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二子 >> 专栏文章
字体∶
乱谈经济危机

二子 (发表日期:2008-12-23 03:40:34 阅读人次:1987 回复数:12)

  冬天来了。

  
感到经济危机给生活带来的各种变化,这是第一次。要感谢伟大光荣正确的美国政府。

  
身边的人人人自危,四处听到传闻,这个倒闭那个失业。我很兴奋地想,从小一直生活在同样伟大光荣正确的社会主义大家庭里,没办法感受资本主义与生俱来的痼疾,这次算是让我赶上了,也是不幸中很莫名的一种幸福。

  
试图去学习一下经济学上关于经济危机的各种分析,但是显然看不太懂。我的意思是,虽然有各种理论分析和详细解释了我们生活的社会如何从某一个时期的繁荣一步一步走到现在稀里哗啦大厦将倾,但是始终没有让我明白一件事情:为什么所谓市场主导的经济最终并没有由市场来决定经济的走向。

  
石油的价格和翻滚过山车一样刺激,上下颠簸,忽左忽右。由石油生产出的所有副产品,从汽油到各种化工制品,最终的消费者都是我们这些普通老百姓,但是可笑的是,作为市场的最重要一端,消费者们对经济走向的影响几乎为零。显然我是经济学盲,但是并不缺乏逻辑。随便到大街上问一万个人,可以听到各种不同声音,但是我想绝对不会有任何人对石油价格的变动有认同感。问题就在这里,都说市场决定经济形态和走向,而市场只有两端:生产者和消费者。消费者却没有影响到市场,从而也就没有影响到经济形态和走向。

  
次贷危机是一个很牛叉的危机,我对其充满敬意,因为它影响如此之大。问题又来了,市场在哪里?我能理解到的是,假设我是一个买房者。当然我很贪心,当然我也特别想占便宜,所以我一个一年赚1000元的同志,买了1000000元的房子。相当夸张,但是居然找到有银行给我贷款了。所以我就努力工作,一天干5份工作,全心全意照顾著我的大house。后来危机来了,一天之内房子被收回,还欠了一屁股债。恩,很难受,我告诉后人说,孩子,千万不要贪心,挣1000元,就买个500元的房子就够了。切记切记,然后仰天长叹:既买房,何贷款!吐血3升而亡。我是贪心,但是善良,直到最后一刻都在反省自己。后来有人问,贪心是你不对,但是有人贷款给你就更不对了。对了,如果有位年收1000元的哥们儿,向你开口借1000000元,借钱这个不是问题,问题是他信誓旦旦地承诺你,他肯定还得起。你信么?至少我不信,但是有那么多银行信。做生意做到这个份儿上,进脑残班不算冤枉他们吧。当然,银行不是白痴,他们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有利可图,这就是关于次贷危机的解释。大部分解释都很清楚,但是看得我心惊肉跳。因为关于买房者和银行之间的简单关系,完全超越了最基本的市场规律。还是一样,市场并没有决定经济形态和走向。市场经济,多时髦的一词儿,但是怎么看市场和经济都是独立不相关的。

  
现在美国政府要自己拿钱出来救市,欧洲、日本也一样。很多人说,这很荒唐,因为资本主义来社会主义的那一套。可是原本就没按照资本主义的游戏规则玩儿,凭什么到了最后来谈资本主义还是社会主义。救救老百姓吧,经济好的时候,老百姓没见著怎么舒坦,经济差了,最倒霉的也先轮到他们。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不是黑猫和白猫,是两坨狗屎,搅合到一起分不清谁更黄、谁更臭。

  
我上班的地方有很多派遣社员,我刚刚知道我小组里一直帮我干活儿的一位将会被强行中止合同,因为他所在的公司倒闭了。尽管对这个人的工作能力有不满,我自己也早就准备在他合约期满的时候不再和他续约,但是没有想到最终是以这样的方式和理由结束合作。这让我心里很难受。我自己的理解,一个公平的社会里,人可以因为能力和努力程度的原因失业,但是不应该为别人造成的错误而失业。可惜的是,在这些日子里我看到的是太多无辜的人为这恐怖的经济危机付出了代价,而这个危机却绝对不是他们的责任。为这次危机付账的人在经济好的日子里也一样是如履薄冰的过日子,也许我过于理想主义,但是总是忍不住在想,过了上千上万年,人类社会依然还是丛林法则为主导。

  
常听人说,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经济危机来了,不裁员,不减薪,危机持续的时间将更长。可能有道理,或者说非常有道理。我只有一个外行的想法,可能很幼稚,但是始终无法释怀,那就是:为这个社会付账单的人从来不是那些消费著这个社会的人,你可以给我一万种说法,我只知道这件事它不合逻辑。

  


  




 回复[1]:  唐辛子 (2008-12-23 09:45:48)  
 
  去年的时候,给国内来的记者做翻译,采访过日本的流浪汉,并因此写了一篇文章:

  
http://blog.ifeng.com/article/1809000.html

  


  
今年日本各大公司相继关闭工厂和流水线等,许多人相继失业,而且很难找到新的工作,这些人及有可能沦落为最新的ホームレス。中部地区的许多设施里,现在都已经人满为患。

  
今年的圣诞与元旦,将有许多无家可归的人要流浪街头了。

  

 回复[2]:  小小鸟儿 (2008-12-23 14:46:35)  
 
  我的工作使我每天接触很多的在日it技术者,今年6月份以前,他们还靠不断跳槽为自己增加收入,有的人换一次工作年收能够增加200万,日本真是技术者的淘金的地方,国内的技术者大量涌入。甚至连厨师只要想转行做it竟然也有机会。

  
正在感觉荒唐的时候,危机到来,没有日语交流能力,技术又不精湛的技术者开始经历严峻的考验。

  
还没有上马的项目取消计划,已经开始的项目中途停止,大量契约技术者被终止合同,于是又开始跳槽,这次跳槽却是被动的,已经没有了漫天要价的锐气。工作地点远一点?可以!工资低一点?可以!只要有工作!可是,僧多粥少,已经有技术者夫妇双双到便利店打工,有一些已经挺不住,开始回国。

  
其中有一些人很优秀,国内是名牌大学的计算机系毕业,刚刚过来,就面临失业。真的很想帮他们,但是有时候能做的只能是给他们一些信息,要生存,更多要靠自己的努力。

  
这是我切身体会到的发生在我身边的危机!

  

 回复[3]: 幸好俺还有一技之长 科长 (2008-12-23 14:29:54)  
 
  it不行了,做葱油饼去。

 回复[4]: 小小鸟儿 杜海玲 (2008-12-23 14:41:54)  
 
  给我你的msn,或者加我,feixing12@hotmail.com

 回复[5]: 哈哈!科长还在校门口卖过茶鸡蛋嘛! 小林 (2008-12-23 14:44:47)  
 
  

 回复[6]:  小小鸟儿 (2008-12-23 14:50:41)  
 
  杜杜,我加上了你的msn,着急滴干活?我休息日一般不上,怕下不来

 回复[7]:  久夏 (2008-12-23 17:15:22)  
 
  想请蛇分析分析,这次IT从超景气到迅速危机,和8,9年前的那次波峰波谷有何相同与不同之处 ,好像蛇已经不在IT混了

 回复[8]:  蛇 (2008-12-23 17:38:19)  
 
  我就是从上次IT危机后开始酝酿彻底告别IT的,现在看来还是我逃的快啊,曾经一起战斗的那些牛家伙们,都在后悔呢~~~

  
+++++

  
以前那个IT公司在31层,我现在在同一个楼里的32层,这几年,在电梯里和老同事们几乎天天见面!

 回复[9]:  小木樨花 (2008-12-23 17:34:15)  
 
  >>it不行了,做葱油饼去。

  
不好不好,这不是要抢我生意么

 回复[10]: 金融危机来了,老鼠也变得老实了. 向宣 (2008-12-23 17:52:30)  
 
  

  
金融危机来了,我们鼠辈也都老实多了.

  
小的们,回洞屯粮喽!

 回复[11]:  半底子醋 (2008-12-24 05:39:50)  
 
  西傅是真天才

  

 回复[12]: 这场经济危机究竟会以什么方式解决呢? 深层次 (2008-12-24 12:27:58)  
 
  一个一百多斤的成人也就七八斤的血液,但是少了这几斤血液多大的人也得一头栽倒在地。

  
而钱就是社会的血液,虽然占总数并不多,但是给那些资本金融诈骗家忽悠跑了的钱不吐出来,这个社会正常不了。途径一般来说只有两个,通货膨胀和更彻底的抄家共产。但是无论哪个方法在被资本家把持政权的民主国家都很难实现。

  
大家就拭目以待吧,看看等来的是罗斯福还是希特勒。

  
另外最近日本的皇室似乎有些味道不对,感觉废太子立老二的情况已经不在是天方夜谭了。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专栏文章
    赛德克巴莱 
    韩方一战 
    张绍刚之觞 
    选秀 
    救助 
    离开苹果 
    下台之辩 
    裸婚 
    选择信任 
    天灾人祸里的别样话题 
    子弹往哪里飞? 
    有关于钱云会事件 
    《剑雨》 
    网络 
    写在和平奖之后 
    日本的样子 
    关闭 
    人在旅途 
    猪流感下的理想主义 
    喝酒的罪过有多大? 
    闲谈日本明星 
    又谈iPhone 
    有关劳模的若干问题 
    中国人和奥斯卡 
    加班 
    说说赵本山 
    恶评系列之水浒宋江 
    重读《回忆录》 
    乱谈经济危机 
    说说新闻报道 
    小谈林嘉祥事件 
    传教 
    李米的猜想 
    由神七想到的 
    逐鹿 
    恶评系列之射雕英雄传(下) 
    恶评系列之射雕英雄传(上) 
    烂评《赤壁》 
    退休快乐 
    闲聊iphone 
    震出来的“友好”? 
    四川大地震感受 
    假期 
    购物盲 
    艺人和律师艺人 
    开诚布公 
    集结号 
    香港功夫武侠片(12) 
    香港功夫武侠片(11) 
    香港功夫武侠片 (10) 
    香港功夫武侠片(9) 
    香港功夫武侠片(8) 
    香港功夫武侠片(7) 
    香港功夫武侠片(6) 
    香港功夫武侠片(5) 
    香港功夫武侠片(4) 
    香港功夫武侠片(3) 
    香港功夫武侠片(2) 
    香港功夫武侠片(1) 
    纯粹闲话 
    再读鲁迅 
    珍惜时间 
    八IT(9) 
    八IT(8) 
    八IT(7) 
    八IT(6) 
    八IT(5) 
    八IT(4) 
    八IT(三) 
    八IT(二) 
    八IT(一) 
    一年一度说春晚 
    写作 
    奴才 
    日本产品的背后(三) 
    日本产品的背后(二) 
    日本产品的背后(一) 
    辱华? 
    我看博客 
    吃西餐 
    韩流观 
    梦想照不进现实 
    手帐 
    Home Center 
    中国人看中国人 
     一举两得三国四记 五鹊六雁八和九生 
    说说《24小时》 
    网络十年 
    阮氏三顾茅庐(之五,隆中对) 
    阮氏三顾茅庐(之四,理想) 
    阮氏三顾茅庐(之三,刘关张) 
    阮氏三顾茅庐(之二,路上) 
    阮氏三顾茅庐(之一,启程) 
    呜呼,陈凯歌 
    三面《艺伎》 
    三十而立 
    相声回来了 
    青春豆与摇滚 
    牯岭街里残酷的杀人事件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