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九哥 >> 九哥自供
字体∶
九哥《父子琴》23,尾声

九哥 (发表日期:2009-01-08 09:10:03 阅读人次:1821 回复数:1)

  二十三、尾声

  
到了家里,我把玫妹安排躺在床上让她休息。玫妹却坐起来对我说∶“我刚才又做了一个梦,一个经常做的梦,梦见你要娶我做老婆。”

  
我在她身边坐下,告诉她∶“这一回可不是梦,是真的。我是真的要娶你做老婆。”说着我在她的手背上掐了一把,让她感觉到痛。

  
玫妹在我肩膀上猛击一巴掌(头一次那样,那巴掌似乎象征着某种权利),便开始小哭,竟而大哭起来,哭得把我漂亮的演出服变成了她鼻涕眼泪的抹布。等她终于平静下来后,很严肃诚恳地对我说:“其实你刚才的话我在梦里听你说过许多次,但每次我都是这样回答你的‘我们还是维持现状的好。我们在一起生活肯定要拖你的后腿,因为我不属于你生活的那个世界。与其有一天你由于不满而把我从家里踢出去,还不如一开始就不进你的门,就在你门口溜达,等到你叶落归根,也像你爸爸一样躺在床上、没有力气踢人的时候,再……”

  
“你不识好歹,太不给人面子了。”我打断她,大声喊到。

  
确实,玫妹的回答实在出乎意料之外。事实上我除了她“受宠若惊、喜出望外”就没有想像过还会有别的答复。

  
我站起来,走到冰箱前,猛喝了几口冰水,使自己先冷静下来。是呀,被玫妹拒绝,实在是太没面子了,尤其我是当着众人的面向她求婚的!但理性地想一想,玫妹所说的,确实也很有她的道理。

  
我再次走到床边坐下,认真地看着玫妹,史无前例地看着。啊,玫妹已经谈不上漂亮了,事实上好像她从来也没有漂亮过,虽然决不难看。然而,人好看难看都只在头一眼起作用,看惯了就都无所谓了。

  
看着我发愣的样子,玫妹建议到:“还是快一起去医院看看你父亲吧。”

  
“恩,那就、、、走吧。”我嘴上这样说,屁股坐在床边却一动没动。父亲已经去世。人死了,剩下的就只是一堆物质。然而,直到今天,我仍然没有找到准确的解释我为什么没有去医院最后看父亲的遗体一眼?

  
父亲追悼会的日期迟迟定不下来,由于种种问题,比如追悼会的规格级别问题;在悼词上对父亲的政治评价问题;追悼会邀请哪些人参加不邀请哪些人参加的问题;悼词由谁来念的问题;父亲单位的一位重要领导在国外考查还没有回国的问题……俗话说,人死一了百了,而我们中国人,尤其是要代表中国人的中国共产党人,就是死了,也摆脱不了那些无穷无尽的麻烦。

  
对于中国人的那些麻烦,九哥就以“那是贵国的内政,本外国人不宜干涉”为国际借口,选择了“溜为上计、一走百了”的逃跑主义。

  
全家人都在忙,在机场,陪着我的又只有玫妹,如同我多年前初次出国的那次一样。

  
这次回家,失去了父亲又没有讨到老婆,心里说不出的失落。透过候机室的大玻璃,我面向故乡,说了句很伤感的话∶“父亲去了,没人需要我了,看来以后我连回来的理由都没有了。”

  
玫妹还是那样淡淡地笑了笑,话虽轻松但信心十足地∶“我保证你要回来的,因为我有一个你的东西,会成为你经常往回跑的最佳理由。”

  
我∶“是个什么东西?”

  
玫妹∶“说是东西也不是个东西。”

  
我∶“不是个东西是什么?”

  
玫妹∶“有点像是个人质。”

  
我∶“人质是个东西吗?”

  
玫妹∶“是不是个东西要到时候才知道。”

  
我∶“别跟我拐弯抹角的了,到底是个什么东...什么人…什么玩意儿?快拿给我看看?”

  
玫妹挺起她的肚子在我背后顶了一下,说∶“现在还看不见,不过很快会出现了。等下次回来我保证你一定能看到。”

  
候机室很嘈杂,播音器在反复播放着各种信息。玫妹的话我没能仔细认真地听,更谈不上去琢磨其深刻含意。

  
我告别玫妹,告别家乡,再次登上飞往挪威的班机。就在进入机舱内的瞬间,我突然问了自己一个问题:“我还有什么理由要去挪威?”

  
然而,不去挪威,又该去哪里?对于从国籍上已经不是中国人了的九哥,在这个地球上去哪里还不都是外国!

  
飞机上了天,我闭上眼睛,脑子里突然浮现出这样的歌声,从来没有听到过的歌声。那歌声唱到∶

  
我要忍住忍不住的眼泪,

  
我要忍住忍不住的思念,

  
向你诉说我对你的爱,对你的爱。

  
尽管我知道你身处异境无法听见,无法听见,

  
但我不会终止我的倾诉,直到永远,永远。

  
因为,那是真正的爱,一生一世不会再有那样的爱……”

  
我猛地挣开眼睛朝窗外望去,看看天上有没有父亲?我呆呆地望了一阵,再度闭上眼睛,心里豁然平静。因为,总有一天,我抱着我的小提琴,不用飞机也能上天。到那时,我一定会在天上的某个地方见到父亲,告诉他我后几十年的人生故事!那将是个怎样的故事呢?我现在还不知道。但我知道的是∶我必须按照上帝的旨意、或者说命运的安排,去完成我余生的使命,那使命中最基本而最艰难的一点,就是∶

  
“做 一 个 好 人”。

  
二十四、后记

  
在我离开家乡一周后,父亲的追悼会终于召开。哥哥代表全家讲了话。他在讲话中多次感谢党感谢社会主义。我一直想问问他“感谢”里面的具体内容。

  
玫妹作为我的家庭成员参加了追悼会。她用我第一次出国时父母给我的那200块钱、就是父亲多年从他的香烟里省出来的那200块钱买了一个花圈,以我的名义献给了父亲。玫妹还将我自己做的那把白身琴的残骸放在父亲的遗体旁一起火化了。

  
我的琴,化成青烟,随着父亲的灵魂,飘向无限的时空。

  
我回到挪威不到半年,玫妹突然来信叫我立刻回湖南一趟,说要我帮忙跟她结一年婚:“其实也不是帮我的忙,而是帮另一个人户口的忙。”接着,我接到哥哥的国际长途,恭喜我……恭喜我什么呢?

  
我曾两次去看望我上海的前首任太太冬娅的母亲。从老人家那里,得知了冬娅跟我离婚后的生活。那是什么样的生活呢?

  
我的挪威的前任太太安娜的生活跟我分手后也有了巨大的改变。那是怎样的改变呢?

  
江浪沙出国后又是怎样生活和写作的呢?。

  
对了,冯大伯自己非法建造的小住棚被迫拆迁,他带着小琳又躲进建筑工地的废屋,从一个废屋转到另一个废屋,没有人知道他们搬了多少次。因年迈多病,终于去世。冯大伯去世后,白菜人的小琳又如何活下去呢?

  
最最重要的是,我一直寄放在冯大伯那里的那个牛皮信封,酿成所有悲剧的那个小琳姑父的牛皮信封的里面,究竟藏着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呢?

  
陈笛子带着个新疆孩子(长得像妈妈,一点也不像他),在长沙大街上是如何生活下去的呢?

  
马小毛在日本找了个比自己大30岁的男人结婚。找这么个从年龄上可以做父亲的人,其目的当然是想得到的。但想不到的是她居然生活得很幸福。为什么呢?

  
王士一又是怎样夭折的呢?他去世后,他太太陆英和女儿又是怎样生活的呢?

  
我弟弟放弃了担任杂技团团长的机会,一个人去了英国。这与他能干的妻子有什么关系呢?

  
父亲去世后,哥哥和胖姐的生活,又发出着怎样的变化呢。

  
以上所有问题,还有本书最重要最高潮的、经“上面指示”被删除了的第20回,21回,各位都将在出版后平面印刷的书里得到答案。

  
我后来离开挪威移居日本,变得“特别”看重家庭,“特别”到在日本建立了一个“大”家庭。为什么说是“大”家庭呢?因为那个大家庭是由三个小家庭组成:即三位日本女人和她们与我生的一群孩子。而近年,九哥又拈上个大家都很熟悉了的,在东京长大的上海阿拉。她们的故事,我正在撰写《情阅》一书。

  
《父子琴》、《圣女书女妓女》、《情阅》将成为九哥的人生三部曲。

  


  
剧终

  
声明∶此为文学作品。书中时间地点事件以及人物人名姓氏都属虚构。若与事实相似,纯属巧合。

  
九哥

  
于日本名古屋

  
写在后面:在贴《父子琴》的过程,又是对自己人生的再一次回首与反省,更让人觉得光阴似箭,人生不能白度。如果读了我前半生自传的朋友,能从中得到点什么,感受点什么,那也是对我最大的鼓励、回报与安慰。

  
我正在整理我的另一部自传体小说《圣女书女妓女》的图片。计划近期开始连载。

  
谢谢各位。

  




 回复[1]:  蜜雪儿 (2010-02-12 09:50:38)  
 
  声明∶此为文学作品。书中时间地点事件以及人物人名姓氏都属虚构。若与事实相似,纯属巧合。

  
九哥

  
请问,出现在那些照片儿里的人物也是‘纯属虚构’(⊙_⊙)?。。。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九哥自供
    有关前太秦悦刑满后咨询各位? 
    秦悦从今天开始正式入狱 
    九哥成丹尼换邮箱了 
    毛主席的老师陈润霖纪念馆开馆 
    第三新中国思索 
    外人 Foreigner (跟贴式) 
    英文版《父子琴》出版,全球销售 
    好莱坞,我为什么索然(图) 
    今年再获好莱坞提名 
    さようなら:Japan岛 
    我love泰国KhonKaen 
    九哥:有关认识草庵居士的说明 
    与小弟商榷“莫谈国事” 
    为什么要来日本受教育 
    一天点击超100万九哥演奏的提琴 
    我伯爷爷为毛泽东与杨开慧证婚 
    湖南卫视人物专访丹尼(九哥)视频 
    湖南卫视人物专访《丹尼、琴弦上的思念》 
     九哥《第三人生宣言》 
    拼音《父子琴》26 
    拼音《父子琴》25 
    拼音《父子琴》24  
    拼音《父子琴》23 
    拼音《父子琴》22 
    拼音《父子琴》21 
    拼音《父子琴》20 
    拼音《父子琴》19 
    拼音《父子琴》18 
    拼音《父子琴》17 
    拼音《父子琴》14 a 
    拼音《父子琴》16 
    英文父亲琴15 
    英文父亲琴14 
    英文 父子琴13 
    英文 父子琴12 
    英文父子琴 
    Father Son & Violin (10) 
    Father Son & Violins (9) 
    Father Son & Violins (8) 
    Father Son & Violins (7) 
    Father Son & Violin (6) 
    Father Son & Violin (5) 
    Father Son & Violin (4) 
    九哥《父子琴》23,尾声 
    九哥《父子琴》22、大结局 
    《父子琴》16,重逢江浪沙与小琳 
    《父子琴》15,父亲的部分真相 
    《父子琴》14、中国提琴之惨状(教授街头卖艺) 
    《父子琴》13,告别祖国飞向世界 
    《父子琴》12,上海疯狂四年 
    《父子琴》11,实现梦想,成为湖南第一提琴手 
    《父子琴》十、四年工人经历(告别处男) 
    《父子琴》九,家破人散(小琳后事) 
    《父子琴》八,我的处精与小琳投仙(图) 
    《父子琴》七,我要当专业提琴手(图) 
    《父子琴》六“甜蜜的家”(图) 
    《父子琴》五,拉开学琴的序幕 
    《父子琴》四,我要拉小提琴 
    《父子琴》三,提琴—改变我的命运 
    《父子琴》二,欲忘却的几件小事 
    《父子琴》(一)九哥的人生故事 
    Father Son and Violin 3 
    Father Son and Violin 2 
    Father Son and Violin 
    九哥自供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