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刘大卫 >> 旅中杂记
字体∶
旅中杂记1

刘大卫 (发表日期:2015-11-05 14:03:52 阅读人次:3101 回复数:26)

  旅中杂记(1)

  
再论“穷鬼基因”

  
吾丁

  


  
我们河北人的食物结构中没有辣椒。北京自古以来就是河北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北京人原本也不吃辣椒。北京的代表性食物,烤鸭,涮羊肉,炸酱面,没有一样是辣的。我们小时候,大街上也没有什么餐厅,基本吃不到辣椒。说的是北方军将领当年转战至重庆,下馆子吃饭,特意嘱咐灶上不要麻辣,店家应声而去。待菜上了桌子,一大口下去,只见将军拍案而起,舌头僵直不能言语,满头大汗口吐白沫,观者无不如临大敌,以为日军又来轰炸,乃惶惶不可终日。待将军回复原状,才明白重庆餐馆仅仅一个陈年锅底,竟然有如此大的功效。辣椒对北方人的威力,可见一般。

  


  
忽如一夜春风至,现在,不但北京河北,你到了任何一个城市任何一家餐厅,菜谱里几乎都是麻辣菜一大堆,几乎到了无菜不辣的地步。水煮鱼里的鱼,麻辣鸡块里的鸡块,显然都是配角,寥寥无几,放眼望去满坑满谷都是花椒和辣椒,友人乃问道“这盘辣椒多少钱?”云云。这个现象,据我的理解,说明大家需要一点刺激,用食物的刺激抒发一下心中的郁闷。但是,刺激仅仅停留在口腹之间,其他领域里的刺激则越来越少。好像口腹与头脑是相反的,口腹满足,脑子歇菜。

  


  
所谓“敏感词汇”,即相当于食物中的辣椒,食物可以吃,词汇不能说。民主自由法治的话题,首当其冲,自然避之唯恐不及;随着人文环境越来越逼仄,久而久之,不能说的词汇越来越多,以前是被禁止,最近好像发展到了主动不说。好像不去说它,就可以逃避;不去直视,心里就得到安慰。比如“死”这个字,现在就几乎不用。甚至连“牺牲”“阵亡”“丧命”这种词,大家都好像约定俗成,一般都不用,而用“辞世”“离世”“去世”之类的表达。例如,“……这可怜的小姑娘,就在车轮下悲惨地辞世……”之类的报道。你大爷,你的中文是不是从柬埔寨学来的,用个死字你会死么。

  


  
“穷鬼基因”这个词,大概是我的发明,刺激性比辣椒略强,用来指称中国人,自然是一件犯众怒的事情。我写的东西一般都犯众怒,怒的多了,我也不以为意,破罐破摔,只是请看官保重贵体,不要弄个肺气肿悲惨地死掉才好。

  


  
发明这个词汇当初,我举了两个例子。都是网上的报道,有大量现场照片为证。一个是河南农民哄抢一个农业园区的几十亩白薯,父老乡亲们奔走相告,挈妇将雏,拿来各种容器抢白薯。衣衫虽然不再褴褛,面容虽然没有菜色,穷凶极恶的做派却仍然与难民一般模样。把人家的白薯都抢完还不算,捎带脚还把隔壁的萝卜哄抢一空。河南之地,比较敏感,唯恐以偏概全,我又补充了一个例子,说的是杭州灵隐寺腊八施粥。杭州历来是天下富庶之地,富甲天下,没想到施粥当天,成百上千的市民又是奔走相告,挈妇将雏,拿来各种容器抢粥喝。河南人拿麻袋抢白薯,杭州人举着钢种锅抢粥。摩肩接踵,拥挤不堪,如果不是民警保安勉力维持秩序,差点变成大规模踩踏事件——就为了抢一碗粥喝。

  


  
以上两个例子是两年前发生的事,进化论的信徒们说,两年过去了,我们已经向着文明又进化了两年,我们好多了。且慢,我再给你举个例子,这是前几天发生的事,也是网上的报道,有大量现场照片为证。说的是有一辆装满了苹果的大卡车在路上翻了车,顷刻间,附近的父老乡亲们奔走相告,挈妇将雏,拿来各种容器抢苹果。眼看着父老乡亲们一派欣喜,乐此不疲,拿着麻袋和钢种锅,推着小车,甚至开着拖拉机一趟一趟地抢自己的苹果,货主欲哭无泪,不断地含泪哀求大家,差不多就行了,别抢了,我花了几万块买的苹果,亏死了……,云云,众人仍不为所动,忙碌不停……

  


  
这件事发生在哪里,我就不说了。老说河南,显得我不厚道。可是我也没办法。

  


  
奥威尔在《1984》中描述了英社的思想纲领,在其《战争即和平》一章中,将一个社会中的人分为三个阶层,上等人,中等人,下等人。以上的几个例子,说明了中国的下等人具有穷鬼基因,当无异议。下面我们来论述一下中等人的穷鬼基因。

  


  
经济大发展的结果,就是中国迅速进入了汽车和洋房时代。曾几何时我们还羡慕文明国家的洋房和汽车,现如今在中国随处可见。洋房聚集之地,号称小区,各自画地为牢,高墙深院,戒备森严。其中之居民,多为高收入者甚至富豪。小区,可以看作是中等人的聚集地。我进了一个小区,发现本来双向车道的一侧,一辆接一辆停满了汽车,几乎变成单车道。大惑不解。朋友告诉我:这些富豪都是暴发户,腰包里有钱也还是穷鬼做派,马路是公共空间,免费的,停在那里还不是为了占便宜!恍然大悟。仔细观察,这小区是独立小楼或连排小楼(中国人叫别墅),每家每户门前都有至少两个停车位,可是很多家门前的车位都空着,而马路上永远是满的。可见朋友所言不虚。

  


  
后来我出差到上海到广州,从北到南,进入任何一个小区都会见到同样的情景。马路的一侧永远停满汽车,而家门口的车位却有很多空的。更有甚者,有些人把停车位改建成了仓库,车子就永远停在公共空间了。

  
这个例子说明中等人也具有穷鬼基因,当无异议。下面来说说上等人的穷鬼基因。说完了上等人也有穷鬼基因,我的论点就成立了。

  


  
其实不用我说,大家也猜到了。朝廷大员,官宦阶层的穷鬼基因,有时更令人不可思议。今天的中国人对反腐津津乐道,殊不知在朱元璋的朝代,比今天反腐反得还邪乎,还严厉。朱皇帝一声令下,“凡贪赃满60两者,一律处斩,绝不宽贷。”据说当时的一品大员年薪230两,贪污60两,数量虽然不算少,可是因此会掉脑袋,可见力度不可谓不小。君不见军委副主席贪的更多,也只是死在了301医院的豪华病房里,并没有掉脑袋么。

  


  
当时,朝廷上下人人自危,噤若寒蝉,今天脱下鞋和袜,不知明天穿不穿。早晨官员离家上朝的时候,全家老小出门哭别,待晚上平安回家来,一家人才破涕为笑,庆幸又平安地活了一天。以至于后来在官员之间流行装疯卖傻——我疯了,也不用上朝了,朱万岁,你还能把我怎么样?

  


  
到了和珅,更制造了一个神话。此君出身虽然不算贵胄,其祖上至少也是皇帝身边的下级小军官,不算穷苦出身。少年时虽有些不顺利,比起真正的下层穷苦人,他那点不顺利简直不值得一提。而且成年后大体上也算顺风顺水,官运亨通。所以在和珅来说,不存在一个“穷怕了”的背景。可是他贪污的财产,简直令人难以置信,百思不得其解:官位炙手可热,权势呼风唤雨,可他还是为自己搜刮了富可敌国的财产,你到底想干啥?这么多钱财对你到底有啥用呢?而且,在他已经拥有了数不尽的财产以后,还在大肆敛财,不知收敛。

  


  
钱财超过了一定程度,跟自己没什么关系。当你拥有了你想要的一切,还在大肆收敛钱财,这也只能用骨子里有穷鬼基因来解释了。

  


  
和珅以后的大贪官,我就不一一列举了。基本性质都差不多,到了某朝代,堂堂的军委副主席,级别与和珅不相上下,以及大批的将军们,加上省部级官员,都算朝廷大员,一个个都贪得无厌疯狂聚敛财富,其行为同样令人不可理解。也只能说骨子里有穷鬼基因。

  


  
有人总喜欢反驳说,你说的这些外国也有!都一样!即所谓的“到处一样论”。对这一点我表示谨慎的异议。据我所知,现代的文明国家,自古有对私有财产的保护,富庶之家,无论是巨商大贾,还是藩主郡王,其拥有的大量财富都是合理合法的,如果没有偷税漏税等违法行为,皇上国王也不能说什么。没见到过身居高位以后利用权力为自己大肆收敛钱财的例子。况且贵族有贵族的荣耀,并不单纯以财富的多寡来炫耀身份,很多贵族以简朴为荣,并不追求钱财。

  


  
针对以上哄抢的例子,我倒是看到视频说,一个人在一条河里钓到一条三米长的巨大鲶鱼,大概有100公斤。拉上船来,把玩了一番,拍照留念,然后就把它放回河里去了。不用说,这是个外国人。换了中国人,这条大鱼可以煮好多锅水煮鱼,给三舅二姑每家两大碗,剩下的剁开塞满冰箱,实在装不下的卖给餐厅,可以赚好几百块钱。

  


  
然后再下河去抓。

  


  
2015/9/6

  
北京

  


  




 回复[1]: 报告爷爷 自带板凳 (2015-11-05 14:05:22)  
 
  我把1贴上来了。交差。

 回复[2]:  东京博士 (2015-11-05 14:44:23)  
 
  我靠,两篇一样的标题,我估计哪个捣蛋鬼说不定还会再整一个出来。

 回复[3]:  夏雨 (2015-11-05 14:57:44)  
 
  喜笑怒骂,诙谐逗乐,文采依然。

  
此文若是镜中他人所作,无论作者哪一位,都值得赞!值得捧!

  
对吾丁来说,

  
可惜,与以往文章比,立意不新,寓义不深。

  
前三篇之中,两篇写厕所。并不是说厕所不可以写。

  
只是对吾丁的期待高,希望一个台阶一个台阶往上。

  
呵呵冒失了,请原谅。

  
敬酒

 回复[4]: 我在中国让厕所给熏坏了 自带板凳 (2015-11-05 15:37:44)  
 
  

 回复[5]:  邓星 (2015-11-05 17:19:08)  
 
  哈哈,终于出来了,都等得肺气肿了。。倒数第二段写得好。

  


  
昨天刚听说的,广电局出了通知,独立电影人的作品一律要通过审查才可以

  
投稿各电影节。违者5年之内不得再制作电影。(借楼主地盘一说不好意思)

 回复[6]: 多谢板娘鼓励 自带板凳 (2015-11-05 17:49:52)  
 
  

 回复[7]: 深刻领会“穷鬼基因”的含义 小背心 (2015-11-05 18:09:40)  
 
  支持这个论点,很有新;阐述的也很详尽,学习了。

 回复[8]:  科长 (2015-11-05 18:14:34)  
 
  板凳回去一年半

  
还好

  
文字没有退步

  
你老人家微信么?还是换了?怎么不见你在微信上活跃

 回复[9]: 谢谢小背心的鼓励 自带板凳 (2015-11-05 18:38:17)  
 
  

 回复[10]: 科长谢谢 自带板凳 (2015-11-05 18:39:01)  
 
  没退步,也没进步。原地踏步吧。也就这样了。

 回复[11]: 好不容易把1挤出来了, 龍昇 (2015-11-05 20:17:28)  
 
  我的改成二了

 回复[12]:  旅人 (2015-11-05 20:57:21)  
 
  我也表示一下谨慎的同意“水煮鱼里的鱼,麻辣鸡块里的鸡块,显然都是配角,寥寥无几,放眼望去满坑满谷都是花椒和辣椒”

 回复[13]: 不但无耻而且造谣惑众 张三 (2015-11-05 21:55:31)  
 
  迁就山寨本就大错,还无中生有说什么“刺激仅仅停留在口腹之间,其他领域里的刺激则越来越少”?脐下三寸不算口也不算腹吧,男性生殖器丝逗女性生殖器等等组词难道不是老幼皆宜雅俗共赏登堂入室?

  

 回复[14]: 龙爷爷高 自带板凳 (2015-11-06 15:54:20)  
 
  

 回复[15]: 谢旅人同意 自带板凳 (2015-11-06 16:00:14)  
 
  

 回复[16]: 基因问题 张三 (2015-11-06 20:59:25)  
 
  多年前看过一个博文,博主是参加司法还是法律访问团来着,去北欧哪个国家访问,可能是丹麦。交流得好好的,一个团员也就善意好学地一问,说你们是怎么从制度上防止腐败的。对方张口结舌答不出来,说我们没那传统。中国人民大怒,难道意思说我们有那传统?

  
欧洲有些国家民族没啥制度也没事,跟史上穷富关系似乎也不大。但亚洲就普遍很难,被洋鬼子蹂躏过,再制度完善,就好些。

 回复[17]: 基因視頻 南海浪 (2015-11-06 22:47:55)  
 
  http://s.nextmedia.com/apple/a.php?i=20151106&sec_id=15335&s=0&a=19362325 大媽兩手揈揈

  
究竟偷咗啲乜?

 回复[18]:  夏夏 (2015-11-06 23:10:24)  
 
  痛快淋漓。

 回复[19]: 好文,深受启发。 深谷 (2015-11-07 09:45:02)  
 
  的确是基因的问题。

 回复[20]:  白猫 (2015-11-07 20:44:33)  
 
  

 回复[21]:  夏夏 (2015-11-08 11:01:30)  
 
  板凳,下雨天,没事干。

  
上篇,初论“穷鬼基因”吧。

 回复[22]: 初论?没有啊 自带板凳 (2015-11-08 11:57:29)  
 
  

 回复[23]:  夏夏 (2015-11-08 14:47:07)  
 
  这不是再论吗?

  
有再就有初啊。

 回复[24]: 差不多,呵呵呵 自带板凳 (2015-11-08 16:54:15)  
 
  

 回复[25]: 不错 大汉临离 (2015-11-10 19:18:26)  
 
  鸡淫多论为宜

 回复[26]: 其实政府对重建道德怀有恐惧 夏雨 (2015-11-12 10:39:52)  
 
  重点摘要

  
因为社会道德重建会涉及到有更独立思考,更有正义感的个人和组织的出现,这是共产党不愿看到的。”

  
道德觉醒将威胁到政府的生存,可是政府也不欢迎道德沦丧,因为道德沦丧可能导致社会崩溃。

  
中国的道德有衰败的一面,也有苏醒的一面,在两者角力的过程中,没有民主法制对官员权力的制约和平衡,是道德重生的最大障碍。

  


  
正文

  
武汉市一位汪姓女青年在手铐打开一只后戴着手铐跟围观路人在一起。她被誉为学雷锋的女孩,2013年为救人助人,向执勤民警求助无果后,因用脚踢警车来宣泄愤怒而遭警察以手铐铐住(网络图片)http://www.wenxuecity.com/news/2015/11/11/4702198.html

  
华盛顿— 中国媒体惊呼“道德滑坡”,中共最高领导人习近平也提出,要建立“文明、和谐”的社会主义价值观,体现了从上至下的忧虑。是什么导致道德滑坡?道德重建的最大障碍是什么?

  
中国媒体上常见这样的报道,好心人搀扶一位跌倒的老人,而这位老人却反过来诬陷好心人,讹诈医药费。后果之一是,很多人见死不敢救。人们因此发出这样一种无奈:“是老人变坏了,还是坏人变老了?”

  
这些老人或许是在文化大革命中长大的一代人,他们身上折射出文革对人性的扭曲。半个世纪以来,中国发生了一系列人为的动荡,文化大革命葬送了一代人的教育;血腥镇压天安门学生运动扼杀了民主进程;改革开放创造了经济奇迹之后,金钱至上,政府官员利用权势巧取豪夺,钱权交易,这一切使中国社会陷入了道德困境。

  
为了扭转这种局面,中国官方媒体重新开始进行“大灾面前有大爱”式的正面宣传,即官方所谓的“正确舆论导向”,当局甚至祭出了半个世纪之前的雷锋,此举被许多人视为滑稽透顶的玩笑。

  
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何怀宏在布鲁金斯学会主办的一次研讨会上说,中国社会的道德标准已经降低到了最基本的行为规范,也就是“底线伦理”,或“良心论”,只要求人们遵守法律和最基本社会规则,以防导致社会崩溃的事情发生。

  
他说:“目前的反腐败也可以说是对底线伦理的践行,主要是要求官员。中共领导人多次谈到,如果不大力反腐败,就可能亡党亡国。”

  
除了官员腐败,救死扶伤的医院、教书育人的学校,也只顾捞钱、见死不救、拒学门外。假药、假烟酒和其他各种假货充斥市场,假合同、假学历、假新闻、虚报数字的假政绩满天飞,足以反映整个社会堕落之深。

  
不过,美国克莱蒙特·麦肯纳学院的裴敏新博士认为,并不能说中国社会道德溃败,他说,中国民众的道德正在觉醒。

  
他说:“中国社会有很好的一面,比如有越来越多的人参加公益活动,而且你给中国人民一个选择,他们选择都是对的。”

  
他说,即使在政府的高压下,中国的宗教团体,尤其基督教会仍在快速发展,维权律师也越来越多,捐款人数和金额大增,这些都是道德觉醒的体现。据调查,2012年的捐款总数超过130亿元,大约占中国DGP的0.2%。虽然比不上美国每年捐款总数占GDP的1%到2%,可是和改革开放前的零相比,这是一个巨大的飞跃。

  
专家指出,中国道德新生的关键是改变政治制度,政治干预建设不足,破坏有余。

  
何怀宏说:“道德改善要从几个方面着手,一是政治制度的改善,再一个是民间的力量能够起来,社会上能够出现各种组织、社团、舆论,然后推动道德自发的改善,而不是通过政治权力的干预和管制来解决。”

  
专家指出,中国政府其实对重建道德怀有恐惧。

  
裴敏新说:“政府对社会道德重建实际上有很大的怀疑,甚至是恐惧,因为社会道德重建会涉及到有更独立思考,更有正义感的个人和组织的出现,这是共产党不愿看到的。”

  
他说,道德觉醒将威胁到政府的生存,可是政府也不欢迎道德沦丧,因为道德沦丧可能导致社会崩溃。

  
专家说,中国的道德有衰败的一面,也有苏醒的一面,在两者角力的过程中,没有民主法制对官员权力的制约和平衡,是道德重生的最大障碍。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旅中杂记
    万里归家逃难记 
    疫情中返日亲历记 
    存稿 
    旅中杂记1 
    旅中杂记4 
    旅中杂记3 
    旅中杂记 2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