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九哥 >> 九哥随笔
字体∶
“草原英雄小姐妹”值得歌颂吗?

九哥 (发表日期:2006-12-15 23:41:16 阅读人次:1767 回复数:5)

  

  
我的提琴店收到名古屋某乐团的一张广告,广告的内容是该乐团与我上海音乐学院的老同学琵琶演奏家余三水合作中国作品《草原之歌》。所谓《草原之歌》,就是中国的琵琶协奏曲《草原英雄小姐妹》。于是,那草原英雄小姐妹为了找回集体的几头羊羔而活活冻死的英雄事迹又在感动着我的眼泪。

  
我把这个感人的故事讲给了该乐团某演奏员听,希望她转达给其他的乐手们,使他们的演奏能接近乐曲的原意。想不到这位美人儿听了我的故事不但没有被感动,反而提了一个让我无法回答的问题。她说:“为了几头羊羔,值得死人吗?这样不合算的买卖,值得歌颂吗?”

  
是啊,如果说黄继光邱少云献出自己的生命,是为了保护更多战友的生命,他们的死是值得的。那么像刘文学、草原英雄小姐妹,为的仅仅是几个玉米梆子和几头羊羔,就赔出自己年轻的生命,这,值得吗?如果他们保护的是自己家的玉米梆子和羊羔呢?所以关键就在这里,他们保护的是“集体”的财产。虽然我党把中国人民也视为国家的财产,但人民终究有一部分是属于私人的,所以,在我们那个“大公无私”的社会里,人民的生命在“集体”的财产面前,就比几个玉米梆子和几头羊羔还要贱。为之而献身的人便被党树立起来,号召全国人民向他们学习。于是就出现了一个又一个知名和不知名的英雄人物,比如在水灾来临时,竟有战士们跳下去用肉体保护大堤……还有是谁的一篇文章里,有这样一句口号:“不要管我,公社的大粪要紧!”

  
美国人不是国家的财产。相反,国家的财产是属于美国人民的。所以,人的价值高于一切。也许是因此,美国人打仗最怕的就是死人,他们在出战前,学到的第一句敌人的话就是:“不要杀我,我投降。”

  
西洋人尊重人的生命。在越战中死去的五万余美国士兵,每一个人的名字都被刻在了纪念碑上。同样,美国在日本广岛投下原子弹,战后脱亚入欧的日本人也把每一个死者的名字刻在了纪念碑上。

  
而我们无数烈士的名字,在哪里呢?

  
西洋人对生命的尊重,还不光局限于人类,也表现在对待动物上。记得在挪威的时候,电视台出现一条新闻,说的是一只什么鸟冬季来临前居然飞错了方向,本应该往南飞却飞到北方来了。我本想打电话去电视台说如果是能吃的鸟就交给我一火锅炖了。想不到那鸟居然被航空公司接去免费送到南方去了。

  
无独有偶,日本的电视里也出现一条新闻,冈田老太太的小猫掉进地下水沟去了,打电话叫警察居然派来急救队,经过两个小时的救援活动,动了些土木工程才把那丑得像只耗子般的赖猫搭救了出来。

  
至于我的前老婆家的一只小狗,一只很小很小的狗,生病居然花掉她家几十万日圆的治疗费。这在日本就不是新闻,而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是啊,在他们看来,生命的价值是无比的,物质对于生命来说,算得了什么?而我们中国人的那点小命,作为国家财产的一部分,虽不好跟人家的猫狗比,但至少能和几个玉米梆子和几头羊羔差不多吧!

  
年少夭折,无论是谁都绝对是应该被惋惜和同情的。但是,为了几头羊羔而舍去性命,我那弹琵琶的余老同学,说真的:“草原英雄小姐妹” 值得歌颂吗?

  


  
成丹 九哥

  
于日本名古屋提琴店

  


  




 回复[1]:  小橘灯 (2006-12-15 23:51:09)  
 
  龙梅和玉荣,据说这件事过去有40年了。时代不同,看问题的方式也不同,社会体制不同,思考方式也不同吧。

 回复[2]: 九哥你好! 蓝色海洋 (2006-12-16 00:15:20)  
 
  九哥你好!

  
和九哥同感。在中国,生命不是不值钱,而是分:是谁的生命。

 回复[3]: 蓝色海洋比我更全面更透彻更深刻。谢谢。 九哥 (2006-12-16 07:43:39)  
 
  

 回复[4]:  小林 (2006-12-16 08:53:40)  
 
  我学日语时,开始发不好”ヒ”这个音,老师说我嘴巴张得不够园,发音不完整,有狗头蛇尾之嫌。跟着老师念了几遍,果然大有改观。为了巩固成果,老师在黑板上写下“ム”让我自己读,我正拿劲儿不知把舌头搁哪儿才好,好心的同桌女同学悄悄提个醒;“哎,就象羊叫一样!”一下子走了神儿,想起了电影《草原英雄小姐妹》里的龙梅,玉荣和跑散的羊群,还有那暴风雪,我拖长腔还带颤音儿,全班笑得前仰后合。

 回复[5]:  陈梅林 (2006-12-16 13:25:49)  
 
  九哥:当时还有金训华等为了几根树木牺牲生命,是当时人的局限性。时代不同,对生命价值的理解不同。

  
让现在的日本人再去侵略别国,恐怕没几个人肯干,更不要说参加什么神风队了。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九哥随笔
    中日家教与自尊心之区别 
    Why从美国逃回日本? 
    If邓丽君转世 
    什么是爱? 
    神的智慧和人的智慧 
     “20年内人类减半”之假说? 
    钦佩刘晓庆境界 
    板凳们的局限性 
    人要学会四讲:讲感情讲道理讲法律讲政治 
    为什么说“辛亥革命尚未成功”? 
    九哥:恐暴严打往往适得其反 
    儒学和基督教、同是追索人生真谛之道 
    甲午战争——谁是中华民族的敌人? 
    丹尼:《贫富与爱恨》 
    丹尼:天性风骚女人真的存在——“爱不等于性”系列 
    我应该向曼德拉学点什么? 
    渔民是否将我国引入战争? 
     看世博——新中国进入第四历史时期 
    中国式的爱 
    春秋航空気持ち悪い 
    假如日本统一中国 
    我们是如何对待“抗日”史的? 
    九哥代贴《一位革命前辈的遗言》 
    中日母爱之比较 
    中国式的爱 
    也谈人生的快乐 
     纪念华伯伯追思我父亲 
    中国梦(再贴新图) 
    幸灾乐祸--大中国人之小人心态 
    西藏,中国的痔疮 
    谁是世上最幸运的人? 
    《伪劣中国人》 《由头》 
    《男不男女不女的问题》  
    灵与肉 
    《建议祖国让“风俗业”合法化》  
    中日爱国之比较 
    九哥谈电影剧本之现状 
    刮目相看“Made in China” 
    “草原英雄小姐妹”值得歌颂吗?  
    九谈“出国成功秘诀” 
    山本说:“杀人的又是中国人!” 
    Made in China 的意大利小提琴 
    九哥∶无根的豆角 
    日本鸭性与中国鸡性 
    我是不是“親馬鹿”? 
    他们的愚昧是我们的智慧 
    九哥文特“色” 
    九哥谈电影剧本之现状 
    日本鸭性与中国鸡性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