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二子 >> 专栏文章
字体∶
青春豆与摇滚

阮翔 (发表日期:2006-03-08 20:46:49 阅读人次:2030 回复数:0)

  偶尔看到北京一个年轻摇滚乐队的人评价崔健。主唱还是个孩子,他脸上嫩得不用化妆都吹弹欲破,有理由相信这是张还没有来得及长青春豆的脸。这张脸的主人冷冷地说:一个人他从前做了不错的事情,他是个英雄,这个没人可以否认。不过他现在如果做得不好,他该是狗屎就是狗屎,该是垃圾就是垃圾。因为他从前做得不错,所以现在就要捧著他,那你是为什么?因为同情他?同情崔健么?

  
基本上我认为搞摇滚的,或者自认为搞摇滚的人说话都比较直,这可能是一种共同的个性,也可能是一种姿态。假如一个还从来没有对著镜子愁眉苦脸地挤过脸上青春豆脓包的摇滚歌手说的话,就一定会比挤过青春豆脓包的摇滚人更加直率。你可以认为他们更有个性,也可以认为他们更加有姿态。挤过脓包的男人都知道,当脓水在你两指之间风乾而去的时候,那种黏糊糊的感觉,最终黏走的是一些叫做年少轻狂的东西。别以为年少轻狂里面有的都是青春无比的真诚,谁心里都有点龌龊,而且喜欢用大义凛然的嘴脸释放出来,小孩也一样。

  
还好,我不反对他们对崔健的评论。没有理由要求一个90年代出生的人对崔健顶礼膜拜。崔健假如现在确实是一泡狗屎,他就是一泡狗屎,和他曾经是英雄毫无关系。谁都可能是一泡狗屎,崔健为什么不可以是?我数一、二、三,回答说:YES!崔健太可以become为一泡狗屎,天经地义无可争辩。只有一个问题,有必要这样评论崔健么?让尊敬崇拜崔健的人一生尊敬下去,崇拜下去才是正解。因为你年轻,所以你试图打倒一切偶像,你以为你走进世界就是为了重新建立秩序,你以为你是无所畏惧、藐视一切的,但是可能你不知道,这个世界没打算和你站在对立面上。有时候一个人挺胸抬头地表达勇气就是唐吉诃德举起长枪冲刺前的状态。有个问题,一个人不可以崇拜狗屎么?这有点荒唐,但是真有这样的人的话,他当然不会因为是同情狗屎。我可能就是中年狗屎的崇拜者之一,我看到这段评论,觉得它的潜台词是,你们放弃崔健吧,别老捧著他了。我要捧崔健,干卿底事?

  
这样的评论是带有情绪的。私底下带著不服气,带著些许酸味,但是表面上有种初生牛犊不怕虎的牛骚味儿。见过成年牛么?成年牛见到老虎该吃草吃草,该放屁放屁。真的不怕虎的,就当老虎是空气。挤鼻子瞪眼冲上去拼命的,大部分是心里发虚要先发制人的。一群十几岁的孩子和一位40多岁的中年人有必要碰撞么?英雄不是你的英雄,狗屎也不是你的狗屎。不太相信这些孩子会这么做不屑一顾状的,对著自己的爷爷辈的偶像,比如李谷一吐口水。为什么?犯不上,老年人有老年人的爱好。但是对崔健,心里有股子气。可以理解,又是摇滚教父,又是时代英雄,一个40多岁的老男人整天站在那儿光辉无比,确实很刺眼。我觉得很好的建议是赶快长青春豆儿,肯定比弹吉他更挥发荷尔蒙。年轻人有很多种,假如我不算是年轻人的话,我喜欢周杰伦这样的。玩著自己喜欢的玩艺儿,写著自己喜欢写的文字。我觉得周杰伦可以不用长青春豆儿,因为他有足够的自由挥洒自己的精力,这种年轻,这TMD的叫人羡慕。崔健大叔也是这样年轻过的,除了近两年搞点真唱运动,我还真没听过他骂过谁。心里有种自尊的主儿,需要打翻什么才能前进么?有力量的人走在路上是没有障碍的。

  
从80年代到现在,从没觉得崔健要去推翻什么,但是很多人把崔健当作要推翻的对象。有点讽刺的是,老一代要推翻崔健,现在新一代也要推翻他。其实都是一个病:太不自信。崔健摆在那里不会碍著谁,连一个前辈偶像都不能正视,还愤怒个屁。摇滚乐玩得都和过家家抢媳妇儿似的,还摇什么?直接可以滚了。

  
年轻的崔健和年轻的周杰伦都是成功的。活得够劲儿,够骄傲。而年轻人有三种,一种是天才,一种是少年有成,一种是少年无成。崔健、周杰伦和我分列上述一、二、三种。个人觉得摇滚乐是给天才玩的东西,这个天才不一定是音乐上的天才,不一定是文字上的天才,而是情绪上的天才,天生的愤怒,天生的不妥协,天生的实话实说,这种人其实在现代社会越来越少。但是我们看到的却是玩摇滚的主儿越来越多,这确实让人很郁闷。你看到他们理著阴阳头,染成五颜六色,穿著带很多洞的衣服,手上有个大铁戒指,身上花著文身。偶尔冲你竖起中指,写著充满脏字的歌词,舞台上狂野不已,说起话来眼睛四十五度朝天,混不吝。这样的哥们儿,忽然有一天转身竖起兰花指,幽怨地说:好讨厌!我都这样儿了,你们怎么还捧著崔健?那一刻,我晕了。我很想问:好好的不努力长点青春豆,摇什么滚啊?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专栏文章
    赛德克巴莱 
    韩方一战 
    张绍刚之觞 
    选秀 
    救助 
    离开苹果 
    下台之辩 
    裸婚 
    选择信任 
    天灾人祸里的别样话题 
    子弹往哪里飞? 
    有关于钱云会事件 
    《剑雨》 
    网络 
    写在和平奖之后 
    日本的样子 
    关闭 
    人在旅途 
    猪流感下的理想主义 
    喝酒的罪过有多大? 
    闲谈日本明星 
    又谈iPhone 
    有关劳模的若干问题 
    中国人和奥斯卡 
    加班 
    说说赵本山 
    恶评系列之水浒宋江 
    重读《回忆录》 
    乱谈经济危机 
    说说新闻报道 
    小谈林嘉祥事件 
    传教 
    李米的猜想 
    由神七想到的 
    逐鹿 
    恶评系列之射雕英雄传(下) 
    恶评系列之射雕英雄传(上) 
    烂评《赤壁》 
    退休快乐 
    闲聊iphone 
    震出来的“友好”? 
    四川大地震感受 
    假期 
    购物盲 
    艺人和律师艺人 
    开诚布公 
    集结号 
    香港功夫武侠片(12) 
    香港功夫武侠片(11) 
    香港功夫武侠片 (10) 
    香港功夫武侠片(9) 
    香港功夫武侠片(8) 
    香港功夫武侠片(7) 
    香港功夫武侠片(6) 
    香港功夫武侠片(5) 
    香港功夫武侠片(4) 
    香港功夫武侠片(3) 
    香港功夫武侠片(2) 
    香港功夫武侠片(1) 
    纯粹闲话 
    再读鲁迅 
    珍惜时间 
    八IT(9) 
    八IT(8) 
    八IT(7) 
    八IT(6) 
    八IT(5) 
    八IT(4) 
    八IT(三) 
    八IT(二) 
    八IT(一) 
    一年一度说春晚 
    写作 
    奴才 
    日本产品的背后(三) 
    日本产品的背后(二) 
    日本产品的背后(一) 
    辱华? 
    我看博客 
    吃西餐 
    韩流观 
    梦想照不进现实 
    手帐 
    Home Center 
    中国人看中国人 
     一举两得三国四记 五鹊六雁八和九生 
    说说《24小时》 
    网络十年 
    阮氏三顾茅庐(之五,隆中对) 
    阮氏三顾茅庐(之四,理想) 
    阮氏三顾茅庐(之三,刘关张) 
    阮氏三顾茅庐(之二,路上) 
    阮氏三顾茅庐(之一,启程) 
    呜呼,陈凯歌 
    三面《艺伎》 
    三十而立 
    相声回来了 
    青春豆与摇滚 
    牯岭街里残酷的杀人事件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