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二子 >> 废话
字体∶
还是说两句吧

阮翔 (发表日期:2006-11-27 00:27:10 阅读人次:6847 回复数:45)

  其实我犹豫要不要说,但是人生的无奈在于总有一个时刻你需要说些你并不打算说,或者觉得没必要但是不得不说的废话。废话的意思是没有用的话,没有用的话有两种,一种是你愿意说的,一种是你不愿意说的。不愿意说的话为什么要说呢?这个问题非常难以回答。就好像每个人都知道,无论怎么训练猩猩,它也进化不成人,但是还是会有人去拿着香蕉教它向人作揖。为什么?可能是因为娱乐,但是没有这种娱乐人也不会死。难道看猩猩作揖比出去打蓝球还有趣么?我不相信这个,但是有人愿意做驯兽师。人总有些无聊的事情要做,人总有一个时刻是无聊的。我现在有点无聊,所以你当我是驯兽师也未尝不可。所以我拿着香蕉期望猩猩懂得1+1=2,你不要笑,对牛弹琴的人在地球上这个时刻,在我敲键盘的这个宇宙的4维空间点上,I promise you,I am not alone.

  
----------------------------------

  
先要说的是关于热点文章。这个词让我颤抖了一阵。你见到hot的东西,不颤抖而是冒汗么?那么对不起,我们不是一拨儿的。

  
所以不是一拨儿的人说不了一拨儿的话。说为什么一个字也成了热点文章。这个说起来非常让人惭愧,但是我认为提问这个问题的人要慎重。做人要滴水不漏,尤其对非常好面子的人。我认为好的方法是换一个ID上来质问,这样显得天衣无缝而且光明磊落。shit,我在说光明磊落么?换一个ID上来发言还叫光明磊落?那我收回这句话,我的意思是说你要装的矜持一点。问题在什么地方?问题在你大段大段的宏论一篇篇,起承转合(虽然起得不太好,承得不太准,转得不太顺,合得不太密),慷慨激扬了很多字节,还不如人家一个“哎”受欢迎,这个非常没面子。不是说“哎”字有多好,只能说,很多人上了网页后鼠标一点,发现那一泡泡看似中文的长篇非常腻味,还不如跟着“哎”字开开玩笑来得轻松一些。说什么?你儿子都能当作家,这事儿非常恐怖。这么容易当作家,你居然还在一个网站上跟别人抢热点文章玩,实在说不出口。通常说不出口的事情就不要说,但是为什么还要唯恐别人不知道的大声说出来呢?这个问题我非常困惑,不解中。

  
----------------------------------------

  
带着不解我们走向下一个问题。你猜对了,我就是这样,一个问题不深入研究就直接走向结论和另外一个问题去的。为什么?因为我在考虑做历史学家和忧国忧民的思想家。

  
那么下一个问题:“年长者不发言,年轻人冒充老汉告诫比自己年纪大的人。”

  
这个话的逻辑我转不过来。为什么年长者不发言,年轻人就要冒充老汉才能告诫比自己年纪大的人呢?这是一个什么游戏?一个人装惯了,所以就以为全世界人民都要装着才能说话。年轻人不可以告诫比自己年纪大的人么?年长者不发言可能是正在google小道消息或者是黄色笑话(其实黄色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一点都不可笑),要不干脆是忘记带假牙了说不出话,who knows。难道这个时候年轻人就得当哑巴?那要是年长者一直没找到假牙,年轻人就得都用手语开始交谈?主啊,救救我。

  
说一个同学在上面骂共产党,骂毛泽东,低下人就要鼓掌说:骂得好,骂得有深度,骂得非常有思想,非常个性,非常勇敢,非常真诚,非常幽默,非常长(不是一个字:哎),非常帅,非常苗条,非常可口,非常解渴,非常保暖,非常通大便,非常非常....如果不这么说,就是保毛的,保共党,就是反动的。我觉得这个太不人道了。其实我看到的只是下面有人小声嘟囔两句:这什么乱七八糟的,又不是老年痴呆,同样的话反反复复的说,说得还那么无趣干瘪。

  
当然这些人非常操蛋,非常无知,非常愚昧。u know what, 历史就是反反复复的,研究历史的人当然反反复复。So, shut up!

  
OK,那这个问题我闭嘴了。

  
闭嘴前我问个问题:“有位伟大的中国人民提出”,请问这是哪国话?这语法我的看不明白的干活儿。

  
------------------------------------------

  
下一个问题是关于精英。

  
叫什么?叫:elite。oh, my god! one, two, three, four,five!有5个字母,这么长的单词居然也记住了。这个不是大学四级词汇吧?太牛逼。

  
elite是非常深奥的,所以看了通篇的解释我也没看明白到底什么是精英。说有个故事,intel总裁(要不就是别人,反正是个大拿)跑到MIT去讲演,对着低下的人说,你们是什么东西?我看到的是一群Loser。这个时候低下没一个人出来说,fuck u, I am not loser, I am elite!为什么没人出来呢,因为我认为大部分人都知道自己确实是loser。但是为什么知道自己是loser呢?这里有另外一个故事,说苏格拉底(或者是另外某个先哲)讲课的时候对自己的学生说我的知识是一个大圆,你们的是小园,圆以外是未知的世界,所以我未知的东西远远超过你们。我认为大部分人说自己不是精英,是因为他们知道自己不是精英,是因为大部分人的园是有半径的,之有点他的周长是0。当然这是个几何问题,不适合在历史和自由民主辩论中使用。So,请忽略上述论证。因为对猩猩来说他远远不如香蕉更有说服力。

  
精英,我见过些许,都是牛人。到现在没见过哪位精英对自己的文章上东洋镜的热点文章而耿耿于怀的。是这样的,很多精英对拍马溜须,一团和气非常厌恶,他们崇尚豪气冲天,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总是会突然变得幽怨,窦娥一样的反反复复的说热点文章,热点文章,那种怨妇般的凄凉,让人非常感慨。

  
Sorry,我是不是又用了反反复复这个词?看来历史学家又来了。

  
-------------------------------------------------------------------------------------------------------------------------

  
统计了一下,这篇字儿大概有2000字以上,it should be hot。所以,请光面堂皇的上热点文章。





Page: 2 | 1 |

 回复[31]: 以后买肉还要带好卡尺 陈某 (2006-11-27 16:53:30)  
 
  测量一下肉片的厚度 几mm以下可以しゃぶしゃぶ

 回复[32]:  东京博士 (2006-11-27 16:57:00)  
 
  关于日本的“みりん”,这是用大米发酵成的,其实是一种比较有粘度和糖分的料理酒,日本的酱油色泽不如中国深,单纯使用酱油红烧往往达不到中国酱油红烧的“色面”,而且不收汁(与肉类都是冷冻的也有关)。

  
第一次深刻感受“みりん”的魅力大约是刚来日本半年时,俺在小田急线的相模大野车站附近的一家食品厂打工,专门制作牛丼的“具”,一次炒50公斤的牛肉,使用一种双层的蒸汽锅,加料使用3个大桶,分别是一大桶浓口酱油,芝麻油,还有一桶就是“みりん”。

 回复[33]:  东京博士 (2006-11-27 16:58:01)  
 
  2006ニュースランキング入選:陈某买肉带ノギス

 回复[34]: 多谢,陈某 毛毛虫 (2006-11-27 16:58:19)  
 
  多谢坛主,周末去买点带皮的肉试做一把。

 回复[35]:  陈梅林 (2006-11-27 17:04:04)  
 
  请教东桑:照这么说“みりん”的量放得要比料理酒多?

 回复[36]: 回东博 毛毛虫 (2006-11-27 17:04:35)  
 
  曾经听人说过,不打送礼的呀!

  

 回复[37]:  东京博士 (2006-11-27 17:17:24)  
 
  老实说,我家厨房内的调味料从中华到和风,到印度的土耳其的,洋风的,啥都有,就是没有日本料理酒,从来不买也不用那玩意,烧菜用的酒精类除了绍兴酒,葡萄酒,啤酒,朗姆酒,还有中国白酒(有些了野菜必须放白酒,如草头,米西,翁菜)。みりん本身就是料理酒,所以日本料理酒不用,我觉得像化学实验室的试剂。

 回复[38]:  东京博士 (2006-11-27 17:19:42)  
 
  啤酒烧牛肉很不错的,尤其是红烩牛肉,还有葡国鸡,以前上海的淮海路有家西餐馆,叫《蓝村》,虽然名气远不如《红房子》,但这两道菜做的很不错,就是啤酒烧出来的。

 回复[39]:  陈梅林 (2006-11-27 17:20:09)  
 
  俺想问的是みりん的用量是否比倒黄酒要多一点.

 回复[40]:  东京博士 (2006-11-27 17:49:00)  
 
  是的,みりん的酒精度数比黄酒低得多,好像只有5度左右,黄酒一般在15-17度吧。但是黄酒烧荤菜很香的,不是说用了みりん就不用黄酒,黄酒通常在油煎后立刻喷上去加盖焖一下除腥,みりん是其后与酱油一起放。

 回复[41]:  陈梅林 (2006-11-27 17:42:47)  
 
  原来如此!汗颜.谢谢东桑.

 回复[42]:  东京博士 (2006-11-27 17:57:26)  
 
  日本厨房内有调味料投入顺序的さしすせそ的准则。我觉得虽然与中国料理有些不同。但是体现了日本料理的特征。

  
さ:砂糖

  
し:塩

  
す:お酢

  
せ:醤油

  
そ:味噌

  
参见——http://www.mscck.net/tyomiryo.html

  
中国料理的话,我认为应该是如下顺序——

  
酒,前道香辛料(姜蒜),塩(醤油),糖,醋,酱(勾芡),最后香辛料(聪,胡椒,辣椒,芝麻油)

  

 回复[43]: 哈哈 校长 (2006-11-28 00:10:31)  
 
  红烧排骨好吃俺也不忘支持阮博.

 回复[44]:  风 (2006-11-28 00:24:52)  
 
  

 回复[45]: elite trader xtr (2007-03-30 15:31:54)  
 
  

Page: 2 | 1 |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废话
    关闭 
    陈X 
    又被东博删帖子了,再贴 
    关于六四 
    这个地方流露出的 
    说点观感 
    关于西藏 
    屎盆子扣在谁头上? 
    别吵了 
    奥运火炬灭了两次 
    各位有兴趣的朋友,移步到这里来 
    我有一个问题,仅仅是一个问题 
    说一句西藏的事儿 
    又想说说陈冠希 
    哈哈 
    说说日本人 
    恩,我想了想 
    关于陈冠希 
    今天晚上上看了北野武的节目 
    有感于一个朋友的衰老 
    说说饺子 
    团结就是力量 
    听妈妈讲那过去的事情 
    我的祖国 
     让我们荡起双桨 
    推荐一部电影 
    我的中国心 
    红领巾飘起来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 
    香港人真NB 
    味噌汁 
    哈哈,检讨一下 
    看了色戒 
    2007,明けまして、おめでとうございます 
    日本有感 
    quote again 
    突然想说点政治话题 
    一将功成万骨灰 
    深夜上来 
    回来了。 
    正式 
    老实说 
    生命的脆弱在于 
    我原本没想到看到这个会有想哭的感觉 
    我真的是一个很粗鲁的人么? 
    quote again. I just like it 
    平常心 
    到底什么是专业 
    假如我有1000块钱 
    风在唱着一首歌 
    闲人免入,自己发一下骚 
    呜呼哀哉! 
    台语歌 
    每天进步一点 
    走着走着 
    国家性质 
    容忍一些非常龌龊猥琐的人 
    运动了 
    再过20年我们来相会 
    质本洁来还洁去,强于污淖陷渠沟 
    出国最大的坏处 
    上东洋镜有感 
    我实在忍不住还是把这个贴出来 
    简直就是在说我 
    not funny 
    打屁股,打屁股! 
    天籁 
    呸! 
    你相信么? 
     
    lyrics 
    古人云 
    可以是文学家,当然也可以小肚鸡肠 
    存而不论 
     
    睡觉前说两句,关于镜子上的两位同志 
    A quote 
    萨达姆死了 
    有感于盘古乐队的新专辑《杀杀杀》 
    还是说两句吧 
    飞翔 
    历史 
     
    说两句东博的思考 
     
    要谈风月啊! 
    日本到底排外不排外。 
    生于70年代 
    我是这样长大的之歌者之歌(6)  
    我是这样长大的之歌者之歌(5)  
    我是这样长大的之歌者之歌(4) 
    我是这样长大的之歌者之歌(3) 
    我是这样长大的之歌者之歌(2) 
    我是这样长大的之歌者之歌 
    紅花雨 
    哈哈,我喜欢这个话题 
    吃饱饭。打过饱嗝 
     
    说几个对我影响至深的几个中国人 
    介绍一个我佩服的知识分子 
    扫盲是很辛苦的 
    资产阶级的世界观? 
    知识分子? 
    华盛顿 
    just stand by 
    秋天到 
    有个问题 
    民运指南 
    高温 
    你还是中国人么? 
    飞雪连天射白鹿 笑书神侠倚碧鸳 
    玉米棒子 
    a quote 
    想笑不过实在笑不出来 
    有些人你不能不厌恶他,这真让人很郁闷 
    反日? 
    反日 
    我的1976 
    民主 
    尿布 
    哲理 
    窦唯 
    蛋炒饭 
    二胡 
    窦唯 
    樱花飘落 
    辣酱 
    蓝天 
    咖啡 
    日语? 
    兄弟 
    故乡 
    阴天下雨 
    大太阳 
    天气预报 
    今天晚饭喝粥 
    只是废话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