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向宣 >> 小说
字体∶
离天堂最近的那棵梧桐

向宣 (发表日期:2007-05-28 15:34:48 阅读人次:1688 回复数:11)

  晴美跟随父母出国的那天,我瞒著家里人去机场送她。空荡荡的机场大厅里,晴美穿著天蓝色羊毛连衣裙,踩著一双白色的低筒靴,看上去既伤感又单薄。在众目睽睽下,她飞奔向我,纤细的手臂紧紧地箍住我的腰,泪水染湿了我前胸的衣衫。我为她准备了一条白色的纱巾作为告别的礼物,这条丝巾花费了我所有的零用钱。我把纱巾塞到晴美的手里,在她耳边道了千万句“珍重!”,晴美流著眼泪说:“明伟,我一定会再回来看你,我们在那棵梧桐下相见。”

  
那年,我们十七岁。我的初恋,随著晴美渐行渐远的蓝色背影和不停挥舞的白色纱巾,永远地锁在了我记忆的深处,定格在那个感伤的秋天。

  
接著便是剑拔弩张的高考复习。排山倒海的复习题和接连不断的模拟考试,让我暂时淡忘了离别的愁楚,也淡忘了那个梧桐树下的约定。在高考结束的那个晚上,我收到了晴美来自东瀛的信。信纸上印著雅气的梧桐树叶,熟悉而又娟秀的字体让我心升温暖。晴美问我:“你还记得那棵离天堂最近的梧桐树吗?”

  
“天堂”是我们中学附近的网吧。我和晴美经常在放学后偷偷在网吧门口的梧桐树下约会,然后牵著手去网吧玩游戏,听音乐,看电影……也是在这棵梧桐树下,我们有了第一次的亲吻,我清晰地记得,晴美温润的唇间带著梧桐树叶清新的芬芳。晴美说:“即使我们分离于地球的两端,也要想办法回到这里相见。”晴美说这话时,我的心情有些黯然,因为我晓得她的父母正在为赴日移民做著准备,分离已经进入了倒记时的程序。

  
这一场爱情,从一开始就知晓了最后的结局。也正因如此,我没有给晴美回信。

  
我考入市里的名牌大学,开始了四年肆意挥霍青春的大学生活。我有了新的女朋友,她留著晴美一样的长发,有著晴美一样温婉的眼神。我们商量著毕业以后结婚,并尽早地在这个城市买一套房子。

  
每年的11月3日,晴美离开这个城市的日子,我都会收到晴美的来信。信里她问我,记不记得那棵离天堂最近的梧桐?她的信都被我收藏进上锁的抽屉,不相信她真会回来,也不愿打破目前已成现实的生活。

  
毕业后的第一个金秋十月,我突然又收到了晴美的来信。信里,她说:“我要回去,我要去见你!我想念你,我已经买好了回国的机票,我希望11月3日在那棵梧桐树下可以见到你。”我无法理解在通讯事业如此发达的今天,晴美为什么执著地选择写信这种最古老的方式来表达思念和喜悦?但收到这封信时,我着实兴奋了一阵。多年前,晴美唇间弥漫的树叶芬芳再一次包裹了我……

  
11月3日,我背著女友来到那棵离天堂最近的梧桐树下。细沙般宁静的夕阳下,那棵梧桐还像五年前那样枝繁叶茂,郁郁葱葱。在梧桐树下,我看到了那熟悉而又亲切的蓝色背影,晴美依然是那件淡蓝色的连衣裙,依然踩著白色的低筒靴,脖间系著我临别时送她的那条白色纱巾。不知道为什么?我的眼泪涌了上来,以往的种种美好记忆都在这一刻像洪水般地倾泻过来。重逢、守约,原来是一件那么美丽的事情。

  
我们的双唇融接在了一起,好像一生一世只是为了这一个重逢时的吻。我忽然清楚地意识到,虽然我那么理智选择淡忘,但晴美从来没有从我的生活中走开,就像她给我的每一封信那里,被我收在心深处的抽屉里,永远珍藏。

  
我们又像五年前那样牵着手走进“天堂”,在网吧里一起玩跳棋的游戏,一起听五年前彼此都喜欢的情歌,一起重温一些纯情的旧电影。晴美把头靠在我的肩上,柔软的小手包裹著我的手指,热热地发烫。那一晚,我没有回家,把晴美带进了宾馆。在黑暗里,晴美娇小的身体白得有些刺眼,我把她搂入怀中,她像绵羊一样温顺,在她的呼吸声中,我听到了晚风轻摇梧桐枝叶的声音,闻到了梧桐枝叶的幽幽芳香。我沉醉了,沉醉在怀旧的情绪中,也沉醉在微微的心疼中,此刻,我只想著永远和晴美在一起,永远不再分离。

  
激情后的朦胧睡意中,我感觉到晴美冰凉的手指轻轻地划过我的胸口,听到她深情的呢喃:“谢谢你,陪我恪守了这个美丽的约定。谢谢你!”

  
晨曦透过窗帘把我唤醒,我惊讶地发现自己居然独自裸身躺在宾馆的床上。晴美已经没有了踪影,不!是屋里没有她一丝一毫的痕迹。我心慌意乱地跑到宾馆总台:“小姐,有没有看到昨天和我一起登记入住的女孩?”

  
总台小姐瞪大眼睛,一脸的惊讶:“先生,您在说什么呀?昨天您是一个人来这里的呀。不信,你看我们的住宿登记表!”

  
“乱说!”我浑身的血液全都倒流入大脑,耳边一阵嗡嗡地鸣响。

  
冲出宾馆,我又飞奔去了“天堂”网吧。

  
网吧的服务员笑容可掬地说:“的确,先生你昨天是一个人来的,坐在角落上的位置看著网上电影,听著网上歌曲。你还要了两瓶雪碧,但你只喝完了一瓶,另一瓶动也没动。”

  
不会的!不会的,一定是他们搞错了。我开始在这座城市里寻找,疯狂而又执拗。我拨打所有宾馆的电话,寻找有没有叫李晴美的客人入住,我找出晴美寄给我的信,按寄信人地址一连发出了十几封信,却毫无收获。

  
难道真是我精神错乱了?要不,就是撞鬼了?正当我心灰意冷的时候,一封来自东瀛的信静静地躺进了我的信箱。

  
迫不及待地打开,居然是晴美母亲的来信。

  
“明伟同学,你好!我是晴美的母亲。首先让我告诉你一个让人悲伤的消息,我的女儿,可爱的晴美已经离开人世了。她原准备11月3日回国与你相会,但是就在前往机场的路上发生了车祸,她的大脑受到了严重的撞击,一直昏迷不醒。11月4日凌晨,她的心脏停止了跳动,但是让人匪夷所思的是,就在离开人世前的那一眨那,她的脸上露出了从未有过的甜蜜和满足的笑容。

  
我们在她死后收拾遗物的时间,才知道她有每天写博客的习惯。我们现在把她的博客告诉你,希望你也能去看看,因为里面记录了她对你的思念……她已无法回国与你相逢,你就把阅读她的博客当作一次美丽的重逢吧。”

  
信纸从我手间飘落,我的大脑乱得像一团麻绳,我无法理解所发生的一切,更无法相信那次美丽的重逢是我精神错乱时的一场幻觉。天知道,我是如何走出家门的,等我清醒过来时,我已经站在了“天堂网吧”门口。我走了进去,坐到了五年我经常与晴美一起上网的位置上,按照晴美母亲告诉我的地址进入了晴美的博客。

  
博客的名字叫“离天堂最近的那棵梧桐。”

  
我一篇篇地读下去,我读到了晴美没有收到我信的寂寞,也看到了晴美只身在东京的孤独,更了解了她对天堂前梧桐树下那段情感的思念。在最后一篇日记,也就是10月30日的那篇日记里,她记录了一个梦。梦里和我在梧桐下相拥接吻,在网吧里上网听音乐,在宾馆里缠绵激情……一切都和11月3日那天发生的一模一样。在文章最后,晴美写道:“谢谢你,明伟,和我一起守候了这个重逢的约定。”

  
走出“天堂网吧”,我恍然像做了一场美丽的梦。当我抬头仰望那棵梧桐老树,发现在参差的树枝上系著一条白色的纱巾,在晚风中,纱巾轻柔地飘扬著,宛如五年前晴美告别时挥动的那层层深情的不舍。

  




 回复[1]:  蛇 (2007-05-28 16:16:48)  
 
  两个人在同一天,做了一个同样的梦,还是春梦,哈哈,好玩! ~~~

 回复[2]:  邓星 (2007-05-28 17:33:34)  
 
  最好的是题目。。

 回复[3]: 是啊,好题目 陈某 (2007-05-28 17:52:03)  
 
  文章慢慢再看。 正忙着……

 回复[4]:  依莫托 (2007-05-28 20:10:26)  
 
  写得真好!伤感而纯情。是我现在的心情。要送花给你。

 回复[5]:  久夏 (2007-05-28 23:03:17)  
 
  不过,有点吓人。。。

 回复[6]:  向宣 (2007-05-29 17:27:53)  
 
  邓姐,只有题目好呀

  
太严格了吧

  

 回复[7]:  向宣 (2007-05-29 17:28:23)  
 
  依莫托:

  
谢谢你的鲜花

  

 回复[8]:  向宣 (2007-05-29 17:29:06)  
 
  久夏,这可是聊斋呀,聊斋不吓人,不好玩的

 回复[9]:  邓星 (2007-05-29 19:08:28)  
 
  通体么,也算好的,不过是做作得好,还是题目拽得最有样。。

 回复[10]:  小小鸟儿 (2007-05-31 16:43:16)  
 
  明明知道是故事还是很感动!在办公室里我忍住了眼泪。

 回复[11]: 谢谢小鸟忍住的眼泪 向宣 (2007-06-01 17:51:18)  
 
  谢谢你小鸟, 看来小鸟的感情很纯净的,纯净的心容易被感动。

  
为你的感动,献花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小说
    如水人生 
    离天堂最近的那棵梧桐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