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向宣 >> 随笔
字体∶
数秒的风度

向宣 (发表日期:2011-12-16 09:42:31 阅读人次:1808 回复数:6)

  前几日,和一位日本朋友闲逛于上海街头,遇到这么一件事。我们从淮海路上百货店走出来,一名老外走在我们前面不远处,推开玻璃门后,老外不但停下了脚步,回过头来手把住玻璃门,等着我们走出去。待我们走出去后,他冲我们友好地笑了笑,这才松开手轻轻地将门阂上离开。那老外的那个微小的动作,显得如此得体,如此绅士,如此有风度。

  


  
朋友说:“西方人真的很有心。很多上海人走出玻璃门,丝毫不顾及身后是否有人,有好几次,我都差一点被回弹的玻璃门撞上。”

  


  
朋友的话让我想起日本正在播放的一个公益广告——一位孕妇蹒跚上车,一名高中生动了让座的念头,但正当他稍犹豫那一刻,不远处另一位乘客站起身来给孕妇让了座。广告语——“心中的想法,他人看不到,但体贴别人的行为大家都看得到。”每个善意的行动所需要的只是一个善意的念头,以及为之付出的数秒的行动。

  


  
从日本回到上海,感触最深的就是马路上的风景。因暂居的小楼位处文定路蒲汇塘路口,每天早上打开落地窗,就会有汽车喇叭声就像一把乱沙,劈头盖脑砸了上来,粗暴、急躁、强行霸道的。整条马路就像是障碍式赛车场,每辆车都在争分夺秒地勇往直前……

  


  
这个城市是焦燥的,处处充满了火药味。行于路上,便可以听到骂人声,不是骑助动车的骂走路的,就是开出租的骂驾自家车的,连绿灯转弯慢了,也有可能被后来车辆的唾沫和喇叭声淹死……每个人都要好象在赶时间,仿佛数秒的停顿就会造成天塌地陷,就会出人性命。却不知就是这争抢的数秒,让这个城市的礼仪尽丧,风度皆无。

  


  
与此相比,东京是安静礼让的,整个城市就像是一个还未出阁的大姑娘,垂眉顺目,有着一低头的温柔,有着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她是干净的,齐整的,守规矩的。街道虽然窄狭细长,但每一辆车开得都如此顺畅和安静,很少听到有人按喇叭,转弯的车自觉地停下来让直行车先行,直行车老远看到行人就慢上速度,让行人先过马路……等,也不过是数秒的时间,但就是在这数秒的等待,有着宽容和仁爱,有着涵养和态度。

  


  
而上海则是叽叽喳喳,风风火火的,就像刚下班的女青工,花枝招展的漂亮,身上却透着一股不太讲道理的冒失劲,遇到事便成了一个斤斤计较的泼妇,为了数秒钟的时间就可以撒著泼地骂大街。

  


  
这数秒钟成了泼妇和淑女的分界线,彻底暴露一个城市的底蕴、修养和气质。

  


  
现代上海人其实并不在乎这数秒的时间,在日常生活中,在网络游戏上,他们白白消耗又何止就是这么短短数秒。也许,他们缺少的只是数秒的耐心、数秒的歉让,数秒的风度。




 回复[1]:  邓星 (2011-12-16 19:32:18)  
 
  向宣好,坐个沙发。

 回复[2]:  小草 (2011-12-16 21:48:45)  
 
  1、「こころ」はだれにもみえないけれど、「こころづかい」は見える。

  
2、「思い」は見えないけれど、「思いやり」はだれにでも見える。

  
---心中的想法,他人看不到,但体贴别人的行为大家都看得到。---

  
「こころづかい」、「思いやり」一翻译成中文就觉得少那么点儿味。不知向宣怎么看

 回复[3]:  南海浪 (2011-12-17 13:27:59)  
 
  不错,的确有风度。正因为平时有这树苗的风度,在关键时刻才有更大的奉献。

  
例如冰海沉船时让出小船给女性和小孩。

  
相反有一件小事,2年前在国内某大城市的5星宾馆,小生赶上了一台电梯,里面已经站着

  
一位该宾馆的服务员(像是小主管),她一声不响,也不问小生上几楼帮忙安电钮。

 回复[4]:  东京博士 (2011-12-17 21:14:17)  
 
  在台的日子寥寥数天,但所观察到的细节让我深感台湾社会虽然是华人社会,也许马路,公共卫生等等硬件方面略不如日本,但与陌生人之间的礼让信任与日本的差距不大。

  
反观中国大陆,高楼大厦高级私车虽然与先进国家貌似差不多了,但大陆很多人并不知道先进国家的人,究竟先进在哪里,所以老百姓即使口袋里有钱了,但从精神面貌上不可能具有先进国家的百姓的那种温和和对陌生人的自然笑容,你要期待这座城市处处体现耐心歉让和风度,百年都未必能及得上东京。

 回复[5]: 不懂的词 吐为快 (2011-12-20 08:04:10)  
 
  刚下班的女青工,啥意思?不懂

 回复[6]:  hahaha (2011-12-26 08:52:46)  
 
  还真的是——“这数秒钟成了泼妇和淑女的分界线,彻底暴露一个城市的底蕴、修养和气质。”

  
不过呢,这里头还有上海人称之为“鱼素鸡”们的功劳苦劳。我相信上海的居民也是不想为房贷搭上老老小小一辈子的财务能力,也不想在三车道上并行五辆车,也不想出了门就狗屎味阵阵,也不想世博完了就尘土再扬,也不想搭一趟地铁就看见小孩肆意撒尿,也不想警察对YP哈密瓜们的各种罪恶下不了手......话说回来,一个地方连他们的长官都选择不了,还想选择他们想要的环境和生活?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随笔
    来日后第一次和台湾人干架 
    趣味根底 
    数秒的风度 
    像牛河那样活著 
    有一个女人叫阿吉 
    加减人生 
    手机 男人 
    领悟余白 
    蝴蝶飞吧 
    角色呼叫转移 
    再见 祝福的开始 
    回国消费何时才能安心? 
    迷失的“1”和执着的“0” 
    如果我是刘德华..... 
    感知幸福过一生 
    一个人的事 
    有感于小四不认错 
    上海的漫长等待 
    乡 情 都 市 
    坠落梦想成全爱 
    午后的歌 
    在春天里拜访梵高 
    爱情,签约一年间 
    丢失年龄坐过站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