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刘大卫 >> 旅中杂记
字体∶
疫情中返日亲历记

刘大卫 (发表日期:2021-09-12 07:13:56 阅读人次:610 回复数:4)

  1. 概论

  
XX肺炎从2019年旧历年底正式打响。2020年1月1号,我还带着全家去了一趟上海,跟我们班的一大帮老伙计聚餐,庆祝2020年元旦,然后家人回了日本。到了2020年春节,情况就不妙了。XX封城以后,开始人心惶惶。春节放假,来了通知,北京开始收紧。我一看情势不妙,立马买了机票飞回日本,过完春节,2月9号回到北京,已是如临大敌。小区门口三步一岗五步一哨,进门需要登记,还做了一个入门证,对外来管理者严加盘查。公司来电话,要在宿舍隔离14天才能去上班。

  
从那时起,直到2021年9月,我没回日本。

  
但是我一直没有注射疫苗,也没做过核酸检测。到2021年9月8号为止,我还是一个“清白之身”。这次回日本,必须要做核酸检测,无奈跑到医院,让人家在鼻子眼儿里捅了一下子,花了560块钱,失去了清白。

  
9号下午飞大连。晚上约了老朋友小修,他请我吃了一顿丰盛的大连菜,喝了大连啤酒。第二天,10号,飞成田。大连长什么样儿,依然没有印象。

  
其实我并没有过多地关注过肺炎本身,包括确认感染啊,疫苗啊之类。我所关注的一个是追责,一个是开战。无奈美帝上来个老年痴呆总统,脑子一时明白一时糊涂,使得整个美帝陷入一种无暇他顾的境地,因此追责和开战都变得遥遥无期,我也因此只去了关注的兴趣,加上各种消息满天飞,也不辨真假,所以也不能下定决心打疫苗。因此,不打疫苗不是一个医学上的决定,而是一种逆反心理的作用——你越是催着我打,我就偏不打。

  
等到某一天,那政府说你不打疫苗我就不让你入境!那我也没办法,人家嘴大我嘴小,那就只能打了。

  
奥运会之前,日本每天确诊几百人,等奥运一开,一下子就多了一位数,变成四位数,最多时一天5000多人,同时各种消息满天飞,主要是说,日本政府对抗病毒不利啊,病号犯了病不能住院啊,眼睁睁等死啊云云,甚至有人说,这个日本还不如某国做得好,你看某国,基本消灭了病毒,闹得我们身在日本都觉得低人一等,云云。我就觉得此事可疑。XX肺炎这个东西,到现在为止已经变成了一场闹剧,到现在,没人关心病毒的起源,没人敢于站出来追责,所有人的关注点都集中到疫苗上去了。

  
打完一针又一针,

  
针针连着屁民心。

  
不知打到何时去,

  
有人暗中笑吟吟。

  
不是很奇怪吗?日本做错了什么,美国做错了什么,世界上主流的文明国家做错了什么?我的回答是,什么也没做错,这些国家依然是世界文明的引领者,在应对任何社会性危机时,文明国家都不会输给毒菜国家。

  
这件事表面上看起来某国做得很有成效,但是这种成效是建立在罔顾医学规律,漠视人权的手法基础上,以全民怕死鬼的保命为出发点,依靠行政命令而采取的一刀切式的手段,这种手段注定是权宜之计,不是彻底解决问题的办法。你要说那个国家会比美国日本高明,你信,我不信。

  
我请大家想一想,这个东西到底有多可怕呢?就拿日本来说,我身边的例子,我公司同事的儿子染了病,确认之后,进医院打点滴,10天后,活蹦乱跳,上班去了;我儿子在大阪上大学,他们宿舍楼里有一个孩子感染了,也是住院治疗,后来也康复出院,他们的宿舍楼根本也没有封闭,一切照旧运行。

  
前几天有个中国人的68岁的大律师,染病,先在家里静养,后来转成重症,最后住院,不幸去世。另外有好几个在日本的中国小伙子,在抖音上发消息,也是确认感染,然后在家里静养,后来住院,最后都康复了。

  
无论患病者是死是活,我请大家思考这样一个问题:这些染病者无论是在家,还是在宿舍楼里,他们身边都有人,这些人被感染了吗?尤其是在家里的,日本的住宅空间狭小,通风条件也不见得有多好,一家人在一个屋檐下抬头不见低头见,你听说他们的家里人被传染了吗?

  
反正我没听说。

  
住在一起的人都没有被传染,你们到底紧张什么?到底害怕什么呢?

  
2. 出境与入境日本

  
先说说我这倒霉的鼻子。

  
我每年开春时节和秋冬换季的时候,鼻子就变得对气氛变化很敏感,不开空调觉得热,开了空调就流鼻涕。9号在北京出发前,鼻子就开始闹鬼。10号离开大连的酒店时,我为了防备不测,抓了一沓擦鼻涕的纸巾揣在兜里出门去机场。

  
机场里先要填写健康申报,扫码,填写,截图。出发者排成一行,办理登记手续,采取分批放人的战术,放一批等一会儿,逐次进入程序。进去之后先把健康申报截图的二维码在海关登录,然后有一个全套防护服的警官,分批(每批16个人左右),做一个简单的训话,大体意思是:外国这么严重,大家有没有考虑过改变行程啊?哦,不考虑啊。那么到了国外,大家要做好防护昂!这才测体温,进入安检。

  
图片

  
在机舱内,空姐派发了“誓约书”,里头包括一个简单的调查问卷。这是后来落地后一系列检查盘问的基本文件。

  
图片

  
大连1点钟起飞,到成田机场时现地时间4点半。除去时差,飞行时间2个半小时。我预约的车是19点的,心想,这么早就到了,看来等一下我要通知租车行,要提早一些出发。但是后来的一系列检查,证明:我想的太美了。

  
飞机里的空调很舒服,我那倒霉的鼻子便越发来劲,等到下了飞机,鼻涕开始越来越多。向外望去,久违的成田机场干干净净,里边一尘不染,果然,原来听别人说日本干净,总觉得没什么值得大惊小怪,这阔别了将近20个月,回来一看,果然这种干净还是令我震撼了一下子。一边擦着鼻涕,一边进了候机楼,工作人员引导,来到一个走廊,那里稀稀拉拉地有间隔地摆放着成排的椅子,一行四个人,一直排过去,因为走廊是弧形的,椅子望不到尾。我到的不算晚,坐在第五排。有几个工作人员不紧不慢地维持秩序,也没人解释我们坐在这里等什么,我多嘴,问了问我们在等什么?小姑娘以日本人特有的热情和模棱两可跟我说,等一下会有专门负责人来回答我。我心里的疑惑没有得到解答,但是也只能等。

  
图片

  
等了大约20分钟,开始有动静了。又是分批放人。而且也是四排一批,我正好错过第一批。几分钟以后轮到我们,这才开始慢慢检测之旅。

  
◇ 检测

  
进去之后,才看到有个广告牌上面贴着什么检测前要空腹30分钟云云,这才大概明白,刚才坐在那儿是空肚子呢。

  
但凡这种流程性的东西,在日本一定有一大批工作人员跑前跑后,殷勤地给你解释,引导等等。我呢,也不问那么多,手里拿着刚才在机舱内填好的誓约书,往前一递,你需要怎样就怎样,你要我怎样我便怎样。

  
他们看了看文件,做了个什么标记,然后递过来一个小塑料管,上面有一个小型漏斗,你就往后走。走到后边,是一个大房间,地上铺着纸,铺着箭头,你就跟着箭头走。这个房间里左侧有一拉溜小隔间,隔间半开放式,就跟投票站的隔间差不多,工作人员告诉你,脸朝里,在漏斗里采唾液,说白了,就是往漏斗里吐唾沫。我吐了一些,人家一看,还差点,说“您得吐到这条黑线这里”,转身再吐。还要注意别把痰吐进去。

  
吐完了,交给她,她挥手一指,请往这边走。

  
来到隔壁的大房间,这里更热闹,一大群工作人员,中间摆着好几行椅子,靠墙有半圈桌子,桌子后边坐着“指导员”。一个小姑娘热情地招呼我坐在椅子上,开始指导我在爱疯上下载厚生省的“接触确认APP”,只下载了一个框架,她的任务就完成了,笑着说,“您往那边走,详细设定有那边的指导员来跟您设置”。

  
我一听,明白了。这真是一种很科学的办事方式。他的核心是这样的:每个工作人员只负责一个片段,用最短的时间跟你做一个说明,然后进入下一个环节,下一个环节也是一样,他也是只负责一个环节,再继续往下走。这样,每个环节的工作量不大,内容也容易掌握,解释起来也容易,很快结束,再接待下一位,这样做的优点是,很快,不出错,不容易疲劳,双方都不容易产生厌倦情绪。思之,不由得令人感叹,我小日本帝国做事情真是科学而讲究。这是科学发达的标志。

  
说话间就来到了指导员面前,坐定,他检查我的APP设定,给我的手机设定了几个开关,又把我的Email进行了核对,发了一个测试Email,让我接收。我一看傻了,我填的是公司的工作信箱,这就意味着我还得拿出电脑,开机,收Email。早知道我就填写手机里的信箱,那样更省事。

  
继续走流程……一个房间换到另一个房间,我们才知道成田机场里原来有这么多房间,其中还有一段走到大楼外,外边也封闭了,再走进楼里,跟迷宫一样。

  
这个房间里,我来到一个小伙子面前坐下,小伙子让我下载了一个叫“MySOS”的APP,跟我说明在家14天隔离如何设置,如何联络,有谁跟我发信,我也每天回答,云云,说完照例朝外一直,那边请。

  
图片

  
我回头一看,门口有两张桌子,桌子上贴着“Final Test”。心里一阵狂喜:终于快结束了!出了房间,工作人员指挥:请上二楼。我一想,上了二楼就该去取行李了吧!满心欢喜上了二楼……

  
没想到还有房间……

  
进去,又把资料拿出来,他们又检查了一番,又在我的护照后变贴了一个号码,又弄了一个二维码给我,我也不知道是干什么用的,反正给我我就拿着。然后他又一指:请到隔壁房间……

  
我这一路,大大小小经历了10几个房间,一路走,我那倒霉的鼻子一路流鼻涕,我还要慌慌张张地擦鼻涕,幸亏我临走时抓了一沓手纸,否则现在我真是走投无路。我一路观察,从下飞机进入候机大厅,所有能看见的垃圾箱都被封死了,垃圾没处扔,心里暗自叫苦,我只能把擦完鼻涕的手纸装回口袋,然后摸出一张没用过的,擦完,再装回去……

  
图片

  
这次的房间最大。足有300到400平方米。门口的工作人员跟我说:“请您坐在100号,最里边的椅子上等候”,我进去一看,仍然是那种分隔式的排列法,大概有100多人坐在里头。我是100号椅子,在最边上的角落里。

  
图片

  
图片

  
这时我一看表,6点半了。想想刚才落地时我还想要提早开车出发,不禁暗自苦笑:这啥时候结束还不知道呢!

  
虽然如此,我还是给租车行打了个电话,说明我还在检测,还没出去。不过预计7点钟取车可能来不及。人家也很客气,不过话说得很明白:我们车行最晚开到8点钟,8点之前你如果来不了,那很抱歉,您就明天来取车吧。

  
我一听,慌了,我家在横滨,今天回不去,在哪里过夜?想到此,我立刻走到门口,问那两个工作人员,这里到底什么时候结束?他说大概一个小时内结束。我看看时间,一个小时结束的话,还能赶上末班车。

  
我又回到我的100号座位。这时,一个年轻的工作人员走到大家面前,大声说到:请大家看清楚护照后面的号码,我现在读到的号码,请你到隔壁房间。“ 他开始叫号码,我看了看自己的号码:0510。我听他读的号码,已经到了450多号,而且他一次喊20多个号,计算了一下,再有两批就该轮到我了。

  
图片

  
果然,他第三次进来的时候,我的号码就被喊到了。我看了看表,7点钟。心想,我总算可以回家了。我走到门口,拿了一个淡黄色的纸,上边印着QUARANTINE(隔离)的标志,上方该了一个印章,“病毒检测结果:阴性”。

  
图片

  
回头总结一下,这一系列的检查,开头是采唾液样本,然后他们后边就开始检测,我们这边就进入了一系列的设定流程,这整个流程的时间大概是两个小时,里边利用两个小时的时间,把唾液解析结果拿出来。

  
这就是整个流程。一方面他们检测了你的身体状况、一方面带领你完成了入境后的跟踪软件设定,入境者不用枯坐两小时等待而无所事事,两全其美,善哉善哉。我们小日本帝国做事情,真是赞👍。

  
拿到这个阴性证明,就证明今天的入境检查圆满结束,阴性,就是说我可以入镜了。可是我裤子兜里还有一堆擦鼻涕的纸……一路往外走,我灵机一动,到厕所处理!进了厕所一看,垃圾桶和干手机也都封起来了……于是果断把一堆手纸扔进马桶,冲掉!然后,顺手把小半卷厕纸往包里一塞,新说这下开车的路上也踏实了……

  
图片

  
我终于走出了机场海关,取了行李,来到大厅。给租车行打了电话,他们来接我。至此,一块石头才落了地。我终于回了日本。

  
◇ 今天(9月11日)

  
昨天晚上,开着租来的车回到家,一夜无话。今天早上起来去车行把车还了。

  
按照昨天机场里指导员的指示,在手机上把MySOS和接触确认APP设置完成。

  
图片

  
鼻塞和鼻涕依旧严重,有感冒的症状。

  
MySOS发来了跟踪短信:您还没有报告今天的状况,请立刻报告。

  
乖乖,这东西还真好使啊!

  
我马上打开APP,按照问题回答。

  
第二个问题是:你有没有感冒症状,包括发烧(37.5以上),咳嗽,鼻塞,鼻水,等等……

  
我今天早上吃了感冒药,鼻塞和鼻水都有,但是我自以为这是感冒症状,吃药以后可以治愈。

  
下午,手机突然响了。接通以后,没人通话,倒是直接接通了视频,视频镜头明晃晃地对着我的大脸蛋子,还有文字提示,请把你的头像和你周围的景物放在镜头里。我一看,乖乖,谁敢说日本的科技不发达,人家想做到的跟踪手段轻而易举就可以做到。什么大数据,镜头监视,手机跟踪,从技术层面来说,都不在话下啊。只是依据人权法则,在一般情况下不能使用这些手段而已。到了非用不可的时候,比如现在,必须确认你是否在自己家里隔离,没有外出,这样的监视手段,随时可以开发。

  
以上,就是我从昨天到今天入境日本的亲历。明天,我的感冒症状减轻以后,再跟大家汇报。

  
2021/9/11




 回复[1]: 可惜 黑白子 (2021-09-12 10:18:07)  
 
  看不到你回去被捅屁眼……

 回复[2]: 很多地方仍在紧急状态下(9月底),喝不了大酒(4人以下)。 采夫 (2021-09-12 12:18:27)  
 
  

 回复[3]: 热烈欢迎局长归来! 龍昇 (2021-09-13 11:52:15)  
 
  

 回复[4]: 好久不见 小草 (2021-09-13 23:50:43)  
 
  局座椅还稳吧?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旅中杂记
    疫情中返日亲历记 
    存稿 
    旅中杂记1 
    旅中杂记4 
    旅中杂记3 
    旅中杂记 2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