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刘大卫 >> 半窗斋
字体∶
技术的关键不是技术

刘大卫 (发表日期:2007-06-07 23:01:44 阅读人次:2442 回复数:22)

  工作关系,我偶尔会碰到中国的客户。初次见面的时候,往往可以听到这样的寒暄:“噢!您在日本的生产厂家?那太好了,有什么好技术,拿到国内来,我们都欢迎啊!”

  
他不一定提到“你们的产品”,他一定提到“技术”这两个字。换句话说,他欢迎“技术”,而对“产品”不一定感兴趣。

  
也难怪,一般人都会认为,你有那么好的产品,肯定是因为你首先拥有好的技术,若没有好的技术,你怎么会有那么好的产品呢!

  
从这个思维逻辑推广开去,现在中国的经济发展所遵循的“市场换技术”就很容易理解了:我拥有庞大的市场,无限的商机,打算以此为条件,换取你的技术,Deal?

  
然而Deal却不是那么容易的,因为其中有一些误解。

  
技术这个东西,是一种长远的承传。我以前写过一篇文章提到日本的普罗,普罗就是专家,就是在某一个特定的领域里掌握著事物本质的人。我个人认为,掌握了本质是成为专家的绝对前提。器物制造方面的技术,就是在掌握了器物本质的基础上,长久地由著至微、经表及里的探究过程;更重要的是,技术还必须是一个代代相传、不断积累的整体工程。两者缺一不可,后者更加重要。日本的顶尖级人才,一般都在一流公司里任职,他们都是一些看上去毫不起眼的人。他们不出现在什么光鲜的场所,不发表什么豪言大论。他们在自己的椅子上坐著,一天坐10个小时左右,坐个几十年,然后拿一笔退休金,回家养老。他们的身后,刚刚走出校门的年轻人又开始坐在那里了。一代传一代,他们的技术就在他们渐渐破旧的桌椅边上兴起并传递。诡秘的是,你什么也看不见,然而就在你看不见的当口,技术就传递下去了。当今的中国,这两者都不存在。首先他们没有一群人踏踏实实地钻研,第二他们的传承过程是残缺不全的。

  
有些人很著急,总想一夜之间赶上别人,于是追著别人要技术,而且动辄要“核心技术”,你不给,我就发牢骚:你曾经是我的学生我是你的先生,你侵略过我,你偷过我们国家的白薯,你忘恩负义,你不是东西,你娘娘腔,你罗圈腿……都来了。

  
必须承认,技术是一种财富。财富是不愿意轻易地送给别人的,人同此心。对于企业来说,花费大量的财力物力培养那么多技术人员,他们的成果是企业赖以生存下去的依靠。长年累月积累下来的看家本领,转手就送给别人,那也太不近情理了一些。不过话说回来,日本的国内市场日趋饱和,而中国的市场确实巨大,面对如此的诱惑,很多企业出于无奈,也必须拿出一些技术来作为进入中国市场的入门券。然而到此为止。核心技术是不能出让的。宁可谈不成,也不能做出这最后的让步。

  
不愿意转让技术的一个重要的原因是:盗版。

  
在盗版方面,中国人有著令人赞叹的天赋。新技术一旦进入中国,第二天就会出现仿造品。技术专利的利益,会在一夜间荡然无存。

  
另一方面,中国人的另一个天赋是:把技术用到反技术的方面去。举例来说,在所有的电脑技术中,中国人有一项技术是绝对的世界第一,那就是在网络上控制言论的传播。据说这项技术非常卓越,因为中国的技术工作者们对于汉字的理解最透彻,如何在中文世界控制言论的传播,在他们操作起来,属于得心应手驾轻就熟。于是,在一个本来应该得到更多资讯的网络世界,中国人往往得不到在其他国家可以自由查阅的信息。就是说,电脑技术,在中国恰恰发展到反技术的方面去了。

  
这样我们就看到了问题的实质:问题并不在于我有了技术故意不给你。问题恰恰在于:就算我把“我的”技术给了你,“你”又能怎么样?

  
有时候,我会想起自己中学时代的学习状况。我的脑子跟数学不共戴天,学不会,就很著急,经常向那些数学好的同学讨教。然而讨教一次,问题得以解决,下一次还是不会。我总不能让人家替我考试,或者把别人的成绩拿来冒充。这样想的时候,我就明白了,技术也是这样,这是一种类似秉赋的东西,即日语所说“附在身上”的东西。

  
这种东西在哪儿呢?

  
我觉得,技术就存在于那些坐在椅子上的人身上。看不见,附在身上。

  
中国人要技术干什么呢?是因为希望藉此能生产好的产品;然而有了技术并不能保证你的产品质量,说到底,使用技术的还是人。能够发明技术的人,同时也是能够制造优秀产品的人。反过来说,如果你没有能力发明技术,就算把别人的技术给了你,你仍然造不出好产品。坦率地讲,跟日本人相比,中国人在技术方面,并不存在什么不可逾越的鸿沟,但是其产品质量,却一直是一壶煮不开的温吞水——能喝,但是味道永远差那么一点点。

  
为什么呢?因为,技术的关键不是技术。

  




 回复[1]:  待于泥 (2007-06-08 09:15:05)  
 
  刘桑这篇文章写的好,赞一个!

  
强烈建议将此文稍加修改后投给中国科技界报刊,人民日报也行。

  
形象地揭露了当今中国社会的浮躁和急于求成,尽管还不那么精确和全面。

  
在国内看过一个厂,产品包装,口感都很棒,但就是生产过程没法睁眼,看在厂方对我们恭敬有加的份上,我对负责人说,你的东西不错,但能不能把卫生状况改善一下,至少叫接触产品的工人都戴上帽子口罩和手套,那人很真诚的看着我说,我们也非常希望能做的更符合国际标准,但我们资金不足啊,假如能有人给我们投资,我们马上上新设备,新厂房,争取产品出口。。。。。。

  
我无语,厂方招待的饭局,给十几个工人买些卫生隔离服装绰绰有余,我懒的跟他再讲最基本的常识,只是在走的时候,有意忘掉了厂方赠送的一大包礼品。

  
套用刘桑一句话,“卫生的关键不是卫生啊”

 回复[2]: 哈哈哈 陈某 (2007-06-08 09:26:44)  
 
  >>>强烈建议将此文稍加修改后投给中国科技界报刊,人民日报也行。

  
卖假文凭的,怎么能和卖大白菜的挤在一个摊位上?

 回复[3]: 哎哟 我是局长 (2007-06-08 09:31:08)  
 
  多谢谬赞。请多指正。

  

 回复[4]:  我是局长 (2007-06-08 09:34:16)  
 
  卖假文凭的,只能和卖大白菜的挤在一个摊位上!

  

 回复[5]: 这篇的确写的好 龍昇 (2007-06-08 09:48:37)  
 
  请教一词:Deal是什么意思?

  

 回复[6]: 双方谈得妥 我是局长 (2007-06-08 09:59:15)  
 
  就可以deal(成交),否则不能deal.

  
问题是,我是卖产品的,我不卖技术,所以老是deal不了。

 回复[7]:  二子 (2007-06-08 10:03:44)  
 
  中国在技术上已经不再落后日本很多了。

  
同样的产品做不过日本,主要是管理和生产者的工作态度的区别。这点比技术落后要难以追赶得多。

  
至于说的日本的技术人员,必须承认这个国家有一些精英,但是技术人员的平均水平实在比很多人想像得还要差劲。

  
日本强就强在他的封建式企业管理和工作人员无比认真的工作态度上。但是21世纪他还希望靠这点来维持他技术大国的地位真的不行。日本政府如果还意识不到他们在教育和人才引进方面的落后,这个国家不出30年,就要彻底被世界甩下去。

  
------------------------

  
“区别在于,他们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没有“主体思想”来骚扰;上网想查什么都能查得到,没有所谓“敏感词汇”来干扰他们对于资讯的查阅。”

  
至于这句话,呵呵。我只能说你不是搞科技的,根本不了解科技人员的世界是怎样的。

 回复[8]: 技术的关键不是技术 我是局长 (2007-06-08 10:16:15)  
 
  这句话的意思就是说:技术方面的差距不是根本性的,根本性的差距在于人。

  
日本人从古至今都是这样的人,很笨;

  
中国人从古至今都是那样的人,很聪明。

  
但是他们制造的产品永远不一样。

  
----“中国在技术上已经不再落后日本很多了”

  
对这句话我不能反对,甚至说“中国在技术方面从来没有落后于日本过”,这句话也没有错。

  


  
但是产品的差异到现在仍然存在,而且还将长久地存在下去。

  


  
原因在于:技术的关键不是技术。

  

 回复[9]:  待于泥 (2007-06-08 10:20:32)  
 
  “区别在于,他们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没有“主体思想”来骚扰;上网想查什么都能查得到,没有所谓“敏感词汇”来干扰他们对于资讯的查阅。””

  
我所说的不太精确就是指的这句话,建议删除。哈哈。

  

 回复[10]: 谢谢 刘大卫 (2007-06-08 10:36:17)  
 
  谢谢指教。

  
那句话确实有些词不达意。已经修改。请继续指教。

  

 回复[11]: 技术的关键不在技术;卫生的关键不在卫生 毛毛虫 (2007-06-08 12:48:39)  
 
  

 回复[12]: 好文啊! 小草 (2007-06-08 16:02:50)  
 
  --技术的关键不是技术--

  
比哲学家还哲学。

  
送盒蛋糕,贿赂贿赂。

 回复[13]: 好 我是局长 (2007-06-08 16:14:34)  
 
  可以考虑给小炒儿弄个科长当当。

  

 回复[14]: 这个就是传说中的卖官? 陈某 (2007-06-08 16:19:56)  
 
   局长在暗示,一盒蛋糕少了一些……

 回复[15]: 差不多啦…… 我是局长 (2007-06-08 16:31:52)  
 
  看把你给急的。

  
自己看着办。

 回复[16]:  蛇 (2007-06-08 21:20:24)  
 
  看了这篇文章才发现,原来这个局长还是蛮适任的嘛~~~

 回复[17]:  东京博士 (2007-06-10 14:15:02)  
 
  嗯,比国内的局长多了点货色,主要是有3把枪,比双枪老太婆多了一把。

 回复[18]:  贫下中农 (2007-06-10 17:43:25)  
 
  这个局长还是蛮可爱的嘛!

  
但是还要替贫下中农多想着点!

 回复[19]: 深邃! 老唤 (2007-09-11 12:05:52)  
 
  

 回复[20]: 唤哥,您好啊! 我是局长 (2007-09-11 13:02:35)  
 
  定了日子,我再叫您去喝酒。老地方,如何?

  
我叫她给你再切一盘酱牛肉!

  

 回复[21]: 重温大作,感触良深。 自带板凳 (2011-07-24 10:00:13)  
 
  

 回复[22]:  待于泥《 (2011-07-24 17:24:32)  
 
  刘局还有如此虚怀若谷的时候,恩,怀念一下。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半窗斋
    随感:夜晚的涩谷车站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累乎(1) 
    论世界上赚钱最快的职业 
    兜了一圈,回到六四 
    墨尔本印象 
    大家都来试一试! 
    夺回中岛! 
    五台电风扇 
    不要問我從哪里來 
    中国人最终输给自己 
    谢谢,你们自己留着用吧 
    随感一则 
    震中杂记 
    日本大地震亲历记 
    再谈诺贝尔奖 
    漫话“水货” 
    饺子/馄饨/水饺 
    漫谈中国的大学 
    富士五湖之河口湖三日之旅 
    汽车制造及其他的闲话 
    关于我滚被并购 
    当发自肺腑的傻成为社会主流 
    感谢谁,招谁惹谁? 
    伶人乎,将军乎 
    莫被词汇敏感了去 
    再谈老美欺负丰田 
    丰田,又摸了美国人的屁股 
    丰田就是丰田 
    论坏毛病 
    论我姥姥和老女人之美 
    苦难的思索 
    论有些东西无需科学证明 
    论移民与难民/补遗 
    论移民与难民 
    论对聪明人的喜爱和对蠢奴才的厌恶 
    在东京看神韵艺术团演出 
    补遗:关于今天的毛崇拜 
    再谈关于毛泽东崇拜热 
    从“不轨行为”漫谈话语系统 
    自由是个好东西 
    为学问而学问者 
    秋天的心情 
    再谈年代与教育 
    聆听并快乐着 
    几个要点。 
    关于屁股指挥脑袋 
    中国的盛宴 
    假如有一扇门 
    赏花之快 
    元旦回国散记(3) 
    深圳行感(2) 我摸到了三战的腰 
    为流行音乐正名 
    元旦回国散记(2):一路走来一路歌 
    脚踏实地不断努力的冯小刚 
    维也纳的味道 
     元旦回国散记(1) 
     工欲善其事考 
    穷人的口味 
     伟大的赞美 
    台北三日 
    辞职的启示 
    技术的关键不是技术 
    在这个日子思考国耻 
    半窗斋夜话(15) 
    音乐厅的精神给养 
    转成什么型? 
    我的手风琴情结 
    猪,年快乐! 
    我们的回答 
    关于鸡巴的闲言碎语 
    缺德与犯法 
    远方来货 
    外面的世界 精彩与无奈 
    深夜的苏芮 
    你坑死我我骗死你 
    阳春面/月饼/梨 
    艺术生命的长度 
    俄罗斯的味道 
    说什么话,唱什么歌 
    想起了地道战 
    读书人的朋友 
    艺术之虐 
    简陋的中国 
    知识分子/革命家/思想家 
    时代精神的误区 
    称谓趣谈 
    浅谈京剧和歌剧 
    深圳行感(3):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枯 
    深圳行感(2):其实你不懂我的心 
    深圳行感(1):朋友来了有好酒 
    古往今来方士多 
    我的后代变成啥——进化论反思之二 
    我的后代变成啥?——进化论反思之一 
    乌鸦的逻辑 
    關於價值判斷 
    象北大的教授那样无耻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