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九哥 >> 九哥随笔
字体∶
中日爱国之比较

九哥 (发表日期:2007-02-05 13:14:05 阅读人次:1716 回复数:8)

  

  
早就想写篇《中日爱国之比较》的文章。跟过去的仇人作比较是痛苦的。但是,只有比较,我们才能找到差异,找到进步的方向。

  
就“爱国”作比较,有人观察后发现:我们中国与他们日本很不一样。从内容上,中国式的爱国是爱党爱政府;而日本人是爱民族爱国土。从理论上,中国式的爱国是感情型的;而日本人爱国是理智型的。从特点上,中国式的爱国是发烧或者做爱似的;而日本人爱国是恒温或者呼吸式的。从形式上,中国式的是口号爱国;而日本人是行为爱国。

  
“中国式的爱国是爱党爱政府;而日本人是爱民族爱国土”这一说法不难理解。中国人只要不同意政府某些观点或做法,就肯定被认为是“不爱国分子”。而日本人可以大骂政府,甚至在电视上指着小泉首相骂他是“布什的一条狗”,也不会被怀疑“不爱国”。中国人对处在惨境中的同胞麻木不仁,时有令人发指的报道,比如“小孩掉进池塘数十人围观不救”、“美国人在武汉搭救被围观的车祸受伤者”、“一妇女在北京街头当众生产婴儿”等等。而在日本,普通日本人的命运很被看重。前几年一个美国兵在冲绳强奸了一名日本妇女。这事便引起了日本全国人民的愤怒,到处集会游行要求法制强奸犯。声势浩大到迫使小泉都不得不向他的主子布什讨说法,最后逼使美国史无前例地把自己的军人交给战败国处理。但请注意,这一事件并没有发展成“打倒美帝国主义”的日本爱国政治运动,而是就事论事达到法制犯人的目的为止。另外,北朝鲜绑架普通日本人事件,这几年一直是日本全国民众关注的焦点。在海外的朋友都应该有体会,日本人不论走到哪里,见到同胞就抱团。日本人胳臂往里拐是世界有目共睹的。

  
说到“中国的感情型发烧似口号爱国”与“日本人理智型恒温式行为爱国”,下面随便举几个例子比较一下。

  
比较一:记得那年美国鬼子“误”炸了我驻南大使馆。那便唤醒了我们的爱国热情。于是我们把人家的大使馆围起来,喊一阵口号吐几堆口水丢几个臭鸡蛋,痛痛快快发泄了一番我们的情绪。

  
北朝鲜一次再次地往日本海丢导弹,日本人却没有喊口号吐口水丢臭鸡蛋,而是赶快把卫星送上天时刻监视北朝鲜,同时默默地发展自己的军事力量。并公开告诫北朝鲜“只要你们有迹象动真格的,日本将先发制人。”目前,甚至在讨论是否要修改宪法,把日本的自卫队变成自卫军。

  
比较二:前两年,一位姓赵的中国女演员在国外的一次服装表演会上穿了一件带有日本军旗图案的时装,结果此事被炒得沸沸扬扬,反日情绪再度高涨,各中文网顿时变成脏话粗话的垃圾站。大粪甚至泼到了日本。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就曾有位我们的爱国青年往日本的靖国神社泼大粪。而他的行为在日本并没有引起任何政治反应,至少我没有见到过“有意侮辱和伤害日本人民的感情”的说法。该青年被逮捕的罪名也仅仅是“破坏公物”。我问过一些日本人,他们的反应是:工作很忙,没有时间去关心这类无聊的事情。

  
比较三:那一年九月,在珠海发现日本团体买春的事情。我们又有了个好由头使爱国热情升温,又义愤填膺地打倒一阵子日本鬼子,爱一番国。其实,在日本也听说有中国人集体公费买春的事情。日本民众对这类事情似乎毫无兴趣。有兴趣的只是妓院老板们,因为他们既可大把挣钱,又可以顺便帮助一些中国女性解决就职问题。拿中国女人的肉体挣中国男人的钱,你说那些日本妓院老板是不是很爱国有方。

  
事实上,在日本的媒介,大陆中国人经常扮演着偷渡、卖春、假钞、偷盗、抢劫、杀人等犯罪的主角。但好像从来没有引起过日本民众的“反中运动”。我们那些不轨的同胞被日本人抓起来以后,也都是就事论事,犯了什么罪就受什么刑,也从未听说过“中国人有意破坏日本人民的安全与稳定”的政治言论。

  
冷静想想,其实以上的几个事件,如果就事论事,本应该可以被非常简单地处理掉。

  
美国鬼子“误”炸了我驻南大使馆,我们也“误”炸他们驻京大使馆好了,等我们有那个实力的时候。

  
赵演员的服装事件就再简单不过,以后见到带有日本军旗图案的时装,咱中国人都不买就是。要处理珠海的日本团体买春一事的办法更简单:告诉我们的卖春姐妹以后见到日本鬼就不卖,坚决抵制1200人民币一炮的诱惑,尽管那价格是同胞嫖客肯出的数倍!

  
说句调皮话:既然我们那么受不了日本人的下流,我们何不借此机会来一次革命。大家都一起销毁堆积在自家的精藏盗版日本成人录像带VCD DVD,也不要再访问九哥网站里那点破8百万次的《艺术美人》。让那些日本鬼妹没人看、脱光了屁股得感冒。

  
好,说正经的,如果每次我们单方面觉得日本人伤害了我们的感情,我们就喊“日本猪,日本杂种滚回去”,那行为是不是有点像我在深圳看见的“一位卫生检查员批评一家商店门口太脏,转身给那商店一口浓浓的痰以表鄙视”一样。更况乎许多日本人是被我们请(或者诱惑)到中国来为我们的经济做贡献的。叫人家滚蛋容易,哄人家再来可就不那么容易了。

  
翻开历史的老帐,世界上任何民族都有敌人。我们仇恨日本人,就像日本人仇恨美国人。但日本人是怎么对待美国仇人的呢?宁可当美国人的狗,只要美国不在欺负自己的子孙。“为保护自己的孩子跪在仇人的脚下”,这是一种父母般无私伟大的爱!

  
比起来,我们喊一通口号为的是让我们自己嘴巴痛快心情舒畅,至于对国家大局是否有害就不关我们百姓的事。这样的爱国,不论主观出发点如何,从客观效果上是不是爱得很有些孩儿般的自私。如果我们永远把情绪停留在仇恨上,把时间花费在写标语喊口号游大街上,就等于是为我们自己下一次挨打做准备。

  
请记住,世界正在全球化,为了祖国的发展和人民的利益,我们需要合作伙伴,各种各样的、哪怕是讨厌恶心可恨的伙伴,只要他们对我们的发展和强大有益,我们都要利用。为了我们全民族的利益,有时适当压制我们个人的情绪是必要的、崇高的、智慧的。

  
同胞,民族需要我们理性爱国。

  


  
九哥

  
于日本名古屋

  




 回复[1]:  夏雨 (2007-02-05 14:20:32)  
 
  写得好!

 回复[2]:  刘世基 (2007-02-05 15:12:08)  
 
  中国式的爱国尤其抗日式的爱国,是不是都在发泄着对所爱的党和所爱的政府的不满呢?

 回复[3]: 啊,更深层了。 九哥 (2007-02-05 15:14:31)  
 
  

 回复[4]:  taya (2007-02-05 15:19:38)  
 
  不想再谈爱国的话了,我已经被打击得体无完肤。中国人民是敏感的而且是力大无穷的。

 回复[5]:  风卷残云 (2007-02-06 11:57:01)  
 
  老九,写的好,顶一下。国民素质不是一天两天可以提高的。加上国内的愚民政策及政客们的根据他们的需要而发起的反日行动更加深了误解。不是好事啊。

  

 回复[6]:  蝴蝶兰 (2007-02-06 12:10:55)  
 
  写得好!都是我想说的。

 回复[7]:  少数民族 (2007-02-06 17:27:04)  
 
  记得我上小学的时候,语文课老师教我们分析课文最后要写中心思想,其中用的最多的就是“以小见大”,所以一直认为能搞大就是有本事,其实搞大者往往“别有用心”。而世间比起头脑清晰人更多的是“跟风者”。

 回复[8]:  lkgk7547 (2007-02-06 18:42:37)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九哥随笔
    中日家教与自尊心之区别 
    Why从美国逃回日本? 
    If邓丽君转世 
    什么是爱? 
    神的智慧和人的智慧 
     “20年内人类减半”之假说? 
    钦佩刘晓庆境界 
    板凳们的局限性 
    人要学会四讲:讲感情讲道理讲法律讲政治 
    为什么说“辛亥革命尚未成功”? 
    九哥:恐暴严打往往适得其反 
    儒学和基督教、同是追索人生真谛之道 
    甲午战争——谁是中华民族的敌人? 
    丹尼:《贫富与爱恨》 
    丹尼:天性风骚女人真的存在——“爱不等于性”系列 
    我应该向曼德拉学点什么? 
    渔民是否将我国引入战争? 
     看世博——新中国进入第四历史时期 
    中国式的爱 
    春秋航空気持ち悪い 
    假如日本统一中国 
    我们是如何对待“抗日”史的? 
    九哥代贴《一位革命前辈的遗言》 
    中日母爱之比较 
    中国式的爱 
    也谈人生的快乐 
     纪念华伯伯追思我父亲 
    中国梦(再贴新图) 
    幸灾乐祸--大中国人之小人心态 
    西藏,中国的痔疮 
    谁是世上最幸运的人? 
    《伪劣中国人》 《由头》 
    《男不男女不女的问题》  
    灵与肉 
    《建议祖国让“风俗业”合法化》  
    中日爱国之比较 
    九哥谈电影剧本之现状 
    刮目相看“Made in China” 
    “草原英雄小姐妹”值得歌颂吗?  
    九谈“出国成功秘诀” 
    山本说:“杀人的又是中国人!” 
    Made in China 的意大利小提琴 
    九哥∶无根的豆角 
    日本鸭性与中国鸡性 
    我是不是“親馬鹿”? 
    他们的愚昧是我们的智慧 
    九哥文特“色” 
    九哥谈电影剧本之现状 
    日本鸭性与中国鸡性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