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刘大卫 >> 旅中杂记
字体∶
万里归家逃难记

刘大卫 (发表日期:2022-05-23 14:48:15 阅读人次:11677 回复数:21)

  回家探亲,本来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情,怎么会变成逃难呢?您听我慢慢道来。

  
今年 4 月下旬,犹豫再三之后,我终于向公司申请了今年的第一次回日本的探亲假。为什么犹豫呢,说起来还不是因为现如今混乱不堪的形势——每当想起那没完没了的什么检测啊,检查啊,隔离啊,我就头皮发炸。和平年间我都不喜欢旅游,更何况身逢乱世。但是公司每年给两次探亲假,费用全包,不用的话过期作废,这是第一点诱惑;另外,我急着回日本买一把好一些的萨克斯管,于是硬起头皮,咬起后槽牙,决定还是回去一趟。

  
4 月份的形势还算平稳,公司总经理 4 月份经沈阳返回日本,一路顺利,看上去还没那么糟糕。于是我就提交了申请,日本的机票代理给我预定了 5 月 20 号经广州回日本的回程票。虽然比平时贵 5 倍,还好公司全包,能抢到机票也算运气不错。

  
说起北京的机场,大概已经有两年没有任何国际航班了,国内航班还凑合飞一飞,基本上也是有一搭无一搭。偌大个首都机场,2022 年 5 月 19 号傍晚的情况是这样的。大家欣赏一下候机大楼的外景和内景。

  
仓皇离家踏归程,首都机场少人踪

  
笑问员工何处去,门口快乐罗雀中。

  
书接上文。

  
不料进入 5 月份以后,突然间形势越来越紧张。朝阳区,丰台区,房山区等等,都成了继上海之后最敏感的风险地区,大有黑云压城之势。形势每天都在变化,明天太阳到底是否照常升起,谁也说不准,听天由命吧!回日本的机票已定,无法取消,过了河的卒子只能往前拱了,拱到哪儿算哪儿。

  
5 月 9 号,我预定了 5 月 20 号当天早晨的第一班飞机,7 点半从北京大兴机场飞白云机场 T2。这样安排是出于以下考量:我飞日本的航班是 20 号下午 16:15 从白云的 T2 起飞,据说从北京到了广州以后,不能离开机场,一旦离开就要强制隔离 14 天;而且两个航站楼之间移动也颇费周折,最好飞到同一个航站楼,这才预定了这班飞机。东航令人胆寒,订了南航的机票。

  
18 号上午,手机来了通知,原定的航班取消,改为上午 9 点半起飞 12:45 到。我算了算,这个时间也能赶上下午的返日航班,没有问题。下午按照计划去指定医院做了核酸检测,然后直接去来京出差的老朋友下榻的酒店见面喝酒。深夜回到宿舍,再看手机,9 点半的航班再次被取消,改为 11 点半起飞,下午 14:45 分到达 T2。这个时间就有点危险了。不知道到了白云机场以后的各种手续需要多长时间,不确定性再次增加。不过,我已经在变幻莫测的国度学会了一些小技巧,各位不妨参考:买机票时多花 30 块钱买个“退票无忧”,这样退票时就不会被强征高额的手续费了。平时,假如你买的机票 1000 块,退票手续费差不多 700 块。有了这个东西打底,我就把这张票作为最后的防线,不到最后一刻不退票。

  
心里还是不踏实,想到了新干线(高铁)。我立刻又买了一张 19 号下午出发的高铁票,晚上 10 点多到广州南站,心想找个酒店住一晚,还可以找个老朋友吃个夜宵,第二天去机场,想想都美得冒泡。

  
为了保险起见,我让公司的人帮我确认了一下,结果令我一身冷汗:高铁到达广州以后,所有人一律拉去隔离 14 天,格拉勿论。好险哪!美梦破灭,立刻把高铁票退掉,损失了 170 块钱的手续费。

  
既然只有飞机,那就继续找机票。发现了一个航班,首都机场 9 点起飞,12 点到白云机场 T1。但是这个航班只有商务舱,加上各种保险,3433 块。搁平时,怎么也舍不得买这么贵的机票,但现在形势逼人,容不得我考虑钱的问题了:能走就行。二话不说,立刻付款,出票成功。大功告成。心说,现在双保险,OK 了。

  
有道是:

  
首都不走大兴走,大兴不走首都走。

  
两个机场都不走,老夫要变流浪狗?

  
说话间就到了 19 号下午 4 点。正在电脑上处理公务,突然电话响了,一看号码,是个不认识的号,一听,一盆冷水泼下:首都机场的航班因故取消。

  
这下只剩大兴机场 11 点半的票了。但是我心里越来越不踏实。看这意思,北京紧,广州慌;我要飞到白云机场,我没办法飞到白云机场,也不知道是北京不愿意飞到白云机场,还是白云机场不接纳北京飞到白云机场,板凳偏不让扁担绑在板凳上……

  
把这情况在微信里告诉了领导,领导也慌了,后来才知道,领导当时正在给学生们上课,慌得连课都没法上了,让学生自己朗读课文。

  
事不宜迟,再不想办法,这次的行程就要告吹。赶紧寻找最后一线生机。再找机票。我冷静思考:北京直飞白云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了,变成流浪狗的梦想已经实现了一半。于是找中转的飞机。最先看到杭州中转的,19 号晚上起飞,20 号凌晨到广州,立刻付款!结果,机票售罄。心里越发紧张,又找到一张飞重庆转广州的,19 号18 点半出发,第二天早晨 8 点再出发,11 点到广州。这是最后一搏!赶紧付款!……

  
谢天谢地,票子抢到了。时间已经来到 19 号下午 4 点半。好在昨天把大部分行李都装好了,赶快随便拿了两件衣服,袜子,往箱子里一塞,就算准备完毕。这一刻,我的脑子里突然冒出当年 17 岁的达赖喇嘛在布达拉宫里让神谕给他卜卦的情景,……神谕满身披挂,光是一顶法帽就有几十斤重,……神谕开始做法,与神界沟通取得神的指示,然后进入半人半仙的状态,在一种半梦半醒的状态下,神谕一边摇晃着身子一边用低沉的声音发出了明确的神喻:“走!快走!现在……”此时此刻的我,面临的也是同样的窘境。我心里回响的也是同样的命令:“走!快走!现在……”

  
手机叫了网约车,提起箱子就出发。车子来得很快:最近网约车生意清淡,一个月只能挣 5K 左右,所以车子都抢生意。一上车我就催他快跑,首都机场 T3,有多快开多快!

  
25 分钟到达机场。机场的样子如上图所示。

  
北京健康宝,行程码都没问题,顺利进入候机大厅。托运行李,登记手续,也没有人排队。办理了登记手续,过了安检,到了登机口,突然接到电话短信:大兴机场那班 11 点半出发的飞机,也就是我那根最后的稻草,也被取消了!我的天哪,我又是一身冷汗——如果我傻傻地把希望寄托在那个航班上,这会儿就是个标准的流浪狗了……

  
我已到达登机口,心里默默地祷告上帝,再也不要出差错了。突然我又想起,我还不知道重庆那边对于到达和出发有什么限制呢,万一需要隔离,最终还是条流浪狗!

  
我浑身一激灵,立刻给公司管理部打电话确认,他查了一下,说我所在的小区是低风险地区,应该没问题。然后我又让办事员再次确认。我已经没有时间等确认结果了,大部分乘客已经进了飞机。牙一咬心一横,上飞机!天塌下来到重庆再说!最差的结局,在重庆隔离 14 天再回北京,就算我重庆隔离游了。……不回日本游重庆,多么魔幻的世界……

  
落地重庆,打开手机,确认的结果来了,简单来说,下了飞机要做核酸,然后登录渝事通,取得绿码;酒店能否入住要问酒店;航站楼的到达大厅呆一个晚上没人管。第二天出发,只要有 48 小时内的核酸证明和渝事通绿码,就能登机。就是说,无需隔离。

  
这就谢天谢地了。

  
在一个令人走投无路的世界里,不被拉去隔离就已经是最大的幸福。我代表人民代表党,感谢你们 8 代祖宗……

  
出港时,先做了核酸,然后登录“渝事通”,很多办事员在出口处,辅导大家登录,我说明了自己的来由,他们告诉我,目的地就写“渝北区,两路街道,张家口社区”,我不敢多问,生怕别人嫌弃;心里倒是有所安慰,因为,既然他们如此明确地指导我,就说明他们是有预案的,填写了这个目的地,就会让你一路顺利,不会有问题。乖乖地填好,取得绿码,出关!

  
拿了行李,就没人管了。

  
我的心啊!仿佛从一条流浪狗变成了一只美丽的老乌鸦,在春天的乌云里翱翔,俯视着百花盛开的臭水沟……

  
搜酒店。机场 T3 大楼里就有一间。电话打过去,国际友人也可以入住,心里踏实,脚步轻快,哼起小时候妈妈教给我的儿歌: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那谁到了最危险的时候……起来……

  
来到酒店前台。大床房!有窗!358 块!护照 OK!拿出护照,登记手续……

  
然后,小姑娘满脸笑容地问道:请问您是从哪边来的?

  
——北京!

  
哪个区呢?

  
——朝阳区!

  
小姑娘的笑容瞬间凝固了。小伙子的脸咵镲绿了。

  
…………不好意思,我们这里……

  
——怎么?我预感不妙。

  
……按照规定,不能接待北京朝阳区,房山区,丰台区,海淀区……

  
——那我是东城的,东城知道吗?不是司马懿的西城……

  
小姑娘看着我的脸,犹豫了两下,没出声,那眼神分明在说,您就别撒谎了,您撒谎,我为难……

  
——我他妈的也不敢撒谎啊!我所有的个人信息都在他们掌控之中,我的住址在哪里,系统上一查就晓得,如果撒谎被查出来,岂不是节外生枝……

  
直娘贼!我堂堂的屁坑市朝阳区,怎么就成了过街的老鼠……

  
一切的手续都白费,护照的 Copy 撕掉。

  
我一想,既然是规定,肯定无法通融,而且所有酒店都一样——在这些事情上,这国人的认真劲儿,是世界公认的,一点活口也没有。于是灰溜溜地拖着行李,回到大厅。

  
重庆毕竟不是屁坑,这里历来就更多一些人间的烟火气。首都空港里边的店铺全部关门,而这边,该营业还在营业。比如“龙抄手”。我也横下一条心,酒店不住了,就在大厅里过夜。不如好好吃点喝点,减肥的事以后再说吧,活着要紧。

  
踏踏实实坐下来,买一碗鸳鸯抄手,一听国宾啤酒。不紧不慢,不慌不忙,品尝一番生活的况味。回忆一下今天的经历,真是大起大落,瞬间的决策失误就会导致满盘皆输……仓皇逃离京城,到重庆还算顺利,想想以后的行程,尚在未知之数,但毕竟已经成功了一半,心里还是有了些底气……

  
鸳鸯抄手,甜甜的味道不错

  
店家的隔壁的一块空地上,有那种类似胶囊酒店的休息室,就叫“刻睡休息仓”,我一看,前往试探,这次没问哪个区,一看我的护照,就拒绝了。

  
没有床,是一只沙发,我肯定是伸不开腿的

  
回到大厅。龙抄手店前就是一片椅子,已经有人稀稀拉拉地坐在那里了。这时已经是晚上 11 点多。不一会儿,龙抄手,7-11,以及其他的店家,都打烊回家。店家熄灭了灯光,烟火气随之消失,同时带来了寂寞的夜色。漫漫长夜,如一副壮丽的画卷,在一个不可辜负的伟大的时代,在重庆机场 T3 的到达大厅里,徐徐展开,令我如醉如痴。

  
……啊!我去年买了个表……

  
长话短说,我就等到了天亮。其间到大厅外面抽烟三次,每次都要先问他们借一个打火机,吸烟处虽然就在目光可及之处,而且他们已经记住了我的脸,每次回来时依然需要过两道检查岗,检查两个绿码。——这国人好认真啊!

  
我的睡姿

  
6 点钟拉着行李从 2 楼上 4 楼去办理登记手续,一切顺利,赶赴广州。

  
落地白云机场 T1,又是做核酸,登录,然后就出了大厅,找到摆渡巴士,让我先扫码再上车。我一看,这个叫做“场所码”,乖乖,这码还真是千奇百怪层出不穷。我没有身份证,扫不出。跟司机改口广州话发牢骚,司机一听是本地人,让我上车,到了 T2 再想办法。这真是帮了大忙。到了 T2,也没什么阻拦,都是绿码,顺利放行。

  
登机手续办好,上楼吃饭。广州酒家,我的最爱。啤酒,小菜……

  
广州酒家,也是人烟稀少

  
还有糯米鸡,没拍上

  
3 点半登机。廊桥不开,坐摆渡巴士。坐到一半下车,再上廊桥。这是广州特色。推迟了半个小时,总算起飞了。到此时,我心里的一块石头才总算落了地。

  
千辛万苦,总算熬过去了。我可以回家了。

  
到了成田机场,检查措施基本没变,首先是唾液采样,检查核酸,然后还要登录MySOS 小程序,这是日本厚生省开设的检测和跟踪软件。去年登录过,我回北京以后删除了,没想到还要登录一次。总体手续比去年省略了很多,去年花了两个多小时,这次大概一个多小时就出来了。这时已经是深夜 11 点半。

  
我约好的专车正在外面等候,上车,一路狂奔。

  
19 号下午 4 点半仓皇离开北京的宿舍,经历了 33 个小时的奔波,没有洗澡没有刷牙没有换衣服,21 号凌晨 1 点到家时,虽然没有变成流浪狗,但浑身都充满了流浪汉的特征。盥洗完毕,舒舒服服地坐在阳台上点起一支烟,回想起过去 33 个钟头里的种种经历,脑海里突然冒出重庆机场的大喇叭里隔一会儿就广播一遍的内容:“各位乘客,为了保证实现新冠肺炎动态清零常态化的顺利进行……”

  
“常态化”……那岂不是说,以后每次回家都要重复一次这个魔幻的旅程?想到此,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浮上了我的嘴角……

  
20220522




 回复[1]: 热烈欢迎局长归来! 龍昇 (2022-05-23 19:28:19)  
 
  够惊险的!要我就回不来啦

 回复[2]:  夏雨 (2022-05-24 19:54:18)  
 
  好!还是昔日大手笔!

  
呵呵,绝妙的是结尾:流浪狗归家了,魔幻结束了---不料来一个微笑,依旧勾住了读者的心。

 回复[3]:  愚公 (2022-05-24 16:54:39)  
 
  到大陸去生活,就是被人質,自由大大地沒有了!

 回复[4]: 与愚公同感 吴正伊 (2022-05-24 17:10:30)  
 
  奇怪作者怎么会投靠中共去了。

 回复[5]:  我是局长 (2022-05-25 13:24:56)  
 
  登录东洋镜好像是上个世纪的事了。恍若隔世啊

 回复[6]:  我是局长 (2022-05-25 13:26:09)  
 
  本局长没有投奔中共。是公司派驻在皮坑工作

 回复[7]:  愚公 (2022-05-25 13:35:20)  
 
  去了大陆,无论外国人中国人,都要有被人质的思想准备,非能自主。

  
当然,被人质和投共不是一回事。

 回复[8]:  愚公 (2022-05-25 15:52:21)  
 
  請問局座,在大陸能看到東洋鏡嗎?

 回复[9]:  我是局长 (2022-05-25 15:59:42)  
 
  当然看不到

 回复[10]:  我是局长 (2022-05-25 16:21:57)  
 
  手机用翻墙软件可以看看黄片

 回复[11]:  愚公 (2022-05-25 17:09:40)  
 
  能翻墙就能看东洋镜吧?

 回复[12]:  愚公 (2022-05-25 19:33:06)  
 
  老灯爆料:34家核酸有关上市公司,习家入股17家。今年核酸检测市场上靠150亿;明年上靠200亿。这就是封城不停的原因!

 回复[13]: 那炉火多。 吴正伊 (2022-05-25 21:36:47)  
 
  以为海归了。错怪!失敬。

  
【本局长没有投奔中共。是公司派驻在皮坑工作 】您辛苦了。

 回复[14]:  愚公 (2022-05-25 21:55:29)  
 
  但是局座长期居住在匪区,反共意志好像被消磨了。

 回复[15]:  我是局长 (2022-05-26 09:48:47)  
 
  好不容易翻墙一下,看黄片比看东洋镜更有利于身体

  
再加上,墙并不是随时都能翻的,有时候软件也不好使。

  
海归的话题,对我来说不存在。对我来说,不存在“归”这个概念。我只是在那里工作谋生而已。“归”这个概念,只是对那些生活在日本仍然坚持支国国籍,手拿支国护照的那些人才适用。

  

 回复[16]:  我是局长 (2022-05-26 11:04:55)  
 
  愚公,既然你也知道“匪区”,你就应该知道环境是多么险恶,不是可以随便说话的。

 回复[17]:  愚公 (2022-05-26 11:32:54)  
 
  是的,我一直很厭惡不能自由說話的環境,所以決不久呆。呆久了會真的變呆了。

 回复[18]:  会長 (2022-05-27 23:14:58)  
 
  几年沒来了,一上看见局长回家了

 回复[19]: 东洋镜好久没有聚会了 小草 (2022-06-02 17:39:34)  
 
  版主

  
为局座接风(解封)不?

 回复[20]:  科长 (2022-06-03 07:58:05)  
 
  你们都不怕疫情了

 回复[21]: 您还是够聪明 惦念001 (2022-06-06 09:09:08)  
 
  看了半天又订票又退票的一通折腾。终于回家了。要是我早就晕菜了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旅中杂记
    万里归家逃难记 
    疫情中返日亲历记 
    存稿 
    旅中杂记1 
    旅中杂记4 
    旅中杂记3 
    旅中杂记 2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