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刘大卫 >> 旅中杂记
字体∶
旅中杂记3

刘大卫 (发表日期:2015-10-22 18:01:23 阅读人次:2779 回复数:26)

  旅中杂记3

  
吾丁

  


  
闲来无事,上坟烧纸。

  
我们老家讲究烧纸的时间,不能随便烧。要等那边的政府放风,大家能自由出行时,你这边烧纸,那边才能收到。平时他们都被控制,出不来,你烧了他们也收不到。所以烧纸并不是随时都烧的,就是这个道理。阴历7月十五鬼节,就是一个烧纸的时节。我回老家,问侄子:给你奶奶和太奶奶烧纸了没?说纸已经买好了,今天晚上烧。我说一起去烧。入夜,酒足饭饱,又花55块钱买了几百万兆的钱,来到大马路口,排队。

  
上次我从长途汽车站步行回家,路过大马路口,看到路口四个角落各放着一只巨大的绿色铁箱子,形状上大下小,倒梯形,还印着一行标语,好像是文明烧纸保持清洁之类。才明白老家的文明程度有所进步么,烧纸不会纸灰四处乱飞了么。

  
一般来说,烧纸分为两派。在自家坟头烧,相当于送钱上门,这是古典派烧纸。附近没有坟的,就找个大的十字路口烧,等于通过邮局汇钱,属于现代派。老娘身为东北人家的媳妇,魂归关外,山长水远,时间紧迫,就通过邮局汇钱。所以第一张纸是烧给邮差的,先得交邮费:邮差哥哥,麻烦您跑个远道,给送到关外,辛苦了啊。

  
这是我小时候妈妈教给我的。那天夜里她让我去给她那死鬼公公,就是我的爷爷烧纸,先嘱咐我,你爷爷在东北呢,要先给邮差烧点钱,要不人家不给你送。我爷爷是个神秘人物,除了我爹,我们全家谁也没见过他。我爹也只是跟他生活到了小学毕业而已,然后他就被我党正义地逮捕,在经过了正义的审判以后,被正义地送到了黑龙江北安农场,受到了正义地劳改,然后不正义地死去。1971年的某个下午,我六岁了,突然看到我爹在家里哭,心说我爹顶天立地,怎么也会哭?妈小声地告诉我劳改农场来信说爷爷死了。我才知道,不光隔壁王东升有爷爷,我也有。

  
侄子负责烧纸,我就趴在马路牙子上以头抢地,给老娘和奶奶磕头,一边磕头一边念念有词。所念者如下。

  
妈呀,你知道我多想你么!想你想得我都想找个门钻过去看看你。去年我回到中国,这么长时间我也没给你烧纸,所以生意做得一直不顺利,买股票也不赚钱。今天我给你多烧点,把你们那边所有人的费用都烧过去。这么多钱,您就抡圆了花吧,花不完就捐给那边的希望小学,或者捐给柬埔寨的儿童,别捐给红十字会就行。您买一大块地,盖两幢大房子,住一幢,租一幢;雇两个菲佣,用一个,骂一个;买两台车,开一辆,修一辆。给我奶奶买两件皮袄,让她都穿上。

  
钱太多,烧了足足有一刻钟才烧完。心里踏实了,心说这下够她们花一阵子的了。心满意足地回到酒店,打开手机一开,股票涨了。

  
闲来无事,想起了王小波。给小波上坟去。这是个长久以来的愿望。查了查,小波的墓地离我的住处可真不近。单程要两个多小时。起来抽了5根烟,沐浴更衣,擦头油,戴墨镜,穿袜子,动身。

  
有人问我小波的墓地在哪里,那你要看仔细。坐地铁到回龙观,这时候你的肚子就该饿了,找个干净一些的连锁店吃碗馄饨加一盘生煎馒头,净手。到隔壁的烟酒店买一瓶二锅头,小气鬼买瓶小二,我买了一大瓶,揣在裤子兜里,就去找887路公交车。再坐将近一个小时,到阳坊。这就到了昌平郊外。

  
公交站附近一定有黑车,你就找开黑车的师傅,碰巧了他就知道王小波的墓地,如果他说识听唔识讲,你就说到佛山墓园第一区的新8区。一定要说清楚是第一区。因为第一区和第二区相差8万多英里。单程给他20块,此处不可讲价钱。一路上你会发现道路修得很整齐,司机会告诉你这附近就是阅兵村,以后就是常设机构,马上要按照实际比例修建天安门城楼和金水桥,专门为阅兵排练用。习大大任内还有两次大阅兵,建国70周年和建党100周年,恐怕还得花上2000个亿。说话间佛山墓园第一区就到了。车子进了大门8米处马上停车,靠右边就是新8区。进去以后墓碑林立,我不知道小波住哪里,就开始四处找,一边找一边念念有词:左邻右舍们,大家安啦,不好意思打扰大家了,我找找小波住在哪儿。我十分注意不能碰到别人家的墓,脚步一定要停在空地上。一来讲究不打扰别人,二来,这里比活人住的可贵多了,才几个平方米就要30万,随便踩一脚都是上万的价钱,可不是闹着玩的。

  
找了一大圈楞没找着。连司机都被我惹得来了兴致,非要找找这个北京老乡。还是门卫小伙子明白,王小波?你一直往上走,走到顶就看到了!

  
这才发现,墓碑之间曲曲弯弯有条小路,拾级而上,猛抬头,一块巨大的褐色岩石横空出世,俯视众生,岩石上刻“王小波之墓,1952-1997”,好一座优雅别致气势雄浑的墓。走到墓前,见一位小伙子站在那里,一问才知道是上海来参加北马的,今天来看看小波。仔细观察,能发现巨石中间被割开了一个方形的洞,四周有密封的痕迹,有紫色的花挂在那个小洞四周。那里面就是小波安眠之处。平台上有几瓶小二,还有几束已经枯萎的菊花,可以知道这里偶尔会有人来凭吊。难怪连门卫都知道。我想,这个墓区里被纪念最多的,可能就是小波了。我拿出酒瓶子,打开,洒了一些在墓前,剩下的放在一边,合掌,说到:小波,谢谢你!虽然你过早地离开了这个混蛋世界,但是你的作品永远是我们最好的精神食粮,你用中文写的作品,让我们知道什么叫有趣的文字,读你的书才知道什么叫有趣的思维。谢谢你!你不寂寞,我们永远都怀念你。

  
回到家,天色已晚,心里踏实。

  
有人问了,你那天的股票涨了没有?你这问题多庸俗。你难道不知道我给我妈烧纸那天已经把股票卖了吗。

  
2015/10/18

  


  


  


  


  




 回复[1]:  夏夏 (2015-10-22 19:37:03)  
 
  又坐板凳的沙发。。。。。。

  
这篇有点沉重,带着嬉皮。

 回复[2]:  邓星 (2015-10-22 19:49:35)  
 
  板凳。很好看,有点卓别林式。

  
我从来没有烧过纸钱。

 回复[3]: 谢谢 自带板凳 (2015-10-22 20:17:39)  
 
  

 回复[4]: 板娘 自带板凳 (2015-10-22 20:19:59)  
 
  我给先人烧纸,过年给长辈磕头。

 回复[5]: 台湾行色没(2),旅中杂记没1: 龍昇 (2015-10-22 20:35:28)  
 
  还不补上!

 回复[6]:  科长 (2015-10-22 21:11:06)  
 
  你难道真的不回去了

 回复[7]: 给龙爷请安 自带板凳 (2015-10-22 21:25:38)  
 
  1是有的,过两天补

 回复[8]: 会回去的 自带板凳 (2015-10-22 21:27:49)  
 
  放假什么的

 回复[9]:  东京博士 (2015-10-22 21:34:04)  
 
  去年的一个真实的笑话。

  
做料理,我常用烤箱。我姐来日探亲期间,某日,买了很多新鲜的海产品,我准备做一道拿手的奶油烤海鲜,得先在烤箱内铺上一张アルミホイル,这么说我姐当然听不懂日语,也不懂英语,我一时也想不起来中文该怎么说,便顺口说,就是那厨房抽屉里的锡箔,结果吓得我姐不敢开抽屉了,那天的海鲜大烤也吃得没了胃口。

 回复[10]:  自带板凳 (2015-10-22 21:39:58)  
 
  

  
让你姐姐去墓园里跑来跑去找王小波的墓,还不得把她吓死啊?

 回复[11]:  东京博士 (2015-10-22 21:57:09)  
 
  没错,肯定不敢。我带她去爬山,她屡次三番要我走在她后边(她嫌背后凉),可我步子快,走着走着就走前面去了。。。。

 回复[12]: 啃素鸡大作啊。 吴卫建 (2015-10-22 22:05:05)  
 
  在台湾也有烧纸钱的风俗,不少人家常在自家门口放个铁桶烧,不是这算古典派还是现代派,呵呵。

 回复[13]:  采夫 (2015-10-22 22:40:07)  
 
  阿拉现在回国,基本都是回去上坟烧纸、、、

 回复[14]: 是不是就上海人没老家 张三 (2015-10-22 23:02:41)  
 
  无论在天南海北,都没把回上海叫回老家的。没这个说法,也没同义词。

 回复[15]: 员外,那属于现代派 自带板凳 (2015-10-23 00:27:21)  
 
  

 回复[16]: 上海人怎么会没老家呢 自带板凳 (2015-10-23 00:29:50)  
 
  老家宁波的最多,江南一带老家的也很多啊。比如版主,就是江南的嘛

 回复[17]: 过几天我就要回老家去了 科长 (2015-10-23 09:12:47)  
 
  

  
板凳什么时候走啊,你的微信账号改了没有?怎么从来不见你说话

 回复[18]: 1 8020 (2015-10-23 10:14:15)  
 
  盼着看 杂记1

  
现代派烧纸,还是第一次听说

 回复[19]: 呵呵呵 自带板凳 (2015-10-23 10:21:02)  
 
  我的文字是有创造性的

 回复[20]: 佛山目的第一區 南海浪 (2015-10-23 11:10:35)  
 
  佛山,番禺……那邊的墓地比樓房還貴,

  
不能死的,聽到後真係「識聽唔識講」了

  
收購農田就便宜啦,幾萬文一畆。

 回复[21]: 这是北京郊区的 自带板凳 (2015-10-23 11:13:54)  
 
  不是广东佛山

 回复[22]: 有一服務,聽了不能平靜 南海浪 (2015-10-23 11:59:56)  
 
  最近聽說北方有一「服務」,聽後悚然。

  
生前跟當地政府訂合約,歸天後把詩體交出去,家人就不用繳火藏費(聽說幾萬)。但別說目的,連灰也沒有了。

  
不知是否國內「現代派」。

  

 回复[23]: 没听说过。 自带板凳 (2015-10-23 12:16:15)  
 
  但是,根据我的体验,今天的中国社会,什么稀奇古怪违背常理的事都有,所以这样的事情很可能存在。

  

 回复[24]:  南海浪 (2015-10-23 12:19:13)  
 
  東北某地。那樣的話更應該現代燒紙了。

  

 回复[25]:  小小鸟儿 (2015-10-23 18:00:19)  
 
  我也到处找1找不到,原来是还没写

 回复[26]: 科长是冒充上海人的巴子 张三 (2015-10-23 18:34:58)  
 
  

  
原来不止我一个人找过1

  
见过哪里烧纸的新闻图片,像一大帮无产阶级革命家在放火。

  
上海好像定期举办海葬来着,当然那也得先有骨灰。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旅中杂记
    万里归家逃难记 
    疫情中返日亲历记 
    存稿 
    旅中杂记1 
    旅中杂记4 
    旅中杂记3 
    旅中杂记 2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