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二子 >> 废话
字体∶
关于六四

二子 (发表日期:2009-06-05 13:11:45 阅读人次:2634 回复数:13)

  我想说,

  
每一个当年没有上过广场,没有见过军车的人,都想拼命得表现自己曾经或者至少是精神上曾经参与过,或者更加至少是从当年到现在一直在默默得参与这场运动。

  


  
其实这很操蛋。

  
我的意思说,如果你无法表达自己特别有情操的话,可以试着看看老中医。

  




 回复[1]: 二先生 四海为家 (2009-06-05 13:14:39)  
 
  

  
你不用看中医,直接去精神病院挂号就行了。

 回复[2]:  尚未注册 (2009-06-05 13:52:46)  
 
  to:二子

 回复[3]: 整死了是不对 馮建国 (2009-06-05 15:30:15)  
 
  儿子骂爹,爹打儿子。有那样的儿子必有那样的爹,有那样的爹,才有那样的儿子。谁是爹?谁是儿子?这几吧事儿说不清。整死了就是不对。。。。。。

 回复[4]: 本人是亲眼目睹六四的亲历者 林思云 (2009-06-05 15:40:09)  
 
  本人1989年6月4日,正在北京的六四现场,是亲眼目睹六四的亲历者哟。

 回复[5]:  小木樨花 (2009-06-05 16:52:37)  
 
   这会儿又冒出个爹来。

  
莫非中国人就喜欢认爹认娘的?

  
党是娘来政府是爹,这又当爹又当娘的也不容易哈。

 回复[6]:  待于泥== (2009-06-05 19:40:59)  
 
  二子.

  
你太偏激了点儿.

  
拼命表现也好,默默参与也好,有什么不对的?

  
在中国,你在六四这天穿件白衫,我都会对你叫声好,对于那分发写着1989---2009字样的白T

  
恤的,我更是从心里敬重了,因为当天下午他们就被请去喝茶了.

  
并不是非要在战场上拼杀过才是英雄.

 回复[7]: 其实这很操蛋 水双 (2009-06-05 20:49:40)  
 
  房东种过庄稼吗?织过布吗?

  
如果没有亲身经历过,就不能谈论的话,那你甭吃饭,别穿衣了。

  
其实这更炒蛋。

 回复[8]:  唐辛子 (2009-06-05 20:02:52)  
 
  呵呵。水双兄,不太同意你的例子。

  
并不是不能谈论。但一个没有种过庄稼,没有织过布的人,一定要跟别人说:我没有种过庄稼,没有织过布,但我在精神上曾经努力地种过庄稼或织过布来着---你觉得这个人是否正常呢?

  
唉~俺飘走了。东洋镜实在是个令人疲劳的地方。

 回复[9]: 俺也飘走了 水双 (2009-06-05 20:50:51)  
 
  

 回复[10]:  老赵 (2009-06-05 22:46:51)  
 
  呵呵

  
有一点可以肯定

  
代沟已经很严重出现

  
估计70末80初大多会支持二先生

  
对于本来就挺敬重的人,去了更敬重

  
对于该鄙视的人,只是这次不鄙视而已,呵呵

  
首先我一个不认识啊。哈哈,只是说而已

  
为啥非要一样呢。你们爱反清复明的继续反清复明改成立同盟会的继续同盟会

  
我们该支持共匪的继续支持共匪

  
不很好嘛

  
谁也没资格说教谁,谁也没资格指责谁改以那种方式做很个人的事情

  


  


  
汗。。。。。。。。

  


  
再汗。。。。。。

  


  
支持唐辛子一句,这几天也感觉这儿有点累,呵呵,几个月来一次轮回,

  
总要出些新话题,挺好,呵呵

  
嘿嘿,过几天就好了。。。。。

  

 回复[11]:  敬天爱人 (2009-06-05 23:36:08)  
 
  二子说的是有点偏激。

  
这场运动,参与过的不见得就怎么光荣,没参与的也不见得就讨厌民主。

  
正如隔壁林思云所言,这场运动并不一定算得上是一场民主运动。个人感觉中国人自古爱运动,就像喜欢热闹爱看别人打架一样。其实学生中又有几个懂得民主自由的含义,多半是本别的同学参与了,我也得参与,别的学校游行了我们学校也得组织去。最终导致全国各地高校,企业争相上街游行,那时候的标语,口号也是各种各样,无奇不有。所以同意林思云的观点,64运动即使成功了,中国也难以走上民主之路的。

  
但是,不管学生如何做的过分,政府动用军队,装甲车来屠杀都做的绝对过分。而且谓之为反革命暴乱,至今不能正确评价这场运动。这也是二十年后还有这么多人关心它的原因所在吧。

  
现在再反思64,感觉学生应该算是中共高层内部权力斗争的牺牲品。记得那时[河殇]是学校安排看的,5月18日的大游行也是学校组织去的。那时候学校的领导好像也弄不清楚上面的意图,政治忽左忽右。呵呵,扯远了。

 回复[12]:  老赵 (2009-06-08 22:33:46)  
 
  每年

  
总有这麽几天

  
这儿人说话不断线的不多

  
肯出来说得人里边

  
二先生和6个1比较不断线,。不管对错,人家自己那条线能自始至终

  
其余的,断线次数太多了

  


  
。。。。。。。。。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废话
    关闭 
    陈X 
    又被东博删帖子了,再贴 
    关于六四 
    这个地方流露出的 
    说点观感 
    关于西藏 
    屎盆子扣在谁头上? 
    别吵了 
    奥运火炬灭了两次 
    各位有兴趣的朋友,移步到这里来 
    我有一个问题,仅仅是一个问题 
    说一句西藏的事儿 
    又想说说陈冠希 
    哈哈 
    说说日本人 
    恩,我想了想 
    关于陈冠希 
    今天晚上上看了北野武的节目 
    有感于一个朋友的衰老 
    说说饺子 
    团结就是力量 
    听妈妈讲那过去的事情 
    我的祖国 
     让我们荡起双桨 
    推荐一部电影 
    我的中国心 
    红领巾飘起来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 
    香港人真NB 
    味噌汁 
    哈哈,检讨一下 
    看了色戒 
    2007,明けまして、おめでとうございます 
    日本有感 
    quote again 
    突然想说点政治话题 
    一将功成万骨灰 
    深夜上来 
    回来了。 
    正式 
    老实说 
    生命的脆弱在于 
    我原本没想到看到这个会有想哭的感觉 
    我真的是一个很粗鲁的人么? 
    quote again. I just like it 
    平常心 
    到底什么是专业 
    假如我有1000块钱 
    风在唱着一首歌 
    闲人免入,自己发一下骚 
    呜呼哀哉! 
    台语歌 
    每天进步一点 
    走着走着 
    国家性质 
    容忍一些非常龌龊猥琐的人 
    运动了 
    再过20年我们来相会 
    质本洁来还洁去,强于污淖陷渠沟 
    出国最大的坏处 
    上东洋镜有感 
    我实在忍不住还是把这个贴出来 
    简直就是在说我 
    not funny 
    打屁股,打屁股! 
    天籁 
    呸! 
    你相信么? 
     
    lyrics 
    古人云 
    可以是文学家,当然也可以小肚鸡肠 
    存而不论 
     
    睡觉前说两句,关于镜子上的两位同志 
    A quote 
    萨达姆死了 
    有感于盘古乐队的新专辑《杀杀杀》 
    还是说两句吧 
    飞翔 
    历史 
     
    说两句东博的思考 
     
    要谈风月啊! 
    日本到底排外不排外。 
    生于70年代 
    我是这样长大的之歌者之歌(6)  
    我是这样长大的之歌者之歌(5)  
    我是这样长大的之歌者之歌(4) 
    我是这样长大的之歌者之歌(3) 
    我是这样长大的之歌者之歌(2) 
    我是这样长大的之歌者之歌 
    紅花雨 
    哈哈,我喜欢这个话题 
    吃饱饭。打过饱嗝 
     
    说几个对我影响至深的几个中国人 
    介绍一个我佩服的知识分子 
    扫盲是很辛苦的 
    资产阶级的世界观? 
    知识分子? 
    华盛顿 
    just stand by 
    秋天到 
    有个问题 
    民运指南 
    高温 
    你还是中国人么? 
    飞雪连天射白鹿 笑书神侠倚碧鸳 
    玉米棒子 
    a quote 
    想笑不过实在笑不出来 
    有些人你不能不厌恶他,这真让人很郁闷 
    反日? 
    反日 
    我的1976 
    民主 
    尿布 
    哲理 
    窦唯 
    蛋炒饭 
    二胡 
    窦唯 
    樱花飘落 
    辣酱 
    蓝天 
    咖啡 
    日语? 
    兄弟 
    故乡 
    阴天下雨 
    大太阳 
    天气预报 
    今天晚饭喝粥 
    只是废话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