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九哥 >> 九哥随笔
字体∶
《建议祖国让“风俗业”合法化》

九哥 (发表日期:2007-02-18 08:25:33 阅读人次:1724 回复数:4)

  读了万景路兄的《日本人在上海之玩乐篇》,便想起老九早几年写的这篇《建议祖国让“风俗业”合法化》。再次贴出来供大家批判。

  
《建议祖国让“风俗业”合法化》

  
众所周知,我们中国人有“谈性变色”的传统,即只要谈到“性”,就会变得“色”靡靡的。据说就连执法人员,一接到“抓鸡”的命令,也都会振奋得满身的毛都立起来。。(当然也包括平时被毛遮掩的部分)其实,看看各个城市小巷里张贴的江湖性医广告,查查中国的性病的发病率;算了,还是看看中国出产的十几亿人口,就可以知道咱中国人对“性交”是何等地勤勤恳恳、津津乐道。

  
我曾说:“上帝为男人装配的特有器具,即男人那个具有孙悟空棒棒特色能伸缩可折叠的玩意,以及招之即来、来之能射的性欲,是为女性谋生所设计的。”说的是,男人要不好色,女人靠什么活命?

  
但是,不知为何我们中华文化偏偏把人类这种本能的需要,这种很自然很美好的东西,看成是肮脏的。肮脏就肮脏吧,即使再伟大的男人或者再美丽的女人,也都总是要拉屎的吧。

  
那么,就让我们把“风俗业”当成公共厕所(尽管这并不恰当)。一个城市如果没有公共厕所,会更干净吗?其结果可想而知,人们憋到忍不住了的时候就只好冒着风险快速随地解决了。请回想一下过去,我们中国家庭并没有因为家里不具备厕所浴室而更干净;再看看今天,我们中国家庭也没有因为家里有了厕所浴室而更肮脏。现实说明,几乎世界所有先进国家,都并没有因为在每个城市有那么一条红灯区,就变得落后起来。

  
记得有一次回国在报纸上读过一篇文章,文章最后警告人们:“我国的色情力量,已从黑色地下游击队,成长为地上黄色娘子军,她们以农村包围城市的战略,以不可阻挡的气势,正把黄旗插遍全国的所有城市。”

  
如果事实真的像报道里描写的那样波澜壮阔,那中国的色情力量足以与日本的抗衡,除开在某些方面有所不同。首先,色情店在日本要够卫生条件才能挂牌营业,当然还要交税。一切都是有组织有纪律的。而中国大多是个体经营,自然不知道“税”是什么东西,更没有“卫生、条件、检查身体”这些麻烦事。就是有点组织纪律也很保密。可见,中国的性服务员要比日本的自由得多。所以说,外国人批评中国不讲民主,至少在这一点上不够全面。

  
此外是买国产鸡可以讨价还价付假钞;而日本狗儿(girl)是货真价实不还价的。吃国产鸡可以胡弄乱操,下嘴辛苦完后上嘴还可以骂服务员是“下贱东西”、“破鞋”。而对日本狗儿必须很尊重,(至少表面)对商品只能很有礼貌地乱抓、很讲斯文地乱吸、非常高雅地乱捅。国产鸡(当然不是全部)摊开来会像一堆夏天忘放进冰箱的肉,毫无表情地:“你来吧。”弄不好搞得你全身僵硬局部软缩;而日本货相反,准包你局部挺硬全身软酥。

  
人类对“合同性行为”的需求使“性业”充满着生机。而“性业”在中国的非合法性又使得它只能存在于社会的夹缝里。这种“夹缝里的存在”本身就是歪曲的。被歪曲了的“性服务”当然也只可能是伪劣的。如果把这种人类共通,令人神往之服务的品质,也订上个国际标准,那么中国要出线,还得有好一阵。

  
最后插一段小故事:那年我和一位记者朋友去了某市公安局。一排简易房子(据说是根据需要特别粗粗急盖的)里面养满了“鸡”。一只小鸡很勾引地吵着:“我要去茅房”。当班的小警察很立场坚定地:“吵什么,就拉在裤裆里,骚货。”那鸡小姐也不示弱:“你小鸡巴神气什么,你们(某)长都跟老娘睡过。你来老娘淹死里。”

  
等我的记者朋友办完事,走出公安局大门时,凑巧又碰上那位“要去茅房”的鸡小姐同我们抢的士。我好奇地问她怎么出来得这么快。鸡小姐不屑地:“男人吗,哼!”

  
据说一些专家和有关人士已经在讨论,国家是不是应该放弃这笔可观的税收;为了国民的健康,是不是应该对“正当的性服务”进行管理整顿。一旦这个问题有了突破,相信人们也会积极打击伪劣性服务。既然消费者出了钱,就有权利要求专业高质、卫生透彻的服务。而从业人员也可以抬起头要求一份做人的尊严和权利。

  
随着祖国经济的腾飞,在消费需求大大提高并且多样化的今天,祖国的“风俗业”也在市场的刺激下正以一年等于二十年的速度和规模在不断发展壮大。“风俗业”从业人员正趋向年轻化、专业化、组织化、现代化。但从本人在祖国的亲身经历以及网络上的大量信息都表明,“风俗业” 的政府管理机制完全跟不上形式和需要。“风俗业”的黑社会性、腐败性、逃税以及疾病乃至从业人员和消费者的人身安全,都已经成为不可回避的社会问题。因此,只有“风俗业”合法化,才能保障国家税收、防止腐败、保障广大消费者的心身健康以及从业人员的人生自由和法律给与的权利,其中包括自由选择服务地点服务时间服务对象,或者选择洗手归凡的权利。 中国的黄色娘子军越来越茁壮成长的现实,已经成为不能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事情。如果禁了几十年,不、是几百年,甚至是几千年,怎么禁也没禁住,反而越禁越多,越打击越厉害。那么“最讲实事求是”的中国政府,是不是也该勇敢地承认这个残酷而无可奈何的事实。与其让她处于自由的无政府状态,让黑帮们钻了空子,还不如加以疏导、管理。

  
祖国政府有文化部、宣传部、农业部、水利部、教育部等等,却一直没有一个“风俗部”。正由于目前祖国的“风俗业”还不合法,“风俗从业人员”缺乏一个正常安全的工作环境,造成祖国大量的从业人员外流至世界各地。要知道,她们都是我们的同胞,都是喝长江黄河水长大,都是我们民族的财富,好不容易把她们拉扯到刚刚有用,却与外国人“接轨”去了。她们的外流,已经、正在、还将给祖国的经济带来多少损失,有人算过这笔帐吗?如果说,拼命往国内寄外汇的部分女同志还能弥补些损失的话,那么大量外流的男同志作为“风俗消费者”带出去的人民币,就只能是打狗的肉包子。这种肥水外流的现象,难道不值得心疼。所以说,祖国建立一个正式而公开的政府“风俗部”可谓燃眉之急。

  
把“风俗业”集中在城市某一个,或某几个区域,(也就是国外所谓的“红灯区”)便能有效地保障普通市民尤其是青少年的正常生活。对“风俗区”的店铺进行审核登记注册后发放营业执照;要求店铺对从业人员进行健康检查和必要的职业培训。培训除了有关基础知识工作技能以外,也不能忽视职业道德和思想教育。当然,事情可以一步一步地来,我们可以在祖国的某地,比如长沙的湖南宾馆附近先做出一个范例,摸索一些经验后,再逐步向全国推广。也可参照泰国的经验。

  
我不是纵容,而是请求各位首长面对并且重视已经存在而且还在不断发展的事实。这个事实就是,举国上下以“妈妈”为组织(或者以浴室等为单位)的妓院,以及移动游击队和个体兜售商已经比比皆是。哪个地区一扫黄,那里的经济(尤其是酒店宾馆茶楼餐厅等服务行业)就立马垂直下跌。据说在某些特殊地区,如果从事风俗业的女同志们一同提款,甚至可能导致地方银行的现金运转危机。

  
总之,男人们的硬件,永远都是女人们一本万利“软风俗业”的保证。But,作为祖国GDP稳步成长不可忽视的组成部分,仅仅发展国内市场只等于我们的银子从左口袋挪到了右口袋,只能解决部分财富的调整和再分配。还是我过去说过的那句话:“让祖国某些极小的角落变成全世界男人们最最向往的消费胜地;使他们粗大的金钱输出管道,深深牢牢地陷入到我国那些小小的圈套里。从管道里滚滚而来白花花的银子,必然成为促进和加速祖国全面现代化的润滑剂。”

  


  
成丹 九哥

  


  
于名古屋提琴店

  




 回复[1]:  小林 (2007-02-19 08:14:47)  
 
  中国的色情力量,已从黑色地下游击队,成长为地上黄色娘子军,她们以农村包围城市的战略,以不可阻挡的气势,正把黄旗插遍全国的所有城市。 

  

 回复[2]: 这个确实有个大问题... 何华 (2007-02-19 18:19:23)  
 
  这个产业应该管一管了,一般国家的灭亡总是和穷奢极欲联系在一起的.

  
中国也不能不惊醒啊!!!

 回复[3]:  志村犬 (2007-02-20 13:00:25)  
 
  响应九哥号召,坚决支持风俗业合法化,等一下我也贴一篇出来.

 回复[4]: OH! 中哲修士 (2007-02-21 08:46:18)  
 
  色狼日本人看到下面的网页,初次感觉unbelievable.

  
http://bbs.zol.com.cn/index20061127/index_183_15443.html

  
那不是虚构的.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九哥随笔
    中日家教与自尊心之区别 
    Why从美国逃回日本? 
    If邓丽君转世 
    什么是爱? 
    神的智慧和人的智慧 
     “20年内人类减半”之假说? 
    钦佩刘晓庆境界 
    板凳们的局限性 
    人要学会四讲:讲感情讲道理讲法律讲政治 
    为什么说“辛亥革命尚未成功”? 
    九哥:恐暴严打往往适得其反 
    儒学和基督教、同是追索人生真谛之道 
    甲午战争——谁是中华民族的敌人? 
    丹尼:《贫富与爱恨》 
    丹尼:天性风骚女人真的存在——“爱不等于性”系列 
    我应该向曼德拉学点什么? 
    渔民是否将我国引入战争? 
     看世博——新中国进入第四历史时期 
    中国式的爱 
    春秋航空気持ち悪い 
    假如日本统一中国 
    我们是如何对待“抗日”史的? 
    九哥代贴《一位革命前辈的遗言》 
    中日母爱之比较 
    中国式的爱 
    也谈人生的快乐 
     纪念华伯伯追思我父亲 
    中国梦(再贴新图) 
    幸灾乐祸--大中国人之小人心态 
    西藏,中国的痔疮 
    谁是世上最幸运的人? 
    《伪劣中国人》 《由头》 
    《男不男女不女的问题》  
    灵与肉 
    《建议祖国让“风俗业”合法化》  
    中日爱国之比较 
    九哥谈电影剧本之现状 
    刮目相看“Made in China” 
    “草原英雄小姐妹”值得歌颂吗?  
    九谈“出国成功秘诀” 
    山本说:“杀人的又是中国人!” 
    Made in China 的意大利小提琴 
    九哥∶无根的豆角 
    日本鸭性与中国鸡性 
    我是不是“親馬鹿”? 
    他们的愚昧是我们的智慧 
    九哥文特“色” 
    九哥谈电影剧本之现状 
    日本鸭性与中国鸡性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