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刘大卫 >> 伸脚轩
字体∶
小凑铁道的风景

刘大卫 (发表日期:2006-08-02 22:41:42 阅读人次:2636 回复数:8)

  

  
东京是喧哗的,忙碌的。东京的人向往宁静的生活。所以,黄金周和年底的长假,无论飞机票多么贵,大家都要赶着离开东京,到乡下或者国外去度假。度假,对许多东京人来说,就是去享受一下难得的宁静。

  
其实,稍微离开东京,就有宁静的去处。东京临近的千叶县,就有许多宁静的风景。我乘小凑铁道领略过。

  
小凑铁道北起千叶县内房线的五井,蜿蜒纵贯千叶县东南部,最后一段又改称夷隅铁道,终点归于外房线的大原。

  
我一到日本就住在千叶县,一口气住了八年没挪窝,该算是个合格的千叶县民了。搭乘小凑铁道以前,内房只到过苏我,外房到过九十九里滨,千叶县的中心部仍然很陌生。要不是车行的伙计热情指点,恐怕也不会享受这段意外的惊喜。我提到了车行,那是我在一个偶然的机会发现的一个卖二手车的地方,汽车的诱惑和弯弯曲曲的小凑铁道加在一起,驱使我在那个6年前的秋天的下午出发了。

  
车过苏我,气氛陡然沉静了许多。天也仿佛高了许多。天气不冷不热,无风无雨,只有太阳乐呵呵地抚摸着人们。心里暖洋洋。五井车站窗口的检票员是个会脸红的小伙子,略带羞涩地告诉我小凑铁道在四号站台。我拾级而下,感觉好像回到了30年前。一个小小的木板上,用毛笔写着站名和发车时间,完全不同于东京车站闪烁的电子招牌。搭车的人们陆陆续续地走过来,有人悠闲的慢慢踱着,有人扛着巨大的行李,默默地等待着下一班车。要不是那群叽叽喳喳的高中女生在那里无所顾忌地嬉笑,你可能想象不到这是现代的日本。小凑铁道的火车只有一节,深红色的,形状像个放大了的法国面包。从站台跨入车厢需要上一层台阶。这一层台阶让我小时候乘公共汽车的情景,那时候总要妈妈拉我一把,才能上车,那温暖的感觉至今留在心头。

  
列车启动了。轰隆隆的声音伴随着轻微的震动,让我猛然醒悟到这真是火车——它是烧柴油的。打量一下车厢内部,沿着车窗有两排座椅,空余处也有些许不那么起眼的广告——忙碌的东京人似乎不愿意把那些时髦的广告做到这里来。老婆婆上了车,居然很快碰到熟识的街坊,并亲热地拉起了家常,也提醒着你,车子正在迅速地远离那快乐悲伤都很容易忘记的大都市。

  
乘务员也是一位会脸红的小伙子,忙着报站名,开闭车门。你可以看到沿线偶尔出现的无人菜摊,就在田边一侧,摆一个石桌,上面放着刚刚采摘下来的菜蔬,茄子菠菜青椒之类,按大致的分量分成捆或小堆,100日元一份。旁边有一个放钱的小盒子,无人看管,自己拿了菜蔬,把钱放在小盒子里便可。你也可以亲眼见到“无人车站”,无人的意思是说没有站务员,乘客可以自由出入。小一点的无人车站什么设备也没有,稍微大一点的有一间小木屋和两张长椅。每到一站,胖胖的乘务员自己先跳下车去,给下车的乘客检票,然后回到车里,再给刚上车的人补票。他不太说话,只是在车厢内巡视一圈,笑眯眯地补了票就回到车尾,象个秋收的农人一样清点一下收获。一点也不象小田急线上那些凶神恶煞般的乘务员,查起票来就像鬼子进了村。

  
从地理上说,千叶县有两个特点。一是与邻县都以河为界,二是境内没有高山,是日本地势最平坦的一个县。火车在这平坦的原野上开过去,就像在行走在一幅徐徐展开的水墨画上。田间的景色大致与长江三角洲相仿,只是偶尔可以看到田间里会出现一个车库,里面停放着一部威武的丰田的陆地巡洋舰,让人猛然感到这是一个高度发达的工业化国家。初秋时节,农人并不在田间忙碌,连南瓜都趁机张牙舞爪地疯长。领头的南瓜足有一个脸盆那么大,率领着众弟兄,冲着铁道爬过来。

  
我一动不动地贴在车窗上眺望着这难得一见的田间景色,心中充满快乐。一只白色的水鸟淡淡地看了我一眼,然后又若无其事地低头觅食去了。车过一座桥,清澈的河水缓缓地流过河底,暖暖的太阳把我和火车一起投向河里。河床很宽,两侧都用水泥或石头修砌的坚固而整齐。我想,长江的两岸如果有这样的堤防,也就不会有那么大的洪涝了吧。

  
车行的伙计又是一个会脸红的小伙子。心情好,人也好,车子也很好,我当场就定下了车子。两个星期以后,我去取车子,重温了一次小凑铁道的滋味。大南瓜终于被收走了,白色的水鸟转移到了铁道的另一侧,又看了我一眼,依旧低头觅食。

  
忙碌的日本人喜欢一日之旅,我的小凑铁道之旅真想向他们推荐一番。精神放松,时光倒流,更重要的是还能见到会脸红的年轻人。在当今的世界里,这可真是不可多得的景色。

  
1999.1.初稿

  
2005.5.10.修改稿

  




 回复[1]: 长江的两岸如果有 蓝方 (2006-08-02 23:15:38)  
 
  大卫先生:

  
游乐之中,仍然没有忘记故国--“长江的两岸如果有这样的堤防,也就不会有那么大的洪涝了吧。”

  
在日本,看到很多东西,都可能自然而然地想到这方面去。

  
纵使不谈拳拳爱国心,亦能看出一片故土情。

 回复[2]: 不错啊 游人 (2006-08-04 22:00:33)  
 
  在东京附近就可以有这份宁静。

 回复[3]:  taya (2006-12-15 18:42:21)  
 
  那个小凑,是不是读成KOMINATO啊?

 回复[4]: 是的。 刘大卫 (2006-12-19 15:00:16)  
 
  那个字应该是三点水。塔雅,你还会脸红吗?

 回复[5]:  小橘灯 (2007-01-25 20:57:23)  
 
  小湊有什么好旅馆?温泉怎么样?

 回复[6]:  taya (2007-01-25 21:11:17)  
 
  明知道我打的中文汉字。。。脸红什么啊,又没喝酒。。。哼

 回复[7]: 我也是打汉字的 刘大卫 (2007-01-25 22:37:21)  
 
  也没有那个字,所以我脸红了。

 回复[8]: 可以上网查一下 刘大卫 (2007-01-25 22:43:43)  
 
  小凑周围的温泉不太清楚。我对这些东西不熟悉。

  
房总走一圈也别有风味。看看太平洋。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伸脚轩
    我要当专家 
    盼星星盼月亮,盼着斯诺登快入党 
    日本队出线之后 
     那些人到底在哪里? 
     小小的幸福 
    梦/结/红 
    中国人的幽默和禁忌 
    论中国人心灵深处的贫穷基因 
    一场无耻的闹剧,两个悲惨的烂人 
    从中国人的面子说高铁和航母 
    修改稿:中国人到底如何丢掉了钓鱼岛 
    论钓鱼岛是我党的救命稻草 
    从“建国以来”说开去 
    把耶鲁女孩剁了试试看 
    论阉割之种种 
    骆家辉就是那匹不幸的马 
    静止的美与流动的美 
    最后的海军上将:井上成美 
    石原的辣椒水及其他 
    吾丁的看法 
    铁娘子伴我度周末 
    什么冷战热战,都是利益之战 
     什么样的人做什么样的事儿 
    满州铁路与“亚细亚号” 
    幸福时速90公里 
    中国会是下一个利比亚吗? 
    把大桥崩塌了 
    日本对中国高速铁路发展的技术援助与交流的一些背景资料 
    茶趣杂谈 
    谈谈历史的重演 
    如今的记者和编辑…… 
    制止爆炸,拯救越南 
    三峡大坝到底如何防洪? 
    我的名字,别人的名字 
    三峡本无事 
    我不再主张炸掉三峡大坝 
    狗日的好人们(修改稿) 
    一条大河波浪宽 
    论中国人逻辑思维能力之低下 
    日本的头脑:石原莞尔 
    波澜壮阔的一生:乃木希典大将 
    思维的乐趣 
    论黑帮及类似组织的一般特征 
    关于民主:一段虚拟的对话 
    民主是命,经济是运 
    论名牌货 
    论朝鲜人对进化论的偏信 
    论要俗一点 
    吃茶/坏匣子/别墅 
    日本警察:和蔼背后的强硬 
    双城记之一:乡下人与外地人 
    年代纵视 
    关于西藏:几句不得不说的话(2) 
    关于西藏——几句不得不说的话(1) 
    新作预告 
    摄影课二三事 
    语 祸 
    谁是谁的玩偶 
    不要故意为恶辩护 
     我也说几句 
    东洋镜之怪现象初论 
    论中国人的瞎闹 
    台湾行色(3) 
    台湾行色(1) 
    口音 
    回国出差闪回之一:在飞机上 
    吃的回忆 
    听戏 
    痛苦中的反思 
    小凑铁道的风景 
    夜读汪老 
    不要妨碍别人的执著 
    枭雄的末日 
    传统杂说 
    捉 蚊 记 
    民歌的魅力 
    我 的 名 曲 
    那晚,我们唱歌 
    我看中国人的民族性格(下)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