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赵海成 >> 我的人生
字体∶
尘封的日记与照片

赵海成 (发表日期:2009-11-09 11:53:16 阅读人次:1842 回复数:11)

  

  
一组摄于1976年“四五”运动时的照片


  
不久前我整理一个旧纸箱,发现了我在33多年前的一个日记本,里面还夹着不少黑白照片底片。照片底片是1976年清明节时拍的。

  
1976年对中国人来说是很不寻常的一年,在这一年里中国的三个领导人周恩来﹑毛泽东﹑朱德相继去世;天安门广场爆发“四﹑五运动”;唐山大地震;四人帮被捕等等。

  
在这些重大事件之中,最令我难忘的就是那场声势浩大的并对中国政局产生了巨大影响的“四﹑五运动”。

  
1976年1月8日周总理逝世之后,全国人民一直沉浸在对总理的怀念中,清明节,北京市民为了寄托对周总理的哀思,也表示对四人帮的不满,于是往天安门广场上送花圈,同时在广场上张贴反对四人帮的诗歌,一场轰轰烈烈悼念周总理反对四人帮的运动就这样在天安门广场上展开了。我当时是一名普通工人,也积极参与了这场运动。并且还拍下了一些珍贵的照片。

  
33年后的今天我首度把我这些图片连同部分日记公布出来,供读者参考,也为那段历史增添一个佐证。

  
我的日记摘录:

  
1976年1月9日 晴

  
早上醒来,睡眼朦胧中忽然从广播中听到周总理逝世的消息,我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太突然了,怎么可能!

  
周总理,您在我们心目中就像一位慈祥的父亲,您受到了全国人民最真实﹑最深切的爱戴和尊敬。您不该这么早就离开我们呀。

  
“人欲尽,江河在谁手?”。

  
革命的最先锋,卓越的革命家,人民的好父亲周总理永垂不朽。

  
笔者在工厂所画的黑板报

  


  
1976年1月13日 晴

  
今天厂里开了追悼周总理的大会。特写如下观感:

  
庄严的追悼会大厅异常肃静,敬爱的周总理遗像悬挂在鲜花之中。一朵朵鲜花﹑一队队群众,近千人的会场此时鸦雀无声。

  
突然,不知从哪里传出了哭声。不一会哭声就连成了一片,整个会场顿时沉浸在泪水之中。

  
敬爱的周总理啊!我们都盼着您重掌革命航程,却万没想到您已经得了致命的癌症。

  
您在生命的最后一分都想着人民,想着祖国,想着革命。

  
怎敢想像,今后再也看不见您那亲切的面容。

  
无情的死神,你能不能拿我这平凡的生命换还回总理那宝贵的生命。

  
这一定也是亿万人民的共同心声。

  
追悼大会在哀乐中结束,人们凝视着总理的遗像,迈着沉重的步伐走出那感人的大厅。

  
敬爱的周总理您安息吧!您的丰功伟业我们将牢记一生。

  
敬爱的周总理您放心吧!革命的江山在我们手里将让它变得更红

  
九天还有灾难的祸星,五洋还有害人的鳖虫,帝修反的阴魂,随时可能挑起战争,我们革命的接班人要继续斗争!

  
说明:虽然当时掌权的“四人帮”不断影射批判周总理,还想法设法压制人民悼念周总理,但人民还是以各种方式开展悼念活动。我所在的北京第一皮鞋厂在大饭厅里为周总理设了灵堂(见图),并在灵堂前开了追悼大会。人们在追悼周总理的同时,对四人帮的不满也在加剧。

  
厂里追悼周总理的大会会场

  


  


  
1976年1月15日 晴

  
今天晚上我和赵可新﹑陆龙﹑董长伟四个人约好,一块到天安门广场去向周总理致哀,并希望看到载着总理骨灰的灵车。我们把自行车先放在了位于西单附近的董长伟家,然后步行去天安门广场。一路上看到许多人。到天安门广场时,那里已是人的海洋。人民群众献给总理的花圈,一排排﹑一层层摆在人民英雄纪念碑周围。纪念碑旁的小松树上也插满了小白花。广场上的人群中,有像我们这样三三两两相约而来的,也有浩浩荡荡的单位组织而来的。大家都为到纪念碑旁哀悼而排起了长长的队伍。在纪念碑四周可以看到许多人在那里哭泣,也可以看到一些群众面向纪念碑默哀和宣誓。

  
我们四个人在纪念碑北侧选了一个地方,先站立默哀一分钟,然后挨个进行了宣誓。我的誓言是“敬爱的周总理,你的精神将遗传万世,您的业绩将万古留名,我们一定要沿着您走的道路走下去直至共产主义!”。

  
我们4个人宣誓时都流下了眼泪。最后我们恋恋不舍地离开了天安门广场。

  
右1为笔者

  


  


  


  


  


  


  


  
说明:在这之后一直到4月4日清明节,天安门广场上每天都人如潮涌。尽管如此,那里的秩序却非常井然。即便行人或自行车相互不小心碰撞,彼此也都不计较。在追悼周总理的同时,人们开始从悲痛转变成愤慨。讽刺和批判“四人帮”的诗文在人群中广为传抄。国际歌也成了广场上最热门的歌曲。

  
4月4日傍晚,我和工厂的几个朋友又去了天安门广场,这一天约有200多万人民群众云集在那里。大家的情绪达到了最高潮。我听到有人在高声朗诵一首诗,题为《向总理汇报请示》。

  
“黄浦江上有座桥

  
江桥腐朽已动摇

  
江桥摇(注:江桥姚,指的是:江青﹑张春桥﹑姚文元)

  
眼看要垮掉

  
请指示

  
是拆还是烧?”

  
群众高呼:“烧!烧!烧!”

  
晚上7点半,天安门广场上的大喇叭传来了北京市委第一书记吴德的声音:“今天,在天安门广场有坏人进行反革命破坏活动,革命群众应立即离开广场,不要受他们的蒙蔽。"。吴德的讲话一直重复播放。我们猜测,当局可能要采取行动了。在吴德讲话播出后不久我们离开了天安门广场。

  
当晚,花圈被强行撤走和销毁,守护花圈的人也被抓走。

  
4月5日清晨,数万群众来到天安门广场,义愤填膺,强烈要求“还我花圈、还我战友”,并同一部分民兵、警察和战士发生严重冲突。广播宣传车在混乱中遭到破坏,工人民兵指挥部的小楼着火。

  
9时半残酷镇压开始了,当局出动1万名民兵,3000名警察和5个营的卫戍部队,带着棍棒,包围天安门广场,对留在广场的群众进行殴打,并逮捕了一些人。

  
1976年4月7日 晴

  
今天我撕掉和烧毁了前几个月的日记。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国家的大事即使不记在纸上,我相信自己也是永远不会忘掉的。今后记日记一律记载日常琐事。

  
今天广播里传来了中共中央的两个决议。并报道了前不久天安门广场上爆发的反革命事件的经过。厂里开大会,人人都拥护中央决议。

  
说明:当局把人民群众聚集天安门广场悼念周总理的活动定性为反革命事件以后,全北京像是笼罩在红色恐怖之中。各单位开始调查登记,清明节期间有谁去过天安门广场,有没有抄诗,照没照像等等。因为我几次和厂里的朋友去广场,不但抄诗还照了像,许多人都知道,所以为了过关,我只得上交了几页在广场上抄的诗歌以及一些看上去模糊不清的底片。保险起见,我还把家中日记本里那些当时看来会惹麻烦内容全部销毁。至于那些较清晰的底片,我则包好藏在了家门口的蜂窝煤里。在此发表的就是从这里面的跳出来作品。

  
1977年1月10日 阴

  
近几天来,每天都有将近百万的人民群众聚集到在天安门广场来悼念周总理逝世一周年。献花圈﹑送花篮﹑写诗歌﹑撒传单﹑贴标语,追悼的形式多种多样,非常热闹。特别是昨天,我路过长安街看到一些颇有勇气的群众,举着花圈到中南海门前请愿。请愿的内容有6条:第一是拥护华国锋主席;第二是要求邓小平工作;第三是为天安门事件翻案;第四是公审四人帮;第五是驱逐吴德;第六是建立总理纪念堂。请愿的群众要进中南海,在那守门的解放军马上把大门关上了(据说这是建国以来中南海首次关大门)。群众这种自发的运动不会轻易平息,上面如何处理,人们拭目以待。中央如果在清明节前不答复群众提的请愿书,清明节之际可能还会出现状况。

  
说明:1976年10月,“四人帮”被一举粉碎,北京几百万群众走上街头,欢呼“第二次解放”。总理逝世一周年之际,人民群众又走上街头请愿,他们所提出的要求在之后的几年里基本都得到了实现:1977年7月邓小平正式复出;1978年12月,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公报》宣布:1976年4月5日的天安门事件完全是革命行动。它为我们党粉碎‘四人帮’奠定了群众基础; 1978年底,吴德被免去中共北京市委第一书记、市革命委员会主任职务;1980年11月21日最高人民法院开庭公审四人帮集团。

  
1978年12月我接到了这样一封来自北京市第二轻工业局党组的信函:

  


  
赵海成同志:

  
一九七六年清明节期间,你到天安门广场抄﹑写悼念周总理的悼词﹑诗文,拍摄照片,反映了对敬爱的周总理无限热爱﹑无限怀念的心情。表达了对“四人帮”祸国殃民滔天罪行的无比痛恨,完全是革命行动。当时,我们根据市委的指示,收交了你抄﹑写的悼词﹑诗文和照片﹑胶卷是错误的。现根据市委京发(78)302号文件的精神,退还给你,请查收。

  
北京市第二轻工业局党组

  
一九七八年十二月一日

  


  


  




 回复[1]:  采夫 (2009-11-09 17:52:28)  
 
  老赵,英雄啊!

 回复[2]: 赵海成同志您曾是《留学生报》编辑? 李小婵 (2009-11-09 19:10:23)  
 
  赵海成同志,您是1995年顷东京《留学生报》的编辑的那位赵海成同志吗?

 回复[3]: 同志不能随便叫 华容道 (2009-11-09 19:59:55)  
 
  老赵在二十年前那个黑暗的日子里退党了,对中共不再是同志;

  
老赵不是日本人,更不是揣着日本护照的‘中国人’,所以不是李社长的同志;

  
老赵不是同性恋,所以按现代概念,也不是同志。

  
叫赵大叔,正合适。

 回复[4]: 代为回答 科长 (2009-11-09 20:26:40)  
 
  海成曾经是《留学生新闻》主编10年,这里的朋友都知道

  
现在常驻北京,最近翻墙有点难度,不能常来这里

  
这文章是我转帖的,还有问题吗?

  
近日海成同学将携妻子赴日度蜜月

  
顺便参加东洋镜网友的忘年会

  
你来不来啊?

  
欢迎参加

 回复[5]: 再来点八卦 科长 (2009-11-09 20:33:55)  
 
  海成的新太太是80后上海女大学生

  
好像是去年6月,他来日本时,说是遇到。。。有点。。。

  
我建议他向 九哥 同学请教

  
后来在兰兰,九哥1234传授妙招

  
哈哈,果然灵光

  
我找找看照片

 回复[6]: 谢谢科长说明,我明白了。 李小婵 (2009-11-09 20:40:07)  
 
  谢谢科长说明,我明白了。

  
《留学生》的时候收到过他的关照,所以问问。

 回复[7]:  老赵 (2009-11-09 20:40:22)  
 
  谢谢大家

  


  
嘎嘎。。。。。

 回复[8]:  liang (2009-11-09 22:51:45)  
 
  赵海成的那位日本太太现在怎么样了?她为刊物出了不少力。

  
赵桑当年娶东洋妞的时候,很多人都说:赵桑冲到亚洲边了,看什么时候再接再厉,脱亚入欧,娶个金发的,为国争光。

  
“留学生新闻”刚创刊的时候我就看,那时候东京的中文刊物比较少。当时是反反复复地看,有点旱中逢甘露的感觉。

  
翻出一份尘封已久的记忆,借网络对该刊物表示谢意,

 回复[9]:  liang (2009-11-09 23:18:11)  
 
  罪过,不好意思。

  
刚刚才看到赵太太过身已久的消息,得罪了。

  
向赵桑问候。

  

 回复[10]: 宝贵的回忆,珍贵的照片! huaiying (2009-11-10 21:17:26)  
 
  令人感慨万千!

 回复[11]:  DavidF (2011-03-08 17:31:58)  
 
  赵总(编):

  
别来无恙吧?离开日本后,定居南半球,为生活,为下一代奔波劳碌,久未联系在日本的朋友,今天才知道你太太及池小宁过世的消息。翻开89年初大年三十晚在上十條你家聚会旳相片,池小宁还是雅气十足。。。人生无常,世事难料啊!

  
多多保重!"身体是革命的本钱"

  
2000年去了東京一趟,見到方淳,及给电话莫帮富。

  
广东的冯伟恒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我的人生
    尘封的日记与照片 
    京城新变化 
    京城往事 
    请珍惜你今天的一切 
    赵海成与小米的1186天 
    鲜人狗话 
    访来日采风取材的赵海成先生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