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二子 >> 专栏文章
字体∶
说说新闻报道

二子 (发表日期:2008-12-11 20:11:29 阅读人次:2221 回复数:9)

  想说说新闻。

  
“新闻”这个词儿在中国大抵没有什么实质的意义。如果看中央电视台的《新闻联播》,能够获得的信息大概只有当权的几位核心今天吃喝拉撒睡的情况。当然,他们都吃得很帅,拉得很通,撒得很畅,睡得很酣。除此之外就是核心们四处讲话,讲得大家欢欣鼓舞一片欢腾。稍微有价值一点儿的只有海外的新闻。但是如果当天党和政府有了什么重要会议或者核心们有了自以为重要的广而告之,那么海外新闻时间无一例外地被压缩。简单地说中央电视台认为中国人只要关心核心们就够了,其他的任何消息都是档而次之的事情。其实中国不是没有新闻,而是新闻太多了老百姓身心承受不起,得靠核心们日复一日的出镜来安抚和平静。

  
所以想说的关于新闻的事情不是关于中国的,而是关于外国的。

  
喜欢看日本的新闻节目,婆婆妈妈,唧唧歪歪,但是事无巨细一应报上。对专业人士而言或许有很多讲法,对我这样的旁观者,新闻的意义在于“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让我知道了,这就是新闻的全部意义。首先是“新”,然后是“闻”,缺一不可。

  
所幸的是日本的新闻报道两者都做得不错。任何事情,哪怕屁大一点儿的事儿,都有成堆的记者涌过去及时反馈给电视或者报纸,当然还有网络。老百姓想要深入关心一点的事儿,就会狂轰滥炸似的接连不断地持续报道著,再加上各式评论,深度发掘,让人目不暇接。原因很简单,其一,这是business,是业界竞争,新闻事件被别人抢了先,一步落后步步落后,在业界混不容易,要兢兢业业,要不惜一切的努力做到最好。其二是国家小,每天发生的事儿确实也少,所以容易全盘覆盖下来。要放在中国,和日本一样发生个火灾也要报上电视新闻的话,那么新闻节目一次要3、4个小时怕也结束不了。其三,民主国家给了新闻机构足够的自由。简单地说只要你愿意,什么事儿都可以往公众前面放。不说大道理,至少有了这条,新闻人的工作素材多了很多。在中国,搞新闻比较尴尬,因为上面关怀得太厉害,生怕新闻人累著,能报什么不能报什么,什么该怎么报,一条条比从业守则还细。要说起来可能也是另外一种幸福,相比日本同行,中国新闻人只要你自己愿意配合,工作起来省体力省脑子,可能多少也是好事儿?

  
还有最后一条,就是职业道德感。一般来说我不愿意说精神层面的事儿,因为我始终相信,制度远比精神重要。中国新闻工作者并不是没有职业道德,作为读者或者旁观者,我想至少是我自己没有理由要求中国的新闻工作者付出比日本或者其他国家同行更多的甚至是惨痛的代价来换得职业道德上的平等。同样是中国人,我没有权利要求新闻工作者背负比其他同胞更多的责任和使命。日本的新闻做得比中国好是因为他们的新闻土壤比中国好很多,所以看日本新闻节目或者读报纸确实是了解世界的重要途径。

  
不过日本的新闻也不是十全十美,同样充满了偏见、虚假和过滤。唯一和中国不同的是,这不是政府行为,而是新闻从业员或者新闻业自身的问题。

  
在我看来,日本新闻无处不在的刻意炒作对他们报道的公正性有极大的伤害。比如,日本的电视媒体整天在盯著政府官员尤其是首相的一言一行,凡事都要挑挑刺儿。常听人絮叨说,民主国家的媒体要做的就是监督政府,要做的就是给政府挑刺儿。这话听来很不错,但是把它当成报道政府和官员的前提就有了问题。因为有这样一条预定好的原则,很多报道在制作之前恐怕就已经失之偏颇了。最近新闻疯狂炒作麻生的执政能力和支持率问题。我感觉大部分报道前提都是定好的,就是麻生你干得乱七八糟,不成样子,老百姓不支持你了。于是很多电视台都不厌其烦地播放麻生读白字的镜头,好像他经常读白字也是作为首相的大过错一样。我虽然一直很讨厌麻生,但是还是没想明白,这个歪嘴老头儿常常很搞笑地读读白字儿怎么就不可以了?首相很了不起么,和老百姓一样读个白字儿又怎么了?和他的执政能力有什么必然联系么?下次他在公众场合放个屁,是不是就该就地下台了?没错,作为一国之首,常常读个白字儿是有点儿上不了台面,但是这和他在振兴经济或者领导国家中的成败毫无关联。我这样理解,作为媒体,你负责的是报道人民对麻生的支持率,而不是引导并影响民众对麻生的看法或者支持率。

  
在对北朝鲜的报道上,日本媒体也表现出非常明显的倾向性。从“拉致”事件到对金正日的报道,日本的新闻媒体似乎一夜之间把民主国家媒体应有的公正、公道全忘记了。诚然,北朝鲜是独裁国家,诚然,金正日是独裁者,但是不厌其烦地找脱北者控诉、揭秘,那么请问反面的声音在哪里?媒体是替读者下结论还是提供读者以自己判断是非的素材?媒体不是完全不可以有倾向性(事实上也不可能完全中立),但是根据自己的倾向性来过滤报道内容肯定是不对的。日本对北朝鲜的很多新闻报道证明了一件事情:新闻的真实性并不等于它的公正性。

  
日本的新闻报道还有更多不令人满意的地方,但是这些并不影响作为一个民主国家媒体,它们的独立和自主性,让我这样一个中国人感到羡慕。对它的不满,我可以期待日本新闻工作者去修正和完善,但是对自己祖国新闻报道的不满,我却无从期待,因为我知道中国新闻工作者和我一样不知所措。这不是他们的错。




 回复[1]:  半底子醋 (2008-12-12 11:10:22)  
 
  呵呵

  
我是比较喜欢麻省

  
呵呵

  
日本是谁上去谁挨骂,呵呵

  
崛江说的还是靠谱得

  
国民啊,百分之80全是马鹿

  
呵呵

  

 回复[2]:  我 (2008-12-13 11:11:39)  
 
  > 日本新闻无处不在的刻意炒作对他们报道的公正性有极大的伤害。

  
如果了解一下新闻理论的话就可以知道,“公正”不是报道的原则。

  
这是中国人不知不觉被中国媒体灌输的一种虚假的概念。

  
在中国人眼里,报道机关是党国的衍生,有一种仲裁功能,下意识地要求它有公正的权威。

  
但在西方社会里,人们的价值观各不相同,“公正”本无统一见解,都是相对的。

  
西方社会的报道原则之一是“中立”,而不是“公正”。前者是要求与方方面面保持距离,后者是要求报道占领高地。

  
另一个原则是“准确”,但不是“正确”。前者是要求接近事实,后者是要求神圣无暇。

  
> 日本的电视媒体整天在盯著政府官员尤其是首相的一言一行,凡事都要挑挑刺儿......于是很多电视台都不厌其烦地播放麻生读白字的镜头,好像他经常读白字也是作为首相的大过错一样。

  
新闻报道有两个方面,一个是它的原始目的,就是报道事实本身。还有一个方面是派生的,就是商业运作。

  
在现代社会里,原始的新闻报道已经无法独善其身,它需要大量的商业运作来支撑,而商业运作的基本原理就是迎合大众的媒体消费。

  
这就像体育,原始的目的是体能竞技,但在现代社会里商业的运作已经把体育的原始目的挤到角落去了。

  
仔细看一下也不难发现,那些“不厌其烦地播放麻生读白字的镜头”,其实都不是新闻报道,而是娱乐节目,或者是冠以新闻报道形式的娱乐节目。你能在NHK看到这些“不厌其烦”的镜头吗?在普通的新闻报道节目里,人们是在享受知情权;在娱乐节目里,人们是在消费时间,这和玩电子游戏没有本质的区别。

  
如果把这些节目也拿出来算作新闻报道的话,那么就等于是把街头的小报和主要大报混为一谈。

  
你的这篇文章对现象的描述还算八九不离十,但是在解释上我觉得还有很多地方值得议论。

  

 回复[3]: “我”说的很有道理 陈某 (2008-12-13 13:37:08)  
 
  

 回复[4]: 回一下“我” 二子 (2008-12-13 17:32:02)  
 
  1,关于“公正”和“中立”的说法,我很同意。事实上我就是这个意思。用词不准确。你说的很对。

  
2, “其实都不是新闻报道,而是娱乐节目,或者是冠以新闻报道形式的娱乐节目。“

  
完全不能同意。除非你把时事和新闻评论算作娱乐节目。据个例子:みのもんたの朝ズバッ!

  
你说是新闻节目还是娱乐节目?这个节目里就有关于读白字的报道,而且反复多次。

  
3,“在现代社会里,原始的新闻报道已经无法独善其身,它需要大量的商业运作来支撑,而商业运作的基本原理就是迎合大众的媒体消费。”

  
你这个论点和你说的第一条其实已经自我矛盾了。

  
因为和“我”朋友讨论还有些意思,不是互相攻击,所以我愿意把这个话题说深一点。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矛盾?

  
因为“我”朋友搞混了两个概念:“新闻学”和“大众传媒”是两个概念。

  


  
你谈论的是大众传媒,对新闻人来说,他必须要按照大众传媒的规律从事,但这并不代表新闻报道原则不再成为职业道德标杆。简单的说:

  
“新闻报道有两个方面,一个是它的原始目的,就是报道事实本身。还有一个方面是派生的,就是商业运作。“

  
这句话是错误的。不存在这“两个方面”。

  


  
当然说到这篇作文,我的解释只是我个人的看法。大家见仁见智了。呵呵。

  
签名:

  
这里要是多几个“我”,就好多了。

  


  

 回复[5]:  我 (2008-12-14 08:51:33)  
 
  > 2, “其实都不是新闻报道,而是娱乐节目,或者是冠以新闻报道形式的娱乐节目。“

  
> 据个例子:みのもんたの朝ズバッ!你说是新闻节目还是娱乐节目?

  
“冠以新闻报道形式的娱乐节目”就是指这类节目。

  
这类节目以新闻报道为名,行娱乐(吸引眼球、消遣时间)之实。

  
我是这么看的:

  
主流的新闻报道有NHK的正点新闻,民间电台的傍晚或23:00前后的新闻报道节目,与这些相比,“みのもんた”之类的节目有本质的不同

  
前者的主持人一定是ニュースキャスター,不设コメンテーター或安排报道业内人士或专家,主线是报道,没有或仅辅以评论。内容是第一手的取材。在这类节目里,你说的“职业道德标杆”树得很牢,制作人、主持人、受众,大家都以这根“职业道德标杆”来看待节目。

  
后者的主持人一定是艺人,注意,这些人不是journalist(他们的主要职责是要让节目有趣)。这类节目需要各种コメンテーター、而且是各类无关紧要的外行人,目的是制造气氛,本质是新闻为佐料的talk show。内容主线是评论和各种“内幕”,素材很多是二手的。

  
“みのもんた”长达3小时,与其说是一档节目,还不如说是由他和他的事务所承包的播放时间段,所以,这里面也穿插一些正规的新闻报道。

  
这也是我为什么提到街头小报的原因。那些小报也报新闻,但那里的标题处理和报道措辞都和主流大报不一样,它们的目的不在新闻报道,而是提供一种娱乐性的消遣手段,它的有效寿命也就是车站到家里的那段时间,没多少人会把它当真,用作获取信息的手段。在日本生活时间足够长的话,就会逐渐意识到,其实“みのもんた”也就是这么一回事,用“职业道德标杆”来对它比划,其实是抬举它,所以我觉得不必耿耿于怀。

  

 回复[6]: 实在无法苟同 二子 (2008-12-14 12:19:43)  
 
  1,如果以这样的方式来评定新闻报道的话,不要说日本,大部分国家基本上都没有新闻报道,包括美国。ABC news这样的节目也充满了评论和分析。

  
>前者的主持人一定是ニュースキャスター

  
>后者的主持人一定是艺人,注意,这些人不是journalist

  
你又概念模糊了。

  
你的前者和后者都不是journalist,新闻联播,NHK的新闻主持人,CNN的新闻主持人都不能叫做journalist。

  
每年普利策奖的得主,有几位是为CNN,ABC新闻节目服务的?照你的说法,这些都不算新闻人了。

  


  
2,"这类节目需要各种コメンテーター、而且是各类无关紧要的外行人,目的是制造气氛,本质是新闻为佐料的talk show。内容主线是评论和各种“内幕”,素材很多是二手的。"

  
这话真让我怀疑你是不是真的看过“みのもんた”的朝ズバッ。我可没有说ものもんた有多了不起,但是否认他的节目是新闻节目这太偏激了。

  
>内容主线是评论和各种“内幕”,素材很多是二手的。

  
my god! 人家有专线记者,有专门的采访编辑队伍,你还要要求什么?

  
什么叫做素材是二手的?TBS的记者现场采访,全球连线,这叫做二手?

  
较个真儿,NHK没有二手?照你的逻辑,那NHK的新闻报道2手也多了去了。

 回复[7]: ニュースキャスター是传统意义上的新闻人 红粉佳人 (2008-12-14 14:07:27)  
 
  如果一定要说みのもんた”的朝ズバッ是新闻报道

  
也没错

  
就算他们有专线记者,有专门的采访编辑队伍,也不过是梨元类的狗仔队,非要把这类コメンテーター称为新闻人,有些牵强吧。

  
我承认我也很少看みのもんた”的朝ズバッ,因为我受不了那种敲着梆子说书方式的报道方式,我宁愿去看nhk的无聊报道。

  

 回复[8]: 恩 二子 (2008-12-14 17:15:34)  
 
  还是那句话:

  
每年普利策奖的得主有几个是为CNN的新闻报道服务的?他们都不是新闻人?

  


  
> 就算他们有专线记者,有专门的采访编辑队伍,也不过是梨元类的狗仔队,

  
怎么得出的结论?尤其是你都很少看他们的节目。

  
不要轻易对自己不了解的事情下结论。

 回复[9]:  半底子醋 (2008-12-14 20:31:39)  
 
  呵呵

  
有点意思

  
又和争执达赖是不是政治人物一样了

  
看来真是宇宙有多少生物

  
就有多少宇宙中心啊

  
新闻和娱乐是这么分的啊

  
太崇拜你们这些大中心了

  
我汗。。。。。。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专栏文章
    赛德克巴莱 
    韩方一战 
    张绍刚之觞 
    选秀 
    救助 
    离开苹果 
    下台之辩 
    裸婚 
    选择信任 
    天灾人祸里的别样话题 
    子弹往哪里飞? 
    有关于钱云会事件 
    《剑雨》 
    网络 
    写在和平奖之后 
    日本的样子 
    关闭 
    人在旅途 
    猪流感下的理想主义 
    喝酒的罪过有多大? 
    闲谈日本明星 
    又谈iPhone 
    有关劳模的若干问题 
    中国人和奥斯卡 
    加班 
    说说赵本山 
    恶评系列之水浒宋江 
    重读《回忆录》 
    乱谈经济危机 
    说说新闻报道 
    小谈林嘉祥事件 
    传教 
    李米的猜想 
    由神七想到的 
    逐鹿 
    恶评系列之射雕英雄传(下) 
    恶评系列之射雕英雄传(上) 
    烂评《赤壁》 
    退休快乐 
    闲聊iphone 
    震出来的“友好”? 
    四川大地震感受 
    假期 
    购物盲 
    艺人和律师艺人 
    开诚布公 
    集结号 
    香港功夫武侠片(12) 
    香港功夫武侠片(11) 
    香港功夫武侠片 (10) 
    香港功夫武侠片(9) 
    香港功夫武侠片(8) 
    香港功夫武侠片(7) 
    香港功夫武侠片(6) 
    香港功夫武侠片(5) 
    香港功夫武侠片(4) 
    香港功夫武侠片(3) 
    香港功夫武侠片(2) 
    香港功夫武侠片(1) 
    纯粹闲话 
    再读鲁迅 
    珍惜时间 
    八IT(9) 
    八IT(8) 
    八IT(7) 
    八IT(6) 
    八IT(5) 
    八IT(4) 
    八IT(三) 
    八IT(二) 
    八IT(一) 
    一年一度说春晚 
    写作 
    奴才 
    日本产品的背后(三) 
    日本产品的背后(二) 
    日本产品的背后(一) 
    辱华? 
    我看博客 
    吃西餐 
    韩流观 
    梦想照不进现实 
    手帐 
    Home Center 
    中国人看中国人 
     一举两得三国四记 五鹊六雁八和九生 
    说说《24小时》 
    网络十年 
    阮氏三顾茅庐(之五,隆中对) 
    阮氏三顾茅庐(之四,理想) 
    阮氏三顾茅庐(之三,刘关张) 
    阮氏三顾茅庐(之二,路上) 
    阮氏三顾茅庐(之一,启程) 
    呜呼,陈凯歌 
    三面《艺伎》 
    三十而立 
    相声回来了 
    青春豆与摇滚 
    牯岭街里残酷的杀人事件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