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向宣 >> 随笔
字体∶
爱情,签约一年间

向轩 (发表日期:2006-04-12 20:45:27 阅读人次:1764 回复数:1)

  那场失败的爱情是不是已经彻底过去了?在心里了无痕迹?最近,有没有在等待一种改变?最近,你的心情快乐吗?过去就让它过去吧,一切还可以重头来过……和依琳的电话通了一个多小时,流露了太多的牵挂,交流了许多感慨。眼前再次浮现去年圣诞依琳站在满是音乐和灯光的夜景下的孤独身影,那天是“他”与她相恋的一年纪念日,那天也是她刚刚结束了一场契约式爱情的日子。她没有哭,只是沉默收拾起行装,从起点又回到了起点。

  
和依琳相识是在日本生活的第三年,由于彼此年龄相近,在国内又毕业于同一所大学,所以很快就亲近起来。我是中文系毕业,她是日语文学专业,所以两人在一起时的话题最多的是日本小说。她经常会推荐我看各种正在流行的文学作品,她说:“要是生活中的爱情,也能像小说里一样精彩就好了!”

  
林真理子,就是她推荐给我的日本畅销女作家。她的短篇小说集《东京爱情》曾是依琳大加赞赏的书。我很喜欢其中一篇爱情小说《一年后》,讲述的是一个都市女孩惠理子在失恋后,巧遇一位有女友的英俊男人田村,并在田村女友去美国的一年间与他定下了爱情契约,她对田村说:“仅仅是这一年,能和我恋爱吗?”……林真理子用极为朴素的语言道出了都市人对爱情的迷茫和不可思议的错失。看完小说,我居然泪流满脸,不顾夜已深静,提起电话就给依琳挂了电话:“怎么会有这样的爱情,难道东京人是这样子恋爱的吗?”

  
电话那头传来依琳没有起伏的声音:“什么事情不可能发生?爱情可以用固定的名词解释去诠释的吗?”

  
后来,听说这部小说被拍成了电影,由当红的广告女王田中丽奈主演,导演是拍广告出身的市川准。我和依琳冲到涩谷的娱乐CQN影院观看。坐在灯光昏暗的电影院里依琳的脸色有些凝重,表情有些忐忑,她的手无意识地抓着放在长裙上的手帕,紧紧的,有些神经质。

  
电影没有能超越过原著,这有些令人遗憾。但我发现依琳哭了,捏在手里的手绢被眼泪打得透湿。

  
涩谷的电影院楼下有一个玻璃瓶式的意大利亚餐厅。在那里,依琳第一次向我诉说她和男友的故事。她的男友是公司的上司。有一个14岁的儿子在英国念书,妻子也随儿子到英国陪读,说是要等上高中后才会回日本和丈夫一起生活,于是依琳就成了上司寂寞日子里的情人:“去年圣诞开始的,他给我租了很漂亮的公寓,房租的合约是一年,他说他无法保证一年后的事情,因为他的老婆要回来了。”

  
依琳说,一开始她不在乎长久,本身她就是一个只看着今天的女人。只是 “他”很出色优秀,而自己也没男朋友陪,两人就走在了一起,无所谓爱,也无所谓不爱。“但现在算算,一年的生活只余下三个多月,心里就有些慌张,好像一下子会什么都没有。好像这场感情有些太过冰冷,像签下的合约,一年生效,过期作废,但是每天朝夕相处的感情,居然比一时的心动更让人无法割舍,就像点滴之水汇成了排山倒海的洪流,挡也挡不住,收也收不回我不知道怎么办?真的不知该怎么办?”

  
窗外是热闹非凡的涩谷大街,欢笑音乐和狂欢的人群,我看着依琳的目光就在这样的街景中荒芜。餐厅里飘着Susan Osborn的《Love Is More Than This》,高音处美得有些凄凉。

  
圣诞节来得很快,依琳选择搬家。我想她一定和小说《一年后》里的惠理子一样做过了千万遍的努力,也一定问过那个男人“你为什么在这一年里要和我在一起?仅仅是因为寂寞吗?”之类的傻话。我去代官山帮依琳搬家的时候,依琳对我苍白地笑笑:“我的爱情,只签约了一年。”

  
步入流转着彩灯和圣诞音乐的街头,依琳的侧影让人怜惜。我想,任何女人在此时一定都会有同样的表情,产生同样的绝望和无奈。只是电影《东京万寿菊》中惠理子在最后的镜头里微笑了,说:“这一年过得真好!”不知道什么时候,依琳也能洒脱地面对这仅有一年期限的爱情契约。

  
一个CM新闻发布会上,我巧遇了《东京万寿菊》的导演市川准,无意中聊起了那部电影。我问:“为什么要把片名改成《东京万寿菊》?导演是不是有什么特别想法?”市川导演说:“万寿菊的人生只有一年,在这一年里开花、结果,然后凋谢,它的香味很特别,就像那场爱情。其实并不是每一场爱情都能天长地久的。像万寿菊那样短暂地开放,然后迅速枯萎的爱情在现代的社会却是到处可见的。”是的,这个城市的年青人已经放弃了那个永恒的爱情的神话。可以相互取暖,便成了爱情的基础。每个人生活的脚步都如些匆忙,没有人会为爱情停留,我听到这个城市的年青人在说:“在我还没有结婚前,我们俩相处吧!”;“在回家乡之前,我们同居吧!”……因为有了时间之约,爱情就像那生长在道边的万寿菊,一年一谢,短短的生命无法与人们对情感的淡漠抗衡。

  
回家路上,我给依琳挂了电话:“那场失败的爱情是不是已经彻底过去了?在心里了无痕迹?最近,有没有在等待一种改变?最近,你的心情快乐吗?过去就让它过去吧,一切还可以重头来过……”和依琳的电话通了一个多小时。

  
马路上,我恍惚看到有一个与依琳很相似的女人迷茫地行走在这个都市的街道,在惠比寿的十字路口,她忽然停下脚步,向四周张望,脸上一片遗失的虚无,像是在找寻,也像是在思索。

  
她到底遗失了什么?




 回复[1]: 祝贺 陈某 (2006-04-12 21:21:19)  
 
  你学会贴文章啦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随笔
    来日后第一次和台湾人干架 
    趣味根底 
    数秒的风度 
    像牛河那样活著 
    有一个女人叫阿吉 
    加减人生 
    手机 男人 
    领悟余白 
    蝴蝶飞吧 
    角色呼叫转移 
    再见 祝福的开始 
    回国消费何时才能安心? 
    迷失的“1”和执着的“0” 
    如果我是刘德华..... 
    感知幸福过一生 
    一个人的事 
    有感于小四不认错 
    上海的漫长等待 
    乡 情 都 市 
    坠落梦想成全爱 
    午后的歌 
    在春天里拜访梵高 
    爱情,签约一年间 
    丢失年龄坐过站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