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二子 >> 废话
字体∶
萨达姆死了

阮翔 (发表日期:2006-12-31 17:47:40 阅读人次:4797 回复数:60)

  有人欢欣鼓舞,有人咬牙切齿。

  
不知道为什么很多中国人也跟着激动。

  
一群疯狗咬死另外一群狗,很值得庆祝或者愤怒么?

  
--------------------------------

  
有人说到正义。

  
非常扯淡,扯淡到无耻。

  
审判者不是被害者,执行者不是被害者,一个国家跑到另外一个国家去审判这个国家的元首,并执行死刑。在别人有关生杀的宗教节日中杀死他们的信徒。这叫做正义?

  
萨达姆是个混蛋,这个无容置疑。不过被他迫害的人,从头到尾没有机会审判他。被害者永远是被害者,今天被萨达姆杀害,明天做屠杀者的正义盾牌。

  
----------------------------------

  
说萨达姆死了,N多人欢欣鼓舞。

  
你现在把布什塞到马桶里面冲掉,世界上欢欣鼓舞的人不会比现在少。

  
当然,这么说对布什不公平。因为现在杀死任何一个国家元首,都有人欢欣鼓舞。

  
----------------------------------

  
别拿老百姓开涮了!

  
-----------------------------------------------------------------

  
今天审判的萨达姆,明天会是谁?

  
---------------------------------

  
有资格审判独裁者的,绝不应该是暴君。

  
--------------------------

  
狗咬狗的时候,我希望两败俱伤,而不是一群狗胜出,不然他们会咆哮得更厉害。

  
哎。

  
备忘如上。

  





Page: 2 | 1 |

 回复[31]:  夏雨 (2007-01-01 15:18:04)  
 
  哈哈哈,小川,有晴况!

  
俺还是ー句老话--,ー见小川帖子就要笑,呵呵!

  
(16帖特精采!)

 回复[32]: 一段家族恩怨的终结--佛莱 BBC驻华盛顿记者  陈梅林 (2007-01-01 16:01:35)  
 
   2006年12月31日

  
美国称萨达姆获得公正的审判。

  
当萨达姆无法置信地站在绞刑台,布什总统则在他的德克萨斯州农场熟睡,并指示不到天明不要把他叫醒。

  
布什的熟睡是对萨达姆这位曾经自称为"萨拉哈丁二世"、"阿拉伯人的救赎者"、"巴格达的雄狮"的最后的怠慢。

  
有些人或许认为布什在这几天,当对他的民调结果跌入谷底,以及当他的伊拉克政策裹足不前时,他将无法获得安稳的睡眠。

  
不过,正当全世界蜂拥展开评论的时候,布什却沉睡着,并于平时起床时间清晨4时40分起来。

  
起床后一小时,他在国土安全局顾问的报告下,得知关于巴格达的情况。

  
不久,白宫便发布了一份预先准备好的声明:"今天,萨达姆在获得公正的审判后被正法--这一公正的程序是在他残酷的执政期间所不曾给予他的受害者的。"

  
声明不带任何欢愉或喧闹地表示:"将萨达姆处决并不会终止伊拉克的暴力。"

  
在某个层面上,萨达姆的死,结束了德克萨斯州的布什与提克里特的萨达姆戏剧性的家族恩怨。

  
失败的同盟

  


  
萨达姆曾试图暗杀老布什。

  
这段恩怨起源于一段同盟。

  
当老布什还是美国副总统的时候,萨达姆因为跟美国敌人伊朗不和,曾被视为美国潜在的伙伴。

  
1983年,拉姆斯菲尔德在里根总统任职期间,曾被调派到巴格达,并与萨达姆握手,表示愿意为他在对伊朗的战争中提供协助。

  
然而,当萨达姆入侵科威特,美国连同西方以及阿拉伯国家组成国际盟军将他赶出科威特,而没有剥夺他掌控伊拉克的权力之后,这段同盟关系就演变为敌视关系。

  
"巴格达的屠夫"于是开始称老布什为"毒蛇",并称小布什为"毒蛇的儿子"。

  
就在那时,著名的拉希德酒店铺上"罪犯"老布什的马赛克画像,让住客经过大堂的时候踩踏。

  
两年后,萨达姆试图暗杀老布什。

  
白宫一直坚持个人恩怨与侵略伊拉克的举动没有关联。

  
不过,2002年9月,正当战争的准备正在进行的时候,小布什告诉一个休斯敦的筹款者:"这个就是试图杀害我父亲的人。"

  
这段家族恩怨的个人层面已经告个段落。

  
流血冲突

  


  
萨达姆的阴魂或继续缠绕着布什政府。

  
不过,萨达姆的阴魂仍会继续缠绕着布什政府。

  
萨达姆一直承诺会在伊拉克城市里指使、抗争、击败美军。

  
没有人会认为在他倒台之后,这一切会发生。

  
不过他预言性的威胁正变成真实,引发了多个不同组织带领的,但没有一个是为他而战斗的叛变,以及派系冲突,使得一场传统内战显得很有组织。

  
伊拉克瓦解的速度令许多伊拉克人感到措手不及,而这个局面也是那些策划侵略的官员所始料不及的。

  
布什总统和他的顾问总是喜欢将伊拉克民主和二战后自由德国的诞生拿来比较。

  
然而,美国目前所面对的不是1945年的德国,而是1648年从30年封建战争中崛起的德国。

  
另一个例子就是上个世纪90年代的南斯拉夫。

  
所以,在布什的阵营里,包括布什本身,都不相信萨达姆的死能停止流血事件,并让美国体面地撤离。

  
白宫虽然夸耀新的法制,但是对许多普通的伊拉克人来说,这意味着更多的危险,甚至一张错误的身份证也可能导致你被处决。

  
这并不是布什心目中想要的正义。

  
萨达姆被正法了,而五角大楼正预备着更多派系斗争的发生。

  
美国国务院已经提高了大使馆的安全警惕,防备"示威与可能的攻击"。

  
至于长期期待萨达姆死刑的美国民众,已开始感到不耐烦,等着总统何时实施他的"伊拉克新战略"。

  
这一战略是否需要更多的军队、更多经费?是否会带来更多希望?

  
对美国军人来说,2006年12月是全年中最血腥的月份。

  
萨达姆已死,但是他的幽灵继续存留。

  


  

 回复[33]: 再问一次。 刘大卫 (2007-01-01 20:01:36)  
 
  问阮博士之前,先强调几点。

  
1。关于我的中文表达能力:我在国内的报纸上发表文章的时候,你还在吃鸡屎或者撒尿和泥。

  
你说我的文字能力有问题,其实你只是想说你不喜欢我的文章而已。你也明白,你这种说法只是一种简单的发泄。相反,我倒觉得你有几篇文章写得还是不错的。你只是思维方式有些混蛋而已,并不笨。

  
2。关于历史,我不用再去重读什么法国大革命,这并不是说我想割断历史,而是说,20世纪已经不是法国大革命的世纪了,欧美国家的发展方向已经发生了很大的转变,永远用停滞的眼光看待世界历史,恰恰是你这种学理工科出身的人在看待历史时的误区之一。欧美国家确确实实还在重复某些愚蠢的错误,比如在对待某些独裁政权的政策方面。但是这不是如你所说的美国也是一个暴政国家,美国的总统,也并非你所说的暴君。美国的总统“暴”不起来。

  
你最好能明白这一点:世界上的事物,是有区别的!萨达姆与布什是不一样的,自由女神像和毛主席纪念堂,也是不一样的。

  
你成长的重要时期,尤其是大学时期,基本处在江泽民执政时代,那是一个价值观混乱,甚至黑白颠倒的时代,你无法摆脱那个时代的印记,你的思维模式基本就是一个反美愤青,再加上一点玩世不恭而已,很能吸引一些家庭妇女和与你同样的反美愤青,表面看起来落拓不羁,其实只是一种混蛋逻辑。

  
3。你是电脑博士,在电脑和数学方面肯定比我知识丰富,这一点我无法否认。但是其他方面,请保持你应有的谦虚。

  
以上诸项,不再讨论。

  
我在上一个帖子里问你的问题,你还没有回答,再问一次,请正面回答:

  
问:你如何让被害者去审判加害者?

  


  


  

 回复[34]:  东京博士 (2007-01-01 20:39:09)  
 
  “江泽民执政时代,那是一个价值观混乱,甚至黑白颠倒的时代”,哈哈,确实如此,不过年龄小的人永远超过年龄大的,有这条真理在握,大卫在谈什么法国革命都没用,因为毛主席纪念堂的价值超过了卢浮宫呢,江八条超越了毛选五卷啊。。。。。。。

 回复[35]:  夏雨 (2007-01-01 20:43:37)  
 
  俺拿个哨子,站在旁边看着.

 回复[36]: 大卫同志 阮翔 (2007-01-01 20:58:04)  
 
  我认认真真的回你两句:

  
1,“我在国内的报纸上发表文章的时候,你还在吃鸡屎或者撒尿和泥。”

  
你知道你的问题在什么地方么?这句话就是问题。报纸上发表文章很牛逼么?没觉得。当然,你吃米粒儿的时候我还鸟炕呢。So what?除了说明你岁数大一点儿以外。

  
你的思维是绕着走的,典型的简单逻辑。

  
文章好就是好,坏就是坏,和是不是在那里发表没关系。

  
报纸上发表文章有什么值得自豪的,我真是奇了怪了。

  
2,“世界上的事物,是有区别的!萨达姆与布什是不一样的,自由女神像和毛主席纪念堂,也是不一样的。”

  
当然有区别,你和我有区别,我和别人也有区别。地点人物都不一样能没区别么?

  
我再苦口婆心一点儿。你不要总是先找立场再谈问题。

  
我的观点未必是对的,这个当然。对我来说,没有什么东西值得顶礼膜拜,无论是毛主席纪念堂还是自由女神像,这和他们代表的社会观念无关。我只关心对错,而不关心立场。我自认为比你更加了解自由民主。站队是典型的专制社会思维,不管你觉得自己站的那一队如何伟大高明。

  
我想这些话你听不进去,你的思维有个死结,这个结别人结不开只有靠你自己去解。慢慢悟吧

  
"你成长的重要时期,尤其是大学时期,基本处在江泽民执政时代,那是一个价值观混乱,甚至黑白颠倒的时代,你无法摆脱那个时代的印记,你的思维模式基本就是一个反美愤青,再加上一点玩世不恭而已,很能吸引一些家庭妇女和与你同样的反美愤青,表面看起来落拓不羁,其实只是一种混蛋逻辑。"

  
也许我要说的话让你很不舒服,但是你知道么,你写字的时候流露出的那些东西常常让我发笑。上面这段有多可笑。且不说这是多么荒谬的一个推论,这话你自己给自己一个套,别人轻轻一推你就进去了。

  
你大学时代是什么时候?你高中时代又是什么时候?从文革到改革开放初期,你的时代印记比我还糟糕吧。从GCD执政开始,在你的说法里,那天不是价值观混乱,黑白颠倒的?按照这逻辑,你比我好在什么地方?

  
当然,我知道,你的回答非常简单,你从小就与众不同,对吧?你觉悟的比别人早对吧?西游记似的思维,只有孙悟空才这样,他不需要进化繁殖,直接从石头里出来就超凡脱俗了。你给自己安一个光环,就成佛了,然后普渡众生去了。这种文字哪里来的说服力?

  
3,“但是其他方面,请保持你应有的谦虚。”

  
我从来都很谦虚。事实上,我知道自己吃几两干饭。是你太不谦虚,你不是不谦虚,而是太目中无人,恰恰又缺乏目中无人的资本。

  
“你如何让被害者去审判加害者?”

  
这还用回答么?如果现在伊拉克的政府是在自由环境下的民选政府,我屁都不说一句。

  
是么?

  
当然,你会说这是民选出来的。对不起,我不相信这个。这是我们根本的分歧。其他的没什么。

  
至于反美不反美,我就不想说了。太无聊,太低级。如果在我初中时代可能会和你吵,现在看什么反美,反日笑都来不及。

 回复[37]: DB你就别凑热闹了 阮翔 (2007-01-01 21:00:22)  
 
  你指东打西那一套,太小儿科。

  
来来,你们两个一起上,新年我陪你们玩玩。

  
------------------

  
你们两个加一起,还不够我”拔剑四顾心茫然“的。

 回复[38]:  东京博士 (2007-01-01 21:29:12)  
 
  你精英,俺算啥呢?不合裸鸡,对吧?俺觉得您对俺4楼的反驳太像文革中带柳条帽的那些人了,尽管你有时候说出点道道又不像,哈哈。

 回复[39]: 逻辑混乱 校长 (2007-01-01 21:30:00)  
 
  “江泽民执政时代,那是一个价值观混乱,甚至黑白颠倒的时代”

  
------------------------------------------------------------

  
以偏概全?

 回复[40]: 你还是不回答。 刘大卫 (2007-01-01 22:02:44)  
 
  那我调侃一句,咱们就结束吧。

  
问:如何让受害者去审判加害者?

  
答:这是不可能的,因为被害者都已经死了。

  
一点也不好笑。

  
讨论到此结束。

 回复[41]:  阮翔 (2007-01-01 22:06:41)  
 
  ”俺觉得您对俺4楼的反驳太像文革中带柳条帽的那些人了,尽管你有时候说出点道道又不像,哈哈。“

  
知道为什么我到今天才回你一帖么?

  
你上面那些回帖完全13不靠。什么法律不法律的,你能不能看明白别人说什么再发言。拜托了。

 回复[42]: 历史学家大卫 阮翔 (2007-01-01 22:08:22)  
 
  “你还是不回答。”

  
你是不是不认识汉字。

  
回帖里明明白白回答你了,你要说我说错了倒是无所谓,说我没回答。

  
我靠,你这连基本阅读能力都没有的历史学家,还四处发表文章呢?

  

 回复[44]:  东京博士 (2007-01-01 22:18:02)  
 
  哈哈,逗你玩,这是你说的,其实我又何尝不是,跟你其实早已经毫无共同语言了。

 回复[45]:  蛇 (2007-01-01 22:52:15)  
 
  挺好玩~~俺也爬出来白活白活~~~

  
高中还是大学忘了,反正是学过一们课,叫政治课,里面内容乱78糟,但是有一个关于“特殊”和“一般”的知识点,现在俺把这个发挥一下~~~

  
一个自然人把一个自然人搞掉了,被害者就没法审判加害者了。这个么,一点没错,谁说错了,俺也和他急啊~~~这种情况就叫“特殊”吧。

  
如果把这个特殊上升到一般,即∶一个“独裁”vs“人民”的关系时,假定“独裁”是加害者,“人民”是被害者,那从普遍意义来说,被害者还是能够对加害者进行审判的,但是需要时间、契机等等很多因素。

  
所以,谁说的都没错,也许这点点滴滴就构成了历史吧~~~

 回复[46]: 蛇蛇蛇,曲颈向天歌 小川 (2007-01-01 23:01:25)  
 
  白话浮绿水,红眼送秋波.

  
送诗.送花

  
嗯,说的有逻辑.简单易懂,白话得有水平.

  

 回复[47]:  蛇 (2007-01-01 23:21:16)  
 
  楼上的,俺就怕这个,干紧钻洞~~~~

 回复[48]:  夏雨 (2007-01-01 23:30:23)  
 
  哈哈,蛇爬出来评判输赢来了.

  
゛谁说的都没错゛,那俺的哨子就不吹了.

  
但实际上输赢还是有的,俺今个不想说了.

  
藕鸭思蜜, 小川.

 回复[49]: 猪突猛进,啥意思? 小川 (2007-01-01 23:42:00)  
 
  谁能教教我,猪突猛进,啥意思?

  
猪年为什么到日本成了野猪年?

  
猪鼻子是用来拱地寻食儿的吗?还是战斗武器?

  
好学的小川陷入沉思.

  
不放浪了.

  
藕鸭思蜜,夏雨.特别嘱咐你别判输赢,否则战斗会更激烈的.

 回复[50]:  东京博士 (2007-01-01 23:52:35)  
 
  突飞猛进

 回复[51]: 我算明白了 漠枫 (2007-01-02 04:56:09)  
 
  这世界上的道理永远都没有对错

 回复[52]:  漠枫 (2007-01-02 05:01:07)  
 
  求证:

  
盛顿记者是什么类别?

  
另外,bbc的驻华记者除了盛顿记者还有什么记者?在线求解,望高手指点一二

 回复[53]: 再看第二幅图 漠枫 (2007-01-02 05:10:30)  
 
  二奶左手拿秤,右手拿剑,莫非是想称一称贱(剑)?

  
难道这幅图原来叫《二奶几多贱?》

  

 回复[54]:  杜海玲 (2007-01-02 11:04:35)  
 
  这个世界上是没有对错的,嘻嘻,正义的反面,也是正义。

  
大清早就吵架。真是的。哈。

 回复[55]:  东京博士 (2007-01-02 13:09:10)  
 
  杜杜回家。这是你来串门的地方吗?

 回复[56]: 不知道是理解能力差还是故意混淆视听 郭家 (2007-01-02 14:14:20)  
 
  阮翔在文章一开始就点明了论点:“一群疯狗咬死另外一群狗,很值得庆祝或者愤怒么?”我认为这个论点没错。难道萨达姆这条疯狗不是被布什这条战争疯狗咬死的吗?难道对萨达姆的审判真是象布什吹嘘的那样是正义对邪恶的审判,是民主战胜独裁吗?布什在发动伊拉克战争之前,给萨达姆的最后通牒:“只要你宣布下台,带着你的家属离开伊拉克,就保障你的生命安全”,难道还不够证明杀死了萨达姆的是想垄断伊拉克石油资源的布什集团,而不是真正受害者的伊拉克人民吗?从这个意义上,阮翔的“萨达姆是个混蛋,这个无容置疑。不过被他迫害的人,从头到尾没有机会审判他。被害者永远是被害者,今天被萨达姆杀害,明天做屠杀者的正义盾牌。”很符合逻辑。相反,“受害者本人如何审判加害者”这样的质疑不是因为阅读理解能力差就是在故意混淆视听。

 回复[57]:  木犀 (2007-01-02 14:59:10)  
 
  正。

 回复[58]: 小川:我想了想“野猪年” 龍昇 (2007-01-02 15:56:13)  
 
  是不是生肖传来时,日本只有野猪,就拿它顶了?

  
好像日本有家猪和吃猪肉是比较近代的事吧。何时有的家猪,没考证过,想象啊——二百年、三百年前?

 回复[59]: 龍昇桑新年好! 小川 (2007-01-02 17:24:01)  
 
  谢谢回答.

  
可能答案象你说的那样.再一个野猪勇猛有进取精神吧.

  
吃过加拿大产的野猪,肉质硬,味道鲜,特别适合做火锅.

 回复[60]: 保护美圆 xtr (2007-04-01 13:12:35)  
 
  "杀死了萨达姆的是想垄断伊拉克石油资源的布什集团"

  
No !

  
Bush decided to invade Iraq to protect the dollar because Saddam demanded Euro for oil not the US dollar, which would jeopardize the dollar's status as the world currency. US is like the world's central bank, the huge advantage is that US can keep printing out more paper money when needed.

  
the same thing is happening to Iran now, Iran is demanding Euro for its oil.

  
Asian countries are supporting US financially, it's funny, but it's true. China is the biggest SB (holding the largest dollars reserves, bunch of paper or bonds, a note say I own you).

  


  


  

Page: 2 | 1 |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废话
    关闭 
    陈X 
    又被东博删帖子了,再贴 
    关于六四 
    这个地方流露出的 
    说点观感 
    关于西藏 
    屎盆子扣在谁头上? 
    别吵了 
    奥运火炬灭了两次 
    各位有兴趣的朋友,移步到这里来 
    我有一个问题,仅仅是一个问题 
    说一句西藏的事儿 
    又想说说陈冠希 
    哈哈 
    说说日本人 
    恩,我想了想 
    关于陈冠希 
    今天晚上上看了北野武的节目 
    有感于一个朋友的衰老 
    说说饺子 
    团结就是力量 
    听妈妈讲那过去的事情 
    我的祖国 
     让我们荡起双桨 
    推荐一部电影 
    我的中国心 
    红领巾飘起来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 
    香港人真NB 
    味噌汁 
    哈哈,检讨一下 
    看了色戒 
    2007,明けまして、おめでとうございます 
    日本有感 
    quote again 
    突然想说点政治话题 
    一将功成万骨灰 
    深夜上来 
    回来了。 
    正式 
    老实说 
    生命的脆弱在于 
    我原本没想到看到这个会有想哭的感觉 
    我真的是一个很粗鲁的人么? 
    quote again. I just like it 
    平常心 
    到底什么是专业 
    假如我有1000块钱 
    风在唱着一首歌 
    闲人免入,自己发一下骚 
    呜呼哀哉! 
    台语歌 
    每天进步一点 
    走着走着 
    国家性质 
    容忍一些非常龌龊猥琐的人 
    运动了 
    再过20年我们来相会 
    质本洁来还洁去,强于污淖陷渠沟 
    出国最大的坏处 
    上东洋镜有感 
    我实在忍不住还是把这个贴出来 
    简直就是在说我 
    not funny 
    打屁股,打屁股! 
    天籁 
    呸! 
    你相信么? 
     
    lyrics 
    古人云 
    可以是文学家,当然也可以小肚鸡肠 
    存而不论 
     
    睡觉前说两句,关于镜子上的两位同志 
    A quote 
    萨达姆死了 
    有感于盘古乐队的新专辑《杀杀杀》 
    还是说两句吧 
    飞翔 
    历史 
     
    说两句东博的思考 
     
    要谈风月啊! 
    日本到底排外不排外。 
    生于70年代 
    我是这样长大的之歌者之歌(6)  
    我是这样长大的之歌者之歌(5)  
    我是这样长大的之歌者之歌(4) 
    我是这样长大的之歌者之歌(3) 
    我是这样长大的之歌者之歌(2) 
    我是这样长大的之歌者之歌 
    紅花雨 
    哈哈,我喜欢这个话题 
    吃饱饭。打过饱嗝 
     
    说几个对我影响至深的几个中国人 
    介绍一个我佩服的知识分子 
    扫盲是很辛苦的 
    资产阶级的世界观? 
    知识分子? 
    华盛顿 
    just stand by 
    秋天到 
    有个问题 
    民运指南 
    高温 
    你还是中国人么? 
    飞雪连天射白鹿 笑书神侠倚碧鸳 
    玉米棒子 
    a quote 
    想笑不过实在笑不出来 
    有些人你不能不厌恶他,这真让人很郁闷 
    反日? 
    反日 
    我的1976 
    民主 
    尿布 
    哲理 
    窦唯 
    蛋炒饭 
    二胡 
    窦唯 
    樱花飘落 
    辣酱 
    蓝天 
    咖啡 
    日语? 
    兄弟 
    故乡 
    阴天下雨 
    大太阳 
    天气预报 
    今天晚饭喝粥 
    只是废话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