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向宣 >> 随笔
字体∶
有一个女人叫阿吉

向宣 (发表日期:2009-03-10 12:10:47 阅读人次:2238 回复数:9)

  

  


  


  
我凝视着她。

  
那是一个温婉的笑容,带着如水的忧愁,让我联想起了徐志摩诗中那株不胜凉风的水莲花。照片显得旧了,发黄,轮廓的曲线显得不那么清晰,但岁月依然没有破坏她的秀美风姿。安政6年,阿吉19岁。

  
阿吉于天保12年11月10日,出生在爱知县知多郡内海贫困的造船厂工人市兵卫的家中。谁也不知道,这个皮肤白晰,眉清目秀的小女婴,会为下田的海外贸易默默地献上自己的一生。

  
四岁时,阿吉随家飘泊到下田坂下町落脚。七岁那年,由于家中已无可炊之食,不得不把她卖到了河津城主的小妾,艺伎村山蝉家做养女。当年,女人能离开渔家,吃上的香喷喷白米饭的唯一出路就是当艺伎。阿吉苦练琴棋书画,终于14岁那年,以美貌和才情成为河津地区最出名的艺伎。因为亮丽甜美的嗓音,有人把她称为新内明鸟阿吉。

  
著名历史小说家山冈庄八称这样写过,在乱世,美丽的女人只是能充当政治的牺牲品。貌美纯真的阿吉也逃不过这样的命运。那段历史可谓天灾人祸连连——发生了在日本的战国历史上著名了“黑船来航”,西方的航海家第一次登陆日本,日本战国时代开始了有枪火的战争;安政大地震,大海啸,也让万千贫民生离死别,流离失所……而这些丝毫没有影响到早已名气在外的阿吉。她正幸福地憧憬着自己小女人的美好生活——1854后,由于安政海啸,阿吉回到下田的家中,与当时正在官衙任职的鹤松相识相恋,并定下终生。乱世再乱,阿吉的心却一直像无风无雨的暖春,她期盼着成为鹤松的妻子,为其生儿育女,平凡地度过这一生一世。

  
但,天妒红颜。美丽女人的爱情之路注定有波有浪,布满荆棘。安政三年七月,第一任美国驻日公使哈里斯(Townsend Harris)来到下田,下塌于下田柿崎玉泉寺。仅一面,阿吉的美貌就让他魂牵梦绕。为了讨好美国贵宾,当时的下田奉行衙门的头目佐新次郎,以重金利诱阿吉,想把阿吉献给哈里斯。但阿吉誓死不从,佐新次郎又心生一计,逼走了阿吉的恋人松鹤,并软硬兼施地强行要求阿吉赴玉泉寺伺奉美国贵宾。为了给恋人一个远大前程,为了家人不受政府迫害。阿吉忍辱坐上了前往领事馆的小竹轿。不知道,她这一路是否走得辛苦,更无法细数她难以入眼以泪洗面的长夜,光从下田宝福寺有关阿吉初入玉泉寺的画像上看,紧锁的眉头和冷漠的表情已经说明阿吉内心的痛楚。失去了爱,失去了梦,女人还剩下什么?

  
1858年6月,哈里斯在下田与日本签订丧权辱国的《日美友好通商条约》,条约上不但要求日本增开神奈川、长崎、新泻、兵库、江户、大阪等数港口,更要求日本给予美国领事裁判权,准许美商在江户和大阪开市进行自由贸易。这一条约出台后,引起了日本庶民的爱国怒火。阿吉竹轿所到之处,都是一片骂声,有人向她喷脏水,丢垃圾,斥骂她是“卖国贼”,贬她为“唐人阿吉”。从来只会舞歌鸣乐的阿吉,此时居然咬着牙,强作微笑地一次次出现在哈里斯面前,侍奉他的饮食起居,为他作翻译。也在此时,阿吉接触到了日本维新派的领袖,并渐渐理解他们的理想和政见。

  
1859年,安政大狱,吉田松荫等53人被处刑,哈里斯在日本的处境也显得微妙起来。一日,武士闯入领事,刺杀哈里斯,阿吉毅然绝然地挡在了哈里斯身前,并让武士把刀指向自己……我想,一个女人能够愿意为男人去付出生命,那么她对这个男人的感情一定不仅仅是外界相传的“为国为民”、“舍生取义”。

  
然而,哈里斯也在第二年离开了阿吉。1862年,哈里斯回美,阿吉身影又开始出现在各个热闹的茶屋。不知为什么,她的歌声已经没有以前那样清亮,她的微笑也带着一丝抹不去的忧愁。男人们不再因为爱慕她的才情,才与她接近,而是对她伺奉洋人的经历充满了好奇。他们点她的名,其实是想找一次羞辱她的机会……失去了两次爱情,阿吉对一切都感觉漠然。

  
25岁那年,也许是缘份未尽。在横滨,阿吉再次遇到初恋情人鹤松。两人再结连理,在回到下田地区开了一家盘发店。由于生意清淡,鹤松经常牢骚满腹,他责怪阿吉毁了他的仕途前程,也埋怨老天的不公,阿吉恍然发现自己已经不是16岁的阿吉,而面前那个男人也不再是她曾经朝思暮想的鹤松了……

  
三入祗园。阿吉已经无心去讨那些浅薄的男人们的欢笑。明治11年,38岁的阿吉闻之发哈里斯在美国去世的消息。那一天,她在窗前呆坐,窗外的海面飘起了雪。也是同年,她下定决心结发,彻底忘却曾经历的一切风风雨雨,情情爱爱。

  
之后,她经营过一家小料理店,但由于经营不佳,很快就倒闭了。一日,整天卖醉的阿吉突然遇到了原下田奉行衙门的头目佐新次郎。正是他曾对阿吉这样说:“你是要为自己的爱虚度一生呢?还是要做为救国救民的栋梁?”也是他硬生生地拆散了阿吉和鹤松,把阿吉少女的梦拈得粉碎。这时,穿着西服打着领结的他看到潦倒的阿吉,突然双膝跪地:“对不起,阿吉!真的对不起!”路人听到了阿吉疯狂的笑声,笑得分外刺耳,分外狰狞,离得很远都能感觉这笑声中的恐怖。

  
再后来,有人称在乞丐的队伍中曾见过阿吉,也有人说她去了卖春街,但谁也不知道阿吉的真实下落。明治24年3月25日,一场暴雨狂风中,绝望的阿吉投河自尽了。第三天,有人在河里发现她的尸体……

  
我不知道投河自尽的阿吉是否回想过自己的一生。这一生,她都在拼命地抗拒着不公平的命运,只可惜她从来都没有赢过,她一生爱过的两个男人都离开了她,只留下孤魂野鬼般的一个人。她的容貌再美,也仅仅历史长河中随波逐流的无名落花,她的歌声再亮,也仅仅是历史长册里一声微弱的呻吟,所有的繁花似锦,到最后也只省下阴涩的一粒泪光……我也不知道自己今天为什么要落下这么一段文字。也许在下田的宝福寺看到她那张19岁时的照片,从她的眉眼里看到了淡淡的忧郁,为她那毫无造作的娇羞,感到微微地心痛,心痛这世上居然有这样一个叫阿吉的美丽而又不幸女人。

  


  


  




 回复[1]: 好看 科长 (2009-03-10 14:52:11)  
 
  

 回复[2]:  小小鸟儿 (2009-03-10 14:54:53)  
 
  我就知道阿信,原来还有个阿吉。

 回复[3]:  是的 (2009-03-10 15:04:11)  
 
  题目让我想起一首歌儿来~~~

  


  
“有个女孩,名叫婉君~~~” 我又跑题了~~~

 回复[4]: 向宣:拜读了你的一篇中篇佳作 陈梅林 (2009-03-10 19:15:19)  
 
  向宣:最新的小说月报选了你的一篇中篇佳作,连夜看完。

 回复[5]:  雪非雪 (2009-03-12 00:10:33)  
 
  拜读。

  
阿吉的生命历程和几个细节片断,在向宣笔下给绘成了电影一般,有些悲情史诗的味道。

  
……

  
冒昧挑小误:

  
“25岁那年……在(再?)回到下田地区开了一家盘发店。”

  
“38岁的阿吉闻(之发 /?)哈里斯在美国去世的消息。”

  

 回复[6]: 挺好看。 自带板凳 (2009-03-12 08:41:15)  
 
  有几个细微的地方文字有点问题,要修理一下。

 回复[7]: 小郭,不是删除的 科长 (2009-03-24 22:10:30)  
 
  回复[7]: 我这人不太好 向宣 (2009-03-13 20:23:29)

  
先向大家认个错,我这个人不太好!在镜子上属于两天打渔,三天晒网的懒家伙.

  
梅林,谢谢你看我的小说,写得并不好.让你笑话了.等有空,大家碰碰头喝杯咖啡?

  
小小鸟儿,很久不见,你还好吗?

  
雪和板凳,我写得匆忙,未曾字斟句酌,你们提得对,我回家好好反省一下.

  
小郭

  
--------------------------------------------------------------------------------

  
回复[8]: 向宣! 孙秀萍 (2009-03-14 00:21:36)

  


  
多谢介绍,小说呢?期待中。

  


  
--------------------------------------------------------------------------------

  
回复[9]: 秀萍 向宣 (2009-03-14 23:10:39)

  
秀萍你好!

  
什么时候再想听你唱歌耶.

  
你最近在忙什么?一切都好?是不是还是世界各地的满天飞?

  
小郭

  

 回复[8]: “小郭”?? 是的 (2009-03-25 09:41:30)  
 
  俺以为是。。。叫俺。。。妻子(也姓郭)捏~~~

  
嘿嘿嘿。。。俺。。。是故意地~~~不好意思

 回复[9]:  当当妈妈 (2010-07-26 18:01:24)  
 
  一度在网上到处找关于这个女人的故事,没想到在这里撞到了。

  
想了解阿吉的故事,是缘于有一次听到岛津亚矢演唱的《お吉物語》。

  
给小姐姐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随笔
    来日后第一次和台湾人干架 
    趣味根底 
    数秒的风度 
    像牛河那样活著 
    有一个女人叫阿吉 
    加减人生 
    手机 男人 
    领悟余白 
    蝴蝶飞吧 
    角色呼叫转移 
    再见 祝福的开始 
    回国消费何时才能安心? 
    迷失的“1”和执着的“0” 
    如果我是刘德华..... 
    感知幸福过一生 
    一个人的事 
    有感于小四不认错 
    上海的漫长等待 
    乡 情 都 市 
    坠落梦想成全爱 
    午后的歌 
    在春天里拜访梵高 
    爱情,签约一年间 
    丢失年龄坐过站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