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九哥 >> 九哥随笔
字体∶
 纪念华伯伯追思我父亲

九哥 (发表日期:2008-08-24 20:22:40 阅读人次:1946 回复数:11)

   

  
华国锋去世的消息,勾起了我对父亲的一些回忆。华国锋50年代末期担任湖南省委统战部部长的时候,家父曾是他的部下。借写纪念华伯伯的文章,追思我的父亲。

  
我当时才4、5岁,华部长叫我父亲一起去郊外打麻雀,因为城市里已经基本上没有麻雀了。理由是当时城市里大搞“除四害”运动,有苍蝇老鼠麻雀(还有一害是什么忘了)。消灭麻雀的办法是市里所有地方都同时敲脸盆水桶,弄得麻雀无法停留,最后飞得累死而从天上掉下来。当然,市民打麻雀的积极性还来自另一个共同的求生本能,因为麻雀是上好的野味蛋白质,那对于当时的中华民族来说,是何等的重要。父亲临走时给母亲留了一句话“我们可能回来吃饭”。那让我母亲早早提前下班回来,使出她本来就有限的本事,用了当然更有限的材料做了几个菜。那几个菜拿到现在一定是忆苦餐,而对于当时的我们,那简直就是共产主义郊区。趁妈妈转背我用小手去夹菜,结果菜没吃成手背却狠狠地挨了一记。好不容易到吃晚饭的时候了。那几个菜是凉了热,热了凉。母亲那句话“也该回来了啊”也不知道重复了多少遍。我和哥哥眼巴巴看着桌上的菜口水往肚子里流的谗劲,就更不用提了。终于,哥哥顶不住,睡觉了。再终于,父亲推门进来了。母亲往门外一看,问:“华部长呢?”父亲半得意半轻蔑地看着桌上的菜,笑了笑,说: “我们吃过了,华部长带我们在湖南宾馆吃的!”母亲一听,气饱了,干脆什么都不吃,睡了。我呢,饿饱了,也睡了。几天后,母亲回到家里高兴地说:“上次的事情华部长知道了。说下次去湖南宾馆开会允许父亲带上老婆孩子。”那让我好盼了一阵子。终于,那一天来了。哥哥听说有电梯坐(当时湖南宾馆是湖南唯一有电梯的大楼),我知道有东西吃,都高兴得跳了起来。母亲穿上她那件唯一的墨绿色西装上衣(是她读高中的时候哪位老师不合身送给她的),完了又帮哥哥把撕烂的袖口缝上。“我呢?”我看着自己只剩下两棵纽扣的上衣。“今天哥哥代表你去,你的光荣任务是看家。” ……天黑了,我没有开灯,一个人坐在黑乎乎冰凉凉的屋子里,想着等我长大了,一定要住在有电梯的大楼里,天天坐电梯,都不让他们来看我。另外,还想这个华伯伯,怎么那么讨厌!第二天,母亲很得意地说:“华部长说我昨天穿的那件衣服很好看。”

  
不久,母亲又接到华部长通知,说中央来了一位很重要的首长,要派几位政治上可靠,穿得漂亮的女同志参加晚上的舞会。华部长还特别嘱咐母亲要穿上那件漂亮的西装上衣。那天,父亲在办公室加班写稿子,我发高烧。母亲早早吃过晚饭,换上她那件墨绿色西装上衣,交代哥哥照顾我,就要出门。我突然喊心里难过,一把抱住母亲。我现在坦白,当时要吐是忍不住的,但吐在母亲的身上是故意的。母亲是又气又心痛,脱下那件臭烘烘的西装上衣。没办法,舞会是去不了了。

  
第二天母亲下班回来,进门就拿我臭骂。因为她受到华部长的批评还不重要,更重要的是,她错过了跟伟大领袖毛主席见面,甚至一起跳舞的机会。那对于她,一个从小参加革命的女同志来说,是件几辈子都遗憾的事情。就是那以后,我母亲意识到我实在太影响她的革命工作,终于把我发配到乡下的亲戚家喂养去了。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我对那个华伯伯的讨厌,转变成私仇大恨。

  
后来我才知道,毛主席曾去湖南看望华国锋,并和华一起回了韶山一趟。再听到华部长的消息,是他成为了英明领袖以后。毛主席临终前的“你办事,我放心”是谁都没有想到的事情,其中也包括他的前部下我的父亲。网络里有些传说,说毛主席与华国锋有非常的个人关系。我想,就是有,也不奇怪吧!

  
当我随湖南歌舞团乐队在北京电影制片厂录制歌颂英明领袖华国锋的电影音乐的时候,我的父亲却因患癌症,被堆放在病院的走道里等床位(因父亲级别离高干还差一级,所以只能住普通病房。而普通病房没有床位。母亲当时天天盼望病室内那个小年轻赶快死去,好腾出床位来给父亲)。从北京回湖南后我曾在病院走道里嘲弄过父亲,问他为什么不去找找他的前主子英明领袖开个后门,被父亲狠狠革命大道理了一顿。父亲几度出院又几度进院,每次都是住在走道里。最后还是我出国后,用我在资本主义国家挣的钱加上我个人的小人际关系,让父亲临死前住进了高干病房,享受了他革命了几十年没能享受的待遇。

  
今天,我写这篇文章纪念华伯伯,更追思我父亲,还有我父亲的那整整一代人。是他们那一代人,为了实现一种理想,创造了中华人民共和国这个中华历史上第一个公有制的社会。从毛、华、邓、江、到今天的胡,从这个世界形成后,有哪个时期哪个民族,在短短的几十年内体验过我们这两代人如此多端的朝代更换社会变革和丰富多彩的生活经历?我们的人生观、是非观、价值观、审美观,以及意识形态社会结构人际关系都一直反复无常翻天覆地、像变戏法炒股票般发生着未知的变化。我们这些活着过来的每一个人,哪怕是用最简单的语言最平淡地口吻述说自己真实的人生,对于世界上任何其他国家的人、甚至我们自己的亲生后代,都是一个天方夜谭般传奇的故事;一出惊天动地的戏剧;一部活生生的历史教科书。

  
安息吧,华伯伯,还有我父亲那整整一代人,让他们的理想和时代成为永远的历史。

  


  
成丹 九哥

  
于日本名古屋田舍

  
2008-8-24

  




 回复[1]: 坐真皮沙发 科长 (2008-08-24 20:32:05)  
 
  

 回复[2]:  唐辛子 (2008-08-24 23:35:12)  
 
  九哥有些怀旧的文章读起来感觉亲切,因为会读到一些熟悉的东西。湖南宾馆小时候我几乎天天去,还有湘江宾馆。那时候觉得真是富丽堂皇阿~~但前年回长沙再去这二个地方,感觉实在是惨不忍睹。

 回复[3]: 现在的湖南宾馆很大程度靠小姐业支撑 九哥 (2008-08-25 00:32:44)  
 
  

 回复[4]: 九哥总是能把一根鸡毛写成一只鸡 大脚印 (2008-08-25 09:38:43)  
 
  汤水太多

  
看了半天原来连华伯伯的影子也没见到过

 回复[5]: 是不是真的阿 小小鸟儿 (2008-08-25 14:22:15)  
 
  http://www.epochtimes.com/gb/8/8/24/n2239870.htm

 回复[6]:  金蛇郎君 (2008-08-25 14:34:33)  
 
  口说无凭的时候,就不得不凭主观判断了。

  
比如,一个小偷并且还是惯犯,还有一个是绅士并且没有一点前科,假设当两个人同时被怀疑拿了超市的卫生纸的时候,还假设都没有证人和证据的时候,并且还假设法官必须要判出个结果的时候,谁会被判为有罪呢?

 回复[7]:  王者非王 (2008-08-25 15:14:48)  
 
  大纪元的东西都能相信吗?照他们的统计,绝大部分的中共党员都已经(不是意图)退党了。照这种说法,中国共产党已经不复存在了。因此,我从来都不相信大纪元的东西。

 回复[8]:  离别钩 (2008-08-25 15:36:03)  
 
  呵呵

  
这个我支持王老师

  
大纪元在某些方面

  
和人民日报一样

  

 回复[9]:  王者非王 (2008-08-25 15:20:55)  
 
  不一样

 回复[10]:  离别钩 (2008-08-25 15:36:21)  
 
  对

  
是不一样

  
我说的太死了

  
改了

 回复[11]:  金蛇郎君 (2008-08-25 15:40:12)  
 
  改的妙:“某些方面”!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九哥随笔
    中日家教与自尊心之区别 
    Why从美国逃回日本? 
    If邓丽君转世 
    什么是爱? 
    神的智慧和人的智慧 
     “20年内人类减半”之假说? 
    钦佩刘晓庆境界 
    板凳们的局限性 
    人要学会四讲:讲感情讲道理讲法律讲政治 
    为什么说“辛亥革命尚未成功”? 
    九哥:恐暴严打往往适得其反 
    儒学和基督教、同是追索人生真谛之道 
    甲午战争——谁是中华民族的敌人? 
    丹尼:《贫富与爱恨》 
    丹尼:天性风骚女人真的存在——“爱不等于性”系列 
    我应该向曼德拉学点什么? 
    渔民是否将我国引入战争? 
     看世博——新中国进入第四历史时期 
    中国式的爱 
    春秋航空気持ち悪い 
    假如日本统一中国 
    我们是如何对待“抗日”史的? 
    九哥代贴《一位革命前辈的遗言》 
    中日母爱之比较 
    中国式的爱 
    也谈人生的快乐 
     纪念华伯伯追思我父亲 
    中国梦(再贴新图) 
    幸灾乐祸--大中国人之小人心态 
    西藏,中国的痔疮 
    谁是世上最幸运的人? 
    《伪劣中国人》 《由头》 
    《男不男女不女的问题》  
    灵与肉 
    《建议祖国让“风俗业”合法化》  
    中日爱国之比较 
    九哥谈电影剧本之现状 
    刮目相看“Made in China” 
    “草原英雄小姐妹”值得歌颂吗?  
    九谈“出国成功秘诀” 
    山本说:“杀人的又是中国人!” 
    Made in China 的意大利小提琴 
    九哥∶无根的豆角 
    日本鸭性与中国鸡性 
    我是不是“親馬鹿”? 
    他们的愚昧是我们的智慧 
    九哥文特“色” 
    九哥谈电影剧本之现状 
    日本鸭性与中国鸡性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