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向宣 >> 随笔
字体∶
加减人生

向宣 (发表日期:2009-01-30 13:28:30 阅读人次:2366 回复数:26)

  父亲是个老知识分子。62年南大数学天文系的毕业生。虽习数理化,却酷爱文学,经常是书不离手。

  
从我记事起,就没看到父亲和任何人红过脸,所有的事情在他看来都不是大事,交友,加薪,晋升职称……他从来没为任何事或某个人表示某种不顾一切的激情。周围人都说他是君子,即不争利也不争名,有人要在他论文上挂个名,他笑一笑答应了,有人要先他一步争抢研究员的位 ,他也是笑一笑让贤了。任何大事在他眼里都是小事,任何小事在他眼里就根本不是什么事。

  
君子之交淡如水。父亲从来没有什么为义气可断臂割腕的知已,更没有恨得牙痒的仇人。科学院里最让人头痛的人事矛盾和人际纠纷,都好像和他没有任何关系,他只是读读书,看看报,然后埋头于既没“油水”,也没太大发展的古天文研究。

  
母亲经常抱怨他呆板无趣,就算是热恋的时候也没有一点点浪漫可言。唯一可以被母亲再三炫耀的只是,年青时父亲出差去海南,曾用白纸包了两颗一半红一半黑的相思豆寄给上海的母亲。他们既没有饭后相携的散步,也没有结婚纪念的礼物,一生就是那样买菜做饭,上班下班,平平常常,无风无浪地过,倒也合了我父亲的秉性。

  
十几岁的时候,我问父亲,像你这样的人生有意思吗?你就没有从心里升起一丝真切的渴望吗?父亲回答说,当然有。人生就像加减法,小时候大家都大做加法,不断地学习外界的知识,不断地见世面,不断地给自己的人生增姿加色,可到了一定的年纪,人就要开始做减法,生活上的追求越来越简单,心情也越来越不容易动摇。最后一切都会归整为零。那时候,你就明白了什么叫人生。

  
我的性格有些像母亲,轻率,浮躁,爱憎分明,头脑简单,说话直白,嘴上不涂蜜,心里不藏事……于是,和母亲一样,这三十多年来,我一直生活在各种矛盾之间,不是别人把我伤害了,就是我把别人伤害了,即使有意想置身事外,依然还会莫名其妙身不由已地参和进去;有些心计的人都能把我玩得转转的,被人卖了基本还会替人数钞票……波波折折,跌跌爬爬,打打闹闹。猛然一夜醒来,回味父亲一杯清茶,一本旧书的淡泊身影,感觉他的这么多年过得才叫艺术,特别向往他简单的生活,无为无欲的处事方式。幡然醒悟,原来回避矛盾和冲突,也是一种极为重要的处事本领。淡淡的生活,也需要一种超于常人的境界和领悟。就像小时候,我们去解答一道数学题,能用最简单的途径寻找出答案,就是最明智的求解方式。

  
父亲从来没有教过我如何去解答人生的谜题,他的淡泊曾经是我和母亲极为反感的。“做男人怎么可以这样?”但今天,在写下这段文字的时候,我对他的为人处事,波澜不惊的性格有了新的领悟,就像他曾经对我说过的那样,人生就像一道加减法的算术题,年少时不断地加上阅历,经验,挫折,成熟了的时候,每个人就应该学会做减法,用做减法的艺术去回避迎面而来的矛盾和事端。

  
听说朋友说,目前《读卖新闻》刊登了这样一项调查,对象是老人,这项调查发现,越是年纪大的老人,越感觉生活幸福。也许人至耄耋,减法也做到了一个绝妙的层次,幸福感和满足感便更容易到手。

  




 回复[1]: 人生还有乘法和除法呢 科长 (2009-01-30 15:00:07)  
 
  

 回复[2]: 向宣好! 夏夏 (2009-01-30 15:15:53)  
 
  三十以前人生在做加法,三十以后人生在做减法.

  
是这么理解吗?

  
乘法和除法,好象有点牵强.科长解释一下?

 回复[3]:  是的 (2009-01-30 17:22:05)  
 
  人生加减法。很有道理,哲理。

  
读到“古天文研究”,恍然大悟。果然。

  
一般而言,人年龄越大,有意无意越易知足而常乐(延伸为幸福感吧)。

 回复[4]:  邓星 (2009-01-30 16:30:19)  
 
  当心啊,数钱的来了。。

 回复[5]:  小小鸟儿 (2009-01-30 17:19:04)  
 
  邓星我也帮你数,咱给她卖个好人家!

  
敬佩你父亲这样的人

  
另,南大是南京大学还是南开大学?

 回复[6]:  邓星 (2009-01-30 17:30:00)  
 
  完了。我现在心里老是出现那“say a word in heart,” 的旋律,特别是那两句“come on, come on,” 哈哈哈

 回复[7]: 向宣好文! 孙秀萍 (2009-01-30 23:07:49)  
 
  

  
刚逛街回来,打开这个网页就看到你来了,赶紧打开一读,呵呵,好看啊。这种人生是一种境界,极为赞同。当然你的乐观可爱也是境界,有了各种不同,世界才更加多彩

  

 回复[8]:  cocoa (2009-01-30 23:05:20)  
 
  原来有个同学,在国内的时候就是南大数学天文系,好像特别难,上了2年,就退学来日本了。后来改学经济了,在大学里成绩特别优秀。

  
敬佩你爸爸这一代知识分子。

  
用数学来释解人生。

 回复[9]: 板娘,再给你一个正版。 自带板凳 (2009-01-30 23:09:25)  
 
  http://jp.youtube.com/embed/txOE8fl8GFM

 回复[10]: 輪子在発功? kokoro (2009-01-31 01:05:14)  
 
  

 回复[11]: 人生的加减乘除 王者非王 (2009-01-31 10:05:05)  
 
  人生的乘法和除法是什么呢?也许有很多诠释。

  
比如说,遇上一个贵人,得到提携,一下子飞黄腾达?这大概可以算是做了一把乘法吧?碰到一个可遇不可求的机遇,忽然一下子发达了?还有也许做对了一下子股票,发了一下大财?这些也许都可以算做是做了乘法吧?至于做除法吧,可能种类更多,五花八门。但从经济学的角度观察,利益是与风险并存的。乘法往往是和除法在一起露头的,是一个等级的,而且乘除法一般来说要比加减法霸道地多,往往是一个惊喜或者是一场突然的变故就会打乱原本平静的生活。比如说,在做四则运算时是如果一个式子里既有加减又有乘除时只能先做乘除法。而在必须先做加减法时则需要在适当的地方小心地写上括号才行。这说明在暴风雨到来时能够守住宁静的不易。

  
根据每个人的性格不同,有的喜欢做加减法,也有的喜欢做乘除法。

  
我喜欢淡淡的渐进式的加减法,不喜欢跳跃式的忽上忽下的乘除法。

  
想想有些大官从第一线上退下来时产生的失落,并且由此产生的一系列身体和精神上的疾病,觉得还是做做加减法的为好。

  
赞同这个“父亲”的活法,有滋有味。

 回复[12]:  王者非王 (2009-01-31 10:27:46)  
 
  突然发现一个大漏洞。以上所述乘除法的乘数和除数都必须是大于1的。如果没有这个约定的话就乱套了。比如说,把除数定为0的话,就有成为希特勒的嫌疑了。

  
另外我觉得“三十以前人生在做加法,三十以后人生在做减法.”的说法也有待商榷。因为前三十年虽然大多数地方要做加法,但也会做一点小减法。后三十年(我理解的意思不是机械的三十年,而是指人逐渐变老这个概念)虽然减法占了相当大的地位,也要做一些加法,比如说人的阅历是只会做加法不会做减法的。

 回复[13]:  东京博士 (2009-01-31 11:37:48)  
 
  课外作业提示:人生的乘法和除法可以对应结婚和离婚。1个人发挥了1.5的能力终于结婚了,于是1.5x2的两个人有了下一代。。。。其余的留给别人发挥想象。

 回复[14]:  邓星 (2009-01-31 16:03:12)  
 
  板凳,要死了,这回字正腔圆的。。

 回复[15]: 是的同志 向宣 (2009-02-01 17:53:06)  
 
  向你提问,你读到"古天文研究"时.悟然大悟到了什么?

  

 回复[16]: 谢谢大家 向宣 (2009-02-01 18:01:58)  
 
  邓星星:谢谢你来凑趣.你和我嘛,搞不好了!永远是这种角色了!想咸鱼翻身也难!

  
孙姐:谢谢你来玩,下回我们大家约好去唱歌去!很久没有听你亮亮脆脆的民歌声,倒是有些寂寞了.

  
小小鸟儿,我父亲是南京大学天文数学系的.谢谢你读我的字.上次带了一个小美女,一大一小,甚是爽眼,下回再聚时,可别忘了把小美女再带来呀!

  


  


  


  

 回复[17]: 板凳同志,又唱了新的口号 向宣 (2009-02-01 18:10:39)  
 
  唱得太字正腔圆了,以为是蒋大为在那里牛呢!

  

 回复[18]: 向宣同学,你知道么? 红粉佳人 (2009-02-01 23:42:18)  
 
  俺18岁以前 天天晚上看星星啊看星星,

  
梦想就是上南京大学读天文系,然后去南京紫金山天文台工作。。。

  
唉,郁闷阿,俺要是早点认识你该多好捏?

  

 回复[19]: 向宣同学 是的 (2009-02-02 14:27:31)  
 
  >向你提问,你读到"古天文研究"时.悟然大悟到了什么?

  
读文时,对文中父亲“静祥,幽静”的人生哲学观,砰然心动。。。在我感受,这应该是一种与内心深处静谧的“宗教质底,宗教心”紧密相联的心境。然而对此,尤其并不一定具体皈依和信仰某种具体宗教者,往往本人可能会无意识,不自觉。

  
尤其读到文中特示,“父亲”从事着(并不与哲学文史一类相关的)“理科”专业工作,,,无意识中边读边推测边联想。。。会不会。。。是和天体物理。。。有关?甚至联想起,人人皆知,入迷和喜好天体物理的爱因斯坦,同时又是一位哲学者和宗教者。。。这是皆知的事。但怎能想到胡乱联想也这样巧合,竟果然是“古天文研究”。。。

  
这显然应该是一种推测和联想巧合了。。。大千世界,没谁能定断从事其他理科专业者,就不会如此与某种人文哲学无缘和深邃。。。

  
一直偏执地感受,他者不论,但喜好憧憬天文和天体者,必与一种与不入世俗浊流的(当然不可能机械理解为完全无涉,完全不食人间烟火),清流般的哲学和宗教心。。。有着千丝万缕的“葛藤和瓜葛”,即使是藕断也必然以某种形式丝连着。

  


  
小时候,夏夜,常和邻居伙伴约好,睡到屋外房前的麦草垛上,仰趟看着天上不可思议的群星,和偶尔会划过天空的流星。。。虽然不懂专业。但至今,对深邃无限的天空,充满了无限好奇和遐想。前几年暑假,才上中学的亲戚孩子来日,我特地打听联系安排了去参观竟“空无一客”的天文台。。。实则藏着一丝私心: 自己很想借此去“重温童年和回味童趣”。

  
是所悟。算作答。纯胡想。

  
过年之际,祝愿“父亲”,祝福老人。

 回复[20]:  蓝色海洋 (2009-02-02 10:37:44)  
 
   正月初五、新春佳节读到向宣的好文章,喜上加喜!

  
19号“是的”悟得、解得好!

  
我们人类身上既有自然属性又有社会属性,人的自然属性比人的社会属性更深刻、更久远,因而也就更贴近人的本质。所以人们常常“对深邃无限的天空,充满了无限好奇和遐想。” 内心深处的静谧是快乐永远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源泉。老父亲达到如此境界实在是可喜可贺!

  
代我问候老父亲!

  

 回复[21]: 不好意思,借地方 杜海玲 (2009-02-02 15:00:31)  
 
  请问单喜军的地址,寄信的地址,不是邮件地址。要不您看到了给我来个信。不好意思。

 回复[22]:  kalichen (2009-02-03 20:22:17)  
 
  多一个朋友开一扇窗,乘法之一。多一个小人关一道门,除法之一。

 回复[23]:  王者非王 (2009-02-04 09:59:07)  
 
  kalichen的22楼非常精辟。人生的一大法门。

 回复[24]: 是的 向宣 (2009-02-06 08:10:51)  
 
  原来如此,下回有机会镜子聚会时再向你请教.

  
其实是的的留言,也是半篇很优美的散文.

 回复[25]: 蓝色海洋 向宣 (2009-02-06 08:12:57)  
 
  谢谢蓝色海洋的表扬。

  


  
在这里,我代全镜子的人民和我父亲向蓝色海洋回礼,也祝你牛年大吉大利。

 回复[26]: 向宣,ありがとう~ 是的 (2009-02-12 15:08:27)  
 
  >原来如此,下回有机会镜子聚会时再向你请教.其实是的的留言,也是半篇很优美的散文.

  
な~な~、「請教」。。。なんて、とんでもない。返ってこっちこそ、上京して皆さんのお集まりに出れる機会に恵まれるなら、是非宜しく。

  
感谢中。一般人,很少有人能留意关注我即兴随手而不入主流的偏僻感受和偏远文字。你是个有心人。やべ~、ファンになっちゃうかな~~

  
更なる豊富な著作を期待し、祈る。 ありがとう!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随笔
    来日后第一次和台湾人干架 
    趣味根底 
    数秒的风度 
    像牛河那样活著 
    有一个女人叫阿吉 
    加减人生 
    手机 男人 
    领悟余白 
    蝴蝶飞吧 
    角色呼叫转移 
    再见 祝福的开始 
    回国消费何时才能安心? 
    迷失的“1”和执着的“0” 
    如果我是刘德华..... 
    感知幸福过一生 
    一个人的事 
    有感于小四不认错 
    上海的漫长等待 
    乡 情 都 市 
    坠落梦想成全爱 
    午后的歌 
    在春天里拜访梵高 
    爱情,签约一年间 
    丢失年龄坐过站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