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二子 >> 专栏文章
字体∶
香港功夫武侠片 (10)

二子 (发表日期:2008-01-31 18:23:53 阅读人次:1599 回复数:1)

  甄子丹为什么一直不红,这问题估计甄子丹自己也没想明白过。很多人说是因为长相的缘故,也许有点道理。香港媒体从甄子丹一出道就说他是“靓仔”,虽然多少有些夸张,但是甄子丹长得不丑是肯定的。再说,功夫武侠电影的男主角一般也不必帅得让人流鼻血。不过甄子丹有个问题,至少在他出道的那个年代是有问题的:他长得亦正亦邪。“亦正亦邪”这个词放现在算是褒义词儿,不过同样意思换个词就更明白了:不正不邪。甄子丹的长相很难演古装大侠,因为他的面相有点儿坏,不够正义凛然。在甄子丹出道之前,古装武侠电影里面的男主角是谁?狄龙、郑少秋等等,和这些人一比,甄没得玩了。再换一些人就换到李连杰了。李连杰的脸往年轻里看是单纯、天真、烂漫,往成熟里看是一脸正气、一脸平和,天生的大侠脸。甄子丹叫做生不逢时。可是演坏蛋吧,甄子丹又实在长得不够坏。古装武侠电影大部分是脸谱化的,你要不长个欠揍的脸,一般还真轮不上你演坏人。

  
再说时装片。甄子丹出道的时候已经是周润发、成龙的动作片、功夫片盛行的时代了。甄子丹没有足够的特色在时装片里分一勺羹,因为他没有周润发的演技,没有成龙的风趣和博命演出。甄的身手非常好,但是身手好和被观众认知是两回事儿,即使是对功夫武侠电影也一样。而且,甄毕竟不是李小龙。

  
很多很多年,甄子丹一直走在二线,他演过很多电影,而且出现在很多经典电影中,但是总是难当主角。总之,他不是叫做巨星的那个人,不是那个上了片酬排行榜的那个人。

  
但是话说至此,必须解释一下。说甄子丹不红,这句话需要一个修正。不红的意思是他没有当上天皇巨星,没有流行到走上大街必须戴著帽子和墨镜,没有N多这周刊、那周刊一天24小时地跟著他屁股后面转,没有无数女孩儿对著他尖叫。但是在功夫片迷这个群体里,甄子丹从一出道开始就有死忠的粉丝团,而且一路跟随从不掉队。为什么会这样?因为甄子丹身手太好了,好得你不能不注意他。很多粉丝自始至终将甄子丹摆在华人功夫明星的最高位。事实上,甄子丹在做配角的10 多年里也留下了很多经典,其中经典中的经典当属在《黄飞鸿2》中的纳兰元述,在电影里和李连杰扮演的黄飞鸿有两段长篇打斗。这两段几乎成为所有功夫片迷的必读科目,让人爱不释手,一看再看。在当时古装武侠电影中,可以和李连杰面对面过招,而不会被李的光芒压倒的,也许华人世界里只有一个甄子丹。这也是为什么后来张艺谋的《英雄》要请出甄子丹和李连杰对面的原因,因为噱头太大了。可惜好好的搭配被张艺谋搞得不伦不类。这是闲话,暂且不提。甄子丹留下的角色当然不仅仅是纳兰元述。《新龙门客栈》里的老太监,很多人可能不知道是甄子丹,可以说整个《新龙门客栈》的打斗都靠甄一个人撑起来的,没有甄子丹,《新龙门客栈》是否能经典至斯,是个疑问。对功夫迷来说,甄子丹的时装片更是赏心悦目,看他凌空后踢然后分身空中掠出四脚的动作,基本上是百看不厌。但是,近20 年,甄子丹没有走到他应该走到的那个天皇巨星的位置。

  
为什么?前面说过的长相可能是原因,当然也有运气不够好的成分,但是可能还有一些更关键的因素。甄子丹从骨子说也许完全区别于李小龙、成龙和李连杰,他似乎并没有打算做功夫明星。这是甄子丹这个人最有趣的一点。

  
甄子丹从小想做李小龙,他自己一直这么说。但是在他接触电影后,甄自己说,在某一个时刻他忽然明白一件事情:他永远做不了李小龙。因为李小龙可以把他的一生交给技击和功夫,但是甄子丹的一生必须分成两半,一半给功夫,而另一半给电影。甄子丹对电影的热爱超乎寻常,他要做的不是明星而是真正的电影人。在最近的电影《导火线》的拍摄散记中,甄子丹说:我们不是拍电影的武术家,我们是精通武术的电影人!这是甄子丹最心底的话,他用了20多年才让大家听到,我很敬佩这样认真执著的人。

  
甄子丹本来就是有艺术修养的人,他弹得一手很好的钢琴,会跳舞会唱歌。而且他很聪明。在结识八爷袁和平之后,他在片场认真地学习,一点点地积累,为了有一天能够做自己的电影。甄子丹走的是完全不同的道路,他在功夫电影的领域在某种意义上讲是另类。他为自己的另类也付出了代价,这代价也许一般人难以想像。他的“苦难”就在他委身二线的时候发生著,现在听起来实在让人唏嘘。但是正因为有这些,甄子丹作为一个明星才显得更高大和值得尊敬。 (待续)




 回复[1]:  赵然 (2008-02-01 04:29:37)  
 
  从前,有一个商人,离家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去经商。

  
眼看着要到年根儿了――我们中国人,大年除夕是一定要和家人团聚的,不管千里万里之遥――所以,他必须回去。

  
这一年赚得不少,他买了许多好东西,家里每人都有份儿呢。

  
走了水路走陆路,下了坐骑换客船,眼瞅着离家越来越近啦,商人心里真高兴啊――除夕的晚上一定会到家,赶得上吃团圆饺子呢!

  
大年三十那一天,夕阳离山还有一尺多高的时候,他也看看要到家了,太急切了,他选了一条近路,这条路要穿过一片树林。

  
进了树林,太阳已经落到山那边去了。林子很大,也很密;仗着路熟,离家又很近了,他一点也不怕。

  
可是,走了好半天,他突然发现,自己又回到了原来的地方――他知道,碰上鬼打墙了。他想,不能再走了,走也没有用。于是,他席地坐下,抽了一袋烟,定了一定神儿。

  
“呵呵,好啊,既然回不去,我就先不回去了,自己在这林子里过年三十儿,在这儿包饺子喽!”――他可真够逗的!

  
打开包裹,包儿里有面,有菜,有作料;壶里有水――都是准备回家包饺子的啊,怎么能不齐全?――开始包饺子。

  
已经包了十几个,看看快要够自己吃的时候,不知从哪里,走来了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儿。小男孩儿光着屁股,只穿着一个大红的兜兜儿遮着前身儿。他的右手,拎着一只野兔子――还在淌血呢。

  
“嘿,你是谁家的孩子,大年夜的,不赶快回家么?――还穿这么少,不怕冻着啊?”

  
小孩不说话,只是用乌溜溜的眼睛看着他,过了一会儿,用嘴撕下一块生兔肉,嚼着;然后,看着他。

  
“喂,什么孩子呀你?生的不能吃,不知道么?”

  
孩子仍旧没有说话,只是一边看着他,一边时不时地拿起兔子,用嘴撕扯下一块,嚼着。

  
商人调侃地说:“嘿嘿,我今天怎么净碰上邪性事儿!算啦,一会你老子教训你!”

  
孩子伸出手来,拿了一个生饺子,看了看,放进嘴里,嚼起来。

  
商人说:“你等等行不行?一会煮熟了比这好吃,这是生的呀!”

  
孩子又拿了一个,又拿了一个……

  
商人心想:算了,大年夜的,跟一个孩子较什么劲啊,他吃饱了就不吃了,于是也不理那个孩子了,自已己继续。

  
“这么晚了,你怎么在这里包上饺子了,还不快回家么?”不知什么时候,一个白胡子老头儿,站在他旁边了。

  
小男孩儿停下手,不嚼也不拿了。

  
没等商人回答,白胡子老头厉声对小男孩说:“你在这儿干什么?走!”

  
小男孩儿畏怯怯地站起身来;却又蹲下去,拿起了刚才放在一边、吃了一半儿的野兔子,野兔子还在滴着血呢。

  
白胡子老头朝小孩儿大声喝道:“还不走么?快走!”

  
小男孩溜溜秋秋地走了,一边走,一边几次回头看着商人,似乎有点不舍的样子。

  
商人笑嘻嘻地看着这一幕,必想:这必是那小男孩儿的爷爷了。

  
可白胡子老头又扭头冲他喝道:“愣着作什么,还不快收拾?他吃完了兔子就要吃你呢!”

  
商人一下子连头皮都乍起来,浑身都是鸡皮疙瘩!

  
白胡子老头从怀里抽出一条白手帕,盖在商人头上说:“跟着前面那盏红灯笼向前走,不许回头;一路上无论听见什么声音都不要回头,不然你就死定了!”

  
商人拽开脚步,听话地向前面奔去,一路上,只听得身边时不时有人说:“咦,哪里来的生人味儿啊?”“哈,有生人味儿呀!”

  
商人哪里还顾得上别的!他一路小跑,跟着红灯紧走呀!也不管什么老头儿了!

  
红灯停下来的时候,他一抬头――正是自家门口儿,而那盏大红的灯笼,正插在自己家的门楣上!他死劲地捶门啊……

  
…… ……

  
话说他的老婆在家左等男人也不回来,右等也不回来;实在没辄了,心想:看来今天实在是盼不回来啦,只好自己过年夜吧!她洗净了手,麻利地煮好了饺子,并先盛好一碗,准备先祭拜祭拜灶王爷。可一扭头儿,咦,灶头儿上,灶王爷的像怎么不见啦?才请了新的贴上的呀!

  
正纳闷的时候,院门被捶得山响!

  
“开门哪,快开门哪!”――是自家男人的声音!

  
她三步并作两步去开门,刚拉开门栓,男人一脑袋撞进门来,嘴里说:“可吓死我了!”――脚下一软,几乎跌坐在地上。

  
女人忙将男人搀进屋,嘴里说着:“这是怎么的了?”

  
借着灯光,她惊讶得嘴张得老大:“天哪,咱家灶王爷的像,怎么被你顶在头上了?”

  
“灶王爷?”商人一把拉下手帕――哪里是手帕啊,明明是灶王爷的像哟!

  
“哎呀,我说那个白胡子老头怎么有点儿面熟呢!你哪里知道啊……”如此这般、如此这般。

  
夫妻忙转身贴好灶王爷的像,倒身便拜……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专栏文章
    赛德克巴莱 
    韩方一战 
    张绍刚之觞 
    选秀 
    救助 
    离开苹果 
    下台之辩 
    裸婚 
    选择信任 
    天灾人祸里的别样话题 
    子弹往哪里飞? 
    有关于钱云会事件 
    《剑雨》 
    网络 
    写在和平奖之后 
    日本的样子 
    关闭 
    人在旅途 
    猪流感下的理想主义 
    喝酒的罪过有多大? 
    闲谈日本明星 
    又谈iPhone 
    有关劳模的若干问题 
    中国人和奥斯卡 
    加班 
    说说赵本山 
    恶评系列之水浒宋江 
    重读《回忆录》 
    乱谈经济危机 
    说说新闻报道 
    小谈林嘉祥事件 
    传教 
    李米的猜想 
    由神七想到的 
    逐鹿 
    恶评系列之射雕英雄传(下) 
    恶评系列之射雕英雄传(上) 
    烂评《赤壁》 
    退休快乐 
    闲聊iphone 
    震出来的“友好”? 
    四川大地震感受 
    假期 
    购物盲 
    艺人和律师艺人 
    开诚布公 
    集结号 
    香港功夫武侠片(12) 
    香港功夫武侠片(11) 
    香港功夫武侠片 (10) 
    香港功夫武侠片(9) 
    香港功夫武侠片(8) 
    香港功夫武侠片(7) 
    香港功夫武侠片(6) 
    香港功夫武侠片(5) 
    香港功夫武侠片(4) 
    香港功夫武侠片(3) 
    香港功夫武侠片(2) 
    香港功夫武侠片(1) 
    纯粹闲话 
    再读鲁迅 
    珍惜时间 
    八IT(9) 
    八IT(8) 
    八IT(7) 
    八IT(6) 
    八IT(5) 
    八IT(4) 
    八IT(三) 
    八IT(二) 
    八IT(一) 
    一年一度说春晚 
    写作 
    奴才 
    日本产品的背后(三) 
    日本产品的背后(二) 
    日本产品的背后(一) 
    辱华? 
    我看博客 
    吃西餐 
    韩流观 
    梦想照不进现实 
    手帐 
    Home Center 
    中国人看中国人 
     一举两得三国四记 五鹊六雁八和九生 
    说说《24小时》 
    网络十年 
    阮氏三顾茅庐(之五,隆中对) 
    阮氏三顾茅庐(之四,理想) 
    阮氏三顾茅庐(之三,刘关张) 
    阮氏三顾茅庐(之二,路上) 
    阮氏三顾茅庐(之一,启程) 
    呜呼,陈凯歌 
    三面《艺伎》 
    三十而立 
    相声回来了 
    青春豆与摇滚 
    牯岭街里残酷的杀人事件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