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二子 >> 专栏文章
字体∶
假期

二子 (发表日期:2008-05-15 15:08:53 阅读人次:1752 回复数:0)

   正值黄金周,放假在家很是悠闲。上网的时候想去联系联系国内的朋友,才想起来,今年开始国内取消黄金周长假了。我记得国内有黄金周长假也不过才几年时间,现在又变了制度,期待长假的朋友们估计是相当的郁闷。

  
不是很清楚为什么要取消黄金周制度。浮光掠影地了解一下可能有两点。首先是社会负担的问题。当初制定长假制度是为了促进消费。长假一到大家就撒开了四处旅游,国内消费带起来了,去国外消费也渐渐流行起来。要说起来算是目的达到了。不过可能副作用也不少,首当其冲的是交通部门。老听说日本一到长假就 rush,可是这个rush和中国的rush简直不是一个数量级。国内的交通系统还不够完善,一个十多亿人口的国家,在短短的7到10天内人口骤然流动一下,就是大概用脑子想想也能把人吓一跳。铁路、航空系统不堪重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另外,各种人文、历史和自然景观在长假期间超负荷运转,尽管钱赚到了,不过遭受的破坏怕是也不少。人口素质问题还是现实不能回避的,平时管理就比较困难,更何况这种特别时段呢。如果每年来个一两次,长期看或许是得不偿失的事情。而消费者本身到了最后也没真的享受到长假的惬意,到哪里都人挤人,到哪里都是排长队,这种出游无论如何和“悠闲”两字挂不上钩。如此一来,长假变成了谁都不待见的事儿,取消也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除此之外,随著经济的发展,必然而来的是文化层面的需求。几乎所有的国家、所有的文明都会经历相同的历程。在埋头向前一路狂奔之后,抬起头来看看自己出发的地方,已经远远地甩在了身后,留恋之情陡然而生。近年来希望恢复传统假日的呼声越来越高。所以既然要取消长期,就正好顺水推舟地把传统假日补上来。怎么说都是好主意,怎么说都是应该的。

  
国内变了,变得合理也变得理所当然。我刚到日本的时候,感受到的就是他们的假期多,而且传统假期多。盂兰盆节日本人这么隆重的归省,让我一度觉得很惭愧。盂兰盆节也是从中国传来的吧。还有各种节气相关的节日,春分、秋分等等。中国人在干什么?热火朝天地过圣诞节,有点莫名其妙和不知所云。我喜欢传统节日,喜欢那种真的有话题的节日。只有这些节日才能感到一片土地上一群自古相聚的人群呼吸的声音,脉搏和心脏跳动的节奏。多少年了,和朋友聊天的时候常常都会聊到这个话题,心里希望中国人能恢复传统节日,放中国人该放的假日,享受中国人才有的快乐。现在看到国内终于修改了假期制度,真是非常高兴。其实关于放假这点也没什么大道理可谈,就是觉得中国人应该过得更像中国人。多好的事情,无可争议。

  
不过说到放假,有些另外的话题。西方人喜欢说:play hard,work hard。这句话在东方怕是还远远没有被理解。前面说的传统假日是文化层面的东西,其实放假之于现代社会有更现实的意义。不言而喻了,现代生活工作压力大,没有假期的调节,不但身体上,就是心理上也会出问题。另外促进消费也是假期的重要职能之一。除此之外,放假到底是休息还是玩是一个很大的问题。日本人工作认真是出了名的,但是最新的调查表明,日本的工作生产效率在发达国家中排名是倒数几位。为什么?日本的假期在发达国家中是最多的,另外,各个企业的带薪假也很多。可是日本人的平均工作时间却远远超过其他的国家。每天要加班,有带薪假却没人请,说到原因,大多和工作无关。比如上司不走自己也不好走,别人不走自己也不好走;请了带薪假会给别人带来麻烦,而且请假太多可能会被上司指责,等等等等。这些心理上的负担最后成了工作时间延长的要因。劳力还劳心。好容易放了假,出国旅游也好,在家喝酒也好,其中重要一条是为了暂时逃开工作上这些压抑。与其说是享受假期,不如说是心理和生理上的reset。所以工作虽然认真,但是效率并不如预期得高。Work hard的意思我想不是要规劝大家玩命工作,而是享受工作。应该是自然而然的行为,不是因为有社会行为约束、有公司条款约束、有上司的督促,而是因为自己喜欢自己的工作所以才努力。而play hard就是在假期里高高兴兴地玩儿。这种假期不是为了休养好了再回到单位拼老命,而是单纯地享受生活。如果不能享受工作,享受假期,最后的结果是工作做不好,假期也过不好,更要命的是生活不会快乐。

  
希望咱们中国人不但可以有很多假期,而且学会享受假期。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专栏文章
    赛德克巴莱 
    韩方一战 
    张绍刚之觞 
    选秀 
    救助 
    离开苹果 
    下台之辩 
    裸婚 
    选择信任 
    天灾人祸里的别样话题 
    子弹往哪里飞? 
    有关于钱云会事件 
    《剑雨》 
    网络 
    写在和平奖之后 
    日本的样子 
    关闭 
    人在旅途 
    猪流感下的理想主义 
    喝酒的罪过有多大? 
    闲谈日本明星 
    又谈iPhone 
    有关劳模的若干问题 
    中国人和奥斯卡 
    加班 
    说说赵本山 
    恶评系列之水浒宋江 
    重读《回忆录》 
    乱谈经济危机 
    说说新闻报道 
    小谈林嘉祥事件 
    传教 
    李米的猜想 
    由神七想到的 
    逐鹿 
    恶评系列之射雕英雄传(下) 
    恶评系列之射雕英雄传(上) 
    烂评《赤壁》 
    退休快乐 
    闲聊iphone 
    震出来的“友好”? 
    四川大地震感受 
    假期 
    购物盲 
    艺人和律师艺人 
    开诚布公 
    集结号 
    香港功夫武侠片(12) 
    香港功夫武侠片(11) 
    香港功夫武侠片 (10) 
    香港功夫武侠片(9) 
    香港功夫武侠片(8) 
    香港功夫武侠片(7) 
    香港功夫武侠片(6) 
    香港功夫武侠片(5) 
    香港功夫武侠片(4) 
    香港功夫武侠片(3) 
    香港功夫武侠片(2) 
    香港功夫武侠片(1) 
    纯粹闲话 
    再读鲁迅 
    珍惜时间 
    八IT(9) 
    八IT(8) 
    八IT(7) 
    八IT(6) 
    八IT(5) 
    八IT(4) 
    八IT(三) 
    八IT(二) 
    八IT(一) 
    一年一度说春晚 
    写作 
    奴才 
    日本产品的背后(三) 
    日本产品的背后(二) 
    日本产品的背后(一) 
    辱华? 
    我看博客 
    吃西餐 
    韩流观 
    梦想照不进现实 
    手帐 
    Home Center 
    中国人看中国人 
     一举两得三国四记 五鹊六雁八和九生 
    说说《24小时》 
    网络十年 
    阮氏三顾茅庐(之五,隆中对) 
    阮氏三顾茅庐(之四,理想) 
    阮氏三顾茅庐(之三,刘关张) 
    阮氏三顾茅庐(之二,路上) 
    阮氏三顾茅庐(之一,启程) 
    呜呼,陈凯歌 
    三面《艺伎》 
    三十而立 
    相声回来了 
    青春豆与摇滚 
    牯岭街里残酷的杀人事件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