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集合 >> 九哥 >> 九哥随笔
字体∶
日本鸭性与中国鸡性

九哥 (发表日期:2006-05-30 14:00:07 阅读人次:1773 回复数:2)

  这阵子忙些私事儿,没怎么爬电脑键子。

  
昨晚半夜爬起来,打开电视。不是我喜欢看日本的电视节目,事实上是不喜欢看日本的电视节目,只是因为买了个48寸的大电视机,看看用这么大的电视机看节目是什么滋味。

  
电视里正在播放一个剧,大概已经过了一半,所以不知道那剧尊姓大名。因为故事讲的是二战晚期,日本救护队的女鬼子兵是如何作垂死挣扎的,便随便看了下去。

  
导演并没有像我们中国式的,一讲到战争,就一定要歌颂爱国英雄主义,而是很接近真实地反映了战败日军的惨相,所以没觉得倒胃口。

  
故事描写几个男军官,带着一大群女救护人员逃命。首先,她们不得不抛弃所有的伤兵,(临走分给伤兵们手雷,照顾他们一响了事),甚至救护队受伤的女战友,也不得不服从命令丢下。在仓皇逃命中,沿路到处遇到美军的追堵杀击,同伴死了一批又一批。但是,无论战况如何残酷,日本全体男女士兵都表现出极其顽强的意志和高度的组织纪律性。看着看着,我脑海里浮现出一片情景:那是在一年前,我在日本一所大学兼了一点课,所以也列席参加了欢迎新生的开学典礼。那些新生相互都是第一次见面,但那“起立”“敬礼”“坐下”;再“起立” 再“敬礼” 再“坐下”,整齐得像输入了同样程序的机器人。我心里不禁一阵寒颤,想着,要是再打战,这帮人拉出去,就是一支上好的军队。

  
让我们回到电视剧。如果故事仅仅表现日本鬼子如何顽强,见了棺材也不落泪,那我就不会浪费瞌睡看下去。那剧的可看性就在下面:带队的最高军官接到上级命令,命令所有的军队解散。命令解释说,日本已经战败,所以决定放弃抵抗。残留的部队目标大,容易被当成顽固部队而受到攻击。命令要求大家三五成群,各自保命,靠自己的力量回到祖国日本去。

  
当这个命令被宣布后,女鬼子们发出了电影中前所未有的骚动和尖叫。要知道,离开集体对日本人来说,那比死还要命。

  
残存的几个男士兵,觉得离开军队不如一死,而要死就要死得像个军人的样子。他们向众女兵一一鞠躬道歉说自己没能保护照顾她们,便歇斯底里冲出去当了美军的活靶子。日军男人仅剩下的几个军官,决定服从命令,各奔东西。但不论他们走到哪里,身后仍然跟着甩不掉的尾巴---女兵部下们。

  
电影不知是故意还是偶然,描述了两个同样的场景,却截然相反的结局。

  
场景一:一个日军鬼子军官,身后跟着十来个女兵,被美国鬼子包围在小山洞里。美军连连喊话:“战争已经结束,出来吧,否则我们要丢炸弹了。”一个女兵说:“死也不能当俘虏。”那军官便从包里掏出最后两个手雷,一拉线,蹲在地上,周围的十来个女兵向那军官一扑而上,大家紧紧抱在一团,没有犹豫,没有哭泣,没有喊叫,只有一声巨响、、、、、、

  
场景二:另一个日军鬼子军官,也跟了十来个女兵,也被美国鬼子包围在小山洞里。也有一个女兵说:“死也不能当俘虏。”那女兵也从包里掏出最后一个手雷,在拉线的那一瞬间,被这位军官制止。他说:“要死,何时何地都可以。但活着,也许还能找到自己可做的事。”于是,头一个举起双手走出山洞。那后面,当然跟着举得高高的十几双手。同样,没有争议,没有犹豫,没有哭泣,没有喊叫。

  
我想,那些女兵也应该都是父母的孩子。那些父母把女儿们送上战场,自己的骨肉死活的命运,全在于她们跟了个什么样的军官!

  
不知咋地,那场景让我想起我童年时经常看到的画面。那时我家附近是一个农货收购站,一到夏天,每天下课都要看见农民赶着大群的鸭子走向那个农货收购站。那些鸭子都会乖乖的跟着前面的鸭子走,决不会独自跑散。偶尔,头鸭会突然逃命,那便是天大的灾难。鸭子们会有个别的像没头苍蝇一样,到处乱串,但大多数的会在原地呱呱乱叫,任凭农民用竹竿催赶,它们就是一动不动。在这种情况下,赶鸭子的农民往往会丢开鸭群,直追那只脖子上系了红带子的头鸭。只要制服了头鸭,让它回到路上,其他鸭子便自然会赶紧跟上。

  
而运鸡的光景就不然了。我从来没有看到过有农民赶着成群的鸡在路上走。记得我也问过他们为什么不用赶鸭的方法赶鸡?农民说“鸡不能成群地赶着走,因为它们没有谁能为头,所以一放出来就会四处乱串,到处惹麻烦。”因此,运送鸡的办法只有一个,那就是把大量的鸡塞进狭小的笼子里,再把笼子一层层叠起来放在板车(用人力拉的两轮车)上。在那些太阳可以烤熟鸡蛋的夏天,在笼子里又拥挤又不透风的热闹,就可想而知。那些鸡中的一些为了“出‘鸡’头地”求生存,就不得不大鸡踩小鸡,小鸡踩鸡蛋。等来到收购站,被踩在底下的鸡,应该有如今从微波炉里拿出来的温度。那些鸡的残骸很快会变成一张五毛钱的钞票,成为在收购站门口急切等待的人们上好的营养。那便是我童年时而吃鸡却很少吃鸭的原故。

  
讲起日本人的鸭性和中国人的鸡性,从我随日本团体和随中国团体旅游,也深有感受。我随日本人的团体,作过多次不同的旅游。日本人,即使是临时组团,互不相识的个人或家庭,不管在哪里,都会严格守时守纪律。除开在台湾,发生过一次有人上厕所,出来走错了路而让众人等了十来分钟的事件。而那上厕所的人还不是个日本人,而是个参团的华裔。那华裔的名字又正好叫“九哥”。

  
跟祖国的同胞,我也两度游过新马泰。把自由活动的时间少说20分钟,也就是说把集合的时间提前二十分钟,已经成为领队和游客之间的默契。去任何一个景点,尤其是购物点,你可以肯定,总会有那么几个阿姨会需要人分头去找。记得上次去新加坡,有一位杰出的小伙子,每到一停点,总是最早跑出汽车,然后就消失在人海里。等大家都上了车十几分钟后,他又一定会汗流浃背地赶上车。然后,在开车后的十来分钟里,便是众人眼馋他买到的,比任何购物点都便宜许多的各种货物。“这个多少钱?”就成了把我的耳朵磨出茧子来的灾害。而那小伙子,会忙着画掉记录本上的买货单。据说那都是他单位的领导和同志们委托给他的光荣任务。有一次,那小伙子让众人好等了一阵,后来才知道,是因为他在买东西的时候跟当地人发生了点小误会。

  
你说上帝那玩意儿是不是很有意思?造出的鸭和鸡,虽都是禽兽,同类禽兽,为什么有着如此不同的秉性!

  




 回复[1]:  红叶 (2007-02-19 08:19:14)  
 
  有道理……!

 回复[2]:  练马胖胖 (2007-06-21 13:19:26)  
 
  组织纪律确实是一个很重要的因素

  
可能每个国家情况不同吧,用一个方面来评论,或者说一个标准来看,是不是有点欠妥

 敬请留言(尚未注册的用户请先回首页注册)
用户名(必须)
密 码(必须)
标 题(任意)
内 容(1000字以内,图片引用格式:[img]图片连接地址[/img])
    添加图片
    

       九哥随笔
    中日家教与自尊心之区别 
    Why从美国逃回日本? 
    If邓丽君转世 
    什么是爱? 
    神的智慧和人的智慧 
     “20年内人类减半”之假说? 
    钦佩刘晓庆境界 
    板凳们的局限性 
    人要学会四讲:讲感情讲道理讲法律讲政治 
    为什么说“辛亥革命尚未成功”? 
    九哥:恐暴严打往往适得其反 
    儒学和基督教、同是追索人生真谛之道 
    甲午战争——谁是中华民族的敌人? 
    丹尼:《贫富与爱恨》 
    丹尼:天性风骚女人真的存在——“爱不等于性”系列 
    我应该向曼德拉学点什么? 
    渔民是否将我国引入战争? 
     看世博——新中国进入第四历史时期 
    中国式的爱 
    春秋航空気持ち悪い 
    假如日本统一中国 
    我们是如何对待“抗日”史的? 
    九哥代贴《一位革命前辈的遗言》 
    中日母爱之比较 
    中国式的爱 
    也谈人生的快乐 
     纪念华伯伯追思我父亲 
    中国梦(再贴新图) 
    幸灾乐祸--大中国人之小人心态 
    西藏,中国的痔疮 
    谁是世上最幸运的人? 
    《伪劣中国人》 《由头》 
    《男不男女不女的问题》  
    灵与肉 
    《建议祖国让“风俗业”合法化》  
    中日爱国之比较 
    九哥谈电影剧本之现状 
    刮目相看“Made in China” 
    “草原英雄小姐妹”值得歌颂吗?  
    九谈“出国成功秘诀” 
    山本说:“杀人的又是中国人!” 
    Made in China 的意大利小提琴 
    九哥∶无根的豆角 
    日本鸭性与中国鸡性 
    我是不是“親馬鹿”? 
    他们的愚昧是我们的智慧 
    九哥文特“色” 
    九哥谈电影剧本之现状 
    日本鸭性与中国鸡性 
 
Copyright ◎ 2006-2010 东洋镜工作室 All Rights Reserved