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二子 >> 专栏文章
字体∶
网络十年

阮翔 (发表日期:2006-06-30 10:39:53 阅读人次:2268 回复数:14)

  接触网络十年了。

  
那年我不知道internet是什么东西,暑假的时候在我爸的教研室里用电脑。开机,屏幕乱闪,出现的是DOS界面。整整三个小时,我就cd到一个目录,再cd到另外一个目录,然后打一下哈欠,再转到可爱的WINDOWS31的界面下用鼠标四处点点。最后,看一眼世人都渴望了解的神奇电器,关上电源,转身而去。在那之前很多年就用过中华学习机,用过比中华学习机还要奇怪的一种苹果兼容的小学习机。会编两行BASIC,上过C的编程课程。会用电脑是很 COOL的事情,但是没人的时候,对一个刚刚会写hello world的同学,电脑冷冰冰的好像一个催眠师手上的怀表。就在那个假期,有个朋友和我说起网络。他告诉我在一个字符的世界,你可能可以和在世界任何一个角落的朋友交流。他说那比电话牛逼多了。我的第一个感觉不是这真有趣,而是太帅了。通常你觉得一样事情太帅的意思是,那他妈的和我有什么关系?

  
但是我没有想到在第二年自己就用上了internet。

  
那时候正好是netscape横空出世没几年,马克安德森笑傲江湖逼得微软一脑门子汗的年代。开始有人谈论internet,谈论浏览器,谈论 HTML,好像通过unix在世界各地用著网络交流的科学家们从来不曾存在过,用鼠标打开浏览器看著几行文字配著图片是从天而降的新型高科技。这和现在每个人张嘴都说Web2.0一样,商人们满眼睛看到的是钞票,但是满嘴都是文艺复兴般的革命口号,还没明白过味儿来的人如我只能流著哈喇子仰头看著他们死吹,以为人类文明一瞬间版本升级了。那时候中国出现了第一个大规模的网络提供商,叫做瀛海威。如果你愿意和我一样伪装伤感一下的话,请现在就打开电脑,调出中文输入,敲下yinghaiwei,你得不到任何东西。在我这个词库和联想功能非常强大的输入法里面,yinghaiwei同样没有任何意义。瀛海威像太阳一样冉冉升起在那个年代,闪烁著金色的好像给全体中国人带来新时代一样的光芒,在几年后它默默无闻地消失,完成了internet在中国的出场叫板。瀛海威到我们学校做宣传的时候,学校早已经有了internet,我们的网络培训已经在图书馆的演习大厅里完成了。教员说,你们打开浏览器,他说你们在地址栏里面输入:http://www.whitehouse.org,然后敲一下回车键。Oh,MyGOD,那不是白宫么?N多的人同时向四处挤眉弄眼,以为发现了新大陆。教员冷冷地看著我们,有种得意,我猜他心里在说:这帮土鳖!在那之后,我在各种场合无数次重复地在浏览器的地址栏中输入过http://www.whitehouse.com。结果我看到了更多的新世界。开始说网页不存在,后来是空白页,再后来是无意义的字符码,最后变成了满是光屁股西方女人的黄色网站。白宫怎么了?我非常希望可以第一时间告诉身边的人,白宫,克林顿,美国出事情了,出大事了。在刚刚开始觉悟到从新闻联播里得不到任何新闻的时代里,你先人一步察觉到白宫有了问题是非常带劲儿的事情。直到后来有人告诉我.com和.org的不同时,我才转得意为沮丧,并因此对.com失去信任感。相比起硅谷的大佬们在2000年左右才被.com当头一棍,我觉悟得要早得多。

  
写到这里忽然发现,心底期望的那种史诗般的网络回忆不会出现。自己注定是个Loser,有人通过网络发财,有人通过网络成名,而我得到的只是一双越来越近视的眼睛。这么多年来,我学会用网络找白宫,学会了下载盗版软件,学会了四处发帖子装有思想,学会了查找资料,学会了网络购物,但是对我而言 internet时间只停留在那个带著眼镜的教员说“你们现在可以按下回车键”的时刻。白宫网页出现的那一瞬,我的internet史也差不多结束了。这十年来,我重复著同样的动作:用鼠标、用键盘向世界的某个角落发出询问,期待那里有我需要的东西。和第一次不是晚上7:00守在电视前通过中央电视台的摄像机看到白宫一样,十年,网络对我从来没有变过,这是多么美妙的事情,我还需要什么惊天动地的网络史么?

  
netscape出现,然后被收购,然后变成mozilla,最后开源。十几年的时间,天才少年已经老去。很多人去回忆internet发展史,他们说网络对人类,尤其对中国意义非凡。彷佛虚拟世界比现实世界崇高得多。但是网络只有海底光缆和各色路由器的话,那么它根本不存在。是每台电脑后的人构筑了我们以为虚拟著并且好像美丽著的新世界。网络的世界就是人的世界,商人们投递著广告,小偷窃取著信息,但是当你向网络发出任何一种求救,得到四方响应的时候,需要明白的是这不是网络的功劳,这是世界原本的样子。

  
网络用了十年,还会继续用下去。跟著一根细细的光缆线,我希望看到这个星球未来的模样。




 回复[1]: 我第一次上网 陈某 (2006-06-30 11:02:18)  
 
  大约是96年还是97年初?

  
我那时还在上海,已经离开了it行业,从事医疗仪器的售后服务。

  
在一家医院的电脑房,他们说可以上网了。

  
我坐上去,是“上海热线”,忘记是什么论坛了。

  
我随手敲了“abc”三个字母,发送。

  
这是我的第一个贴子。

 回复[2]: 阮博士翔老师 唐辛子 (2006-06-30 11:04:31)  
 
  写得好,写得好!尤其这句:

  
“有人通过网络发财,有人通过网络成名,而我得到的只是一双越来越近视的眼睛。”

  
为这话送二朵花,一朵送给左眼,一朵送给右眼。 因为我现在就是这样,不能看太久电脑,看长一点时间眼睛就开始发红。

 回复[3]:  东京博士 (2006-06-30 13:12:27)  
 
  看来俺的网龄最短了,才3年多。阮博士的这句话精彩——“当你向网络发出任何一种求救,得到四方响应的时候,需要明白的是这不是网络的功劳,这是世界原本的样子。”

  

 回复[4]: 我算网络多久了? 龍昇 (2006-06-30 14:14:00)  
 
  看过阮博文章了。问诸前辈(指电、电脑、网络方面为前辈)一问题:

  
六年前,买一电脑(叫97),当打字机写东西。四年前换一电脑(叫XP,别人帮我装的,说是宽带),为得是将文章直接发到编辑部电脑中去,偶然看看新浪的新闻。再就是这回上了东洋镜。

  
我算接触网络多久了?

 回复[5]:  东京博士 (2006-06-30 14:19:43)  
 
  不是97,应该是Windows98吧。

 回复[6]: 确实外行,是98 龍昇 (2006-06-30 14:23:39)  
 
  

 回复[7]: 回复[6]楼 陈某 (2006-06-30 14:39:39)  
 
  网龄4年

  
上网就干这些,太奢侈了。

  

 回复[8]:  陈梅林 (2006-06-30 18:58:29)  
 
  我还以为,搞it的从一开始就上网呢。那么我的网龄是98年开始(工作需要),就会打字写文章修改文章,和下载文章。号称网龄8年吗?

 回复[9]: 我第一次见到@ 陈某 (2006-06-30 21:12:23)  
 
  我第一次见到@是1991年。

  
那年我第二次赴日的前夕,美国的同学给我邮寄来一份联络图,上面都是@这个符号。

  
到了日本也没有用上,后来才知道这个东西叫mailing list。

  

 回复[10]:  张石 (2006-07-02 20:48:13)  
 
  网络给了我们更近视的眼睛,那是因为它给每个人一个大图书馆.

 回复[11]:  陈梅林 (2006-07-02 22:32:39)  
 
  高度概括。也是安慰自己的一个好借口。

 回复[12]: 救救眼睛 水双 (2006-07-02 22:34:51)  
 
  

 回复[13]: 哈哈 校长 (2006-07-04 13:12:45)  
 
  那时俺们管瀛海威叫淫海威.在朋友家驱猫上网,蹲了半小时1号那图片还没打开......

 回复[14]:  雪非雪 (2006-10-11 17:53:10)  
 
  第一次上网,大约是97年。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专栏文章
    赛德克巴莱 
    韩方一战 
    张绍刚之觞 
    选秀 
    救助 
    离开苹果 
    下台之辩 
    裸婚 
    选择信任 
    天灾人祸里的别样话题 
    子弹往哪里飞? 
    有关于钱云会事件 
    《剑雨》 
    网络 
    写在和平奖之后 
    日本的样子 
    关闭 
    人在旅途 
    猪流感下的理想主义 
    喝酒的罪过有多大? 
    闲谈日本明星 
    又谈iPhone 
    有关劳模的若干问题 
    中国人和奥斯卡 
    加班 
    说说赵本山 
    恶评系列之水浒宋江 
    重读《回忆录》 
    乱谈经济危机 
    说说新闻报道 
    小谈林嘉祥事件 
    传教 
    李米的猜想 
    由神七想到的 
    逐鹿 
    恶评系列之射雕英雄传(下) 
    恶评系列之射雕英雄传(上) 
    烂评《赤壁》 
    退休快乐 
    闲聊iphone 
    震出来的“友好”? 
    四川大地震感受 
    假期 
    购物盲 
    艺人和律师艺人 
    开诚布公 
    集结号 
    香港功夫武侠片(12) 
    香港功夫武侠片(11) 
    香港功夫武侠片 (10) 
    香港功夫武侠片(9) 
    香港功夫武侠片(8) 
    香港功夫武侠片(7) 
    香港功夫武侠片(6) 
    香港功夫武侠片(5) 
    香港功夫武侠片(4) 
    香港功夫武侠片(3) 
    香港功夫武侠片(2) 
    香港功夫武侠片(1) 
    纯粹闲话 
    再读鲁迅 
    珍惜时间 
    八IT(9) 
    八IT(8) 
    八IT(7) 
    八IT(6) 
    八IT(5) 
    八IT(4) 
    八IT(三) 
    八IT(二) 
    八IT(一) 
    一年一度说春晚 
    写作 
    奴才 
    日本产品的背后(三) 
    日本产品的背后(二) 
    日本产品的背后(一) 
    辱华? 
    我看博客 
    吃西餐 
    韩流观 
    梦想照不进现实 
    手帐 
    Home Center 
    中国人看中国人 
     一举两得三国四记 五鹊六雁八和九生 
    说说《24小时》 
    网络十年 
    阮氏三顾茅庐(之五,隆中对) 
    阮氏三顾茅庐(之四,理想) 
    阮氏三顾茅庐(之三,刘关张) 
    阮氏三顾茅庐(之二,路上) 
    阮氏三顾茅庐(之一,启程) 
    呜呼,陈凯歌 
    三面《艺伎》 
    三十而立 
    相声回来了 
    青春豆与摇滚 
    牯岭街里残酷的杀人事件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