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九哥 >> 九哥随笔
字体∶
灵与肉

九哥 (发表日期:2007-04-25 12:34:59 阅读人次:1760 回复数:9)

  

  
东洋镜本届红人赵无眠先生在他的《爱不是谈出来的》一文里谈了一些人类“性”与“爱”的矛盾 “现象”。那么,老九来谈谈人类性与爱矛盾的“根源”。

  
嫖妓或者婚外性(日语叫“浮气”)只是一种低级肉体现象,而找情人或者婚外恋(日语叫“不伦”)却是高级精神现象。

  
人类是由两套生命系统组成的。第一套系统是我们的肉体,是具象的,也就是有形的,可以看的见摸的着的;第二套系统是我们的灵魂,是抽象的,也就是无形的,看不见摸不着的。科学和事实都已经证明在一定状态下肉体可以离开灵魂而独立生存。比如有些人在交通事故或其他事故后,即使变成植物人,也就是对客观外界没有反应没有知觉,完全丧失了人的感情,但肉体只要有足够的营养维持,还是可以继续生存下去的。但是,生存的肉体,从技术上只能算是死人,因为没有灵魂的生命如同一棵白菜。新的法律把人死的定义从“心死”改为“脑死”,正是基于“灵魂是人的根本”的理论。

  
那么,人的灵魂是从哪里来的呢?

  
有学者提出这样的假说“上帝其实就是外星人。”无神论者认为的“只有地球上才有文明,”其实是一种狭隘的妄自尊大。在浩瀚的宇宙里,外星不但可能有文明,其文明的程度还可能远远超过地球人。

  
有学者认为地球人是外星人的改良品。高智能的外星人来到我们的地球,在猿的身上动了手脚,比如在猿头上加了块大脑硬件,然后输入智能软件,就像电脑工程师在电脑里编程序一样,那样,猿一下子就变成了有灵魂,有智慧的人类。正因为人是低级动物与高级智能的混合体,所以无论具有多么高尚灵魂的人,也都同时具有与其极不协调的低级趣味,甚至背离人性甚远的兽性。

  
人类不是猿通过劳动而进化成的吗?回答是:不一定。甚至不太可能。

  
我们国人所熟悉的达尔文的生物进化论,不过只是各种人类形成假说中的一种。虽然进化论可以解释自然界的某些现象,但是,“劳动造人”的理论却一直没有找到足够的科学依据。历史学家和考古学家都没有找到“猿”通过劳动而进化成“人”的那个漫长过程的足够证据。如果按照达尔文的进化论,猿通过劳动可以变成人,那么如何解释那些至今没有变成人的猿呢。即使是科学发达的今天,无论智慧的人类如何教猿劳动生活,猿也是变不成人的,除非人对猿做外科手术移植上人的大脑。(那样的话,那位外科大夫就是这位新人的上帝)苏联有科学家拿猿做过试验,即教猿灭火。科学家点起火后,用杯子里的水把火灭了,重复了几次后,猿也模仿人学会了用杯子里的水来灭火。但当科学家把一个空杯子放在猿的面前,而另一个装有水的杯子放到一条小溪对过较远的地方,猿却不知道用空杯子就近从两步远的小溪里弄水来灭火,而不辞劳苦跨过小溪去取装有水的杯子来灭火。在猿看来,只有已经装在杯子里的水才能灭火,小溪里的水是不能灭火的。这说明,猿只有模仿能力,而没有抽象思维能力,原因是猿没有人的大脑那个硬件以及大脑里安装的人类软件。这是猿与人的本质区别。总之,“劳动造人”的假说至今没有被科学证明。既然“劳动造人”的假说不能成立,我们不妨听听其他学者的假说,比如从猿到人是一种突变,这种突变是由上帝,即外星人造成的。

  
如果人真的是地球低级动物与外星高级智能的混合体,那过去许多无法解释的“迷信”,就变得有依据了。比如人死灵魂不死,灵魂升天后又投胎做人。也就是说人有前世。既然有前世,那么人的缘分,一见如故一见钟情,或者“第一眼就让人不顺眼”, 就可能是前世的恩情怨恨。还有,人们在梦中经常会被人追杀逃命,是不是前世做过坏事?如果是的,那么“今世做坏事,来世遭报应”,就不是一句骂人的话了!事实上,有人能记得自己前世的事情,甚至有人说记得几百年前自己的名字,以及生活环境等等。还有人能背诵整整一本自己没有读过的书。我还听说在二战中一位被炮弹震昏的法国士兵,醒来后突然讲起英语来。我们也都或多或少做个这样的梦,在梦里我们生活在与今世完全不熟悉的时代、地方和完全不认识的家庭成员中。如果没有前世,那些信息是从哪里来的呢?也因此,我怀疑我前世一定曾做过飞鸟,要不我怎么会经常在梦里飞翔呢?还有,所谓天才,就很可能是前世的才能的继续。要不神童莫扎特怎么可能在学习作曲之前就写出曲子来呢? 有时候我做梦整个就是一部交响曲,连各个分部都清晰可听,刚醒来还记得,过几分钟就都忘了。还有时做梦,会是整部电影,故事发展和转变,绝对不是我自己想得出来的。也是刚醒来还记得,过几分钟就都忘了。如果我勤劳点,把那些音乐和故事都立刻记录下来,或者醒来几小时后也还能记得,那我也接近天才了。

  
如果把这个话题引申下去:多重人格的人,就有可能是多个灵魂同时依附在同一个肉体里。另外,人妖或同性恋者,也有可能是女人的灵魂误装在了男人的身体上(或者相反)?还有,如果两兄弟,甚至双胞胎,在同一环境中成长,却有着完全不同的禀性,一个温和善良,而另一个野蛮凶残,对这种现象该怎样解释呢?是不是截然相反的“灵魂”,或者说“天性”分别钻进了两个兄弟的肉体?

  
你想过没有:人为什么会有良心?良心是什么东西?良心是从哪里来的?东方的鬼怪故事,西方的科幻电影,难道完全都是凭空想象?如果是凭空想象,那些“想象”是怎么“凭空”来的?

  
阴阳世界之区分,闹鬼的故事,几乎任何文化都存在。我借此机会拿出我的两桩亲身经历来和大家探讨。

  
之一,我在挪威斯达弯尔市买了座很古老的房子。有一天,一位老妇人敲门,自我介绍叫爱利克松,说我那房子是她和父亲80年前一起建造的,所以想再看一眼。老人刚出门几秒钟,我突然想起要和她一起照张相,追出门老人却不见了。后来我去城市管理局查问,了解到我那房子有140年的历史,建造那房子的人家确实叫爱利克松。那我见到的那位,是老妇人还是老妇鬼!啊,毛骨悚然!(好在卖了个好价钱)

  
之二,我初次去挪威贝尔根市时,被一位并不怎么认识的人招待独自住在一栋老房子的阁楼上。深夜,我处在一种完全清醒但动弹不得的状态,我看见三位老人,两男一女在交谈着。我当时的挪威语水平很低,所以他们谈话的内容我许多都听不懂。而他们完全无视我的存在。是我弄错了闯入了他们的时空?还是他们弄错了误入了我们的时空呢?这件事如果不是发生在我自己的身上,我也会骂“瞎编乱造”的。

  
从那以后,我不再对任何怪事持怀疑态度。我甚至相信那些说自己碰到过鬼的人,或者声称自己遇到过外星人,或被外星人带走,在大脑完全清醒但身体不能动弹的情况下受到外星人的检查,之后又返回地球的人。

  
顺着“人类由两套生命系统组成”的说法,我想跟大家讲一个故事和一部电影。

  
故事是,我在瑞典有位小提琴顾客叫皮尔。皮尔曾是位颇具小名的天才提琴家。但是,在一次车祸后他失去了记忆,连家人都不认识。意识恢复后也不记得过去的事情,连自己的提琴都不认识,甚至不能讲话不识字,智力简直像个刚出生的婴儿。几年后,经过家里人反复给他看他过去登台演出的录像,和听他自己的CD后,皮尔决定重新学习小提琴。然而,他学琴的进展和其他初学者基本一样,不同的是手指似乎比其他人灵活。经过几年的努力,虽然他终于成为了当地音乐学校的一名小提琴教师,但是他的演奏方法和演奏风格,与过去的完全不同。具他的家人介绍,他的性格,好恶,包括对食物衣着的喜好都与过去不同。“怎么说呢,完全变了个人。”他家里人是这样说的。最最寒心的是,他终于没有认与他青梅竹马的女朋友,而娶了个完全不同类型的女子为妻。能不能借这个故事提出一个假说:那个事故把皮尔原来的灵魂吓跑了,而另一个灵魂乘机钻进了皮尔的肉体?如果这个假说成立,那么过去的皮尔和现在的皮尔就不是同一个人,而是先后共用同一肉体的两个人。

  
电影是,两个男人为同一个女人到底是谁的老婆打官司。原因是一位美人在车祸中失去肉体后,大脑被移植到一位脑死了的丑婆身上。活过来后那美魂完全不知道丑婆过去的事情,连那个肚子生的孩子也不认识,虽然那孩子认定那丑婆是自己的母亲!那么,这个组装的女人,究竟算谁的老婆?请你来做法官,该让那两个男人中谁赢这场官司呢?

  
如果允许我们大胆地想,要是把伟大领袖的大脑不断移植到身体健壮的年轻人身上,那不就真的可以万岁,万万岁了吗!

  
最后,结合自己作个总结吧。如果人真的是地球低级动物与外星高级智能的混合体,那么九哥是个什么东西?“一个还算高尚的灵魂和颇为低级的肉体的混合体。”

  
灵与肉,多么简单而深奥的东西啊!

  


  
九哥

  
于名古屋田舍

  




 回复[1]:  KEN (2007-04-25 16:06:41)  
 
  人是很有意思滴

 回复[2]:  KEN (2007-04-25 16:09:33)  
 
  有些东西可说,有些东西可做,有些是受限制的,但人那些都在那活生生地存在着!

 回复[3]: 太深奥太玄秘了 陈某 (2007-04-25 18:28:17)  
 
  九哥还是讲故事好听

 回复[4]: 嗯。。。 杜海玲 (2007-04-25 18:55:43)  
 
  我也曾经对难以解释的事物有兴趣,比如有时候一些场景,会清晰地感到经历过,但又不可能经历过,而且有时候做了梦会是真的。好在现在这种过敏的灵感越来越少了。灵魂这件事情,做人不能深想的,想得深了会发神经病的,哼哼。偶们鼓吹钝感力。

  

 回复[5]:  唐辛子 (2007-04-25 19:38:46)  
 
  看完这篇,发现了“共用同一肉体”的N个九哥。

  
好可怕!!

  
逃跑中~~

 回复[6]: 还有,所谓天才,就是前世的才能的继续. 九哥 (2007-04-25 20:30:51)  
 
  要不神童莫扎特怎么可能在学习作曲之前就写出曲子来呢.有时候我做梦整个就是一部交响曲,连各个分部都清晰可听,刚醒来还记得,过几分钟就都忘了.还有时做梦,会是整部电影,故事发展和转变,绝对不是我自己想得出来的.也是刚醒来还记得,过几分钟就都忘了.如果我勤劳点,把那些音乐和故事都立刻记录下来,或者醒来几小时后也还能记得,那我也接近天才了.

 回复[7]:  唐辛子 (2007-04-25 21:02:07)  
 
   CC~~看来九哥不仅仅是“共用同一肉体”的N个九哥,原来还是“整部的交响曲”,或是“整部的电影”---您怎么能说自己只是“接近天才”呢,这样的过分骄傲是非常要不得的。您不就是“天才的九位哥哥”吗?

 回复[8]:  KEN (2007-04-26 10:41:10)  
 
  呵呵,九哥灵推着肉走,肉随着灵动

 回复[9]:  lego (2007-04-26 11:04:02)  
 
  anyway 这个世界上要有点不可解释的事情,梦想也是其中之一。否则生活太刻板太没意思了。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九哥随笔
    中日家教与自尊心之区别 
    Why从美国逃回日本? 
    If邓丽君转世 
    什么是爱? 
    神的智慧和人的智慧 
     “20年内人类减半”之假说? 
    钦佩刘晓庆境界 
    板凳们的局限性 
    人要学会四讲:讲感情讲道理讲法律讲政治 
    为什么说“辛亥革命尚未成功”? 
    九哥:恐暴严打往往适得其反 
    儒学和基督教、同是追索人生真谛之道 
    甲午战争——谁是中华民族的敌人? 
    丹尼:《贫富与爱恨》 
    丹尼:天性风骚女人真的存在——“爱不等于性”系列 
    我应该向曼德拉学点什么? 
    渔民是否将我国引入战争? 
     看世博——新中国进入第四历史时期 
    中国式的爱 
    春秋航空気持ち悪い 
    假如日本统一中国 
    我们是如何对待“抗日”史的? 
    九哥代贴《一位革命前辈的遗言》 
    中日母爱之比较 
    中国式的爱 
    也谈人生的快乐 
     纪念华伯伯追思我父亲 
    中国梦(再贴新图) 
    幸灾乐祸--大中国人之小人心态 
    西藏,中国的痔疮 
    谁是世上最幸运的人? 
    《伪劣中国人》 《由头》 
    《男不男女不女的问题》  
    灵与肉 
    《建议祖国让“风俗业”合法化》  
    中日爱国之比较 
    九哥谈电影剧本之现状 
    刮目相看“Made in China” 
    “草原英雄小姐妹”值得歌颂吗?  
    九谈“出国成功秘诀” 
    山本说:“杀人的又是中国人!” 
    Made in China 的意大利小提琴 
    九哥∶无根的豆角 
    日本鸭性与中国鸡性 
    我是不是“親馬鹿”? 
    他们的愚昧是我们的智慧 
    九哥文特“色” 
    九哥谈电影剧本之现状 
    日本鸭性与中国鸡性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