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二子 >> 专栏文章
字体∶
传教

二子 (发表日期:2008-11-13 12:26:49 阅读人次:2669 回复数:22)

  经常有传教的人来我家敲门。

  
我是无信仰者而不是无神论者。简单地说,我不敢断言有神或者无神,更不敢说冥冥之中有无天定。我并不抵触宗教,但是对所有宗教的教义和相关宣扬都有困惑和不解,而且无法释怀。所以对传教者虽然不是敬而远之,但是实在也不愿意过多与之纠缠。

  
来我家的传教者都是上帝派来的,看得出来,上帝那拨人比较勤劳。相对而言,释家和道家还有真主他们那拨从来没有搞营业的人,至少没来过我家。但是单位大了,自然也就拉帮结派,既然拉帮结派了,自然也就有了帮派之间的高低上下。

  
小派别来我家一般来说主要是拉关系。和我在一个社区的,有一位老太太,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盯上我,隔三岔五地要来和我攀谈。当然笑容可掬,而且关心之意溢于言表。一般谈话总是从家居,尤其是孩子入手。显然很了解像我这样,30上下,一事无成,不敢盛气凌人也不会卑躬屈膝,慢慢有了将军肚但是还貌似年轻的主儿,大抵都有相同的软肋。不是老婆就是孩子。孩子还好吧?可爱吧?带孩子辛苦吧?我也有孙子了,可爱,带著辛苦。有点像中国的新春茶话会领导讲话。滚瓜烂熟,让人昏昏欲睡。当然和领导讲话一样,这是开场白。之后开始切入大环境。因为要因人而异,因为要因地制宜,所以肯定会关切地询问我中国的事情。中国环境如何,最近的地震如何?食品安全如何?非常面面俱到,有如新闻联播的国内部分。我的答案一概是:好,真好,非常好;没事儿,真没事儿,非常没事儿。

  
因为我的回答都是正面的,所以老太太有点郁闷。我的理解是,你自己,你身边没有不幸的事儿发生,他们的上帝一时半会儿不知道怎么叫板出场。可能我心理阴暗,总觉得她在盘问我的时候,带著十二分的期待,希望我一脸苦像,欲哭无泪,欲诉无门,最终拉著她痛不欲生,这时她和她背后那拨不知道是什么人的圣洁才会顺理成章地显现,然后闪亮登场。

  
但是显然从我本身著手几乎不可能,所以后来的进展是开始转向世间的苦难。你自己幸福了,那别人还苦著呢?这也是个比较合理的起承转合。大抵她会谈论一下世界形势,一般来说可怜的非洲黑孩子们都会在这个时候被她拉出来。饥饿,贫穷,疾病,即使是阳光灿烂、草长莺飞的日子里,一到这个时刻我也立马感到乌云密布,阴风阵阵。所以我就打退堂鼓,和她say bye-bye。

  
但是这样的谈话会反覆很多次,直到我非常疲惫,见到她想逃。期间会有其他的事件发生,比如有一次,她早上5点多来敲门,给我送她自己种的南瓜。感动得我睡眼朦胧,眼屎四射同时还盛情难却。虽然是周末,但是我不是她养的“齐娃娃”,会自己上厕所拉屎撒尿,不需要大清早拉出来遛。这点我很希望她了解,但是一直不好意思和她说。

  
在她认为时机成熟的时候,就终于将她们帮派的帮规和对外形象宣传手册发给我,并邀请我去她们帮派的据点一叙。我认真查看了她们的地址,很显然是一个小组织。正因为如此,所以需要大打人情牌,节省经费但是事半功倍。我想这是她们组织的设计。

  
相反,同样是上帝的使者,也有大组织光临我家。她们是两个人一组,而且常常开著车来,西装革履彷佛是在公干。更重要的是出来说话的大多是和蔼可亲的年轻女性,更恐怖的是即使是第一次上门,也会直接和我说中文。他们从哪里得到的信息知道我是中国人的?显然,他们有严密的组织和计划,这是上帝的力量还是他们自身经济实力的体现我不得而知。

  
和之前所说的小组织不同,他们的访问大气而且沉著。对话虽然客气但是直接,单刀直入。问我对教会有没有兴趣。我是一个脸皮很薄的人,不好意思直接拒绝,事实上也没有特别意思要拂他们的好意。总之是哼哼唧唧,打马虎眼。但是他们大多不纠缠,笑著说,有些杂志如果有兴趣的话希望我可以看看。如果允许的话就放到我的信箱里。那当然没问题,请便。于是他们就把杂志放入信箱,然后客气地话别,然后扬长而去。下周或者下下周还会来,第一句话都是询问上次的杂志有没有看。但是不管我的回答是什么,他们会把同样的客套和单刀直入再重复一遍。

  
我有时候分不清楚,他们是在工作还是在传播自己的信仰。他们有非常持之以恒的耐心和毅力,而且永远面带笑容。但是我感觉不到背后那种叫做信仰的东西。他们和上门推销牛奶的人一样,勤勤恳恳,但是机械作业。

  
我读过送来的杂志,我一直希望能够找到一个支点,让自己明白现实的困惑可以在非现实的框架中得到解答。但是很遗憾,我没有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让我眼睛发亮的大多数是夹杂在文章中的各式广告。我于是知道他们的组织在世界各地有分会,他们的杂志有世界各国语言的版本。至少有一点可以肯定,他们的组织比天地会大很多。

  
我不太了解宗教和信仰在划分上的界限。除非你要信徒做坏事,不然的话,劝善的教义为什么要各自为政?我的生活并不圆满,甚至充满了各式各样的不安和心有不甘,但是如果神有知的话,无论他是哪拨儿的神,带著哪拨儿的信徒,我一直希望知道一件事情,世界为什么是动荡的,为什么我们不够快乐。我的意思是说,如果我“天生”有罪,则罪不在我。这是个逻辑上的悖论。

  
其实呢,我对传教的人有种恐惧。我怕他们刺探到我的内心,同时也害怕自己刺探到他们的内心。他们没有同样的恐惧么?其实,如果有神,我会找到他的。我不是纯粹的无神论者,从前不是,现在也不是,我只是不认同神的存在需要各自为营的广而告之。




 回复[1]:  赵然 (2008-11-13 12:41:53)  
 
  

  
>世界为什么是动荡的,为什么我们不够快乐。

  
很简单

  
因为你不信神嘛

  


  
》如果有神,我会找到他的。

  

 回复[2]: 阿然 二子 (2008-11-13 12:43:51)  
 
  请抬头看你上面的google 广告。

  
哈哈。

  
googde的算法实在需要改进了。

 回复[3]: 抵抗的最好办法是入教。 自带板凳 (2008-11-13 12:52:03)  
 
  如果你是一个有宗教的人,别人就不再来招惹你了。

  
你可以告诉他:我是基督教XX派的,你们耶和华见证人会是异端。

  
他们就再也不来了。

  


  
我现在就这样。

  
什么教也好什么功也好,用这一招抵挡,都管用。

  
上次有两个很好看的满洲女人跟我推荐法轮功,我说你们都是好人,

  
但是我基督徒,你们那个功比我的上帝可差远了,你来加入我们基督教多好啊,来吧!

  
她们就微笑着走了。

  


  
走就走了,我也不拉他们。

  
换句话说,我也不传教。

  
信不信,信什么,都是每个人自己的事儿,我从不吆喝。

 回复[4]: 上次有个传道会。 自带板凳 (2008-11-13 13:03:29)  
 
  我被指派跟新来的朋友谈话(实际就是所谓的传教),

  
我谈话的对象是个愣头青,好像还是个留学生,一愣一愣的。

  
我很会谈话,谈了很多关于圣经和上帝的事儿,那小伙子还是一愣一愣的,

  
一个劲儿地问:上帝在哪儿,你见过吗,电话几号什么的,

  
我心想,这小子怎么跟二子似的!我他妈的如果见到了上帝,还能坐在这儿跟你说话?!

  
还不得吓死你个球货。

  


  
后来他还是那么一愣一愣地回家了,我跟他说:原上帝保佑你。

  
心里说:玩儿蛋去吧,你他妈爱信不信,跟我有个屁的关系。

  


  
我估计他到现在还是一愣一愣的,那形势可能还跟二子差不多。

  


  

 回复[5]:  赵然 (2008-11-13 13:08:38)  
 
  呵呵

  
其实我也有一年多了

  
开始不分对错了,你说支援灾区好事吧,但可能把政府惯的更不作为了

  
你说为了不打击对方心情,接住一张传单并回一个微笑吧

  
可能鼓励了一个人干了一辈子自己本不感兴趣的工作

  
还浪费了几平方米木头

  
以前最起码不管自己怎做,最起码我自己认为我是对的才去做

  
现在,已经很长时间了,除了从半路切开之外,根本不知道自己做的事情是一件好事还是坏事了

  
N年前一说脑体倒挂,肯定连农民自己都感觉听对不起那些书架子的

  
但一看眼前这场危机吧,那些书架子全死光光,这个世界明天还是好好的

  
倒是那些体力劳动,一晚上全没了

  
这个世界就不转了。

  
神这东西,这儿懂得人太多,反正我这个半文盲看来

  
佛讲了哪么多,其实只要找到自己就算修成了

  
别的咱不太懂,找不到,有时候感觉快找着了,一看这些大拿的大道理反倒更迷糊了

  
呵呵

  
我是乱讲啊,真的最近感觉很那个。以前看小品说一个老头兜里面装两球

  
红的迈左腿,蓝的迈右腿

  
总感觉这个笑话简直很白痴,谁会白痴到这个地步啊,呵呵。

  
我发现我现在比那个老头还白痴,就快装两球,红的呼气,蓝的吸气了

  
呵呵

  
所以我也感觉,如果有,我们自己会找到的

  
回完我自己都看着我的回帖有些白痴

  
汗。。。。

  
谁笑我没文化谁没有小jj

  
呵呵

  

 回复[6]:  赵然 (2008-11-13 13:17:47)  
 
  汽车的发明者

  
那些各行各业的袁隆平们

  
你说是该进地狱还是改升入天堂?

  


  
个人感觉日本的很多传教

  
就跟中国人去长野一样

  
仓廪实了,有闲了,付出些爱心,找个寄托的多

  
当然不怀疑有很多真正有大爱之人

  

 回复[7]:  我 (2008-11-13 13:49:42)  
 
  任何宗教,它的本质就是排斥异己。有些以宽容的形式出现,有些干脆不讲形式。

  
至今为止,人类社会发生的所有战争,统计一下的话,大概有三分之二以上都和宗教有关。也就是说,死于战争的人里,大半是死于宗教。尽管所有的宗教都是标榜爱。死于宗教,当事人通常都觉得是重于泰山的。

  
当然,宗教也有它正面的意义。如果没有宗教,很多艺术作品恐怕不会问世,人类的艺术遗产大概会很可怜。

  
另外,宗教也让很多没有宗教就无法确认自我的人找到了生存在世的意义。

 回复[8]: 哈哈!笑死我了! 小林 (2008-11-13 14:36:28)  
 
  局长您居然是基督教?还向新来的朋友传教?

  
我瞧您怎么都像“白莲教”

  

 回复[9]: 你爱怎么说,呵呵。 自带板凳 (2008-11-13 14:45:08)  
 
  反正什么教都比你们共产邪教强。

 回复[10]:  黑白子 (2008-11-13 14:51:41)  
 
  爱啥教啥教,爱咋叫咋叫,只要别影响睡觉!

  

 回复[11]:  赵然 (2008-11-13 16:34:25)  
 
  》一个劲儿地问:上帝在哪儿,你见过吗,电话几号什么的,

  
我心想,这小子怎么跟二子似的!我他妈的如果见到了上帝,还能坐在这儿跟你说话?!

  
还不得吓死你个球货。

  
===========================

  
我明白为啥人家都不信了

  


  
可惜了好好的一个基督教

  


  
我的出去吃饭了,池袋,大饼的干活

  


  


  

 回复[12]: 这就是我的目的。 自带板凳 (2008-11-13 18:04:33)  
 
  都不信才好呢。

  

 回复[13]: 阿板 二子 (2008-11-13 21:52:21)  
 
  》抵抗的最好办法是入教

  
那你为什么不入党?

  

 回复[14]: 我想入党,党没批。 自带板凳 (2008-11-13 21:56:51)  
 
  这句话,只有亦夫老兄最明白。

 回复[15]: 那就别扯淡了 二子 (2008-11-13 21:58:43)  
 
  做人最失败的是,敌人看不上你。

  


  
得,我又打击你了。

 回复[16]: 你不明白。 自带板凳 (2008-11-13 22:04:51)  
 
  

 回复[17]:  夏夏 (2008-11-14 21:02:27)  
 
  此文看出了二子温和的一面.

 回复[18]: 其实 二子 (2008-11-14 22:17:02)  
 
  见过我的人都知道,我不但温和,而且胆小谨慎。

  

 回复[19]: 原来如此. 夏夏 (2008-11-15 16:30:56)  
 
  看你在网上与他们争论时,很强啊.

  
一个人在网上与网下的差距,感兴趣也.

 回复[20]:  夏雨 (2008-11-15 16:41:08)  
 
  哈哈,难得看到 夏夏 也叼起了烟卷

 回复[21]: 恩 二子 (2008-11-15 17:54:07)  
 
  呵呵。

  


  
网络是网络。现实是现实。

  
至少我,是分得很清楚的。

 回复[22]:  1111111 (2008-11-17 22:13:11)  
 
  没那么难吧

  
我就一句话:对不起,我是穆斯林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专栏文章
    赛德克巴莱 
    韩方一战 
    张绍刚之觞 
    选秀 
    救助 
    离开苹果 
    下台之辩 
    裸婚 
    选择信任 
    天灾人祸里的别样话题 
    子弹往哪里飞? 
    有关于钱云会事件 
    《剑雨》 
    网络 
    写在和平奖之后 
    日本的样子 
    关闭 
    人在旅途 
    猪流感下的理想主义 
    喝酒的罪过有多大? 
    闲谈日本明星 
    又谈iPhone 
    有关劳模的若干问题 
    中国人和奥斯卡 
    加班 
    说说赵本山 
    恶评系列之水浒宋江 
    重读《回忆录》 
    乱谈经济危机 
    说说新闻报道 
    小谈林嘉祥事件 
    传教 
    李米的猜想 
    由神七想到的 
    逐鹿 
    恶评系列之射雕英雄传(下) 
    恶评系列之射雕英雄传(上) 
    烂评《赤壁》 
    退休快乐 
    闲聊iphone 
    震出来的“友好”? 
    四川大地震感受 
    假期 
    购物盲 
    艺人和律师艺人 
    开诚布公 
    集结号 
    香港功夫武侠片(12) 
    香港功夫武侠片(11) 
    香港功夫武侠片 (10) 
    香港功夫武侠片(9) 
    香港功夫武侠片(8) 
    香港功夫武侠片(7) 
    香港功夫武侠片(6) 
    香港功夫武侠片(5) 
    香港功夫武侠片(4) 
    香港功夫武侠片(3) 
    香港功夫武侠片(2) 
    香港功夫武侠片(1) 
    纯粹闲话 
    再读鲁迅 
    珍惜时间 
    八IT(9) 
    八IT(8) 
    八IT(7) 
    八IT(6) 
    八IT(5) 
    八IT(4) 
    八IT(三) 
    八IT(二) 
    八IT(一) 
    一年一度说春晚 
    写作 
    奴才 
    日本产品的背后(三) 
    日本产品的背后(二) 
    日本产品的背后(一) 
    辱华? 
    我看博客 
    吃西餐 
    韩流观 
    梦想照不进现实 
    手帐 
    Home Center 
    中国人看中国人 
     一举两得三国四记 五鹊六雁八和九生 
    说说《24小时》 
    网络十年 
    阮氏三顾茅庐(之五,隆中对) 
    阮氏三顾茅庐(之四,理想) 
    阮氏三顾茅庐(之三,刘关张) 
    阮氏三顾茅庐(之二,路上) 
    阮氏三顾茅庐(之一,启程) 
    呜呼,陈凯歌 
    三面《艺伎》 
    三十而立 
    相声回来了 
    青春豆与摇滚 
    牯岭街里残酷的杀人事件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