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林祁 >> 莫名“祁”妙(随笔)
字体∶
莫名 “祁” 妙

林祁 (发表日期:2006-04-12 22:20:43 阅读人次:1267 回复数:2)

   

  
莫名 “祁” 妙

  
林 祁

  
京都有位研究中国文学的日本教授,爱开“时髦” 夫人的玩笑,说她经常打扮得莫名其妙。我捧场说:那叫其妙莫名。教授会心地笑了。日本人学中文能体会到个中奥妙者不多,此教授可谓难能可贵。但听他讲唐诗宋词,还是有隔靴之感,就象我们很难体会俳句的好处,很难沉进那一滴雨一片叶的境界,去领悟日本的物哀精神一样。由此可知学文学、特别是比较文学之难。不过,正因其难,其妙无穷,所以笔者甘愿“为伊销得人憔悴”,“衣带渐宽终不悔”。

  
听父亲说,为我起名曾煞费苦心。祁者取自历史上那位小有名气的诗人宋祁,他以一字流传千古,即“红杏枝头春意闹 ”的闹字。确实,为讲这一闹字为什么“尽得风流”,我在大学课堂口若悬河足足一小时。何况比我能讲者大有人在,且源源不尽。然而,真要在文学史上留下一字又谈何容易。父亲望女留字,用心良苦,本人却是雄无大志,望字生怯也。

  
不敢留字,只敢玩字。我看汉字象魔方,拆解组合,变化无穷。有些约定俗成的词组,捣鼓一下,可以推陈出新,产生陌生化效果。例如,把外来的“幽默”拆成幽自己一默,可以赢得你会心一笑。

  
东瀛之后,又随手玩起日语,把“男前”改“女前”,把“博士”说成“马鹿士”( 发音相近,意思却变成傻博士 ),让你的“面白”(有趣的意思)变成“面黑”,然后告诉你,“面白”大概出自中国戏剧舞台那些两目间涂白粉的小丑,弄得日本听客大眼瞪小眼的,而后哄堂大笑。

  
看来玩文字乃平生快事,本人该很是自得了。其实不然。文海游心,尤其在两种文化的边缘碰撞,心虚得很呢。李长声在《四帖半闲话》中写道:“飞机从东京到北京才三个小时,但到底是两个世界,深入这边则远离那边的情境和话语系统,好似手里抓住岸上的树枝,脚下反而把船蹬开了。”本人颇有同感。散文集名曰《归来的陌生人》,所表露的也这种心态——回到故乡,乡音未改,却成了陌生人。

  
日前回国探亲,有些在日本已习以为常的言行,诸如点头哈腰彬彬有礼,诸如不乱扔果皮纸屑,却在友人眼中显得莫名其妙,也想以其妙莫名回敬之,但话到嘴边不敢出声,毕竟怕得罪家人,怕被误为“哈日派”,怕“把船蹬开了”罢。

  




 回复[1]: 莫“林祁” 妙 九哥 (2007-01-17 11:08:18)  
 
  

 回复[2]:  夏夏 (2007-06-05 23:00:42)  
 
  哈,我还在国内时,因为与DAS相处久了,也常点头哈腰,已经被认为“哈日派”了.没想到,你也有同样的感受.

  
想看散文集《归来的陌生人》.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莫名“祁”妙(随笔)
     风 祭  
     劫初樱(旧稿重发) 
    狐狸精泡古代之汤 
    吃报纸与监考 
    火辣的忘年 
    莫名 “祁” 妙  
    狗话连篇 
    四月雪飞秘汤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