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向宣 >> 随笔
字体∶
坠落梦想成全爱

向宣 (发表日期:2006-05-30 15:52:16 阅读人次:1564 回复数:15)

  最近得知三木自杀的消息。朋友说,他死的那一天,富士山脚下阴霾密布,出事的车骸笼罩在一团浓灰色的死亡气息中。

  
三木是一家CI设计公司的社长,在80年代曾风光一时,90年代随著日本泡沫经济的崩溃,他的事业也逐渐走了下坡路……尽管这么多年来,他努力地想拨转船头,但是最终没有逃脱那深黑无底的惨败漩涡,最终他在富士山的半山腰将车开足马力,冲向青灰色沉郁的夜空,这是他人生的最后一次选择。

  
在富士山的脚下,有人发现了他那辆已经变形的汽车,车里是他和他年青美貌的妻子,他的妻子在家中留有遗书。遗书上写道:“爸爸妈妈,我是心甘情愿陪著这个男人一起去死的。”他们俩没有孩子,身后留下的只有巨额的欠款和朋友们的唏嘘。

  
三木自杀的消息从日本传到上海,又从上海传回了东京。丈夫在越洋电话里只说了一句:“还记得三木吗?他和妻子一起自杀了!”语气沉重而又伤感。

  
挂了电话的那一瞬间,我还以为自己听错了,那个朝气而又勤奋的三木难道真的如此轻易地结束了自己的生命?他的妻子居然也这样跟著他迎向死亡?她有没有恐惧害怕?有没有后悔犹豫?

  
认识三木是9年前。当时,我在上海一家中日合资的CI设计公司担任文字策划。听说日方投资人是一个叫三木仁的日本人,但就职半年从来没有见到其真身。三木来上海是为了竞争朝日啤酒进入中国的全面策划。他跟著中方经理走进办公室时,一脸的笑容,用很响亮又很蹩脚的中文招呼:“你们好!辛苦了!”中等身材,花白的头发一丝不苟地梳成一条小辫,穿著格子花纹的名牌西装,领带很有型,他的目光炯炯地望著我们每一个人。第一印象,我觉得他是个很有气质的日本老头。

  
在讨论啤酒的宣传广告的时候,他这样说:“日本现在很流行这种啤酒电视广告,就是让广告代言人喝酒,拍下他喉头蠕动的瞬间,录下他咽酒时很过瘾的‘咕嘟’声,就是这样……”他操起一杯酒,就往嘴里灌,不想被呛到,啤酒随著他的咳嗽声喷洒了出来,大家都笑成一团,但他却很认真地申明:“就是这样的,仅作参考。”这就是他,在工作中永远一丝不苟,精益求精。为了得到这笔生意,他可以通宵达旦地工作,他做的策划比任何人都出色,出谋划策的时候,他的脑子转得比任何人都快。

  
三木很自豪自己妻子的美貌,在餐桌上,经常可以听到他谈起自己的妻子如何漂亮,初见她时他是如何地惊艳。我见过他的夫人,个子很高,很丰满的鹅蛋脸,一双带著水气的大眼睛,毫不做作的嘴唇,头发松松地束著一条长长的麻花辫。这种当时只有农村山里的姑娘才会梳的发型由她一弄,却显得异常洋气和可爱。她好像有些怕羞,因此行事总是低调,努力地不引起大家注意。在上海工作时,她一直缩在经理室外面的一张小办公桌边上打电话,和各行业的日本客户联络。说话的声音轻甜,笑容淡淡的,澄清的眼睛有一种很自然的谦卑稳当。

  
她是三木的第三任妻子。在这之前,他已经有了两次的婚史。公司有人在背后说,她如此年青娇美,跟上三木这种“二婚头”一定瞄上了三木的钱。但我从中方经理那里了解到:三木夫人跟上三木的时候,三木的CI设计公司已经开始亏空,而他也在外面频繁举债。曾在80年代末兴旺一时的CI设计公司不断缩小规模,从高档的办公区搬到普遍地段,然后移至平民居住区……员工也由原来的几十人减少到几人,最后就只剩下了三木夫人一个人,为他接听电话,打字,修改策划,还有沏茶倒水……但从来没有人听到她有任何怨言。

  
我丈夫在生意上与三木有很深的接触。在我离开广告公司后,他仍与三木在数个项目上有著直接合作。他时常对我说:“三木的妻子是一个很标准的日本女人,默默地爱著自己的丈夫,男人有这样的女人,怎么样的难关都会有勇气闯过。”

  
但万万没有想到,三木自杀了。

  
很多朋友为他叹息,说:“其实,他要是可以放弃自己的追求,举债初期就到广告公司当一名普遍职员,也不至于如此。他的夫人也是傻,为什么不早一些提醒丈夫抽身呢?竟然看著自己丈夫就这样为了一个很难圆的梦,如此辛苦受累,如此身陷泥沼。”但是我能理解这种无言的深爱。我知道三木夫人的深爱中一定包括著丈夫所有梦想和追求,她了解丈夫一旦失去梦想,也就意味失去了真正的自己。她爱上这个男人,就只能成全他,帮助他,把成全他的梦想当作自己的梦想。当他梦想崩溃的时候,她的梦想也随之崩溃,于是,他们共同选择了死亡,并携著手走完了最后的一段路程。

  
我无从知道,从东京开车到富士山的这一路,他们夫妻俩的心情是怎么样的?但我相信,他们内心都不会寂寞。在车子飞向天空的那一瞬间,他们也许听到了结婚时在牧师面前许下的誓言:“我愿意和他(她)相伴一生,无论顺境或逆境,富裕或贫穷,健康或疾病,永远敬爱忠诚珍惜对方,直到死亡将我们分开。”

  


  




 回复[1]: 一声叹息 陈某 (2006-05-30 16:07:33)  
 
  

 回复[2]: 真难过,却又 唐辛子 (2006-05-30 16:37:17)  
 
  为这样的二个人感觉到一种温暖,只要能在一起,哪里管它是富还是穷,生或是死呢.

 回复[3]:  郭向宣 (2006-05-30 18:53:53)  
 
  谢谢两位捧场!

  

 回复[4]:  陈梅林 (2006-05-30 19:04:54)  
 
  人间真爱,竟成绝唱.

 回复[5]: 谈两点读后感(略微唱点异调)—— 东京博士 (2006-05-30 20:33:29)  
 
  1。道連れ的凄美的爱情故事在日本很多,这是有文化根基的,也是日本人的生死观中隐含着的独特的美学观点——忍耐,献身。这就是人生的最高境界,渡边淳一的《失乐园》的最后的华彩乐章就叫“至福”,多么准确的汉字啊,可惜我的中文词组居然不能自动翻出它。

  
2。因为垃圾问题和自杀者的问题,富士山没有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与讲卫生程度不太精细的中国人相比,日本人几乎到了洁癖症的水准,可是小处着眼的日本人,为何就不能考虑自己的自杀污染了活人的环境?这也是一种要求环境的道連れ?

 回复[6]:  郭向宣 (2006-05-31 09:45:36)  
 
  陈小姐的文章也经常拜读,谢谢你光临寒舍!

 回复[7]:  郭向宣 (2006-05-31 09:48:52)  
 
  博士到底是博士,的确有独到的见解!异调唱得还真的不错!

 回复[8]: 你喊她陈小姐,我喊她陈大姐,但明显的我又比你大,这不乱套哦。。。 东京博士 (2006-05-31 10:10:06)  
 
  

 回复[9]: 博士上班老空合 陈某 (2006-05-31 10:34:52)  
 
   干活去

 回复[10]: 细碎事,鬼子干。 东京博士 (2006-05-31 11:01:33)  
 
  我来这么多年了,还自己PG翘老高什么都干,有那么惨吗?干俺们这行的你懂,マルチスレッド処理。

 回复[11]: 彼此彼此 陈某 (2006-05-31 11:23:03)  
 
  文盲我要向博士学习。 我这里关键的东西我还是要自己做。

 回复[12]: 你是[文忙],我是[不是]。 东京博士 (2006-05-31 11:38:31)  
 
  

 回复[13]:  郭向宣 (2006-05-31 12:36:35)  
 
  你们一个文忙,一个マルチスレッド処理,我整个就是网盲,咋办呢?

 回复[14]: 继续 邓星 (2006-06-01 17:51:43)  
 
  好热闹啊,鼠。写得很有感觉,继续继续。

 回复[15]:  郭向宣 (2006-06-01 20:02:41)  
 
  谢谢!明星姐姐Q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随笔
    来日后第一次和台湾人干架 
    趣味根底 
    数秒的风度 
    像牛河那样活著 
    有一个女人叫阿吉 
    加减人生 
    手机 男人 
    领悟余白 
    蝴蝶飞吧 
    角色呼叫转移 
    再见 祝福的开始 
    回国消费何时才能安心? 
    迷失的“1”和执着的“0” 
    如果我是刘德华..... 
    感知幸福过一生 
    一个人的事 
    有感于小四不认错 
    上海的漫长等待 
    乡 情 都 市 
    坠落梦想成全爱 
    午后的歌 
    在春天里拜访梵高 
    爱情,签约一年间 
    丢失年龄坐过站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