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二子 >> 专栏文章
字体∶
香港功夫武侠片(2)

二子 (发表日期:2007-09-28 08:16:53 阅读人次:1845 回复数:2)

  李小龙的死好像冲击波一样,几乎震撼了除了大陆以外全世界的华人圈。大陆当时还在文革末期,老百姓实在还没精力去理睬一个海外华人演员的生死。但是对香港人,这件事情是精神和经济上的双重重创。几十年来出现了N多种有关于李小龙死亡原因的传说,对很多人来说不是忘记不了李小龙,而是忘记不了李小龙给香港电影带来的至高无上的光荣岁月。

  
李小龙死得很不是时候,因为他还在如日中天,因为他还没有接班人。香港电影人根本接受不了这个现实,从高潮直落入低谷,对谁都是致命的。但是李小龙为什么没有接班人呢?表面看原因很简单,因为没有人可以和李小龙比,至少是在功夫上。李小龙是实实在在的练家子,骨子里他根本就不是演员,根本就是武术家。哪里再去找这样一个武术家来演电影?但是也许真正的原因并不在此。真正的原因在于李小龙的电影个人烙印太强烈,其实和当时香港的电影主流并不相符。70年代末期,尽管香港电影界也有很多明星,但是品牌还是靠制作公司和导演在主导。李小龙这样的演员从来没有过,自编自导(参与)自演,不管他的水准如何,总之是太特别,不具有可复制性。

  
李小龙是不可以死的,但是他还是死了。香港电影人要在短期内找到龙的替身,于是这个时候有一个艺名叫“成龙”的人出现了。

  
成龙是戏班里出身的,一同出来混饭吃的师兄弟号称“七小福”,大名鼎鼎的有洪金宝、元彪。要说功夫或者说身手,其实首推大师兄洪金宝。洪金宝可能是世界上最灵活的胖子了。大肚便便,但是上蹿下跳、左挡右杀,真是无人能敌。在李小龙的电影中,成龙是脸都露不出来被一脚踢飞的角色,而洪金宝至少有3分钟左右和李小龙对战的镜头。

  
成龙被选中做李小龙的接班,可能是因为洪金宝的肚子实在太大的缘故。但是很显然,香港电影人在初期都相当的沮丧。成龙连续拍了好几部电影,甚至包括一部翻拍李小龙旧作的片子。虽然不是骂声一片,但是票房惨淡到让人不好意思启口。不过这还不是最要命的,要命的是因为成龙的出现,人们更想念李小龙。制片人的一厢情愿完全起到了适得其反的效果。

  
成龙不是李小龙。成龙自己明白,大部分导演、演员、片商和观众也都心知肚明。但是怎么办?看来没什么办法了。在很多年以后,成龙功成名就之后,出来说,他说他思考了很久,知道自己成不了李小龙,所以就刻意地和李小龙风格划清界限,走出自己的路。这种表白当然不能说老成在说假话,但是多少有些夸张了吧。至少我觉得是的。真正的救星是个瘦瘦的人,他的名字叫做袁和平。我想当时所有人都已经放弃了,包括成龙。李小龙仙逝后继无人这个事实,远比成龙说自己琢磨如何接李小龙的班更接近当年的真相。但是袁和平在1978年做了两部电影告诉人们,李小龙也许后继无人,但是香港功夫片不会停止前进。这两部电影一个是《蛇形刁手》,另一个是超级有名的《醉拳》。如果说成龙确实思考过什么,那么这个思考的启蒙就是袁和平。

  
《醉拳》在香港功夫片中是跨世纪的。通过这部电影,袁和平展示了作为一名懂得功夫的动作设计师,他如何可以把格斗技法完美、巧妙地融入电影。李小龙提供给观众的更多的是功夫技法的个人秀,而袁和平才是真正将功夫带入电影和娱乐圈的人。娱乐至上,功夫也可以做到。《醉拳》的最大受益人无疑是成龙。正是通过这部电影,成龙开始明白一件事情:观众真正需要的是电影而未必一定是李小龙。

  
(待续)




 回复[1]: 二先生这学理的 离别钩 (2007-09-30 19:14:52)  
 
  

  
这影评写的也牛

  


  
一直感觉汉字有一个词组是没有啥用的

  
自从看了二先生才知道

  
那词组不是

  
没啥用

  
是几十年用不上一次,大家老不用,就感觉没啥用了好象

  
这不,眼下

  
到该用这词时候别的词还不好使

  
======天才,

  
这词就是在这时候使的,

 回复[2]: 写得不错。 111111 (2007-10-04 15:02:14)  
 
  很想看看怎么写周比利。

  
武术的内容再多点就好了。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专栏文章
    赛德克巴莱 
    韩方一战 
    张绍刚之觞 
    选秀 
    救助 
    离开苹果 
    下台之辩 
    裸婚 
    选择信任 
    天灾人祸里的别样话题 
    子弹往哪里飞? 
    有关于钱云会事件 
    《剑雨》 
    网络 
    写在和平奖之后 
    日本的样子 
    关闭 
    人在旅途 
    猪流感下的理想主义 
    喝酒的罪过有多大? 
    闲谈日本明星 
    又谈iPhone 
    有关劳模的若干问题 
    中国人和奥斯卡 
    加班 
    说说赵本山 
    恶评系列之水浒宋江 
    重读《回忆录》 
    乱谈经济危机 
    说说新闻报道 
    小谈林嘉祥事件 
    传教 
    李米的猜想 
    由神七想到的 
    逐鹿 
    恶评系列之射雕英雄传(下) 
    恶评系列之射雕英雄传(上) 
    烂评《赤壁》 
    退休快乐 
    闲聊iphone 
    震出来的“友好”? 
    四川大地震感受 
    假期 
    购物盲 
    艺人和律师艺人 
    开诚布公 
    集结号 
    香港功夫武侠片(12) 
    香港功夫武侠片(11) 
    香港功夫武侠片 (10) 
    香港功夫武侠片(9) 
    香港功夫武侠片(8) 
    香港功夫武侠片(7) 
    香港功夫武侠片(6) 
    香港功夫武侠片(5) 
    香港功夫武侠片(4) 
    香港功夫武侠片(3) 
    香港功夫武侠片(2) 
    香港功夫武侠片(1) 
    纯粹闲话 
    再读鲁迅 
    珍惜时间 
    八IT(9) 
    八IT(8) 
    八IT(7) 
    八IT(6) 
    八IT(5) 
    八IT(4) 
    八IT(三) 
    八IT(二) 
    八IT(一) 
    一年一度说春晚 
    写作 
    奴才 
    日本产品的背后(三) 
    日本产品的背后(二) 
    日本产品的背后(一) 
    辱华? 
    我看博客 
    吃西餐 
    韩流观 
    梦想照不进现实 
    手帐 
    Home Center 
    中国人看中国人 
     一举两得三国四记 五鹊六雁八和九生 
    说说《24小时》 
    网络十年 
    阮氏三顾茅庐(之五,隆中对) 
    阮氏三顾茅庐(之四,理想) 
    阮氏三顾茅庐(之三,刘关张) 
    阮氏三顾茅庐(之二,路上) 
    阮氏三顾茅庐(之一,启程) 
    呜呼,陈凯歌 
    三面《艺伎》 
    三十而立 
    相声回来了 
    青春豆与摇滚 
    牯岭街里残酷的杀人事件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