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二子 >> 废话
字体∶
要谈风月啊!

阮翔 (发表日期:2006-11-01 13:47:26 阅读人次:2285 回复数:14)

  要谈风月。因为风月每个人都能谈,都能谈好。

  
因为风月没有左右,先进和落后。

  
因为风月可以谈不会吵。

  
更重要的是风月不会让白痴更加白痴到以为自己是天才。

  
哈哈。

  
看到东洋镜这里再次开吵政治,非常头疼。

  
这两天看到的最好的贴姿是龙之醒同学的修表,春情荡漾,

  
一派天真烂漫,好啊。

  
这么好的贴子,被自由民主给压下去了,我必须说,我X自由民主他大爷!

  
over.




 回复[1]:  风 (2006-11-01 14:13:13)  
 
  哈哈哈哈哈。

  


  
来了,笑了。吃饭去了。

 回复[2]:  小林 (2006-11-01 14:15:28)  
 
  阮先生!你早期作品的<赵忠祥赵老师>和<春节晚会评论>特别棒。可是具体内容忘掉了。能不能再贴一次?

 回复[3]: 小林先生: 阮翔 (2006-11-01 15:01:42)  
 
  您说的是这个么?

  
-------------------------------

  
为赵老师说两句

  
最近最大的新闻是什么?尽管天气太热,我脖子上快要生痱子了,但是更让人们关注的应该是赵忠祥赵老师的绯闻案件。

  
赵老师老了,真的,最近看到他在媒体上的照片,那种苍老绝对不是动物世界片头挥动着拳头的老猩猩可以比拟的。劳心劳力,赵老师辛苦啊。我是支持赵忠祥老师的。为党和人民辛勤的工作了几十年,为动物们的交配工作做了那么多现场解说,容易么?老了,老了,自己下基层体验一下动物们的生活,也是为了更好的做好本职工作。不理解就算了,还要被告上法庭,对老革命可以这样么?

  
赵老师是出过书的人,书名叫《岁月随想》。读过么?没读过就别乱说话,出过书的人,那是知识分子,知识分子是可以随便羞辱的么?你们不要拿书里有多少错别字来攻击赵老师。哪条法律规定,知识分子一定要识字的?再说了,不识字怎么了?哪头大象,哪只大猩猩(而且是非洲的)认识中国字会说中国话了?赵老师不还是一样知道它们什么时候发情,什么时候产仔儿么?是,赵老师用《岁月随想》搭配皮鞋卖?可是这样不好么?你买双皮鞋回家,还能有本赵老师的回忆录,一举两得了。我知道你用“厕所不够宽敞”,“垃圾袋太小”等作为借口说不想要赵老师的书,可是我就不相信,你们家窗户没有个破的时候,上厕所的时候没有个找不到手纸的时候。以备不时之需,赵老师的一片苦心别说你们都不懂。

  
我最不能忍受的是,有人出来说赵老师文革的时候当造反派的事情。党犯错误你们都原谅了,赵老师就不能犯个错误?更何况,当造反派也是赵老师年轻时候一心跟党走的良好证明。打击赵老师就是打击“安定团结的大好局面”,赵老师说的一点都没错。文革时候批判一两个朋友,揭发三四个同事,那是一腔热血。造反派是不对,可是赵老师是没错的。再说,翻旧帐是很不地道的做法,谁的祖宗三代没做过亏心事儿?作为现任的政协委员,赵老师面对过去是坦然的,毫无惧色的。可以想象,整天和野生动物一起的人,该是多么的朴实无华。

  
对赵老师的攻击很多时候已经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关于赵老师“母仪天下”的说法不是一天两天了吧?我就不明白,树个莲花指就把赵老师往同志堆里面推。那赵老师那充满磁性的男性声音难道就没有一点阳刚之气么?而且赵老师在央视有些地位,那是多年来辛勤工作换来的,“母仪天下”只能说明赵老师一呼百应,并且和蔼可亲。

  
我就是想说一句,攻击者的攻击常常是自我矛盾的。既然赵老师母仪天下,那么现在的绯闻案件又作何解释呢?这次的绯闻案件让以上的谣言不攻自破了。我们因此要感谢饶女士。另外,现在要说到正题了。关于这次的官司,赵老师再次表现出一名老党员应有的沉着冷静。在事件的初期,他保持了泰山压顶不弯腰的大无畏姿态。成功的击退了饶女士的疯狂撕咬。到了第二阶段,当饶女士出示录音和文字证据后,赵老师是可忍孰不可忍,终于出来还击了。是,赵老师的头发有点乱了,姿势有点歪了,说话有点颠三倒四了,但是那是让敌人给气得,绝对不是因为很多人说的“做贼心虚”。赵老师会“心虚”么?稍微有点常识的人都不会说出这么不着边际的话。至于那盒所谓的录音证据,很多赵老师的反对者们趁机大作文章,说赵老师在录音带里面说话太不文明。我很想知道,作为一个出过《岁月随想》这种水准书籍的高级知识分子,一个为党鞠躬尽瘁为人民勤勤恳恳几十年如一日不停的念稿子的优秀共产党员,依然能够在生活中在语言上和劳动大众保持难得的一致,这不正是赵老师平易近人,心怀百姓的明证么?怎么会反过来变成了赵老师的缺点了呢?关于赵老师和饶女士的关系问题,我个人认为过多的纠缠是不合适的。一个大众偶像满足其崇拜者的追求那是无可厚非的事情。再说日理万机的赵老师,确实也需要在生活上有人照顾,光有家庭还是不够的,是照顾不过来的。我不明白,这有什么不能理解的。说赵老师没有给饶女士足够的钱,难道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是用金钱来衡量的么?请不要把赵老师想得和你们一样庸俗,拜托了。而且我要提醒各位,想要搞倒赵老师是很困难的。从媒体到法院,方方面面和赵老师共同战斗学习过的同志(sorry,我是说革命同志的“同志”)数不胜数,他们不会让攻击赵老师的一小撮敌对分子的阴谋得逞的。

  
重申一下,对如同赵老师一样战斗在第一线的老同志我都是支持的和坚决拥护的。让那些反对者们折腾去吧,我们不怕。赵老师,赵老师我爱你,就像老鼠爱大米。

  
Over。

 回复[4]: 来点八卦 陈某 (2006-11-01 14:57:47)  
 
  

  
我第一次见到阮翔兄弟是2000年夏天。

  
去大阪机场送走老娘,顺便去会会大虾。

  
说起写文章,我回想起在日本的第一次投稿。那还是97年刚到日本不久,在朋友处见到一张“中文导报”,我也有话要说。於是小笔一挥草成一章,开始了我业余的乱话三千生涯。

  
阮翔说,其时他也刚到日本,他也看到一张“中文导报”,他也想要点稿费,於是饿着肚皮写了一篇署名“要钱”的文字。报社的杨编辑一看就乐,文章不错笔名好像稍微放肆了一些。哈哈。这件事后来得到现在的杨总编辑的证实。

  

 回复[5]:  陈梅林 (2006-11-01 15:09:20)  
 
  阮博的八卦也是很酷滴。阮博,假如赵老师读到这篇文章该会怎样的表情?大概要叫急救车了吧?

 回复[6]: 还有还有 陈某 (2006-11-01 15:17:17)  
 
  说着说着,阮博(其实那时候还没有博)从裤子口袋里(也许我记错了,是从打印机里?)掏出一份稿子,你看看,辛辛苦苦写好的,被退稿了。

  
我草草一看,写的很不错啊。大家知道,阮博文字的特色就是“骂”,“骂”得有特色。不过,这次他骂错了对象,文章骂的是乐乐中国的叶播音。那你不是自己找死啊。嘿嘿,阮博说我又不知道他是谁,编辑说那是他们老板重金聘请的嘉宾主持!

  
over

 回复[7]: 偶也来点八卦 唐辛子 (2006-11-01 15:25:23)  
 
  第一次见到陈坛主是在京都,那时候坛主还没做地主,比较淳朴,我们开车去陈坛主在京都的家,打了N个电话咨询路线,终于开到坛主家附近的时候,见路边垂直站立一红衣绿裤的人,宛如一盏移动的红绿信号灯,凑近一看,正是坛主本人。

  
还记得当时我的第一句问候语,是:

  
“挖塞!您就是陈大哥?好时尚!这身打扮真有性格!”

 回复[8]:  唐辛子 (2006-11-01 15:24:29)  
 
  阮博那篇骂叶播音的文章还在不在啊?想看。因为以前有段时间我也看“乐乐中国”,每次看到叶播音一次,就要跟家中“主人”一起起哄倒采一次。

 回复[9]:  雪非雪 (2006-11-01 15:25:07)  
 
  原来你们都是圈内老人儿啊。

  
我这境外的不是进镜子来找哈哈的吗?

 回复[10]: 照镜不分先后 陈某 (2006-11-01 15:29:54)  
 
   雪非雪的名字,也常常在报纸上看到滴

 回复[11]:  陈梅林 (2006-11-01 15:31:01)  
 
  唐妹子俺为你鼓掌,水平离阮博不远啦!

 回复[12]: 妙文也! 小林 (2006-11-01 17:25:32)  
 
   我得收藏起来,没准那天就用在那位明星身上了。

  
谢谢阮先生!

 回复[13]:  风 (2006-11-01 18:49:42)  
 
  妙文。以前在别处看过。再看一遍,又笑了一遍。哈哈。

 回复[14]:  水双 (2006-11-01 19:59:48)  
 
  《动物世界》的旁白总是很色迷迷的,“又到了春暖花开的季节了,……。”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废话
    关闭 
    陈X 
    又被东博删帖子了,再贴 
    关于六四 
    这个地方流露出的 
    说点观感 
    关于西藏 
    屎盆子扣在谁头上? 
    别吵了 
    奥运火炬灭了两次 
    各位有兴趣的朋友,移步到这里来 
    我有一个问题,仅仅是一个问题 
    说一句西藏的事儿 
    又想说说陈冠希 
    哈哈 
    说说日本人 
    恩,我想了想 
    关于陈冠希 
    今天晚上上看了北野武的节目 
    有感于一个朋友的衰老 
    说说饺子 
    团结就是力量 
    听妈妈讲那过去的事情 
    我的祖国 
     让我们荡起双桨 
    推荐一部电影 
    我的中国心 
    红领巾飘起来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 
    香港人真NB 
    味噌汁 
    哈哈,检讨一下 
    看了色戒 
    2007,明けまして、おめでとうございます 
    日本有感 
    quote again 
    突然想说点政治话题 
    一将功成万骨灰 
    深夜上来 
    回来了。 
    正式 
    老实说 
    生命的脆弱在于 
    我原本没想到看到这个会有想哭的感觉 
    我真的是一个很粗鲁的人么? 
    quote again. I just like it 
    平常心 
    到底什么是专业 
    假如我有1000块钱 
    风在唱着一首歌 
    闲人免入,自己发一下骚 
    呜呼哀哉! 
    台语歌 
    每天进步一点 
    走着走着 
    国家性质 
    容忍一些非常龌龊猥琐的人 
    运动了 
    再过20年我们来相会 
    质本洁来还洁去,强于污淖陷渠沟 
    出国最大的坏处 
    上东洋镜有感 
    我实在忍不住还是把这个贴出来 
    简直就是在说我 
    not funny 
    打屁股,打屁股! 
    天籁 
    呸! 
    你相信么? 
     
    lyrics 
    古人云 
    可以是文学家,当然也可以小肚鸡肠 
    存而不论 
     
    睡觉前说两句,关于镜子上的两位同志 
    A quote 
    萨达姆死了 
    有感于盘古乐队的新专辑《杀杀杀》 
    还是说两句吧 
    飞翔 
    历史 
     
    说两句东博的思考 
     
    要谈风月啊! 
    日本到底排外不排外。 
    生于70年代 
    我是这样长大的之歌者之歌(6)  
    我是这样长大的之歌者之歌(5)  
    我是这样长大的之歌者之歌(4) 
    我是这样长大的之歌者之歌(3) 
    我是这样长大的之歌者之歌(2) 
    我是这样长大的之歌者之歌 
    紅花雨 
    哈哈,我喜欢这个话题 
    吃饱饭。打过饱嗝 
     
    说几个对我影响至深的几个中国人 
    介绍一个我佩服的知识分子 
    扫盲是很辛苦的 
    资产阶级的世界观? 
    知识分子? 
    华盛顿 
    just stand by 
    秋天到 
    有个问题 
    民运指南 
    高温 
    你还是中国人么? 
    飞雪连天射白鹿 笑书神侠倚碧鸳 
    玉米棒子 
    a quote 
    想笑不过实在笑不出来 
    有些人你不能不厌恶他,这真让人很郁闷 
    反日? 
    反日 
    我的1976 
    民主 
    尿布 
    哲理 
    窦唯 
    蛋炒饭 
    二胡 
    窦唯 
    樱花飘落 
    辣酱 
    蓝天 
    咖啡 
    日语? 
    兄弟 
    故乡 
    阴天下雨 
    大太阳 
    天气预报 
    今天晚饭喝粥 
    只是废话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