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向宣 >> 随笔
字体∶
上海的漫长等待

向宣 (发表日期:2006-07-05 23:38:04 阅读人次:1733 回复数:15)

   窗外飘着那首很老很老的歌曲,是平曾经喜欢的。“等待着你,等待你慢慢地靠近我,告诉我你的心属于我,为我等候……”凄美而又婉约,像细纱一样洒落在心底,让她想起很久很久的以前,那些她曾拥有过的每一份等待和美丽。她记得秋说过:“生命的本身就是一场漫长的等候.”

  
认识秋,在十年前的上海。当时她已经东京某船舶贸易公司的总经理,在上海与台湾一家船舶公司洽谈一个合作项目。

  
眼前,两张具有闽南特征的脸,肆无忌惮地张扬着一种台湾人特有的优越感,他们处处挑毛病,谈吐中充满了狭窄而蛮横的地域意识。

  
“有什么了不起的?不过是口袋里有几张臭钱。”心高气傲的平心里这样想着,她了解这两个台湾人骨子里对大陆人的轻视,同时她也讨厌他们毫无宽容心的狭隘,心里充满了浓痰一般粘稠的厌恶。

  
“你们这样可不行!”很好听的男中声,带着台湾语句中特有的柔和,“大家都是合作伙伴,彼此心里应该有最起码对人的尊重。”

  
两个台湾人听到这个声音,一下子软了一般地垂下头,表情中也多了几份歉逊:“总经理!”

  
眼前的男人,头发梳得很整齐,一身名牌的颜色搭配得天衣无缝,脸上有着东方式儒雅的微笑。平知道这就是对方公司的经理秋。

  
不知道为什么,秋的出现让平的心脏跳动得有些快。面对秋伸过来的右手,在生意场上自由驰骋多年的她居然像高中女生那样脸上涌起一片红潮。

  
“我可以请你吃饭请罪吗?为公司里这两个不懂事的部下。”秋的笑容里有一种很模糊的东西在闪动,平知道那是期待。

  
晚饭,约在锦江饭店的餐厅。邻窗的位置,暧昧的烛光,红艳的玫瑰以及晶亮的香槟。平穿得很简单,本身她就是一个喜欢打扮和讲究装着的人。但看着出秋刻意地修饰过,头发梳得一丝不乱,淡蓝色的圣罗朗衬衫配上深蓝色的意大利产的领带,就连手腕上的金表,也是蓝底银钻的。

  
平低着头,笑。笑他的郑重其事,也笑他的一丝不苟。

  
“我是一个唯美主义者,出门前总是要好好打扮一番,对服饰更是这样,要是买了一件衣服,找不到鞋配,我会跑遍世界找那双鞋。今天见你,我可花了三个小时。”秋很认真地说。

  
一个男人怎么会如此修饰自己,如此讲究自己的外表?平有些惊讶。隐隐地,她感觉到了彼此的距离,她为自己着装的随意而自愧。

  
餐厅里响起了音乐,很曼妙的前奏,很朦胧的唱法,是当时流利的歌曲。“等待著你,等待你慢慢的靠近我,陪著我长长的夜到尽头,别让我独自守候……”两个都沉默了下来,不知道为什么有一种很微妙的空气在两个人之间流动,平感觉秋的逐渐炽热起来的目光。

  
窗外,逐渐斑澜和明亮起来的上海。那不算是一个精致的城市,但在星星点点的灯光透出一种期待,一种未来。“上海是一个有着等待气质的都市,等待着希望,等待着机遇。我喜欢有这种气质的人和事。”秋就这样握住了平的手,平的手指在秋温暖的手掌心里像一只小兔子一样不安而胆怯。

  
不久,平回到了东京。而秋每个周末都会飞到东京见她,穿着名牌的休闲服为她做一餐晚饭。有时是法式牛排,有时是意大利亚面条,平渐渐习惯了有秋的周末,也习惯了他的精挑细选的服装和不断变换的名牌香水味道。平想,这也许就是爱情吧!爱情就是一种从好感变成习惯的过程。

  
平努力地让自己成为一个精致的女人,她知道秋对生活的每个细节都是苛求的。她等待着,秋为自己放弃完美的追求,也等待自己慢慢改变,趋于完美。她决定如果有一天,当她成为了秋理想中的女人的话,她就会完完整整地把一生献给他。平总是对秋说:“现在还不是时候。”“再等等吧!”而这一切,在秋的眼里,便成了一种托辞,让他孤独,也让他伤心。

  
秋一次又一次地独自游荡在东京上野的街头,看着山手线,崎京线,常磐线在一片山景中停了又走,去了又来,一片穿梭流动的灯光发出如此空洞而孤独的声音。一个人,秋感觉冷。

  
陪酒酒巴里的女人是美丽而温存的。暧昧的烛光、金黄晶莹的酒杯、香吻和抚摸……半醉的世界里他不再为自己的失败感觉伤心。有一个来自台湾的三陪女在细声细气地唱着:“等待著你,等待你默默凝望著我,告诉我你的未来属于我,除了我别无所求,你知道这一生,我只为你执著,管别人心怎么想眼怎么看话怎么说,你知道这一生,我只为你守候,我对你情那么深意那么浓爱那么多……”秋深深地感觉疼痛,原来等待是如此地磨人。

  
秋渐渐失去了前往日本的理由,直到最后连平也感觉到了秋的淡漠和伤心。

  
在东航的班机上,一个穿着妖艳的女人找到了平,脸上是带着挑战的微笑:“你是平吗?我是秋的女朋友。”从女人的举止和穿着上,平马上意识到那个女人是酒巴的三陪女郎,但她还很礼貌地握住了对方的手以示友好,努力让自己不动声色。

  
机舱外的东京在飞速地向后退移,小到只看到一片微弱的灯光,平想起秋最后的通谍:“如果这一场等待落空的话,我是谁都会选择的。”说这话时,秋的目光闪着绝望,就像机舱外那片渺茫的灯光。

  
耳边响起了航空公司为旅客们准备的音乐节目:“等待著你,等待你轻轻拉我的手。陪着我长长的路慢慢走,一直到天长地久。等待着你,等待你紧紧拥抱著我,告诉我你的心里只有我……”胸口有撕裂般的痛疼。平感觉一阵从未有过的虚空,那是美好随风而逝的零落感。

  
脸颊上,一片温湿的痕迹。

  
平再也没有见过秋,不接他的电话,也不回他的电话。以示对秋,也是对自己的惩罚。的确,平不能原谅地自己的错失,更不能原谅秋在这场等待中成为一个逃兵。

  
十年的时间好像走马灯一样的逝去,好像各种经历已经淡漠了这场等待,偶尔想起来也不再有伤痛。平认为自己已经不会再爱了,她不会再想起秋,不会想起他的任何承诺和约定,她想自己已经是一个坚持无比的女人。直到最近瑞金医院医生强迫其住院时,平还是微笑着的,她静静地听着医生对她重病的宣判。

  
回家的路上,平有些脆弱,她莫名其妙地哼起了十年前的那首老歌。曲调还是那么熟悉,歌词却已经记不全了,只记得有一句话:“等待着你……不管他喜还是悲,苦还是甜,对还是错,永远爱我。”第一次和秋约会时,餐厅里飘逸着的就是这首歌曲。

  
秋的微笑再次出现在眼前。一丝不苟的穿着,慢条斯理的语气……一切都是那样清晰,一切都好像发生在昨天,从来没有被岁月洗涤过。这时,平才了解,对于秋的思恋从来没有一刻离开过自己的心,只是时光把它埋藏在灵魂最底层,让她可以不再疼痛。

  
拨响了十年前的那个熟悉的电话号码,平的心跳依然不太均匀。

  
电话那头传来了她曾经静静等待的声音:“是平吗?我还记得你的声音,知道吗?我一直在等你电话,这一等,就是十年。”秋的声音好像隔了一生一世般的,遥远而又亲近。

  
那一瞬间,周围一片宁静,平听到了时光流动的声音。

  




 回复[1]: 蒙太奇的美 xuezi (2006-07-06 11:15:06)  
 
  唯美男人和精致女人的邂逅

  

 回复[2]:  郭向宣 (2006-07-06 11:33:53)  
 
  是真实的故事

  
女人到现在还没有结婚.

  
一场错过不知以后会不会有情人终成眷属

  
还有谢谢学子!

 回复[3]:  xuezi (2006-07-06 11:56:18)  
 
  谢谢郭老师的文字。

 回复[4]: 献花 陈某 (2006-07-06 13:12:09)  
 
  

 回复[5]: 也献花吧, 唐辛子 (2006-07-06 15:30:44)  
 
  因为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因为不明白既然相爱,为什么还偏偏却要等待。

 回复[6]:  郭向宣 (2006-07-06 15:54:20)  
 
  不知不觉相爱

  
无奈无悔等待

 回复[7]:  陈梅林 (2006-07-06 15:58:25)  
 
  这样的爱有点畸形吧?

 回复[8]:  郭向宣 (2006-07-06 23:18:59)  
 
  到底是陈小姐,精避!

  
说实话,我不太喜欢用三个小时打扮的男人.

 回复[9]: 理解 一蓑烟雨 (2006-07-08 10:47:46)  
 
   为了一个喜欢的男人,等待十年。我相信,因为我也是一直在等他,为之喜为之忧,今天一惊,居然也是进入第十个年头了。不知这份等待何时才有结果。但我期待,即使那一天我也两鬓斑白……

 回复[10]: 3个小时太过分了吧? 校长 (2006-07-09 00:16:54)  
 
  回复[8]: 郭向宣 (2006-07-06 23:18:59)

  
到底是陈小姐,精避!

  
说实话,我不太喜欢用三个小时打扮的男人.

  
--------------------------------------------------------------------

  
同意!30分钟都长!

 回复[11]: 回校长的话:听说许多女人花妆也不过十分钟. 郭向宣 (2006-07-10 12:28:30)  
 
  

  
回校长的话:听说许多女人花妆也不过十分钟.

  
但我还是为事隔十年,秋可以马上听出平的声音而感觉震动.这是一个很小的细节,但是女人总是会被这种小细节感动的.作为旁观者,我不喜欢秋这个台湾人,但是我还是为了十年来,他都记得平而感到有些感叹.

 回复[12]: 看向宣文,感动后的感叹 魏来五道 (2006-10-10 22:01:59)  
 
  郭老师的文笔细腻婉约,给人带来点点淡愁.平爱上了会天衣无缝穿着名牌的秋,还有他的厚道平等待人之心.那么他的学问智慧没有挖掘.衣服是外在美,学问与品德是内在美,还要身体健美,才三美具呀.这可能是大上海都市时髦派的审美观吧.

  
但是我常想台湾福建人两广人偏多出商才及富豪,上海人多出各类业务尖子,江苏人多出官,浙江多出师爷与老板,...都是俊杰辈出之处.但台闽粤人爱吃高蛋白海鲜荤菜,不易消化,常害消化系统,脾胃是后天之本,决定人长得帅不帅.上海及不少江浙人三餐不离糖菜,常塞肝损胃,眼易近视,肝心易伤,血不养荣,夜睡梦多,脸色发灰偏黑者不少.严格地说重糖重油的江浙上海菜也不是那么营养人身心的.以上地方帅哥不是那么盛产.产出了也易坏脸色.如果生长在山东,中原或东北一带,从小吃了最营养的五谷杂粮,挺拔伟岸的白马王子倒不少,亭亭玉立的美眉就更多(但不易比上大上海城市姑娘的小资情调与学养),君不见河南农村来了位1.78米的马艳丽,就力挫群芳,当上了上海的第一模特儿了吗,连陈良宇以上海一把手之尊也拜在其石榴裙下了,由此来看,平与秋都有点身体病,加上相思之愁,所以进了瑞金医院,也不奇怪.还是陈梅林编辑观千剑而识器,一句老辣点破----畸形.

  
还想说,不知谁比喻恋爱就象到一片麦田去寻一棵最好的麦苗,一直走,不准回头,(喻时不倒流),总以为更好的后面还有,就错过了机缘,...当断不断,反为其乱.俗话说,过了这村就没此店了.生活很难吃后悔药的.

  
再大胆猜想一下,平就是郭老师的影子吧?

 回复[13]:  雪非雪 (2006-10-10 22:08:35)  
 
  这个故事令人想起那个美国电影《幸福的条件》里的富豪男主人公——他用一百万买一夜的理由就是“再不能错过我喜欢的”。正是这个理由使得人们接受了这个“花重金买女人一夜”的故事,否则还不知有多少观众喷出愤世嫉俗的正义唾液来。

 回复[14]: 一蓑烟雨任平生,也无风雨也无晴 风 (2006-10-11 09:33:28)  
 
  莫听穿林打叶声,

  
何妨吟啸且徐行。

  
竹杖芒鞋轻胜马,

  
谁怕?

  
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

  
微冷。

  
山头斜照却相迎。

  
回首向来萧瑟处,

  
归去,

  
也无风雨也无晴。

  


  
一蓑烟雨!真是好名字。上面这首《定风波》,连风都被定住,常常忍不住望之而发呆,真是“也无风雨也无晴”。

  
十年,十年。人生又有几个十年。

  
风不认为是“秋在这场等待中成为一个逃兵”。换位想想,也许是一种自信的失落,某种意义上的“君子成人之美”。

  
动情的男人,往往把对方看成白天鹅。同时又怕自己是个癞蛤蟆,配不上,无论多优秀的男人都常常会如此。一次次的被婉拒,一次次的托辞,会把那点儿用勇气支撑的信心一点点地削掉。就像用小刀,一丝一丝地。每一次都不起眼,但猛然回头一看,就只剩下一条细微的芯了。到最后就真的认为自己是个癞蛤蟆了。“君子成人之美”,癞蛤蟆就自动走开了,先去放纵发泄,逢场作戏。然后,通常会慢慢地开始另一个故事。

  
十年之后还能保存有一点点信心一点点期盼的,万人难得一二。平千万别再放过,否则对不起自己,也对不起那个秋。

  

 回复[15]: 滿長的 zhongbei (2007-04-28 15:36:40)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随笔
    来日后第一次和台湾人干架 
    趣味根底 
    数秒的风度 
    像牛河那样活著 
    有一个女人叫阿吉 
    加减人生 
    手机 男人 
    领悟余白 
    蝴蝶飞吧 
    角色呼叫转移 
    再见 祝福的开始 
    回国消费何时才能安心? 
    迷失的“1”和执着的“0” 
    如果我是刘德华..... 
    感知幸福过一生 
    一个人的事 
    有感于小四不认错 
    上海的漫长等待 
    乡 情 都 市 
    坠落梦想成全爱 
    午后的歌 
    在春天里拜访梵高 
    爱情,签约一年间 
    丢失年龄坐过站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