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二子 >> 专栏文章
字体∶
逐鹿

二子 (发表日期:2008-09-25 12:19:15 阅读人次:2996 回复数:24)

  三鹿奶粉的事情闹得纷纷扬扬,但是我对具体的经纬不甚了了。当第一次听到这个事情的时候,和很多人一样,直接的感觉是,国内商品的信用度再次下降,以后回国还能安心吃点喝点儿什么呢?总之很郁闷。

  
关于奶粉受害者之外的话题,最集中的我知道的是两点。其一是说,国家在奥运之前就知道这件事情了,但是因为要召开奥运会所以压下不表。其二是一件与奶粉事件看似无直接关系的事情,说的是百度受了三鹿的贿赂,在网络上屏蔽相关的负面消息。这两件事情基本上和大部分网络消息一样,是没有多少证据的,仅仅是传闻而已。但是99%的中国人包括我在内,基本上选择相信传言,至少是趋向于相信传闻。这并不是因为大家掌握了什么证据,也不是因为有什么特别的求证方法,只是基于对政府一贯的做法和我们对现代中国的了解,才有了这样让人尴尬的论断。

  
当然随之而来的是另外两个问题。既然奥运前可以压下不表,为什么奥运后又需要表出来呢?既然国家要隐瞒三鹿的消息,那么三鹿又何必要贿赂百度呢?难道国家要屏蔽的消息,百度敢冠冕堂皇地任人搜索么?这和我们的常识其实是相悖的。可能真正的原因在于,三鹿事件曝光原本就是计划中的。虽然听起来很有点“阴谋论”的感觉,但是三鹿曝光看起来过于突然又同时非常流畅,不像我们习惯的那种欲盖弥彰,扭扭捏捏。

  
当然,该曝光的事情被曝光总是好事,只是三鹿到底是不是最该广告于天下的,我们不得而知。很久以前就有传言说,国内的大型乳业厂商都有问题,其中最著名当属蒙牛乳业集团。听起来很耸人听闻的各种传说已经传了很久了,但是主流媒体上基本上没有蒙牛乳业的任何负面新闻。说三鹿的不幸在于闹出了人命,所以不得不曝光,只怕也说不过去。因为比三鹿更加恐怖的事件绝不在少数,别说《新闻联播》外加报纸,就是百度甚至google中国也没几个好的关键词能让你满意地搜索一下的。以这样的眼光来看,我的阴谋论变得很顺理成章。

  
曝光三鹿集团的问题肯定有政治上的考虑,对老百姓而言当然不能说是坏事,只是关于舆论的控制到底要持续到哪一天呢?“曝光”这个词本身就听起来不舒服,到底我们了解了三鹿事件是因为有人需要我们知道还是我们本身就有权利知情呢?想来想去,好像答案更有可能是前者。如此一来,在对三鹿集团的愤怒背后隐隐约约有些异样的感觉。全国上千例婴儿肾结石,一个企业无耻至斯,固然可恨,但是官方报道有几家把矛头指向了质检部门?又有多少评论把中心放在了可怜的农民和城市贫民利益头上?三鹿的老板就是砍了头又如何,一个企业老板能抗得下多大的罪恶?

  
很多话原本是废话,但是还是不得不说。谴责三鹿当然没错,但是没完没了实在也没有必要。最终我们需要看到制度的缺陷。好的制度不是保证没有人去掺假,好的制度保证的是假货到不了消费者手中、嘴里。在我看来,对三鹿的谴责早就可以适可而止了。该抓的抓,该判刑的判刑,这些原本就是司法部门的责任。我作为一个普通老百姓,关心的不是三鹿被大卸八块,杀而快之。简单地说,在这只毒鹿被驱逐的前提下,真正关心的是两点:一,谁来保证不会有第二个三鹿集团?很显然,这个答案不应该是去教育所有的企业老板,感化他们变得心地善良。二,谁来关心这些肾结石的孩子?还是很显然,这个答案不应该是每家给些抚恤金了事。什么时候我们听到了有诚意的答案,什么时候我们的祖国就真正走向强大了。




 回复[1]: 很少看到这样的文章了 近墨者黑 (2008-09-25 12:40:56)  
 
  二子的文章,最近在镜子上很少看到。

  
有理性,又不缺热情;

  
有说服力,又不牵强附会。

  
鄙人力推二子升厅长。

 回复[2]: 厅局是平级的,呵呵呵。 自带板凳 (2008-09-25 12:45:50)  
 
  

  
你这马屁拍得没什么技术含量啊。

 回复[3]: 自带板凳是县处级级别 近墨者黑 (2008-09-25 13:16:06)  
 
  县处级局长和厅长层次不同。

  
别把手伸得太长啊。

 回复[4]: 哈哈!板凳局长是联合国不安全局局长! 新局长 (2008-09-25 13:55:44)  
 
  拿洪洞县公安局来比确实层次不同。

 回复[5]: 老实说。 自带板凳 (2008-09-25 15:57:55)  
 
  对于三鹿事件,我一直没闹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就算是看完了二子同学的文章,我还是不知道说什么好。

  


  
这要怪二子。为什么呢?

  


  
因为,原来我非常关注中国的进步和发展,经常大声疾呼并严厉批判。但是每次我说出我的意见以后,二子总是提醒我:老兄啊,别装逼了昂,您现在是日本人,早就不是支那人了,中国的事儿跟你有个鸡巴的关系啊!闭上您的嘴吧。

  


  
冷静下来一想,他说得很对。

  
毛主席说得好:不管他是什么鸟儿,只要他说得对,我们就照他说的办。

  


  
所以到现在,我对这些事儿基本不再关心了。

  
管他娘啊,都死了跟我也没关系。

  
少说为妙,还免得得罪人。

  

 回复[6]: 呵呵!什么态度? 新局长 (2008-09-25 14:06:38)  
 
  

 回复[7]:  科长 (2008-09-25 15:50:06)  
 
  三鹿面临破产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08-09-25 09:52:16    

  
1万多吨召回奶粉涉及退赔金额约达7亿元以上,作为主要责任方可能需要最终支付患儿医疗费以及可能面临的患儿索赔,这或将直接导致三鹿集团破产。

  
奶粉退赔加患儿赔偿

  
9月23日,一位知情人士告诉《财经》记者,经三鹿集团内部初步估计,此次召回奶粉的总量可能超过一万吨,涉及退赔金额约达7亿元以上。

  
考虑到三鹿目前并未召回液态奶,未来是否召回,尚有待相关政府部门决定;一旦决定召回的话,所需要的退赔金额肯定又将大幅上升。

  
此外,据说有政府官员已向三鹿集团传话,因食用三鹿奶粉致病的患儿所涉医疗费,三鹿集团作为主要责任方可能需要最终支付。

  
三鹿现金流基本断裂

  
该知情人士还透露,三鹿集团的流动资金已全部用来支付奶粉退赔款,目前现金流基本断裂。三鹿集团高层曾希望在当地银行融资,但相关银行不仅不予放贷,而且要求收回之前的贷款。

  
雪上加霜的是,在奶粉退赔款项上,三鹿集团最终支付的金额可能还要高于集团内部估计。

  
因为有三鹿集团内部员工反映,三鹿奶粉的不少终端销售商,将原来批发来的大量奶粉分发给大批受雇者,要求以零售价退货。而部分消费者将奶粉分倒在已用空的三鹿奶粉袋或罐中,以换取更多的退赔款。

  
或卖光资产才能赔付

  
三鹿集团全称石家庄三鹿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工商资料显示,三鹿集团2007年底总资产为16.19亿元,总负债为3.95亿元,净资产为12.24亿元。

  
知情人士指出,集团如果面临患儿家属索赔,按每名患儿治疗费1万元计算,也涉1亿多元赔偿款;如再遇液态奶退赔,以及患儿家属治疗费之外的赔偿,企业可能需要卖光厂房等资产才能赔付。

  
知情人士认为,有形的损失或可通过变卖资产来赔付,但此次事件将使“三鹿”这块原来价值数十亿元的品牌变得分文不值。“没有资金,没有品牌,企业根本不可能再有生存的机会。”

  
两大无辜群体受损失

  
《财经》记者了解到,三鹿的倒掉,或使与其直接相关的两大无辜群体蒙受巨大损失,即近万名企业职工和六万多户奶农。

  
据了解,河北省国资委已派驻工作人员至三鹿集团,其中部分人员接受的使命是理清三鹿集团资产,寻求资产新的接管方,以尽快使工厂运转。

  

 回复[8]: 板凳先生 小小鸟儿 (2008-09-25 15:54:27)  
 
  这个网上有一个叫小小鸟儿,什么闭上鸟儿嘴之类的话说之前,拜托你是不是考虑一下小小鸟儿的情绪?

 回复[9]: 鸟儿还会抗议呢! 自带板凳 (2008-09-25 15:57:02)  
 
  

 回复[10]:  小小鸟儿 (2008-09-25 16:32:56)  
 
  当然了,谁人不会抗议?

 回复[11]:  敬天爱人 (2008-09-25 21:18:22)  
 
  打一个简单的比方,如果说企业是足球场上的球员,那政府就是执法比赛的裁判。一场高水平的比赛无疑离不开中立而又秉公执法的好裁判。想赢比赛却又技不如人,于是采用粗野的铲球,踢人,拉人等犯规手段指望把对手拉下来,不管在哪个国家这种球员,球队肯定会是有的,而且总会以一定的概率存在的。碰到这样的球员,裁判的任务就是该掏黄牌时就掏黄牌,该掏红牌时就掏红牌,果断地将这种恶劣球员赶下场,营造一个公平的比赛环境。 只有有了公平公正的比赛环境,才能促使球员去提高自己的技术水平,靠自己的实际能力去战胜对手。而不是靠谁比谁狠,谁比谁更暴力去赢得比赛。

  
很显然,中国政府这个裁判现在做的并不合格,常常是裁判自己做不到中立,既当裁判也当球员参与比赛。于是乎黑哨连连,整个社会建立不起一个公平公正的比赛环境。

  
所以说在这种环境下,不乏后继有人。倒了三鹿,必然会有四鹿,五鹿的出现。呵呵,只是时间的问题吧。

 回复[12]: 呵呵!什么态度?  夏雨 (2008-09-25 21:39:18)  
 
  嘻嘻,板凳先生,

  
您在5楼里 怪二子。为什么呢?

  
怪二子以前说过您早就不是支那人了?

  
嘿嘿,说过一次?二次?哈哈!才二次嘛。

  
您自个儿呢,说人家什么来着?爱党爱政府!还有什么什么“小老头”,等等多了去了。

  
一报还一报,大家扯平。

  
可是您看看这文章,人家还在爱党爱政府么?人家在问责政府呐,人家的屁股已经半个挪过来了嘛,板凳先生,快伸出手来,跟二子握握手!

 回复[13]:  赵然 (2008-09-26 02:13:37)  
 
  嗯

  
我考虑了一晚上

  
做出一个决定,虽然很为难

  
但国家都到这个份上了

  
我也顾不了这么多了

  
现在开始

  
以后中国大陆的事

  
就让你们几个管了

  
在出事你们给我负全责

  


  
现在开始看你们的了

  
谁不听你们话

  
你们就拿着斧头镰刀和他们拼了吧

  
就说我同意的

  


  
就这样吧

  

 回复[14]:  王者非王 (2008-09-26 09:02:46)  
 
  是啊,食品安全问题解决不了的话,空间技术再高明也没用。就是真正成了强国也只是一只外强中干的纸老虎。首先要解决食品安全问题,要解决食品安全问题首先要解决用人制度,要建立健全的用人制度,则必须革除官本位的历史恶习。真奇怪,为什么礼义廉耻等中华民族的历史优良传统都给抛弃了,而官本位,上尊下卑的历史陋习却发展得越来越厉害。当政者应该到了认真考虑的时候了。

 回复[15]:  大明白 (2008-09-29 11:20:57)  
 
  外国人喝牛奶结实了

  
中国人喝牛奶结石了

  
日本人口号:一天一杯牛奶振兴一个民族

  
中国人口号:一天一杯牛奶震惊一个民族

  
伊利说:你他妈的加就加了,就不能少加点?

  
蒙牛愤怒的说:大家都是奶粉里加三聚氰胺,三鹿,你姥姥的够狠,三聚氰胺里加奶粉!

  
三鹿委屈的说:漏斗坏了,没控制住量…

 回复[16]: 呼唤单喜军 杜海玲 (2008-09-29 12:21:44)  
 
  喜军,喜军,呼唤。老三,你有她地址?再给我发一次,谢谢。duhl@chubun.co.jp

  
不好意思,这是哪里?谁的地盘?借一下下嘛。

 回复[17]: 单喜军的地址 老三 (2008-09-29 13:15:45)  
 
  shanxijun@yahoo.com.cn

 回复[18]: 老三,还在吗? 龍昇 (2008-09-29 14:16:54)  
 
  

 回复[19]: 龙兄 现在在 老三 (2008-09-29 15:43:05)  
 
  刚才不在。

 回复[20]: 老三,来个信: 龍昇 (2008-09-29 19:27:46)  
 
  

 回复[21]: 龙兄 去了。 老三 (2008-09-29 18:12:51)  
 
  

 回复[22]: 张鹤慈 要追究毒奶粉事件中中共最高一级责任 夏雨 (2008-09-29 22:03:14)  
 
  

  
作者: 张鹤慈 毒奶粉事件中不能允许舍卒保车

  
―――――三鹿牌奶粉事件负有领导责任应该追究到中共哪一级?

  
目前三鹿牌奶粉事件,下追究到奶农和不法商人,上追究到了负有领导责任的石家庄领导和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局长。

  
难道三鹿牌奶粉事件负有领导责真的就只能到石家庄市?

  
看看中共的处理决定,开始处理的是石家庄的一些基层干部,最后到了石家庄的第一把手。

  
【鉴于河北省省委常委、石家庄市委书记吴显国同志对三鹿牌奶粉事件负有领导责任,对事件未及时上报、处置不力负有直接责任,经党中央、国务院批准,免去吴显国同志河北省省委常委、石家庄市委书记职务】

  
新华社的评论员的文章,只提【免去石家庄市委主要负责人职务,】而不知道是故意,还是疏忽,没有提吴显国同志的更大的官衔:河北省省委常委。

  
如果他在9月上旬仍然不知道三鹿牌奶粉事件,那么就不应该撤他。从中央文件中说他【对事件未及时上报】;他肯定是知情的。

  
根据中共官方的说法,石家庄一直瞒着河北省。现在撤掉了石家庄市委书记吴显国,就是证明,责任只在石家庄;而河北省最多是管理的漏洞,对下情的失察,最多是什么官僚主义。河北省没有隐瞒等责任,中央当然就更只能是被蒙蔽,而没有隐瞒,掩盖等责任了。

  
这里,我想问一个问题:

  
吴显国本人就是河北省省委常委;他知道了三鹿奶粉的问题,算不算河北省领导知道了?

  
如果他作为河北省省委的常务委员,没有把问题反应到河北省的党委,他就不应该只是被撤职的问题。

  
中国的官场的规则和潜规则,对问题,灾难一律是下推上报。好的归自己,坏的推给下级,推不下去,至少也要集体承担。

  
为什么吴显国会不把三鹿的事情和别的党委谈?而一个人去承担这些麻烦?如果他真的有这种高风亮节,他肯定混不到今天的职位。

  
除非吴显国本人和三鹿集团有个人的经济纠葛,他不得不出面保三鹿,又不能和不想让领导知道。如果是这样,吴显国是故意隐瞒和欺骗,就不能只是一个简单的免职的问题,而是刑事犯罪的问题。

  
石家庄是河北省的省会,河北省的头头脑脑生活在石家庄,工作在石家庄,所有河北省的领导机关都在石家庄,谁相信石家庄闹的这么大的事件,河北省的头头脑脑都不知道?

  
舍车保帅都不肯,只肯舍卒保车?答案是如果动了车,就震动了帅。

  
石家庄市委书记吴显国身兼河北省省委常委。而扯上了河北省书记,河北省的书记肯定是中央委员,这样就一定扯上了中央。谁能够相信河北省书记知道的事情,中央不知情?

  
而作为三鹿最大的股东新西兰恒天然集团和新西兰总理克拉克居然也配合北京当局,搞什么舍车保帅。

  
【克拉克昨天告诉新西兰电视台的《早餐》节目,拥有河北石家庄三鹿集团43%股份的新西兰乳业巨头恒天然(Fonterra)“尝试了几个星期”要求中方回收有问题的三鹿产品,但不得要领:“中国的地方当局拒绝这么做。”

  
克拉克说,她本月5日得知此事,三天后,她就下令新西兰官员越过河北地方当局,知会北京有关部门。

  
“你可以想象得到,新西兰政府向北京拉响警报后,地方当局就遭到重手对付了。”她说:“我想,地方官员最初是倾向于试图把问题掩盖起来静悄悄处理,避免公开回收。我们在新西兰绝不会这么做的。” 】

  
按照新西兰公布的材料,政府知道后,三天告诉总理,总理知道后,三天和北京联系,对人命关天的事件,这已经不是最佳速度。

  
而克拉克的点睛之笔在于【下令新西兰官员越过河北地方当局,知会北京有关部门。】就是替北京证明,中央是不知情的,是被地方官员蒙蔽的。

  
下一个点睛之笔是

  
【向北京拉响警报后,地方当局就遭到重手对付了。】

  
她一再的点明:

  
【中国的地方当局拒绝这么做】

  
【地方官员最初是倾向于试图把问题掩盖起来静悄悄处理,】

  
就是中央是伟,光,正的。只要中央知道了实情,就一定会出重手为民除害的。真正是典型的圣上英明,下属该死。

  
【河北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视。在9月8日接到石家庄市政府的报告后,省委书记张云川、代省长胡春华立即对此事故的调查处理作出批示。】

  
居然和克拉克告诉北京是同一天。克拉克和北京的动作配合的如此的准确。

  
新西兰恒天然集团肯定是隐瞒的同谋。

  
【新西兰恒天然为三鹿单一最大股东,承担完全的管理和监督责任。

  
1,新西兰恒天然作为股东在三鹿派有3名董事及财务总监和执行副总裁等。

  
2.日常管理和监督,财务总监是它的,和压价收购奶就有关。

  
三鹿实际上新西兰恒天然集团旗下的公司,新西兰人控制了三鹿的财权、人事权、采购、定价权,三鹿员工的薪酬发放也是要经过新西兰人审批的。http://www1.haiguinet.com/bbs/vi ... abec35020611f512d98 】

  
关于是否控制了三鹿的财权、人事权、采购、定价权,我没有核实,但新西兰恒天然作为股东在三鹿派有3名董事及财务总监和执行副总裁等,应该属实。

  
如果很早就有三鹿奶粉有问题的反应,

  
董事及财务总监和执行副总裁应该知情。就算是按照新西兰恒天然集团的说法,他们是在8月2日才知道的,他们作了什么?

  
他们的做法和要求三鹿集团作的,和三鹿集团实际作的一模一样。就是偷偷的把有问题的产品收回,想把事件瞒过去。

  
克拉克说的【我们在新西兰绝不会这么做的】;问题是如果在新西兰,他们不敢这么做,因为他们在新闻自由的新西兰,瞒不过去。而他们认为在新闻封锁的中国。他们可能瞒的过去。

  
就按照新西兰恒天然集团自己的说法,他们在8月2日已经知道了毒奶粉事件,他们和当地领导打交道不得要领。河北省的领导就在石家庄,他们是否找过河北省的领导?在人命关天的大事上,和当地官员打交道不得要领,为什么要一个月后才告知新西兰政府?

  
其实,只要通过媒体,就能够解决问题了。为什么新西兰恒天然集团不找媒体?为什么在三鹿事件曝光后,新西兰恒天然集团拒绝媒体采访?

  
如果在中国这个新闻封锁的国家不能突破三鹿事件,应该有可能在新闻自由的新西兰突破。

  
张鹤慈29.09.08墨尔本

  
最后编辑时间: 2008-09-29 04:43:41

  

 回复[23]: 中国再次爆发信任危机的反思,没有信任就没有社会 大汉临离 (2008-10-01 11:56:53)  
 
  !2008-9-20 2:44:25

  
作者:梁文道

  
连雷曼兄弟这么巨大,这么悠久的投资银行都能在一个礼拜之内急急宣布破产,连号称「中国妈妈」的三鹿奶业都能叫婴儿吃出肾结石;我们到底还能相信谁呢?香港有不少朋友是美国国际集团(AIG)的客户,在听说这家管理资产达到万亿美金的保险界航母可能也要沉没的消息之后,他们全都慌起来了,深怕积累了半辈子的血汗钱快要化为乌有。无论别人再怎么分析,再怎么向他们保证客户资产安全无虞,他们还是很难安得下心。

  
信任原本就是一种最重要的社会资源。我们打开水龙头,要相信里头流出来的水没有毒。我们过马路,要相信所有汽车都会在亮红灯的时候停下来。我们睡觉,要相信屋顶不会无缘无故塌下来。我们遇事报警,要相信警察不是盗贼的同伙。没有信任,社会就不可能存在。已故德国社会学大师卢曼(Niklas Luhmann)就说得好:「当一个人对世界完全失去信心时,早上甚至会没办法从床上爬起来」。

  
可是信任偏偏如此难得,我们根本没有任何合理的基础完全相信每一滴自来水都是安全的,每一位驾驶者都是清醒的,每一个建筑商都是负责的,甚至每一位警员都是廉洁正直的。然而,我们还是不断地付出我们对他人的信任。那是因为我们不认为这世上没有一个人是可信的。这个社会如此复杂,任何发生在身边的事,任何摆在面前的东西,其背后都经过了重重的机制,层层的人手;在这一长串的流程里头,总有一些人会对得起我们的信任,会为自己应做的事负上责任吧?

  
比如食品,我不可能亲自检测任何送到我嘴边的东西;但是我会相信生产商爱惜商誉。一个老板不可能掌握生产过程的每一个环节,但是他会相信他聘用的管理人员。假如工人或者原料出了问题,产品检试部门会查得出来。假如出厂的产品真有毛病,相关政府机构会及时发现。假如那些机构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有良心的传媒会揭发真相。到了最后,我们还要信赖公权力的确能够查清问题,司法体系的确能够按法处置肇事人员。

  
这是一个牵涉了多少种人多少个程序的事呀,怎么可能每一个人每一个步骤都出了错呢?为了保证不会出现如此荒谬的情况,为了让社会可以正常运作,人类设计了各种制度去保障信任这种极其必要但却极易受伤害的资源,例如权力与利益的分化。大而化之地说,商家与官方的利益是不一致的,所以官方不会掩饰商家的错误;媒体又与商家和官方的利益不同,所以媒体更不会为商家与政府文过饰非。

  
万一这三者的利益高度重合,那么我们还可以怎么办呢?那就只好相信界外的力量与更高层级的结构了。在三鹿奶粉事件里面,那个界外的力量是新西兰总理,而更高层的结构则是收到通知的中央政府( 想来也够荒谬的,发生在国土上的事居然要它国元首知会之后,中央政府才恍然觉察,采取行动。这甚至是一个比民主与否更严重的体制问题,因为它彰显了政府治理能力的基本缺陷 )。当然,我们还可以相信自己;只不过,一个所有人都只信任自己的社会还能叫做社会吗?

  


  

 回复[24]: 逐鹿还不够 校长 (2008-10-04 00:24:30)  
 
  应当加上硕鼠~~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专栏文章
    赛德克巴莱 
    韩方一战 
    张绍刚之觞 
    选秀 
    救助 
    离开苹果 
    下台之辩 
    裸婚 
    选择信任 
    天灾人祸里的别样话题 
    子弹往哪里飞? 
    有关于钱云会事件 
    《剑雨》 
    网络 
    写在和平奖之后 
    日本的样子 
    关闭 
    人在旅途 
    猪流感下的理想主义 
    喝酒的罪过有多大? 
    闲谈日本明星 
    又谈iPhone 
    有关劳模的若干问题 
    中国人和奥斯卡 
    加班 
    说说赵本山 
    恶评系列之水浒宋江 
    重读《回忆录》 
    乱谈经济危机 
    说说新闻报道 
    小谈林嘉祥事件 
    传教 
    李米的猜想 
    由神七想到的 
    逐鹿 
    恶评系列之射雕英雄传(下) 
    恶评系列之射雕英雄传(上) 
    烂评《赤壁》 
    退休快乐 
    闲聊iphone 
    震出来的“友好”? 
    四川大地震感受 
    假期 
    购物盲 
    艺人和律师艺人 
    开诚布公 
    集结号 
    香港功夫武侠片(12) 
    香港功夫武侠片(11) 
    香港功夫武侠片 (10) 
    香港功夫武侠片(9) 
    香港功夫武侠片(8) 
    香港功夫武侠片(7) 
    香港功夫武侠片(6) 
    香港功夫武侠片(5) 
    香港功夫武侠片(4) 
    香港功夫武侠片(3) 
    香港功夫武侠片(2) 
    香港功夫武侠片(1) 
    纯粹闲话 
    再读鲁迅 
    珍惜时间 
    八IT(9) 
    八IT(8) 
    八IT(7) 
    八IT(6) 
    八IT(5) 
    八IT(4) 
    八IT(三) 
    八IT(二) 
    八IT(一) 
    一年一度说春晚 
    写作 
    奴才 
    日本产品的背后(三) 
    日本产品的背后(二) 
    日本产品的背后(一) 
    辱华? 
    我看博客 
    吃西餐 
    韩流观 
    梦想照不进现实 
    手帐 
    Home Center 
    中国人看中国人 
     一举两得三国四记 五鹊六雁八和九生 
    说说《24小时》 
    网络十年 
    阮氏三顾茅庐(之五,隆中对) 
    阮氏三顾茅庐(之四,理想) 
    阮氏三顾茅庐(之三,刘关张) 
    阮氏三顾茅庐(之二,路上) 
    阮氏三顾茅庐(之一,启程) 
    呜呼,陈凯歌 
    三面《艺伎》 
    三十而立 
    相声回来了 
    青春豆与摇滚 
    牯岭街里残酷的杀人事件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