小的心,头一回被久久地定在那个阴郁的黄昏,那本纸页发黄的书中。哑巴奴隶和狗相依为命。狗尚且通人性,奴隶主比狗不如,可谓惨无狗道。一个社会若到了不通狗性的地步,必是何等的黑暗。

  
所幸我们生活在光明的时代。虽有不通狗性者,毕竟为数不多。

  
涉谷“八公”的雕塑前,每天都有各式各样的约会。那狗,是忠实的守望者。

  




 回复[1]: 想到当年的“华人与狗不入”的牌子, 陈希我 (2006-04-16 21:08:17)  
 
  也值得换位再认识哈。

 回复[2]: 哎,北大文学博士。。。 SmartDevil (2006-07-23 16:13:56)  
 
  

 回复[3]: “华人与狗不入” 水双 (2006-12-29 10:07:46)  
 
  “华人与狗不得入内”这块招牌并没有出现过,好像是后人做的秀。

 回复[4]:  吴卫建 (2006-12-29 11:03:44)  
 
  “华人与狗不得入内”这块招牌一事,以前上海社科院做过调查,查了很多租界资料和敌伪档案,都没证实此事,走访了当时在黄浦公园工作的老人,也说没有印象,后分析此招牌至多为临时性的挂一下。

 回复[5]: 作政治秀,调历史侃。 水双 (2006-12-29 11:15:07)  
 
  1980年代后期,此事被调查得快要水落石出的时候,被封了。

  
在公共花园(后来的外滩公园)的章程里只有“禁止无主人的狗入内”以及禁止“华人单独入内”(1927年后取消),“禁止衣冠不整者入内”等条款。后人发挥想像力,来个合并同类项,变成了“华人与狗不得入内”。

 回复[6]:  吴卫建 (2006-12-29 11:27:48)  
 
  哈哈,是这样的。我家里还有公共花园的老照片,我还将此刊登在某报上的,以后我找出来上镜子,现要飘了(风语)。

 回复[7]:  夏夏 (2007-06-05 22:56:28)  
 
  我们家那只狗也非常得宠.

  
DAS也爱狗之极,总是抱着狗就亲,让我看了晕.不过,我想,如此爱狗的男人,也是爱孩子的吧.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莫名“祁”妙(随笔)
     风 祭  
     劫初樱(旧稿重发) 
    狐狸精泡古代之汤 
    吃报纸与监考 
    火辣的忘年 
    莫名 “祁” 妙  
    狗话连篇 
    四月雪飞秘汤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