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二子 >> 专栏文章
字体∶
阮氏三顾茅庐(之四,理想)

阮翔 (发表日期:2006-06-02 13:42:50 阅读人次:2135 回复数:5)

   屏风后传来的是一个慵懒的声音,吟诗道:大梦谁先觉,平生我自知。草堂春睡足,窗外日迟迟。最后一句有点断续,只好用咳嗽来弥补一下。屏风前的刘备暗暗赞道:好诗!虽然听不太懂要说什么,但是确实是好诗。刚睡醒就能做诗,真不是一般人!这么想著,刘备觉得真的找到能人了,却忘记了张飞也是个诗人。

  
屏风后有书童的声音传来,很小,偶尔听到一句:……来了……之后就听到一个清脆的声音大声说:你为什么不早点通报?怎么可以让客人等待这么久?快请使君入室,我更衣之后随后就到。于是书童出来对刘备说:先生醒了,请您进去,他更衣之后马上来见您。刘备笑,随著书童进入厅堂。原来屏风后是个客厅,而客厅旁边又有一间小屋,用竹帘隔断,隐隐看得到小屋中一席凉床,应该是诸葛亮睡觉的地方。刘备在客厅里面坐下,喝了一口书童送上的茶水,四处打量。隐士之家,有琴,有画,当然还有书。各个错落有致,清新典雅。刘备有点紧张,心想这种环境谈话难度很高。客套的时候,要是谈论到琴棋书画我该怎么办?难道把张飞叫进来一起侃两句?哎,当初好好读点书真的很重要。

  
正想著的时候,竹帘开启,诸葛亮亮相了。白衣,胜雪!有关羽的飘逸,有张飞的不羁,诸葛亮似笑非笑的书生脸庞令刘备眼前一亮。诸葛亮□著羽毛扇慢慢地走到刘备前面,深深一礼,微笑道:书童失礼了,让先生久等,是亮的罪过。早知先生已经来过两次,本应去府上拜访,只是一直没有空闲,今日又劳动大驾,亲自登门,亮不胜恐慌!刘备慌了神儿,拼命回礼:别,别这么说,这是刘备的荣幸,荣幸。诸葛亮笑:先生一再登门,定有要事。亮才疏学浅,但是盛情难却,敢问先生有什么事情亮可以效劳的么?刘备想:这人怎么这么单刀直入?忙说:刘备每天都在为天下苍生的生存状况担忧,希望可以为他们做点事情。可惜刘备力不从心,所以希望先生可以出山帮我。诸葛亮笑:使君,亮只想知道你要亮为你做什么?刘备奇怪地看看诸葛亮,又说:先生,难道我辞不达意么?刚才我已经说了,希望先生您能出山帮我拯万民于水火,为大汉建立一个自由民主的政治环境。诸葛亮微微摇摇羽扇,盯住刘备的眼睛说:使君到底要亮做什么?刘备开始冒汗,委屈地说:刘备只想要先生帮我实现理想。诸葛亮大笑:那么使君的理想是什么?刘备终于要崩溃了,怯怯地嘟囔著:我就是希望天下人都吃得好,穿得好。诸葛亮马上跟著问:怎样才能吃得好,穿得好?

  
刘备彻底晕菜,长长地叹了口气,挺起胸膛看著诸葛亮说:先生旷世奇才,备远不及。我的出身先生应该也知道,我一生的愿望就是成为大汉最好的草鞋制造商。但是很不幸,生逢乱世,现在人们哪里有心思把钱花在服饰上面。经过多年的挣扎,我的草鞋依然不能传世。我很痛苦,但是也想明白了一些道理,坚持理想是很重要的,但是要懂得妥协,乱世中要生存就要按照乱世中的规则行事。既然战争四起,我就买卖兵器。只要我有了足够的本钱,终有一天会实现理想,让天下苍生都知道我刘备的草鞋是大汉最好的鞋子。哎,路漫漫其修远,这一天不知道要等多久。因为买卖兵器,我和各路诸侯都有接触,也经常直接到战场上去推销。不瞒先生说,我天生胆小,而且晕血,那些尸横遍野、人仰马翻的场面每每让我惊恐失措,彻夜难眠。说到这里,刘备喝了口茶,看了眼诸葛亮,继续说:这样的日子过多了,常常会感叹,我大汉子民怎么会沦落到如此地步,你征我伐,苦的都是天下的苍生。百姓何罪?争来争去都是各路诸侯的一己之私。再往深里想更是汗透衣襟,我刘备买卖兵器,岂不是助纣为虐?有多少孤儿寡母是因为我卖出的兵器才痛失家人的?每每思及此处,就忍不住顿足捶胸,痛不欲生。所以我放弃了所有的生意,四处飘荡,过了很长时间浑浑噩噩的日子。直到一天,午夜梦回,幡然醒悟,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与其自责,不如奋起,以一己之力拯万民于水火,还我大汉百年磐石之基!我天生资质愚钝,但是心里只存著这一个念头,这么多年来东奔西跑,风餐露宿,也曾食不果腹,也曾妻离子散,不知不觉走到今天,可是天下依然征战不断,百姓依然流离失所,苦不堪言,而我刘备已经人到中年。难道真的是上苍嫌弃我刘备无能,真的是上苍要抛弃千万的大汉子民么?

  
说著说著,刘备已经不知不觉中泪流满面,他用手擦了一下鼻涕,然后用同一只手擦了一下眼泪,自己也吓了一跳,心里暗想:原来我从事的是这么伟大的事业,原来我这个人这么高尚。想到这里,他使劲地擦去最后一把鼻涕和最后一把眼泪,看著诸葛亮,大声说:如果有先生这样的能人帮我,我一定可以揽大厦于将倾,复兴大汉而万古流芳。如果天下百姓可以因此过上富足安康的生活,我刘备就是此生再不做草鞋又有何不可?说到这里,刘备被自己感动得痛哭失声。




 回复[1]: 这个段子要写到几啊 陈某 (2006-06-02 15:03:43)  
 
   一点点看,看了后面忘了前面说什么

 回复[2]:  陈梅林 (2006-06-02 21:05:07)  
 
  俺等阮博的《阮氏红楼梦》都等1000年了。

 回复[3]: 陈老师梅林 阮翔 (2006-06-04 23:11:26)  
 
  您的期待太沉重,会吓到我的。

  
我只是个没事儿写汉字逗着玩儿的人,跟各位文学青年

  
或者文学家不是一个路数。等我哪天再读读红楼梦,看

  
看有没有好玩儿的地方。

  
红楼梦里最喜欢琉璃世界白雪红梅那一段儿,什么深刻

  
寓意我不懂,就是几个男女那副酸相把我乐趴下了。

  
另外,就是薛潘行酒令那段,对我这种欣赏档次比较低的人

  
的胃口。想起来是那是初中的时候,也算是一个乐子。

  
另外,严肃一点多说几句。红楼梦,我觉得不适合男人读。

  
我对那种有末世情节的文字都有点受不了。

  
红楼梦我每次看到梦游太虚幻境就有点头大,太压抑。

  
红楼是一本太过于彻底的悲剧,每段文字都透着“泪”。

  
他根本没有“荒唐言”,都是直接的不行的“辛酸泪”,这种

  
东西对我这种没啥想念的人,太沉重。

  

 回复[4]:  陈梅林 (2006-06-06 22:19:57)  
 
  阮博:听版主说你是上海交大计算机系毕业的,认识一个叫陈伟杰的傻大个吗?比你略高1,2年级。

 回复[5]: 陈老师梅林 阮翔 (2006-06-07 09:14:17)  
 
  我不是计算机系毕业的。你说的那位哥哥我不认识。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专栏文章
    赛德克巴莱 
    韩方一战 
    张绍刚之觞 
    选秀 
    救助 
    离开苹果 
    下台之辩 
    裸婚 
    选择信任 
    天灾人祸里的别样话题 
    子弹往哪里飞? 
    有关于钱云会事件 
    《剑雨》 
    网络 
    写在和平奖之后 
    日本的样子 
    关闭 
    人在旅途 
    猪流感下的理想主义 
    喝酒的罪过有多大? 
    闲谈日本明星 
    又谈iPhone 
    有关劳模的若干问题 
    中国人和奥斯卡 
    加班 
    说说赵本山 
    恶评系列之水浒宋江 
    重读《回忆录》 
    乱谈经济危机 
    说说新闻报道 
    小谈林嘉祥事件 
    传教 
    李米的猜想 
    由神七想到的 
    逐鹿 
    恶评系列之射雕英雄传(下) 
    恶评系列之射雕英雄传(上) 
    烂评《赤壁》 
    退休快乐 
    闲聊iphone 
    震出来的“友好”? 
    四川大地震感受 
    假期 
    购物盲 
    艺人和律师艺人 
    开诚布公 
    集结号 
    香港功夫武侠片(12) 
    香港功夫武侠片(11) 
    香港功夫武侠片 (10) 
    香港功夫武侠片(9) 
    香港功夫武侠片(8) 
    香港功夫武侠片(7) 
    香港功夫武侠片(6) 
    香港功夫武侠片(5) 
    香港功夫武侠片(4) 
    香港功夫武侠片(3) 
    香港功夫武侠片(2) 
    香港功夫武侠片(1) 
    纯粹闲话 
    再读鲁迅 
    珍惜时间 
    八IT(9) 
    八IT(8) 
    八IT(7) 
    八IT(6) 
    八IT(5) 
    八IT(4) 
    八IT(三) 
    八IT(二) 
    八IT(一) 
    一年一度说春晚 
    写作 
    奴才 
    日本产品的背后(三) 
    日本产品的背后(二) 
    日本产品的背后(一) 
    辱华? 
    我看博客 
    吃西餐 
    韩流观 
    梦想照不进现实 
    手帐 
    Home Center 
    中国人看中国人 
     一举两得三国四记 五鹊六雁八和九生 
    说说《24小时》 
    网络十年 
    阮氏三顾茅庐(之五,隆中对) 
    阮氏三顾茅庐(之四,理想) 
    阮氏三顾茅庐(之三,刘关张) 
    阮氏三顾茅庐(之二,路上) 
    阮氏三顾茅庐(之一,启程) 
    呜呼,陈凯歌 
    三面《艺伎》 
    三十而立 
    相声回来了 
    青春豆与摇滚 
    牯岭街里残酷的杀人事件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