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向宣 >> 随笔
字体∶
回国消费何时才能安心?

向宣 (发表日期:2007-07-17 07:44:16 阅读人次:2261 回复数:29)

  最近日本有一个新闻,看后深有感慨。日本北海道苫小牧市的肉品加工销售公司“MEATHOPE”涉嫌将掺杂猪肉的“牛肉糜”销往市场,社长田中稔被媒体一路追打,被法律严惩,实在让消费者感到解气和安心。日本这个社会信誉是最重要的,欺骗消费者,从中牟取暴利,是全社会都不能容忍的事情。“MEATHOPE”把猪肉当作牛肉卖,就立刻成为全消费者的敌人,成为各媒体的追打对象,公司就会因信誉倒地而倒闭……各方面的监督促成了很有益于社会良性循环的机制,一个事件的发生,其实是警戒了一大批企图做小动作的商界小人,群体的愤怒抑制了丑闻的发生,所以在日本,消费者是相对安心的,多数情况下,商人都是老老实实地做生意,货真价实地做买卖。

  
相比之下,中国的消费市场就少了这样严格的监督,对商人做假也少了这种排山倒海的愤怒。在中国的市场上,做假是太正常不过的事情了。反而老老实实地做生意到成了异例,货真价实却是凤毛麟角。

  
我来日本已经七年了,习惯了日本的消费概念,回中国消费成了一件让人心惊胆的事。去百货商店买内衣时,售货员信誓旦旦地说,我向毛主席保证,这是全棉的,结果买回家只穿一次就起了毛球;去自由市场买菜,看到卖鸡贩光天化日之下拼着命地给活鸡灌水增重;早晨的点心摊上小贩堂堂地承认往油条里渗洗衣粉;有关食品超标的新闻也层不出穷,而且是越来越吓人:奶粉吃死婴孩,豆腐里放漂白粉,死猪肉拌进肉糜,话梅用泥腿子踩着……光是听也听得人一身冷汗。因为这种事情太多了,多得让消费者麻木,多得让消费者连最起码的愤怒也没有了。国人却相当平静,大有虱多不痒,听之任之的“觉悟”,有人说:“只要不吃死人,就行了。不然,还能吃什么?不见得饿死。再说了无商不奸。”一句无商不奸,解释了这些可怕的商业现象,一句无商无奸,容忍了这所有的欺骗作假和损人利已。也正因为社会的严格监督,也没有消费者群起攻之的愤怒,造假者才会有恃无恐,万一被爆光,大多数也是罚一笔钱,不至于像在日本那样搞到从此不得翻身的地步。所以奸商大可永远地奸下去,假货大可永远地造下去。

  
话说回来了,日本消费者的愤怒也表现着国民对道德败坏的敌视,对立,排斥,说明日本社会本身的风气是正的,纯的,而中国消费者的无奈,麻木,认同,从某种意义上说,表明中国目前社会的正直一时还无法压制邪恶,消费者们的道德观正在转为“灰色”,好和坏的界线越来越糊涂……

  
对邪恶的宽容其实就是对道德的背叛。我在想,什么时候中国的消费者也能像日本消费者那样对奸商愤怒起来,那么回国购货也就让人安心了。

  




 回复[1]:  山雨欲来 (2007-07-17 07:59:57)  
 
   在中国讲真话,是需要勇气和智慧的。不是什麽人都能办到的。

 回复[2]:  taya (2007-07-17 16:34:31)  
 
  当一切变成了习惯,世界上就没有难事了

 回复[3]: 不过那种肉馒头太可怕了吧 向宣 (2007-07-17 17:37:32)  
 
  但在中国有些人做出来的事情也太可怕了吧,拿纸箱拌在肉糜里的事情也做得出来,这不是丧尽天良是什么?

  

 回复[4]: 一点也不怕 陈某 (2007-07-17 17:48:31)  
 
   哪天说不定还会出现人肉包子呢

  

 回复[5]: 被放大的纸馅包子 陈某 (2007-07-17 17:53:41)  
 
  http://www.beijingdaily.com.cn/jbsp/200707/t20070717_313312.htm

  


  
用废纸箱做包子馅的新闻一曝出,又掀起新一轮对食品卫生的恐慌,似乎街上所有的肉包子都不能吃了。有必要这么紧张吗?

  
用纸箱子当肉馅,事件本身非常具有新闻性和想像力。眼下猪肉暴涨,一般人最多换成羊肉馅、鸡肉馅代替,谁想到八竿子打不着的纸箱子呢?这种“创新”令人叹为观止,难免受到媒体的重视,从而在不断转载和“加料”中被放大。但其实纸馅包子只是个别黑摊点所为,相信绝大多数还是真肉的。因为要做出以假乱真的纸包子得有一定技术含量,据说都是同乡同行之间传帮带,才能得到真正的秘笈。随便找一小摊,给他一个纸箱叫其做成包子,他还真未必做得出来。最近工商部门专门查抄黑窝点都没抄到,可见纸馅包子是极少数中的极少数。

  
再说了,每天碰巧吃到纸馅包子的人毕竟不多,每天用二甘醇牙膏的人却数以亿计。虽然专家说,长期使用二甘醇含量低于15.6%的牙膏不会对人体健康产生不良影响,国产牙膏检出量也都在10%以下,但是大人孩子能一个标准吗?以发达国家人们的平均体重应该比我们耐受度更高,怎么反而一点不能承受呢?不管怎么样,事实确实证明,我们每天刷着二甘醇牙膏依然活蹦乱跳。因此纸馅包子一是难以吃到,即使偶尔吃几个也扛得住。

  
(京报网__北京晚报 姚丽颖)

  

 回复[6]:  待于泥.. (2007-07-17 19:39:29)  
 
  这个姚丽颖在说人话吗?

  
这件事情是被放大了吗?我敢说,假如这件事后来又被压下,没有得到真正解决,那么,来年,再来年,一个中国人每年吃到纸馅包子的概率就会大大提高,再后来,就会象中国目前的"凡官必贪"一样,凡包子必搀纸,因为没人管啊.再后来,就会搀纸都觉的浪费成本了.

  
就我个人观点,这个包子加纸的人,该枪毙才是,至少也该以投毒罪论处.

  
真诚祝愿姚丽颖女士能早日吃到纸馅包子并能扛到一天吃七八个也没事!

 回复[7]: 不是开玩笑 老唤 (2007-07-17 23:06:42)  
 
  丧尽天良:加大便制造臭豆腐 工商人员当场吐胆汁

  
来源:清谈天地 www.talkskyland.com

  
据深圳热线报道,以臭闻名的"臭豆腐",这一回可真是"臭名昭著"了。据报道,深圳十多家臭豆腐制造工厂为增加豆腐的臭味,竟用粪水腌制,做好的豆腐还要用布包好埋在粪堆里。3名工商人员前去查处时当场呕吐,"一人连胆汁也吐了出来"。

  
热卖的臭豆腐是以化学染料、馊水、污水,甚至粪水加工制成。深圳南山区五十多家小工厂,日产一千多公斤臭豆腐,不肖业者先将豆腐切块水煮,并加入黑色粉末,数分钟後豆腐全染成紫黑色,晾晒後放入盛满又黑又臭的水桶里浸泡变臭,黑水是以田螺与馊水、腐肉、死苍蝇为原料,发酵密封到长蛆,产生刺鼻臭味。若不够臭,再放进少许粪水增臭。

  
拿大便做"食品添加剂",如此骇人听闻,也算是将中国食品黑幕推至极致了吧,恐怕在世界人类食品史上也算是国人的一大"发明"了。真服了这些无良商人们,让人吐出胆汁的"创举",需要的绝不仅仅是胆识,更要有过人的想像力。

  


  


  


  
有没有哪种动物连大便也吃?有,"狗改不了吃屎"。不过,这些年狗的地位提高了,狗都不吃这些东西了,现在竟给人吃,人的尊严何在?当然,被剥夺人的尊严的,不光是消费者。大家都属同类,用这些食品把同类降格,那不等于承认自己也是"XX"?

  
缺德的制造者想必也决不会自产自"消"这些臭豆腐,而"不吃自己的产品"在当前中国的食品行业已然成为一种通病。在一个转型社会,原有的道德和价值观念土崩瓦解,新的价值观和道德体系来不及建立,见利忘义,为金钱抛弃道德,这样的缺德事又岂独食品哉?

  
如果把粪水都泼到制造者头上,他们也会叫屈,他们也是消费者,也是一个个骗局中的受害者,也面临着人的尊严的被剥夺。

  
王小波曾在《关于贫穷》一文中说,在四川,有人为了牟利,竟在大便里掺水卖到粪场,逼得管理者不得不使用专业仪器检测。连大便都有人造假,如果纯粹从产业链的角度看,谁能说用大便造臭豆腐的制造者不算受害者?

  
如果不是记者亲眼所见,很难想象,很多人爱吃的臭豆腐竟是用化学原料染色再用潲水、污水甚至粪水浸泡后生产而成的。

  
连日来,记者到南山区一甲海边新村黑臭豆腐产销一条街卧底暗访,这一带有50多家这样的家庭作坊式黑臭豆腐加工厂,日产臭豆腐1000余公斤。

  
暗访中,一名老板竟称他的配方独特,要以此争创"名牌",占领更大市场,而他的"秘制臭豆腐"配方的关键就是用潲水浸泡等损招使臭豆腐增加臭味。

  
衣污水溅到豆腐上

  
11日上午9时,记者在报料人的带领下来到了位于南山区一甲海边新村54号、55号的多个黑臭豆腐生产窝点。

  
记者看到,这片窝点比较偏僻,临时搭建的出租屋既是居住场所,也是生产车间。在这条不足50米的小巷,竟有十几家臭豆腐生产窝点,基本上一家连着一家。据了解,这些窝点均为家庭作坊式经营。

  
记者看到,由于住得密集,这里的卫生条件之差令人难以置信。在生产过程中,有一名妇女在切豆腐,另一名妇女则在旁边洗衣服,洗衣服的污水不时溅到豆腐中。记者看到,一名妇女抱着仅4个月的小孩在盛放豆腐的竹筐旁大小便。在一家生产臭豆腐的作坊门前,有一个供各家倒垃圾和污水的地方。然而,这家老板却把制成的豆腐放在垃圾旁边。

  
记者观察发现,在他们生产的范围内有一个公用的厕所,距最近的生产窝点仅有2米远。老板自曝"加工秘方"为了详细了解到生产过程,记者假装学艺在一边进行观察。暗访中,一名姓刘的老板打算收记者为徒,但他表示在教会记者后要收400元学费,他说他也是花了400元学来的。

  
记者看到,他首先将豆腐切成火柴盒般大小,放到锅里煮熟。在煮的同时,他将一包黑色粉末放锅,数分钟后,被染成紫黑色的豆腐开始出锅。

  
经过半个小时的晾晒,紫黑色的豆腐块再放入一个盛满黑水的桶里,浸泡大约20分钟后,豆腐块就有一股臭味了。据一名老板介绍,浸泡豆腐块的黑水中的主要原料是回收市场上废弃的田螺和潲水。这名老板进一步介绍说,仅靠这两种原料是不够的,还要再放进一些发臭的腐肉汁水。这些原料集中放在一个桶里,加卤、发酵后层层密封起来。等这些原料完全发臭直至生蛆、产生刺鼻的臭味后才可使用,从中取出一点汁水加到浸泡桶里就行。这名老板还说,如果颜色不够黑的话,再放一些黑色素和特别黑的污水。"如果还不够臭,再放进少许的粪水。"当这名老板说这句话的时候,记者还以为是听错了,这名老板又向记者重复了一遍:"不过,粪水不能放多,如果放多了就会太臭,食客就会察觉,就会不买你的豆腐。"老板特意提醒记者这一点。另据报料人讲,他曾经看到这些黑心老板为使豆腐快速增加臭味,竟将豆腐用布包上后埋在粪堆下面。不久前曾吃过臭豆腐的他,看了以后几天吃不下饭。

  
记者看到,将浸泡发臭的豆腐从桶里捞出来后,再经过数分钟晾晒后就可以过油了。据记者观察,用于穿豆腐的竹签也是反复使用过的。卖臭豆腐日进500元一生产窝点的老板介绍,目前在深圳从事这种臭豆腐生产、销售的有上千人,仅他们周围就有100多人在卖臭豆腐。他说,这种生意本钱少,收入却十分可观。他给记者算了一笔账,每串(4块)臭豆腐的本钱是4角8分,卖给食客的价格是1元5角,如果食客多的地方,还能卖到2元。他说,他们每天都能卖出500多串。按每串净盈利1元计算,一天下来就可赚到500多元。刘老板告诉记者,如果不赚钱他早都不干了。他说,城管部门已经没收了他3辆经营臭豆腐的小推车。他刚刚又做好了一辆手推车,晚上又可以开张了。

  
谈笑中,老板还告诉记者,最近一段时间,附近制售臭豆腐的人多了,他的生意受到了一些影响,所以他觉得要做就要做成规模、创出"名牌",这样远近的小贩都会来要货,这样才能发大财。

  
刘老板说,臭豆腐不愁销路,喜欢吃这东西的人很多,在车站、码头、商场和学校门口,随便一个地方都可以经营;学生是主要的消费群体,不但喜欢吃臭豆腐,而且还从不讲价,这种钱最容易赚。12日下午,记者在南头某中学门口看到,学校刚一放学,不少学生就把臭豆腐摊围住,纷纷掏钱购买。记者看到,不少同学嘴里吃一串,手里还拿一串,吃得津津有味。执法人员被呛得呕吐昨日下午3时许,南头工商所按记者提供的线索,一举捣毁了南山区一甲海边新村的黑臭豆腐生产窝点。在现场,记者看到了一桶桶老板声称"独家秘制"的酱料。执法人员打开一桶酱料后,一股巨大的刺鼻恶臭味扑面而来,将3名执法人员呛了个正着,他们当即呕吐了一阵,而本报一名司机竟把胆汁吐了出来。记者仔细地察看了酱料里的配料,赫然发现竟有变馊变臭的猪肉、田螺、咸菜和死苍蝇,汤料也已经变得浊黑,并发出一股下水道污水般的恶臭,让人闻了非常恶心。老板竟称:"臭豆腐都是这样生产,当然是越臭越好吃了。"现场一名工商人员对记者,他们查处不少黑作坊,像这样生产臭豆腐的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些老板可真够黑的。他说,根据有关规定,执法部门将生产工具和原材料依法暂扣,对于这些严重危害人身健康的食品加工窝点要坚决查处。

  
相关链接

  
正宗臭豆腐制作很讲究

  
据行内人士介绍,出卫生可口臭豆腐的制作工艺是十分讲究的,首先豆腐坯要选上乘的,这样在经过油炸、加卤和发酵之后,才会有较好的色泽和味,然后再配上精调的调味料,就可以炸出味道鲜美的臭豆腐,整个制作过程对温度和湿度的控制也是极其讲究的,马虎不得。

  
臭豆腐的制作流程也较为繁杂,大约需要数日,甚至更长时间才能完成。行内人士说,炸臭豆腐具有远处闻着臭,吃到口里香,加上调料,吃起来香辣味美,别有一番风味。总体特征是:外焦、内嫩、香辣可口。这种正宗臭豆腐已经不光是某些地区的人们爱吃的风味小吃了,在全国各地都有名气。

  
而黑臭豆腐窝点生产的臭豆腐,不仅与传统的臭豆腐完全不是一回事,而且吃了以后会给人们的身体健康带来危害。

  
臭豆腐工人自白:我就是做臭豆腐的,我每次大便都是在塑料桶里,不会拉在马桶里。这可是宝贝啊。大便兑了一定比例的水后,然后就把豆腐在里面泡上个二三天。这样取出来的豆腐就奇臭无比了。不然的话,要在自然状态下让豆腐变臭,得多长时间啊?我还要不要赚钱了?你还别说,好多人就是喜欢吃我做的臭豆腐。说够臭,够味。真是怪了.... 

 回复[8]:  書記 (2007-07-17 23:29:45)  
 
  我想问:不这样做,臭豆腐是如何正规生产的?我从没吃过臭豆腐。广东人不吃这东西。在深圳设厂,可能是做给占该地大多数的外地人消费的。

 回复[9]:  东京博士 (2007-07-17 23:43:35)  
 
  日本的电视里有个贫穷人比赛的节目相信大家看过,有个东南亚国家的留学生(不是中国),用餐巾纸油炸成天妇罗后蘸沙司招待采访的记者,还说自己经常用这个方法节约伙食费,又脆又香,没有比日本的餐巾纸更便宜的“食材”了。

 回复[10]: 老唤啊,这个这个 陈某 (2007-07-18 09:34:29)  
 
  前几天我转载过的。有蛇抗议,我把他撤了

 回复[11]:  待于泥.. (2007-07-18 09:35:09)  
 
  无独有偶,这里还有一篇替纸包子辩护的贴,看看他是怎么说的吧

  
http://cache.tianya.cn/pub/c/free/1/955245.259.shtml

 回复[12]: 我觉得5楼说的是反话啊 陈某 (2007-07-18 09:37:54)  
 
  我的理解能力有问题?

 回复[13]:  待于泥.. (2007-07-18 09:42:39)  
 
  哈哈,也可能是我的理解能力有问题,假如5楼说的是反话,那我可就要检讨自己了.

 回复[14]: 对不起,老板 老唤 (2007-07-18 09:50:46)  
 
  我不知道。

 回复[15]: 用餐巾纸油炸成天妇罗 红枣莲心 (2007-07-18 10:16:09)  
 
  这个,有点造作 有油有面粉做什么不好,非要裹着纸巾?

  
我也看过那档节目,当时感觉就是为了迎合电视节目的炒作或者有特别食癖

 回复[16]:  待于泥.. (2007-07-18 10:24:26)  
 
  没看过这个节目,但听上面两位这么一说,感觉这留学生跟日本餐巾纸生产厂家的托儿似的.

 回复[17]: 陈兄胆大如虎 向宣 (2007-07-18 12:07:24)  
 
  陈兄虽属小鼠,但胆大如虎。

  
不过这次回上海,已经有人申明,一样中国的食品都别带,后面还加上一句拜托了。

  
哈哈哈

  
看来,这回回上海可轻松了!

  
哈哈哈

 回复[18]: 待于泥说得对 向宣 (2007-07-18 12:08:01)  
 
  

 回复[19]: 脑子有毛病 向宣 (2007-07-18 12:12:22)  
 
   待于泥.. :

  
你说发这贴的人是不是脑子有毛病,捉住强盗了,反而管警察不好。这算什么事?有没有逻辑思绪能力的,分不分得清黑白?

 回复[20]:  待于泥.. (2007-07-18 15:11:55)  
 
  哈哈,向宣,是找抽贴,无脑儿型的,脑子被拿去做包子了.

 回复[21]: 向宣要回上海? 陈某 (2007-07-18 16:02:49)  
 
  带几个肉包子回来吧。

  


  
谁说我胆子大

 回复[22]: 陈帮主要吃肉包的话 向宣 (2007-07-18 20:24:36)  
 
  陈帮主,为了您贵体的安全和健康,我还是劝你吃日本的肉包吧。24小店就有买,还有那个炸面包店的点心套餐里的肉包也很好吃。

 回复[23]: 待于泥也是个狠人 向宣 (2007-07-18 20:26:24)  
 
  你也是狠人,用人肉做包里已经很恐怖了。用人脑做包子,太可怕了。泥兄,也是个狠人呀。

  

 回复[24]:  雪非雪 (2007-07-18 22:57:28)  
 
  记得龙应台好像说过“中国人你为什么不生气?”。

  
我看了就想,不是不生气,是生完了就完了,就跟夫妻生气一样。

  
……

  
道德,就都拜托给每个人了,是自修课,不是必修课。呵呵。

  

 回复[25]:  如水人生 (2007-07-19 00:23:32)  
 
  纸箱馅包子的报道是北京电视台记者搞的假新闻,真害死人。我直觉上觉得不可能会有这事,真让我们这些在国外的人蒙羞。

 回复[26]:  东京博士 (2007-07-19 00:34:50)  
 
  假也好真也罢,假作真时真亦假,中国人一直在自己上演《狼来了》,观众已经兴趣不高。新闻报道中有句话,“坚决杜绝虚假不实新闻报道,。。。。切实履行好党的新闻媒体职责”,党的媒体嘛,要你们激动个啥啊,你们谁是党员了?

 回复[27]:  东京博士 (2007-07-19 00:37:41)  
 
  SKII被中国国家质检总局闹得这么厉害,最后怎么了?不了了之,在这个国家,争论个别事件的真假本身已经意义不大,诚信毁誉一旦,重建岂止一代。

 回复[28]: 包子与麻雀 老唤 (2007-07-19 18:10:33)  
 
    包子与麻雀

  


  
纸馅儿包子是否存在过,我已经不大关心了,因为我知道我弄不清真象,并且谁也弄不清真象,白费工夫!

  
这就像文革期间,有些人苦苦思索想弄清一些事情的真象一样,结果什么也没弄清楚。中国这么大,人口这么多,天外有天。你就是有孙悟空的火眼金睛,也看不清如来佛到底有多大!

  
但是我的小麻雀确实是去世了。我和我老婆把她的尸体掩埋在了附近公园里的一颗老松树下。我老婆还双手合十,默默地念叨了好长时间的悼辞。

  
那几天我如丧考妣。这是真的,我妈妈去世的时候我没有这么伤心过。因为我妈妈已经像他们说的“到了岁数”,并且和病魔斗争了好几年。我知道我妈妈恐怕不行了。

  
但是小麻雀却像八九点钟的太阳,正在兴旺时期,怎么可能突然就去世了呢……

  
那天我正在昏睡。大概早上四点来钟,天还没亮,我突然醒来,好像有一肚子“想法”。于是我爬起来走到外屋打开电脑。在等待的时候我观察了一会儿窝里的小麻雀。

  
她侧身躺在那里,时不时伸伸小腿儿、扇动一下翅膀。当时我只想到“她太累了”,“她在睡梦中还在练习飞翔”……

  
等到六点多钟我把想法打进电脑,天已经大亮了。我又把视线转向了小麻雀。

  
她还侧身躺在那儿,但是一动也不动了。我以为她在熟睡,但是仔细观察,她是静止的,连喘息的动静也没有……我突然间感到毛骨悚然,别是……

  
我小心地把她放在手掌上,寄希望于不要打扰了她的美梦……

  
这时我才知道,她确实“死了”!

  
我先是油然而生扇自己几个嘴巴的冲动,我小时候养过一窝麻雀,知道他们并不躺着睡觉。如果两个多小时以前我就发现了异常……

  
但是我怎么也不会想到……

  
昨天她还在我和我老婆之间飞来飞去,一会儿落在我的肩上,一会儿飞到老婆的头顶……虽然有时候会留下“到此一游”的落款儿,但是麻雀不像乌鸦那麽没有分寸。

  
我简直就像祥林嫂,怎么能不想到狼的存在呢!

  
……但是她怎么就离开我们了呢?

  
应该说我给了她她母亲不可能给她的优越的生活条件。为了她,我甚至忍受了烟瘾的折磨,甚至纠正了傍晚外出饮酒的恶习,甚至取消了暑假回国的计划!

  
为了她我改善了伙食,每天都要从对面的超市买来新鲜的刺身,特别是いくら。我喜欢看她吃いくら时不要命的样子。

  
我开始仔细追忆她来我家之后的每一个细节,希望找到她突然离我而去的原因。我不否认在潜意识里我有逃脱罪责、减轻内疚的欲望,但是我的反省是不循私情的。

  
首先我否定了我老婆的说法。她说:“大概这就是命运!”

  
我知道她想安慰我,但是我信仰马克思、信仰尼采,我不信神!

  
我也不相信我的麻雀患有癌症、爱滋等不治之症。和我生活在一起的这些日子,她是那么朝气蓬勃,从不知疲倦。何况麻雀的生命力要比我们想像的顽强得多!

  
她的突然应该是在她去世前一天的晚上……

  


  
我有个朋友叫晓鹤,号称是个作家。他半年生活在美国,半年潜伏在中国。南来北往之间会在我这里落脚,就像大雁找个歇脚的地方一样。

  
他崇尚自然,不但反对抽烟喝酒,甚至奉行吃素的原则。

  
一看到我从烟盒里抽出一支烟卷儿,他马上就会反应道:“你等我走了之后再抽好不好?”

  
接下来就会用至少半个小时来对我进行教育,阐述吸烟的坏处,从尼古丁波及到历史人物及人类的生存……直到我抽不出烟味儿来。

  
他喜欢探讨深奥的问题,而我又有一个习惯,遇到了不能理解的问题就会本能地焦躁,一焦躁就想抽烟,好像烟能平息我焦躁的情绪一样。因此我们总是处于敌对关系。

  
他就像共产党一样,我认为鸡毛蒜皮的事情他都十分认真,一定要弄个水落石出。这大概就是他写出了不少惊天动地的文章的根本原因吧!

  
晚上也是一样,家里一点儿也没有日本酒吧的那种气氛。我一边喝酒,一边听坐在对面的晓鹤给我讲述喝酒的坏处。我属于“慢慢儿地坐喝”那种,特别是有了远方的朋友,三四个小时会不知不觉。晓鹤于是滔滔不绝,我甚至怀疑他是否正在写一篇“论喝酒”的文章,先来我这儿发表一下,看看读者有什么反应!

  
他离开东京飞往北京之前的那天傍晚也是如此。为了减少空气污染,在听他教诲之前我把所有的窗户都打开了。幸亏天气变暖了,幸亏我的驻地可以八面来风。

  
就在这时,我听见有小麻雀清晰的叫声。开始只是一两声,时断时续,我以为是来自临窗的树丛,麻雀经常在那里开会。“这么晚了还不回窝”。

  
继而叫声越来越响亮、越来越频繁。我放下切菜刀循声而去,终于发现了躲在书架上的小麻雀。

  
“刚走个晓鹤,又来只麻雀!”我有点儿不知所措。

  
就这样,小麻雀接替了晓鹤的位置。

  


  
小麻雀是从窗户飞进来的。就是说他还分不大清麻雀与人类的区别。小麻雀的嘴唇还是嫩黄的,还不能平行飞行,总是越飞越低。

  
对我和我老婆虽然毫不危惧,却不搭不理。乍着一身毛,我知道这是她在表示不满,她在抗议。

  
直到第二天,她才接受我老婆用筷子蘸给她的水滴,才接受我用肉汤泡过的米粒儿。但不狼吞虎咽,保持着距离和自尊……

  
我对麻雀有一种特殊的感情。这是因为麻雀曾给我带来过威望。

  
还是刚上小学的时候,我家搬进了一个大院儿。那里的孩子欺生,为了避免纠缠,我连上公共厕所都要挑时间,都要绕道儿。直到有一天,我的那窝小麻雀意外地为我争得了威望。

  
那天我带着我的一窝小麻雀出去放风,他们在我头上、肩上叽叽喳喳飞上飞下。大院儿的孩子无比惊奇,越聚越多……从那时起,我就和院儿里的群众打成了一片。

  
也就是在那一时期,我相应党的号召,参加了敲锣打鼓消灭麻雀等“四害”的运动,我的命运总是这么坎坷不平。

  
我们和小麻雀很快就搞好了关系,以至于我开始为这种和谐的关系感到头疼。她已经可以毫无顾忌的飞来飞去,并且把我和老婆当成了她的“伙伴”,没人陪她玩儿,她就会不停地、声嘶力竭地大叫,搞得你心烦意乱。

  
你一打电脑,她马上飞过来落在你的手背上,以至于时间长了她竟习惯了这种“动荡的生活”。

  
这种和谐的关系给我死水一潭的生活带来了欢乐、也带来了诸多不便。凡是温度超过37的地方都要设防。我坐在浴缸里,她就站在我的膝头上叫!以至于不得不降低水温。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了,直到有一天我异想天开……

  


  
那天傍晚,我在对面的超市买了いくら之后,一眼就看到了隔壁的うなぎ。

  
うなぎ分两种,一种是日本产,一种是中国产。日本产的价格大约是中国产的一倍。

  
年轻的时候我不大懂得钱的价值,因而也不像现在这么小气,属于“下馆子从来不问价儿”的那种。钱不够就借嘛!

  
我妈妈最反对借钱这种行为,认为“丢人”,因此经常心急火燎地去找我的朋友们还债。

  
但是来到了日本,没处借钱了。自给自足的生活终于使我产生了经济头脑。

  
面对中日うなぎ,我义无返顾地选择了我们伟大祖国的うなぎ。

  
其实我已经在电视上看到了中国うなぎ禁输的报导,但我的爱国情结使我对这种报导本能地产生一种抵触情绪,因而也没有在意,况且超市还在进口中国的うなぎ,他们一定有他们的道理!

  
晚上,我坐在“民君”(我老婆用我的名字称呼她)的对面,她占据着晓鹤曾经占据的位置。我不得不感谢民君,她从来不和我抢吃抢喝,我们不喂她,她就在那里看,尽管她看得见鲜艳的いくら!

  
我试着喂了她一口うなぎ,她叼在嘴里品了一会儿,之后抬起头来伸长脖子一口就吞了下去。

  
之后不停地扇动着翅膀。我知道这是“再来一杯”的意思……

  
晚上,情况就发生了变化。当我坐在电脑前的时候,她先是落在衣架上打盹儿,之后飞到我的大腿上,钻进运动衫的下摆,贴着我的肚皮一动不动。

  
过了快一个小时,我顺着领口看她,她好像在熟睡。当我要把她放回窝里,她却像突然醒来似的坚决不进。我只好又回到电脑前,她也又飞回来钻进我的衣服……

  
临睡前我再一次把她放回窝里,她还是挣扎着不肯离开我。我想过把她放到枕边,但是又怕睡着之后碾轧着她,就强行把她放进窝里并挡上了一块纸板儿,关了灯。

  
现在回想起来,我实在对不起她。我应该遵从她的意志。如果我知道那是她生命中的最后一个夜晚……而我总是在这种时候毫不自觉,自以为是……现在再说声“对不起”又有什么意义呢?

  
晚上,和晓鹤通电话的时候,我告诉他民君去世了的消息……

  
“这怎么可能呢?”他问,我从他的口气我觉得出来他在追究责任。

  
我把我能追忆起的头一天的所有细节都讲给他听,讲了民君的起居,讲了民君的饮食……当他听到国产うなぎ的时候突然大叫起来:

  
“哎呀!你怎么还敢吃鳗鱼呢!……”

  
我不能断言罪魁祸首就是鳗鱼,但我又相信晓鹤的感觉。他在电话那一头又开始论述食品卫生的问题,批评我不了解国情……但我什么也听不进去了,他在我最伤心的时候又扇了我一个耳光……这是我自作自受!

  

 回复[29]: 先是假肉包,后是假新闻,还有什么是真的? 向宣 (2007-07-20 18:38:53)  
 
  说实话,不论这条新闻是真是假,最后被查出假新闻,让人对中国人诚信问题出现了100%的怀疑,中国的假多得太荒唐了,什么都可以造假,现在造假造到国家喉舌去了。那个拍假新闻的家伙真该死,坏了国家食品的名誉,更坏了国家“喉舌”的名誉,一场大闹剧。

  
说一个笑话给你们听:

  
上帝对美国,日本,中国,英国四个国家说:如果你们要想成为世界最强大的国家的话,请为我牵一匹蓝色的马来。哪个国家最早牵来蓝马,我就替哪个国家实现强国之梦。

  
美国马上在全世界用重金招募制蓝马之人,英国的研究者开始坐下来无止无休地争论,如何制蓝马,日本马上组建研究小组,开始研究工作,中国人在一旁偷笑:“你们一群笨蛋,花那么大力气干嘛?”中国人手牵着一匹白马,去油漆市场买蓝色的油漆去了。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随笔
    来日后第一次和台湾人干架 
    趣味根底 
    数秒的风度 
    像牛河那样活著 
    有一个女人叫阿吉 
    加减人生 
    手机 男人 
    领悟余白 
    蝴蝶飞吧 
    角色呼叫转移 
    再见 祝福的开始 
    回国消费何时才能安心? 
    迷失的“1”和执着的“0” 
    如果我是刘德华..... 
    感知幸福过一生 
    一个人的事 
    有感于小四不认错 
    上海的漫长等待 
    乡 情 都 市 
    坠落梦想成全爱 
    午后的歌 
    在春天里拜访梵高 
    爱情,签约一年间 
    丢失年龄坐过站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